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纵我不往+番外 作者:如之何

字体:[ ]

 
 
 
书名:纵我不往
作者:如之何
 
“你…有我的号码?”
“…”
“严医生,主任让你去趟办公室。”
“你在忙?那就不打扰了,再..就这样吧。”
严子佩握着早已挂断的手机伫立良久,神色是一贯的云淡风轻。
攥紧的手,波澜的心。
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文风转换分割线===================
海外学成归来的宁二小姐刚阖上双眼刚想感受一下祖国的雾霾(误)空气,就被疾驶而来的小毛驴撞进了医院,更让她郁结的是掰着她的头左看右看的那位白衣天使长得怎么就和她初恋情人一个样!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嗣音、严子佩 ┃ 配角:宁嗣昕、秦宛舒、宁嗣同、齐本尧 ┃ 其它:gl
 
 
 
☆、第一章 一别经年
 
?  温润的水流顺着曼妙的身躯缓缓流下,升腾的雾气更衬得双颊微微泛红……水声戛然而止,她双足点地来到镜前,轻轻涂抹几下划出一片清明,望着镜中那人光洁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朦胧的眼,朱唇轻启:“宁嗣音,你回来了。”
  是啊,你终是回来了。
  宁嗣音裹着浴袍刚出浴室一阵冷风就侵袭了她的身子,方才沐浴后才有了的暖意瞬间被驱散了。她赶忙过去锁了窗拉上帘子,也不顾发梢的水仍在滴落便倒在了酒店白色松软的枕被里。
  她没有回家,她不敢回家。
  当年执意要做交流生出国,没有一星半点的解释。爸妈焦灼的眉眼,姐姐关切的问询,弟弟面上插科打诨实则旁敲侧击的打探……她不管不顾,终是飞往大洋彼岸的国度。
  六年来几次节假日回国停留不过数日,每周一次的视讯也可能因为其他事情冲突抛在脑后,她只想着快快逃离这片土地独自舔舐伤口,却忘了对她牵肠挂肚的亲人。
  出神地盯着手臂上的青紫。
  这次回国没有通知家人,一是为了防止宁家老小兴师动众,二是也能给他们一个惊喜。如今自己这红红紫紫,回去怕是有惊无喜。特别是她那不靠谱的老爸,还不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连带着相思苦哭诉个一晚上!
  头疼!是的。
  无论是那个咋咋呼呼把小毛驴骑得飞快好歹有些良心把她送到医院的小青年,那个看到她头上黏糊的红色就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想把她往神外送的小护士,还是那个一脸淡然对她的脑袋万般摆弄的初恋情人呸,高冷医生都让她头疼欲裂!
  那位小青年让宁嗣音好好体会了把市井百姓穿街过巷的交通工具——电动车。他开得风驰电掣,冷风直往人的面上扑,索性没把她刚在飞机上喝下的两杯咖啡颠出来。
  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脸茫然无措,又手舞足蹈地解释自己还有约会,宁嗣音心一软就让他离开去风花雪月。小伙子脚下生风,却恋恋不忘地回头瞥一眼她的脸,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实在只是个屌丝,壮士扼腕般离去了。等宁嗣音回过神来才想起,诶…医药费呢?
  10月的清城如同每一个南方城市一样,没有一刻是干燥的。潮湿的空气席卷着消毒水的气味儿吹拂在宁嗣音□□的胳膊上,让她打了个冷战。宁嗣音觉得上一刻她还置身于加州的烈日下,看气象局发布明日最高温度25℃的预报。而如今她薄T牛仔的打扮倒是在来往匆匆的清城市民中显得格格不入了。
  她在原地静默了一会儿,仿佛一个初来乍到的外乡人。
  果然是这辈子与医院结缘,要不怎么归国第一站就到了这儿呢?
  宁嗣音本来是抱着“没关系年轻人要多宽容”的心态,任面前这位婴儿肥尚未褪去,时不时打翻瓶药水弄湿团棉花的护士小姐折腾的,哪知护士小姐一惊一乍地呼出声来反应比她这当事人还强烈。
  “那个..你头上好多血啊!晕不晕啊,你坚持住啊,脑袋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如果有问题是不是我的责任啊..呜呜呜得赶紧找神外的严医生……”宁嗣音的脑袋果然开始嗡嗡作响了。
