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苏歌是糖 作者:单北烟(上)

字体:[ ]

 
阮苏歌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络歌手,喜欢着一个跟她同样小有名气的网络歌手午言,表白被无视后阮苏歌养了只猫,从而认识了家里开宠物店的小攸。
尤攸是一名大二学生,在帮家里看店的时候认识了前来买猫的阮苏歌,后来通过接触发现她虽然没什么责任心,生活自理能力奇差,却也有着独特的魅力。
午言在开始唱歌的第二年就听圈里一个词作朋友说,有一个叫软糖的小透明词作很喜欢你你知不知道?她说不知道,后来却也留意到每次在她发歌后都会有一个ID叫做【软糖】的留言说喜欢她的声音,一直到【软糖】这个名字在圈子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还能看到她的留言。午言不知道自己哪里好值得她这么坚持,却知道她已经成功地让自己注意到了她。
本文一对一,主cp是阮苏歌跟尤攸。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苏歌尤攸午言 ┃ 配角:沐清音夏里钟韧林未尔杜世良 ┃ 其它:
 
 
 
☆、买猫
 
?  在圈里,人人都知道软糖喜欢午言,阮苏歌也从来没有掩饰过她对午言的喜欢,不管是在午言能够看到的地方还是她看不到的地方,不管是曾经作为小透明的她,还是如今已经能够与其比肩的她,总是能够毫无顾忌地说出“我最喜欢午言姐了”。
  对于她的喜欢,午言从来没有回应过。哪怕阮苏歌的粉丝在她的微博下面刷屏,“午言姐,你跟软糖什么时候出柜啊”,她也没有任何回应。
  直到今年午言生日歌会,意料之中没有接到邀请的阮苏歌用小号进到她的yy频道偷听,到歌会的末尾,午言唱完了两首歌后主持人问她,“大家都在公屏上问午言姐打算什么时候跟软糖出柜,午言姐你怎么看?”
  听到自己的名字,电脑前的阮苏歌屏住了呼吸,忐忑中又带着期待地等着午言的回答。
  “阿软啊,”午言温柔地轻笑了两声,“她还没有跟我表白过啊。”
  公屏立刻就炸了锅,“阿软,好萌的昵称!盐糖大法好!”“午言姐,如果软糖表白了你会答应她吗?”
  耳边那个温柔的声音也还在说着,可阮苏歌一句也听不进去,脑子里都是那句“她还没有跟我表白过啊”。
  原来我表白了一千次都被你当作了玩笑,原来你的从不回应也不是我以为的害羞或者高冷,你只是从未当真过,所以才能视而不见。
  阮苏歌承认她的玻璃心碎了一地,所以她决定养只猫治愈一下。
  小攸是本市理工大学的一名大二学生,家里有家宠物店,适逢暑假就帮爸妈看一下店。
  店里来往的客人不少,但大多只看不买。小攸没事就逗逗店门口的那只鹦鹉,教它说话,十几天过去也只教会了说“欢迎”,“光临”怎么也教不会。
  小攸爸看到了,说让她别白费心思了。那只鹦鹉前些时候偷飞出去撞到玻璃窗上碰到了脑袋,可能是破坏了语言中枢,原先教它那些话全给忘了不说,现在教它一句也只能学会半句,教句“你好”也只会说个“你”。
  “笨蛋。”小攸点点鹦鹉脑袋,笑它。
  “蛋。”鹦鹉歪着小脑袋跟她学。
  “笨蛋。”小攸笑着继续教。
  “笨。”
  “笨蛋。”
  “蛋。”
  ……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想买只猫。”
  小攸全心地投入逗鹦鹉中,没有察觉到有客人进来,听到声音忙站起来,弯腰,“欢迎光临。”
  “光临。”鹦鹉学舌。
  “请问你要买什么品种的猫?”小攸回头对鹦鹉做个“嘘”的手势,然后又转回来打量客人。
  跟她差不多高,一米六五左右,身材偏瘦,戴着黑框眼镜,五官很漂亮,长发不染不烫简单地扎了个马尾,牛仔短裤图案简单的明黄色T恤,看起来很像是附近大学的学生。不过小攸也知道这边大学都是不允许养小动物的,她应该是已经工作了。
  “小一点,可爱一点的。”客人的声音很特别,算不上好听,但是特别,是那种听一次就能记住的。
  “那想要怎样一个价位呢?”小攸刚刚打量她就是想大致估计一个价格,看她像是刚毕业不久的样子就觉得应该不会高了,心里已经帮她想好了一个价钱比较亲民的品种。
