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犬夜叉同人]妖+番外 作者:游念之

字体:[ ]

 
 
妖可恨,视弱者为蝼蚁,肆意屠杀。
妖可怜,漫长岁月是漫长孤独,世界中只有自己。
妖可恨可怜,却不自知。
而有人类之心的妖,注定悲哀痛苦,永远孤独。
“桔梗,我才不会问你有没有爱过我这么愚蠢的问题呢······我会相信,你一直爱着。”——狱君尘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狱君尘,桔梗 ┃ 配角:神久夜、天女、紫子、日暮戈薇 ┃ 其它:犬夜叉一众人
 
 
☆、【一】
 
?  那个女孩从枯井中爬出来,一脸茫然错愕和些微恐惧。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从浓密的树枝上跳下来,扬起一个并不真诚的笑容,“嗨。”
  她被我吓住了,一下子退坐到井旁,颤抖地指着我:“你、你是谁?”
  我认真审视了我自己,已经变成了人类模样,黑发黑瞳,喔,是这身侠客般的衣服吧,毕竟,她可是现代人。我看着女孩的脸,和她真像,不过没她漂亮,嗯,气质没她清冷。
  女孩真的一点也没有她的绝世风采呢,不过也没她的心计,在一张一模样的脸上看到曾经看不见的纯真,没有了深沉与隐忍,真是奇怪。
  我得来个什么样的对话?是“桔梗,我又看见你了”,还是“戈薇,欢迎来到战国时代”?
  最后也累了,懒得想了,我说:“半妖,狱君尘,我们会再见的。”转过身,不忍再看那张脸上的陌生。
  御神木高耸着,近千年不变的青葱,我看见那个红衣服的半妖少年依旧很安静地沉睡。桔梗,真是偏心呐,为什么对他射出的只是封印之箭而对我射出的却是毁灭的破魔之箭呢?
  我嗤笑了一下自己。三次了呢,竟然蠢到依旧看不透,我只是红尘弃子罢了。一直追求的平常心,为什么这么难得。
  空气中有些许诡异的气息,我闭上眼,再睁开时,已化成半妖模样。我想想,现在我应该是一身白衣,银发银瞳吧,毛茸茸的耳朵顶在头上,好像,千年前的我,从未变过。
  ?
 
☆、【二】
 
?  我有许多次想象,人死后感觉是怎样。
  没想到如此简单,简简单单的孤独死亡,又简简单单地张开眼睛,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时代,投胎转世成了一个人类与妖怪的孩子——半妖。
  我迷惑为何我的记忆还在?是孟婆见我记忆空空荡荡,也懒得浪费一碗汤水吗?
  可惜那记忆又能有什么帮助的呢?不过是躺在病床上的十八年时光而已,在半妖的漫长生命中,上一世的经历似乎只是梦境中的一瞬。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记忆里那短短的关于这个时代的一部动漫——《犬夜叉》,是的,在确定自己穿越到《犬夜叉》世界中的时候,记忆里关于这部动漫的信息就被自己保留下来了。
  可惜剧情在千年之后呢。那这一千年,我会很无聊吧。
  哈,从未无聊。?
 
