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相顾何辞 作者:龙阳君

字体:[ ]

 
 
【文案】
  一个蠢萌炼丹小仙童,一个傲娇仙女,一个冷酷魔女的蕾丝故事。
  苍小泽一命呜呼就发现自己成仙了,激动万分,被仙鹤一巴掌拍下去:你醒醒吧,你就是个烧火的小童子。
  哎,苍小泽想成天烧烧火炼炼丹也是个不错的差事,乐得悠闲,被鬼王一巴掌拍下去:你醒醒吧,不打怪升级想在这儿混?
  好吧!苍小泽擦擦额头上的汗,勤学苦练,被妖王一巴掌打下去:你醒醒吧,有我这个所向披靡的王护着你,谁能难为你?
  算你狠,苍小泽捂着脸,可怜楚楚,被颛黎一巴掌打下去:你醒醒吧,我才是最爱你的人!
  为什么?苍小泽思前想后,终于明白是七百年前自己的上一世造下的孽!可当谜底一点一点被揭开时,过往也一点一点被揭开……
  我在仙境初遇你时,你衣红灼我心,我白裳如故。我尝遍相思苦,我贪恋又踟蹰。我为你消磨,我为你恨愁。
  你在圣境初遇我时,我功成名也就,你烂漫如初。你为我翩翩舞,你嫣然若烟柳。你笔染墨色,你清泪难留。
  一千年以后,我想告诉你的无非就是三个字。
  我爱你。
  此时风味,几时梦回。
  有句相酬,无字相留。
 