  “我不是很了解猫的价格,五千块左右吧。”客人思考了一下说。
  小攸在心里把原先想好的答案pass掉,很少碰到这么低调的客人了。
  “英国短毛猫怎么样?”想好了把她往店里一个角落里带,边走边给她介绍,“小的时候特别可爱,性格也比较温顺,正好店里的大猫上个月刚生了几只,你可以挑选一下。”
  “好养吗?”客人似乎很喜欢,对着那几只蓝白相间的小奶猫拍照。
  “嗯。”小攸说只要按时喂养就可以,而且一看她就是很细心的人,肯定能照顾好。
  “谢谢。”客人起身回给她一个微笑,然后指着笼子里的一只小猫说就要那只。
  那是笼子里最好看的一只,小攸笑笑夸她眼光很好。
  既然定下来了就去交钱。
  “想好取什么名字了吗?”到保存联系方式的时候小攸问。
  “十四。”那人像是早就定好了名字,没有犹豫的说。
  “嗯?”小攸第一次遇到给猫起这么奇怪名字的,愣了一下,随后说很特别。
  “不用记我的名字吗?”客人拿着小攸给她的印着店里电话的名片看了看后问。
  “不用,记下猫猫的名字就好了。”小攸拿了个纸袋给她,然后挽起袖子准备把猫从笼子里捉出来。
  “那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在自己的联系人名单里看到自己猫的名字蛮奇怪的。”客人捧着撑开了的纸袋耸了耸肩。
  小攸觉得她这个想法有点好笑,不过细想要是以后接到了标着自己猫名字的来电是有点惊悚。
  于是从柜台上取了张白纸,然后拿枝笔垫着桌子写下自己的名字。
  “尤攸,”客人歪着头看着她写完最后一撇,抿了抿嘴唇,“很好……好听的名字。”
  小攸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把自己的手机号也写上,再将纸对折了一下递给她,“上面是我个人的手机号,以后小猫要是生病了可以打给我,虽然我学的不是兽医,但一般的小病还是能处理的了。还有我的名字,你要是觉得好笑就笑吧,我知道你想到了悠悠球。” 
  “不好意思啊,确实挺好玩的。”客人憋着笑接过来,又向她要了纸笔。
  “喏,作为补偿给你个签名。”
  “阮苏歌?”小攸觉得名字很好听,字也很漂亮,但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一定要告诉自己她的名字。
  “嗯,苏歌跟糖的英文发音谐音,所以你也可以叫我软糖。怎么样,是不是比悠悠球可爱多了?”阮苏歌说完还卖萌地冲她眨了下左眼。
  “噗……”小攸被她搞怪的表情逗笑,握着那张便利贴觉得心里暖暖的。拿她名字取笑过的人并不在少数,阮苏歌却是第一个主动说出自己的外号来逗她开心的。
  “这下扯平了哦。”看到她笑了,阮苏歌又眨了下眼睛,然后看了看手机问能不能带十四回家了。
  小攸把小猫从笼子里抱出来放进先前给她的纸袋里。
  “好了,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打电话问我。”把纸袋给她,右手在耳边做出个打电话的手势。
  “一定,”阮苏歌拿着小十四的爪对她上下摆了两下,“再见咯,小美女。”
  “再见。”小攸看到小猫被吓懵了的样子笑着挥了挥手。
  “见。”门口的鹦鹉歪着脑袋跟着学。
  很有意思的一个人呢,小攸回到店里喂猫的时候想。
  [卖猫的小妹妹声音很像午言姐呢]阮苏歌走回家的路上发微博,想到上周的歌会又秒删,改成[十四给各位看官问好,喵~],配上在宠物店里拍的小猫照片。
  [哇,好萌的小猫,可是软糖你刚刚为什么要秒删呢?][求软糖刚刚秒删的微博内容!][十四,是因为午言姐的生日是七月十四吗?糖糖你对午言姐果然是真爱!]
  回到家给小猫置办好小窝,喂食喂水,中间还打电话问过尤攸喂多少猫粮合适,阮苏歌一直忙到了下午五点多才抽出时间看了一下评论。
  “这都能看到,”看到热门评论第一条是问自己为什么秒删的,阮苏歌嘀咕一句,又翻后面都是刷猫可爱盐糖大法好的,也就懒得回复,习惯性地去刷首页。
  [午言V:清言党!//沃特矮子:你是清言党还是盐糖党?po主是清糖党,情敌相爱相杀什么的最有爱了!]
  刷到午言的这条微博的时候,阮苏歌觉得她就像是微博下面热门第一说的那样,软糖受到了成吨的伤害。二选一你都不会选我,阮苏歌觉得她还是去逗猫吧,至少小十四不会盐她。?
 
