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意外 作者:久雨茶潭

字体:[ ]

 
意外(GL)
作者:久雨茶潭
文案
 
就只是一个
短篇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新景,苡琳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新景来到这座城市,已经两年。
 
谈不上喜欢它,当初来到这里,也没有想过要生根发芽,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才发现,对这里,已经很是熟悉了,甚至连方言,也可以偶尔不知不觉的脱口而出。
 
新景有一个异地恋男朋友,在间距2000公里的,他自己的家乡。
 
当初,她随他,并未多做思考,一切显得顺理成章。
 
那个时候,两个人才刚毕业,他的一个叔叔在这里,愿意给他们谋一个职位,也就这样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轻易的稳定了下来。
 
后来,男朋友的父母,拿钱为他重新铺就了新的锦绣前程,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告别了这里。
 
那一晚,她没有多说话,虽然生着气,但还是大半夜的送他走。
 
大概两个月见一次面,都是男朋友飞过来,每次都会买花和送礼物给她。
 
起初是惊喜且幸福的,渐渐的,爱情的甜蜜被时空和空洞的生活,一点一点吞食,又慢慢的蒙上灰尘,也就难得还记得对方,曾经爱过的痕迹。
 
至于誓言,新景从来就不怎么相信,就在不痛不痒里,双方把话说开,和平分手。
 
这是最好的结局了。新景的个签那日写着这句。
 
只是让新景郁闷的是,他竟给她留下了一份礼物,令她活脱脱的吐了一个星期,知道诊断结果后,躺在床上,头疼万分。
 
孩子是一定要拿掉的,但是疼这种感受,她只是想想都觉得心揪。
 
她编辑了一条信息给男朋友,这件事,他有知晓的权利,毕竟与他有关。
 
第二天,特意选了一套宽松的休闲装,穿着许久没有碰过的平底鞋,在镜子前自我鼓励的笑了笑,才鼓足勇气出门。
 
走到楼下时,手机响起,是一个本地的陌生号码。
 
对方是一个女人,声称是他的朋友,要陪她一起去医院。
 
新景拒绝。女人却说已经请了一天的假,现在在附近的咖啡厅里等着。
 
新景想了想,有个人陪着也挺好的,就按着地址找过去了。
 
女人叫苡琳,本地人,是孩子父亲同学的表妹,关系扯得有点远。
 
苡琳的头发很长,烫成大波卷,垂在胸前,V领衣刚好将凸起的锁骨显露在外,她的鼻子细长高挺,整体轮廓有点艺术范,笑起来时,薄薄的唇微启上扬,给新景的感觉就是:这个女子真是美好~
 
苡琳开车前,细心的给新景系上安全带,细长的手指不经意滑过新景的腹部,新景本能的紧张了一下。
 
苡琳奇怪的看她,新景只是笑笑,有些嘲讽自己的意味。
 
苡琳并没有多问,专心的开车送新景去医院。
 
进去手术室前,苡琳拉住新景的手,紧了紧。
 
她高出新景很多,又穿着四五厘米的高跟鞋,比新景整整高出一个头,新景能闻见她脖间淡淡的香水味。
 
等了有一段时间,新景才拖着无力的步子虚弱的走出来。
 
苡琳被新景煞白的脸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扶住她,才发现新景全身都在抖,手心也全是汗。
 
“还好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新景抬头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不用了,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回家?”
 
苡琳担心的看着她,想了想后才点头,扶着她走。
 
新景靠在座椅上,头偏向另一边,苡琳时不时转头看看她,大致能够体会新景此时的感受。
 
那,毕竟是一个小生命呐。
 
应该是太累了,苡琳把车开到新景家附近时,叫了她好几声,她都没有回应,睡得很沉。
 
她打电话问新景前男友,准确的住址怎么走,电话那边描述了半天,也没有让她摸清头绪。
 
干脆挂断电话,将车掉头,开向城市的另一头,在那里,苡琳有自己的一套商品房,是刚买下不久的。
 
车停在地下车库,从后面拿来毛毯,盖在新景身上。
 
轻轻的拨开她垂在前面的发时,竟发现她脸上有未干的泪痕。
 
是睡着了还在哭吗?
 
苡琳的手机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来。
 
她快速的按黑屏幕,铃声倏然停止,再看睡着的姑娘,并没有被吵醒,依旧紧闭着双眼,眉头微微皱起,睫毛很长。
 
又按亮屏幕,电话并没有掐断,耐心的等她接听。
 
电话是文秘打来的,例常报告工作情况,她将声量调小,只向那边简单的回答几个短小的音节词,生怕吵醒了新景。
 
新景睡得并不安稳,迷迷糊糊做了很多梦,梦里都是看不见脸的身影,一个个的拦在她前面,身体的疼痛感刺激着大脑,一个不小心突然跌倒,就迅速的吓醒了。
 
额上沁出一些汗来,她一边抬手去摸,一边蒙蒙的睁开眼睛,发现四处一片漆黑。
 
转头看见苡琳举着手机,正匆忙的结束通话。
 
“醒了?”苡琳问。
 
“这是哪里?”
 