小说人物: 苍小泽(胭珞),颛黎,谢必安,墨莲
作品标签: 美女 美男 耽美 
 
  ☆、一 圣境
 
  苍小泽实在不想这么早就撒手人寰,壮烈牺牲。
  但是天妒英才啊,她十五岁的时候就驾鹤西去了。
  她被鹤带到天庭,然后就位列仙班了。但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神仙,就是个小小的童子,不过好歹是太上老君身边的。
  于是苍小泽过起了每天在白胡子老头的吆喝声中和另一个童子一起炼丹的生活。
  “小泽,使点儿劲呀,快扇。”太上老君和平时一样,慢悠悠地躺在悬空的芭蕉叶上闭目养神,但仍旧能知道苍小泽在偷懒。苍小泽极其无奈地应了一声,加大了力度,炼丹炉下的火焰也更旺盛了起来。
  坐在她对面的小男孩叫阿黄,前不久刚被太上老君从凡界揪回来,还被记了大过,谁叫他没事想和凡人女子谈恋爱呢,被太上老君打了一顿,又被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鄙视了一番。
  太上老君又慢悠悠道:“小泽啊,你之前在天庭犯下大错被玉帝和王母惩罚了,就把你罚到了凡界,在人间历练的感觉还不错吧?我好久没去人间了,不知道那里成了什么样。虽然上次收阿黄的时候去了一趟,但也是收了阿黄就走了,没来得及好好玩玩。小泽,给师父讲讲吧。”
  苍小泽一肚子疑问,自己被仙鹤驮来太上老君的太清圣境无极宫的时候,仙鹤曾经对自己说过,自己曾在天庭犯了天条,玉帝和王母娘娘一怒之下本要将自己消灭在南天门之下,后来是师父劝了劝,才被洗了记忆流放凡间,如今已过了七世,彻底功德圆满了,才又被接回天庭来。
  但是苍小泽灵魂出窍的那一瞬间,看着河里自己浮肿的尸体,无奈的摇摇头,怎么自己死的这么不雅观,玉帝王母得跟自己多大仇多大恨啊。
  苍小泽用袖子擦擦汗,道:“师父,小泽来的时候,人间是唐朝,做皇帝的叫李世民,百姓安居乐业,官员各司其职,天下太平,海晏河清,道不拾遗,别国皆俯首称臣。”
  太上老君慢悠悠的点点头,随便“嗯”了两声,随口道:“怪不得阿黄那么爱人间女子呢。”
  阿黄随即红了脸,虽然阿黄和苍小泽看起来一般大,但阿黄也有几千岁了,如果苍小泽七百年前没被罚下界,仙龄也有几千岁了。
  当时不论苍小泽怎么问仙鹤,他都誓死不说她为何会被贬下凡界,又为何会被王母玉帝狠的咬牙切齿,而且仙鹤还叮嘱她,不要随便问天宫的人她的黑历史。
  苍小泽无奈的叹了口气,被太上老君听见了,问到:“小泽,怎么了啊?”
  “师父,徒儿缘何会在七百年前被罚啊?”苍小泽还是问了出来,她现在没有了原来的记忆,天真的就如同她十五岁的人身一般,好奇心终究占了上风。
  阿黄手里的扇子一滞,卧在一旁的青牛也突然停止了嚼草。
  太上老君面不改色,慢吞吞吐出两个字:“忘了。”
  阿黄和青牛又恢复了之前各自的动作,苍小泽可是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看来,连青牛都知道自己原来的事!难道这天宫就单单瞒着她?
  苍小泽不满的继续扇扇子,只听师父说到:“小泽啊,过会儿把这美容丹药送给广寒宫的嫦娥仙子,她都催我好几次了。”
  “是,师父。”
  自从来了天庭,苍小泽只见过仙鹤渡衡,师父太上老君,青牛兕还有阿黄,想到待会儿就能见到美丽仙子,心里激动万分。
  阿黄撇撇嘴:“小泽,你可得小心玉兔,这几天它闷得慌,说不定你一开门,它就跑了,到时候吴刚,嫦娥怪罪于你。”
  小泽回道:“不就是只兔子么。”
  阿黄越扇越没力气,最后只剩下苍小泽一个人在奋力扇火,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太上老君开口:“差不多了,小泽,停吧。阿黄,把丹药拿出来。”
  阿黄应了一声,拿个葫芦,打开盖子,把两颗金光闪闪的丹药放了进去。
  苍小泽看着炉底绿色的火焰发愣,这是什么火呀?刚才自己扇扇子的时候,火焰还是正常的颜色!
  太上老君指指那绿火,道:“这就是炼丹常用的三味真火,五百年前,孙悟空大闹天宫,打到我的太清圣境无极宫来,我把那泼猴放到炼丹炉里,结果,那泼猴在三味真火里练出了火眼金睛。”
  苍小泽瞪大了眼睛,她知道三味真火有多厉害,如此看来,那孙悟空真是更厉害。
  “师父,前一段时间徒儿听说过,天子派了个叫三奘法师的人去西天取经。”
  “不错,这时候,算来三奘也已经收齐了泼猴,天蓬元帅,卷帘大将和小白龙了。”
  “我听渡衡给我讲了天蓬元帅,卷帘大将和龙王三太子的事,但他们真能到西天去吗?三奘法师也是凡人罢了。”
  “嘿,三奘法师前世可是金蝉子呢。”
  阿黄默默的去遛牛,苍小泽觉得没意思了,就拿起葫芦去了广寒宫。
  刚开始她还不习惯腾云驾雾,于是太上老君派了渡衡驮她去,刚到一半路程,远远的苍小泽看见一男一女打扮的喜庆华丽,披金戴银地飞过来。
  在天庭这个随处云雾缭绕的仙境,这里的走廊庄严肃穆,平行的两列腾龙柱直冲天外天,四周寂寥无人,渡衡见了那一对男女神仙,放慢飞行速度和他们打招呼。
  “金童,玉女,去干什么呀?”渡衡悬空振翅。金童玉女也笑眯眯地回答:“随便逛逛罢了,平时在天宫里也闲的慌。”
  原来是金童玉女!苍小泽也连忙打招呼:“金童哥哥好,玉女姐姐好。”
  金童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看见苍小泽的脸,呢喃道:“这么快就回来了?……”玉女看出来他表情不对,暗暗用胳膊肘捅捅他,笑道:“这位就是太上老君身边的童女了罢?真可爱。”
  苍小泽嘿嘿笑了两声,道:“是的,我是苍小泽。”玉女点点头,拉着金童道:“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再会!”苍小泽目送他们飞远,渡衡这才继续飞向广寒宫。
  苍小泽伏在仙鹤的背上,感觉到温暖的风略过脸颊,怅然若失:“渡衡,为何金童哥哥和玉女姐姐见了我是那种反应呢?”
  渡衡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还好,已经到广寒宫了。
  渡衡停下飞翔,道:“小泽,你进去吧,我在门口等你。”
  苍小泽点头,轻轻推开广寒宫大门。
  月亮上真的很冷清啊,就和之前在人间仰望的那个银盘一样,总有高处不胜寒之意。
  推门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那金黄色的树冠,桂花香气香飘十里,吴刚那有节奏的砍树声为冷清的广寒宫增添了一点儿生气。
  “仙子?我是苍小泽,师父派我来给您送美容丹药来了。”苍小泽只看见了吴刚,没见嫦娥,她从门缝里探出半个身子,打量着广寒宫。
  嫦娥不在?点子真背,想看美女都没机会。苍小泽打算把丹药留在桌子上直接走人,于是走了进去,把葫芦放下,对吴刚说:“吴大哥,麻烦您给仙子说一声,我把美容丹药放桌子上了。”
  吴刚根本不理她,挥舞着他的斧子挥汗如雨,仿佛天崩地裂也阻挡不了他砍树的动作。
  见吴刚不理她,苍小泽也识趣地不再打扰他,转身往回走。
  突然,一个白白的毛茸茸的东西从门缝里钻走了。
  苍小泽心慌了,不好!那是阿黄告诉我的玉兔!“兔子,回来!”苍小泽大叫一声,拔腿就跑,然而,玉兔早已不见了踪影。
  门口的渡衡见苍小泽出来了,忙道:“小泽,抱歉,玉兔太快了,我追不上。”
  苍小泽咽了咽口水,绝望地看着渡衡,道:“都怪我,阿黄早就告诉过我的。玉兔去哪儿了呢?”
  渡衡摇摇头:“唉,别去找了,小泽,玉兔去了人间。”
 