☆、软糖
 
?  “小姑姑,你听古风歌吗?”上高一的小侄女尤佳来店里玩,蹲在门口逗了会儿狗后捧着手机过来问小攸。
  小攸放下手里的宠物手册,很诚实地说自己没听过,又问她,“什么是古风歌?”
  “算是一种音乐风格吧,有点像是周杰伦中国风那种的,但又有很多不同,我也说不清楚,给你听一下吧。”
  小侄女从手机里挑了首歌放给她听。
  前奏挺好听的,曲调好像有点儿悲,等等,这个女声……好像在哪听过……
  “佳佳,这个女声……”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我特别喜欢她。”尤佳看到引起了她的兴趣,很兴奋地又往前凑了凑。
  “我就觉得她声音挺特别的,这歌手叫什么名字啊?”小攸让她失望地摇摇头,并没觉得这个声音有多好听,只是觉得跟前两天来店里买猫的那个客人很像。
  “软糖,这是她在圈里的名字,真名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姓阮。”尤佳很失望地关了音乐,退回去,倚着柜台玩着那只招财猫的爪子。
  软糖,姓阮,外加那很有辨识度的声音,应该就是她了,小攸基本可以肯定。
  “她很有名吗?在你说的那个圈子里。”
  “不算很,软糖开始唱歌才两年多,她之前是写词的。而且因为她的声音很特别嘛,喜欢的人就会特别喜欢,像我,不喜欢的人就完全无感,就像小姑姑你一样。所以她现在在圈子里就算一般红吧。”
  尤佳说到这里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凑上去,“对了小姑姑,说起来你的声音跟软糖的女神挺像的,而且软糖周末的时候还发了条微博说卖猫给她的小妹妹声音很像她女神,你最近有没有卖猫给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生啊?”
  有啊,我不只卖猫给她了,还留下了她的联系方式和一个签名呢。小攸话到嘴边对上小侄女炙热的眼神又改了口,“忘了,好像没有吧。”
  “小姑姑你也太健忘了,小爷爷这里一周都没两个客人你都记不住,唉。”尤佳再一次一脸失望的退回去,趴在柜台上唉声叹气。
  “你今天来到底是真的想我了还是来打听你女神的啊?”小攸笑着掐掐她脸,“没事就快点回家写作业去吧。”
  “我当然是想你了啊,小姑姑你下个月能跟小爷爷请假陪我去南京看漫展吗?”尤佳自动忽略了她后一句话,抠着招财猫的眼睛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