  “停停停!我什么事都……”
  “你别说话了!到时候晕过去怎么办我这就去叫人,你别慌严医生是神外最好的医生你一定没问题的,她这就到了。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宁嗣音深呼吸了几次,摆出一个自认为完美的微笑:“小妹妹,你毕业了吗?”
  “啊?你可别投诉我,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了TAT,严医生真的是很好的医生……”
  “是哪位病人?”
  当严子佩一如既往的清冷嗓音回荡在耳边,宁嗣音的四肢百骸都疼了起来,她垂着头盯着被小护士整得不成样子的手臂。
  真是糟糕。
  严子佩的脚步稍一停滞就自然如常。随行住院医师王示刚想抱怨急诊室为这么点小事把他们呼来唤去,就见老大盯着病人小姐打着哆嗦的身子,微微蹙起了眉。诶..严子佩这样的神情他可是第一次见。
  严子佩果然是神外最好的主治医师。她轻轻巧巧地证明了宁嗣音头上骇人的红色只是血液加番茄酱的产物,顺便瞥了眼宁嗣音的手提袋似乎能看到里面酸酸甜甜的惨象,与此同时小护士的脸也实在可以与之媲美了。
  接下来只有严医生冷静的问询,还有宁姑娘嗫嚅的回答。
  “头哪里疼吗?”严子佩不带任何感情地扳起了她的头,却意外地看到宁嗣音泛红的双眼。
  “疼?”这次的声音轻柔了些。
  “没有,你快些查吧。”宁嗣音迅速调整了心态。尽管脸上冰凉的触感实在让她有些难以自制,但毕竟也是心理学的高材生不是吗?
  严子佩幽深的眼睛看了她许久,手上的动作又恢复了原先的机械。宁嗣音感觉被一道冰冷的目光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遭,让她手心出汗,背脊发凉,脑袋空白。她听到自己如鼓的心跳。
  “没什么大问题,小吴,你来重新帮她处理一下手臂,然后让她做个CT。”严医生恢复了使唤人的姿态,迈着来时冷静的步伐转身离去。
  好歹不是原先的小护士了。
  也不是她。
  宁嗣音使劲睁了睁酸涩的双眼,将自己的思绪从一天的混乱中拉扯回来。
  她清冷的声线,她冰凉的手,她莹白似玉的脸,她淡淡如烟的眉。
  一切都怎么了呢?
  为什么还没有结束?
  严医生不对劲已经不是一分钟两分钟了。
  尽管她的诊断仍然迅速而精确,尽管她的微笑仍然淡漠而恰如其分,尽管她压迫起人来仍然极尽资本家本色。
  王二小默默立在一边保持递交文件的姿势心里吐槽道:大人!这已经是你第一百三十六次发呆了!!!!
  “老大,这是八床的病程记录。”他再次出声提醒道。
  严子佩终于抬眸淡淡地瞥了一眼:“放这吧。”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虽然总是被女护士们无情地嘲笑,王二小同志可是勤奋好学根正苗红的好医生。
  “嗯?”
  “刚刚那个番茄酱(罪过罪过人家可是名副其实的美女可是呃..),明明只是一点皮外伤,病人自己也没有深入检查的要求,为什么要让她做CT呢?”老大你不是一向只做三院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吗!不是从不多开药,开贵药,拒绝一切形式损害群众利益的五好医生吗!!!!!
  严医生挑了挑眉:“我看她不爽,呵呵。”
  呵呵!天哪老大你又向人民群众迈近了一步。
  王二小同志以一种诡异的表情退出了严老大的办公室,风一般地奔向神外住院部他的那群小姐妹们,告诉她们神外最高冷最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山美女严医生,其实内心深处是个逗比。当然,他受到了一众严子佩崇拜者们的鄙视。
  待到聒噪的王二小终于下班和他显摆了好几天的女朋友约会去,医生护士病人们也纷纷散去的时候,严子佩才真正感到了清城秋夜的冷。办公桌上的电脑发散着惨白的光,在黑夜里着实有些渗人,严医生敲敲打打的声音也格外突兀。
  终于严子佩起了身,来到更衣室换下白大褂,到停车场取了车,然后驶向清城的夜。如同她过去几年日复一日做的那样。
  而当她驶过那些大街上嬉笑打骂的学生,那条香味四溢的小吃街,那家生意依旧红火的咖啡店的时候,忽然恍惚起来。
  她,回来了?
  那个让自己在多少个日日夜夜里辗转难眠的人,回来了?
  ?
 