  ☆、二 西游
  “人间?!渡衡,我们能下界吗?带我去吧!”苍小泽哀求的看看渡衡。渡衡无奈的摇摇头:“我们怎能私自下界呢?玉兔也只是一时烦闷,嫦娥仙子总会把它带回来的,到时候可免不了一顿骂。”
  “可是,是我不小心把它放走的啊!”
  “我们还是先去通知嫦娥仙子吧,玉兔是她的宠物,她自有办法。”渡衡说着,让苍小泽趴在自己背上,拍拍翅膀,盘算着去哪儿找嫦娥。
  突然听到身后的吴刚说到:“仙子去了瑶池。”
  苍小泽和渡衡同时回头,门是关着的,吴刚的声音透过门传过来,听起来冷冷的,没有温度。
  苍小泽大喊:“谢谢吴大哥!”说罢,吴刚也没有回复她,渡衡便带着苍小泽飞向瑶池。
  瑶池,乃王母娘娘所居之处,自然是金碧辉煌,宛如一颗明珠嵌在天庭,九溪迷雾,云水悠悠,柳色浅浅,宫阙万重。苍小泽无限感慨,不知道自己从前在这里经历过什么?真是世事无常啊,几千年前,自己也曾经在这天庭生活着……
  渡衡停在瑶池门口,守在门口的两位卫兵看了看渡衡背上的苍小泽,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旋即恢复正常。
  卫兵甲道:“来者何人?”
  渡衡叹气:“大哥,本鹤可是太上老君的仙鹤,我你都拦?”卫兵乙和卫兵甲对视一眼,悄悄跟渡衡说:“我们当然不会拦着您。只是您背上的……”
  渡衡瞪了他一眼:“现在她是苍小泽,太上老君的炼丹童子。快放我们进去,耽误了大事你们可担当不起。”
  于是卫兵们让渡衡进去了,虽然刚才卫兵和渡衡在说悄悄话,听力很好的苍小泽仍旧听见了他们在说什么。渡衡是什么意思呢?现在她是苍小泽?以前,她是别的人吗?不过她随即释然,自己好歹也在世间轮回七百年,不知经过多少次生死,每一次生,父母所给的名字都不一样,这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苍小泽很快就被瑶池仙境的美景深深吸引了,兴高采烈地跟渡衡说:“这里真是……太漂亮了!”没读过书只学过女红的苍小泽一时词穷,实在没有其他形容词可以表达她此刻的心情,只是双手紧紧抓着渡衡的羽毛,弄得渡衡蹙眉不止。
  远远的,就看见王母和嫦娥坐在桌边开心的说话,渡衡飞到二人身边落下,倾斜翅膀让苍小泽滑下来。
  “王……王母娘娘……好,嫦娥仙子……好。”苍小泽立刻弯腰作揖,自始至终都不敢抬头看一眼王母娘娘或者嫦娥仙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