☆、【三】
 
?  我的家族并有像其他妖族那么歧视半妖,我在母亲身边待了一段时间后,就回到了家族。
  大伯问我:“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多陪陪你母亲?”
  我答:“嗯,她老死了。”
  大伯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人和妖,果然差距太大了,我只不过是打了个盹儿罢了。”
  我知道他的担心,父亲是那么爱母亲,爱那个从古老神秘的中原大陆上渡来的女子。似乎在母亲死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我也知道他的遗憾,我一点也不像母亲。
  母亲是十分聪明的,朱颜老去后就再也不肯见父亲,她死去是我还是一只幼小的半妖,面容同人类四五岁小童一般稚嫩。母亲是被火化的。在火焰中母亲苍老的容颜似乎在嘲笑什么,透过火光我隐隐看到远处一抹孤单的白色身影。是父亲吧。
  我们这一族寿命悠长,一千年成年,五千年老去,传承古老,与我们交好的天狗一族则是四百年成年,一千八百年老去。
  自回族后,我就开始接触妖怪的世界。
  天狗一族的少族长斗牙和父亲关系十分好,他很羡慕父亲能与人类女子自由相恋。什么相恋?我嘲笑,我们每个族人都要渡过一次情劫,父亲不过是在渡劫罢了。也许正是家族的特性,让我们对人和半妖异常的宽容。也正是这个特性,让生命悠久的族人早早夭折。
  父亲自杀了。离开母亲十年后的那个晚上,我送走了父亲。在大伯看来,只是一眨眼而已,十年太短,他埋怨父亲想不开,但并没有长久的悲伤。
  他是习惯了,族人一个个的“殉情”。在妖怪漫长的生命中,天地都是过客,很难对某个人有浓烈的感情。或许年少时有过吧。
  我不知道我要用什么表情面对死别,于是我笑了。而耳畔天狗斗牙的悲吼却传到了九霄云外。
  我以为是我无情,可后来才知道,这才是妖怪应有的情绪。斗牙太多情。?
 
☆、【四】
 
?  多情的斗牙成亲了,对方是另一只大妖族中的公主,凌月仙子。斗牙并不爱她。但我挺喜欢她的。
  有了凌月的支持,斗牙终于打败了他的父亲,成为天狗族的英雄,并成为新一代的掌权者,现在大家都叫他“斗牙王”。妖怪世界就是这样,拳头大的就是老大。
  凌月很喜欢摸我的耳朵,她说她很喜欢毛茸茸的东西。
  “所以你嫁给了斗牙叔叔吗?”问题有些尖锐,那时我已是十二三岁的人类模样了。
  她不以为意,只是笑。毕竟,我只是她眼中的小半妖,女妖。
  我是女的。
  她说:“神久夜找你来玩了。”我紧抿着嘴巴,有些害怕,前世记忆中是有神久夜的,太强太妖。
  可是现在我认识的神久夜,紫发金眸,十分活泼,是十足的小魔王。我头疼地抱住了耳朵。
  神久夜像一阵风,她抱住我的脑袋,使劲揉我的耳朵,我拼命挣扎,她依旧笑嘻嘻地不放手,金眸有危险的光芒:“狱君尘,你这小力气再动我就把你禁锢在我身边天天摸耳朵喔。”
  我不动了。我知道她是认真的。
  我承认我打不过她,她是一个天才妖怪,差不多已经有了成年期的实力,而我,虽然也算得上天赋过妖,也只能在她之下的妖怪中炫耀武力。我能在妖怪圈子中活的十分滋润除了傲人的家世,更重要的是我的实力。
  当然,我也够狠。
  我的爪子可以变得又长又利,它曾经将挑衅我的妖鹰族少主撕成七段。那只老来得子却被我毁灭希望的老妖鹰追杀了我三千里,它被大伯拦下了,我的下一个挑战者就是那个老家伙吧。这也是大伯不直接灭杀那老妖鹰的用意。
  神久夜把头喜欢靠着我的头一起看星星,说些悄悄话。她笑起来的时候很璀璨,和天上的星河一样。
  她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五】
 