☆、第二章 过气的小王子
 
?  宁嗣音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受到了她归国以来的第三次惊吓。眼前这个棱角分明,五官俊美的男人他妈的是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机中的宁嗣音见他睫毛轻颤睁开了眼,邪魅地勾起嘴角:“老姐,早~”
  “宁嗣同你这个死变态为什么会在我床上!!!”连踢带打地把他轰下了床,就见这男人轻巧地理了理衣上的褶皱,无辜地撇起嘴,手指了指床头柜上的酒店便签。
  宁嗣音诧异地拿起便签,上面一片空白。
  不对!
  “OH MY GOSH!”她果然被撞的神志不清为什么偏偏选了宁氏旗下的酒店,“宁静商务酒店”的烫金字样简直灼瞎了她的眼。也就是说,她亲爱的姐姐……
  “没错,honey。阿昕自己没空,让我来接你,顺便…了解一下你有家不回,来‘宁静’空虚寂寞冷的理由?”
  “你很闲吗!”宁嗣音一个枕头飞过去,被他一臂挡开。
  “Woh~宁嗣音你看来在美帝过得很烦躁啊。我刚结束一个项目正在休假中,怎么样?还可以做个导游带你玩一玩清城?六年了,怕是都陌生了吧。”宁嗣同略带嘲讽的语气让宁嗣音瞬间安静下来。
  宁嗣昕是宁家的长姐,同时也在宁氏总公司担任副总,宁父虽然名义上仍是宁氏董事长兼总裁,权力也正渐渐转移到宁嗣昕的手中。长女的身份让她不得不挑起家族的重任,也算为两个弟弟妹妹争取了自由发展的空间,或者说,两个小鬼大闹天宫,放肆撒野的空间。
  宁家老三宁嗣同是宁嗣音的双胞胎弟弟,与朋友合资开了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尽管宁父想要小儿子到自家上班,但有大姐在上面担着,再加上宁嗣同甜死个人的小嘴,也便任他小打小闹,没想到还真做出了些成绩。
  宁家三姐弟总的来说都是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成长起来,虽说有操心的时候,但都在宁母的温声教导,宁父的老不正经中轻松化解了。唯独到了二女儿大四见习的时候,出了岔子……思及此处,宁嗣音满腔的愧疚简直要溢出来了,脸色也越发难看。
  “诶诶诶…好了我服了你了。我的好姐姐,阿音~我知道你又想什么有的没的了。好了好了,你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又在一起了不是吗?”说着我们的暖心小王子就张开了双臂把那只双眼通红,泫然欲泣的小白兔纳入了怀抱。
  弟弟温暖的臂膀一瞬间刺激的宁嗣音的泪腺,于是宁美人泪水这才开始汹涌而至,宁嗣同便愈发手足无措起来,直至宁美人扑哧笑出了声。
  “走吧,带我回家。”
  尽管觉得家姐实在有些神经质,小王子仍然挂上了甜甜的(原谅我用这个词)的微笑。
  “嗯,回家。”
  宁嗣音乍一下车就望见了门边焦急张望的妈妈,踩着高跟鞋一路狂奔过去扑进了她的怀抱。宁母的眼里也是蓄满了泪水,不住似责怪又疼爱地拍打着孩子的脊背。宁嗣同见姐姐撒了手也张开双臂想要母亲爱的抱抱,却被宁母目不斜视地路过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