“我家地下车库,旁边几盏灯前两天都坏了,还没修好。你怕黑吗?”
 
“还好……怎么……”
 
“本来送到你家附近的,怎么叫你都没有醒,想着也没有合适的地方,只好开回这里了。”
 
新景很疲惫,道谢时的笑比之前更加勉强,脸色愈加苍白。
 
苡琳想要扶她上楼,被婉拒了。
 
“这样子回去,我也不放心的。”
 
这句话说了几遍,新景才松口,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她真的,实在是没有多少力气,回到家说不定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苡琳的家,是除去公摊一百五十平米的复式楼,对蜗居的新景来说,相当大了。
 
这个家装修风格是欧美范,非常干净,应该是有请保洁定时打扫。让新景非常紧张的是,苡琳养的大金毛似乎很喜欢自己,从进门开始一直围着她绕圈圈,真是怕它会突然扑上来。
 
苡琳扶她上楼,感觉到新景的重量,至少有一半压在自己身上,看样子,确实是很虚弱了。
 
选了一间离主卧最近的客房进去,招呼她躺着床上。
 
新景闭着眼睛,任由苡琳给她脱掉外衣和袜子,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不想做。
 
苡琳出去了一会,进来时端着一个水盆,毛巾浸入温热的水里,拧干,探进衣服里,轻柔的擦拭着新景的身体。
 
新景皱着的眉头渐渐平复,苡琳的卷发时不时,随着动作扫在她的衣服上,她能闻见她那种淡淡的香水味,弥漫在鼻子周围,却始终浓郁不起来。
 
就这样,渐渐的睡了过去。
 
早晨醒来,看到苡琳留在床头柜的字条。
 
告诉她电饭煲里熬着粥,可以吃一点,暂时不要走,等她回来。
 
大金毛趴在楼梯口,见到客人,没有丝毫怠慢的迅速站起来,狂乱的摇着尾巴,吓得新景严肃的思考着,到底要不要下去。
 
可是肚子好饿……都瘪了……
 
那还是下去吧。就怀着凌乱的心情小心翼翼的往下走。
 
金毛这次没有围着绕圈圈,伸长舌头哈着气,跟在她旁边,尾巴不间断的摇啊摇。
 
新景坐在餐桌边,慢吞吞挑一勺粥,机械的往嘴里送,金毛坐回到楼梯口,歪着头看她,偶尔动一动尾巴。
 
仔细的看,这只大动物毛色光泽,眼睛圆圆的,还算是有几分好看。
 
就在新景准备开口和它说话时,它突然脑袋偏向门口,静止了两秒,然后兴奋的跃身一跳,站起来跑到门口,使劲的摇尾巴。
 
新景也看向门口,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接着是钥匙孔旋转的声音。
 
苡琳提着两个,装得满满的购物袋,笑着走进来。
 
金毛上蹿下跳,欲攀到她身上。
 
“嗯~?不可以哦~”主人伸出食指指着它,像是在带孩子。
 
令新景惊讶的是,金毛竟然听懂了,乖乖的安静下来,踱着步子去了自己的小房子边,趴在那里,睁着圆圆的眼睛,很可怜的样子。
 
苡琳关上门,换了鞋,走到新景旁边,看了看碗里的粥,问她吃得习惯不。
 
新景照例笑笑,点头说挺好吃的。
 
“那还难受吗?”
 
“好多了,谢谢你。”
 
苡琳轻轻的笑着,摇了摇头,又扬了扬手上的袋子,说我去准备午饭了,便进去厨房忙活起来。
 
期间新景进去了三趟。
 
第一趟是告别,苡琳说这两天你放心的住在这里,本来也是打算去你家照顾你的,现在这样更加方便,正好也买了很多食材,女孩子这种时期一定要好好保养,落下病根不好……叭啦了很多,新景想着,这可能也是那个人的意思,也就没有再坚持。
 
后面两趟,是询问一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都被赶出来了。
 
吃饭前,新景都是坐在金毛旁摸它的头,手被舔得全部是口水,难得的不嫌脏。
 
她看出来了,自己喜欢这条狗。第一次主动接近毛茸茸的动物哇,还是这样大的。
 
下午苡琳跟新景回家,帮她拿了几套换洗衣服过来,走的时候顺手借走了新景的一本书,说是一直想买却总是忘记买回去看。
 
新景在苡琳家住了一个星期左右,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渐渐的不相互客套,偶尔也会开开玩笑。
 
后面几天苡琳去上班了,换成新景做饭,苡琳说,姑娘,你是新东方出来的吗?
 
新景笑,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苡琳碗里,尝尝这个,拿手菜。
 
这个星期里,新景辞去了之前的职务,另谋了一份工作,待遇和工作环境均还不错,就是离家有点远,需要重新租房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