?  神久夜说如果我喜欢上一个人,她就会把那个人吃掉。
  当时我只是笑笑,并不在意她玩笑背后十分的认真。
  也许是家族的特性,我可以自由转换人类和半妖的外表,我喜欢在人类世界中游荡,一晃就是两百年。
  现在我已是少年的模样,在人类看来,应该是异常俊美的吧。
  我喜欢调戏人类美女,我说:“把你抢回去当压寨夫人,怎么样?”美女含羞带怯,“公子说笑了。”
  突然间我眉心一跳,熟悉的感觉刚浮现,那个紫发金眸的女人就出现在这里,带着妖孽的笑容。这迥异于人类的外表让四周的人类意识到:妖怪来了。于是四散惊逃。
  神久夜抬手想杀掉那个美女,我立即压下她的手,对她摇头,然后环顾四周,一个人也没有了,我又免费吃了一顿霸王餐嘛。
  我刚扬起笑容,神久夜的拳头就来到了我面前。我笑容不变,那拳头就停在面前一点点的距离之外。
  神久夜十分暴躁地拉住我,说:“多少次了?你就这么喜欢人类吗?”我笑:“开心嘛。”
  这一幕不断地在过去的两百年间发生。跑了两百年,看着人类出生、老死,我估计我不会动心了。
  可我的情劫那么突兀地就来了。
  家族长辈们都去了一方秘境,似乎是为了了结宿怨,生死难测。神久夜正在闭关修炼一门强大的神通,凌月正在临产,斗牙正在与猫妖族首领约战。老妖鹰没了顾及,追着我满日本乱蹿,因为我们都有翅膀,喔,我十分羞于说我的本身,更不想沾上太多妖的特征。
  可有时候那些特征的确十分有用,至少可以和老妖鹰周旋很久。
  我想,天要亡我吧。自己正在献祭妖力锤炼本命神通,正是关键的时候,哪想老妖鹰杀了上来,一身实力十不存一的我估计是必死无疑了。
  并没有十分不甘,只是很不爽,如果杀死我的是一只老妖鹰,多丢脸啊。
  我带着玉石俱焚的决心,转身迎向老妖鹰,没注意才到的这片地境。
  ?
 
☆、【六】
 
?  别以为我们一族经常与人类厮混在一起就感觉我们很温顺,实际上我们一族都凶悍异常。
  将银色翅膀收好,一降落到地上便觉得一股仙灵之气袭来,实力被压制的厉害。那老妖鹰更惨,丑陋的脸上说不出的狰狞,我露出獠牙,伸出利爪,扑向老妖鹰,我们似乎都被什么压制住了,无法再飞。
  绝处逢生啊。我挑起一个得意的笑容,我的修为只有四百年,那老妖鹰却活了一千五百年,尽管我们族天赋异禀,在我状态最好的时候可以战胜老妖鹰,但是现在我实力只有十分之一,自然几乎任那老妖鹰宰割了。而且那老妖鹰老来得子,却被我灭了传承,现在像一条疯狗一样,我原先都打算战死了。
  额,不能用“疯狗”形容他,太对不起斗牙叔叔了。
  妖怪之间的肉搏极其惨烈,我因着这一处地界的压制,对那老妖鹰竟占了上风,可是这里浓郁的的仙灵之气完全隔绝了妖力的恢复和肉体的修复,血液染红白衣,我的根基依旧太浅。
  老妖鹰更不好受了,老命丢了一半,我看他的滑稽,看我的狼狈,哈哈大笑。
  突然心中猛地一滞,竟是自己的本命神通到了最后一步,我若不是全身心护着本命神通融入神魂肉体,怕当场就得被反噬,魂飞魄散。
  老妖鹰也许见了我的意外状况,眼神更加犀利而狠厉,他坚韧地冲上来,我的眼睛慢慢变红,妖怪之血逐渐沸腾,暴动的妖气几乎要冲开仙灵之气。
  估计我们族是唯一能够控制妖化的族吧,尽管后果惨重,我拼命了。
  空中有低低的“咦”声,犹如天籁,我衷心赞叹,而妖怪之血竟然渐渐平和。
  搞什么啊?我敢确信是那个好听的声音的主人搞的鬼,头脑渐渐晕眩,直至昏迷。
  那一瞬间,我以为我真的要死了,脑子里闪过最后一个念头竟然是:神久夜,好好活。?
 
☆、【七】
 
?  那是一个绝丽的女子,颦笑间万物失色。
  脑子似乎瞬间定住,脱口而出:“神久夜?”记忆中,几百年后出现在世人眼前的神久夜就是这个样子呢,可是……我猛地清醒,我确信我没有死,而那个人……我摇头,“不,不是她。”
  有些失落,有些释然。
  “御天雪狼族?”那女子并不在意我的反应,抬眼间仙气倾泻。
  我喜欢那仙气,就像涤除了一切沧桑。
  我最终艰难地承认了。我很鄙视自己,因为妖怪血统而拥有强大实力悠久生命的我,竟然如此怕成为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