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苏歌是糖 作者:单北烟(下)

字体:[ ]

 
☆、失约
 
?  阮苏歌一晚上睡得特别沉,不知道到了什么时间,感觉手心里痒痒的湿湿的,也没在意,蹭了蹭手换了个姿势继续睡。没睡多会儿就被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一个东西给砸醒了,那重量撞过来不仅痛更是让她惊出了一身冷汗,等睁开眼睛就看到十四揣着小爪卧在肚子上。
  走开,肥猫!看着它眯着双眼一脸享受的模样,阮苏歌气得太阳穴都突突跳了,坐起来刚要把猫拎起来给扔出去,结果脑袋一阵眩晕差点又倒回去,喉咙也干得发疼。
  果然大冬天里吹风是要感冒的啊,扶着额头想。
  “喵?”十四睁了眼看她,估计是在奇怪怎么还没被扔出去,不怕死地挪动着肥肥的身躯挨过来。
  出去!阮苏歌指了指开着一条缝的门,用动作对猫命令道。
  十四转头看了看门,又回头看看她,很识时务地从床上跳下去。
  把惹人烦的猫赶出去后,阮苏歌一手揉着前额,另一只手伸到床头柜上摸手机想看下时间。
  结果手机没摸到,倒是把摆在上面的相框给碰掉了。
  正要下床去捡,听到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而且是越来越近。
  谁?阮苏歌当即警觉起来,也顾不上捡相框,拿了个枕头抱在胸前。
  家里竟然有人进来了,难道是小偷?又想不对,如果是小偷的话,认生的十四看到陌生人进来怎么可能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难道是小攸?她也没有自己家里钥匙啊……
  阮苏歌还在胡思乱想着,门开了。来人既不是小攸也不是小偷。
  “妈?”
  “醒了?正好起来喝粥吧,我刚煮好。”阮妈进来后很淡定地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相册,对惊地下巴都要掉下来的女儿说。
  “不是,你怎么来了?”阮苏歌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老妈来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这突击检查也太让人措手不及了,暗想幸亏昨晚小攸没跟她回来。
  “当妈的来看自己女儿还得要理由吗?”阮妈抱着胳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她反问。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来怎么也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阮苏歌摸了摸鼻子,赔着笑脸说,只是嗓子一说话就疼,笑得实在不好看。
  “就你这种一觉睡到十二点的,我还能指望你来接我?”阮妈一脸的嫌弃,看她又想说什么,摆了摆手,“行了,赶紧起来洗脸刷牙,我去给你泡杯蜂蜜水,别说话了,这嗓子快赶上鸭子了。”
  哪有当妈的会说自己女儿是鸭子嗓啊。阮苏歌不开心地嘟嘟嘴,动作缓慢地从床上下来。
  “妈,几点了?”捡起掉地上的相框问还在门口站着的老妈。
  “十二点多吧。”
  “什么?妈,你别骗我。”阮苏歌猛地转头,希望老妈是跟以前上高中叫她起床一样是故意把时间说晚的。
  “给你自己看吧。”阮妈看她不相信也不多废话,从围裙兜里拿出她的手机递过去。
  等她接过去了,还不忘补充一句,“那个姑娘现在估计应该走了,你就别惦记了。”
  阮苏歌没空理会老妈的落井下石,也没空质问她自己手机怎么会在她那里。看到现在确实是12:32,同时又看到夏里已经给她打了十一个电话,短信也发了三条,赶紧先给夏里回电话。
  “喂,苏歌你在哪呢?”
  “午言呢?”阮苏歌没心情回答她,着急着问午言走了没有。
  “已经去机场了。”
  夏里的话刚落,阮苏歌就听到那边沐清音很没好气地说“你问问她早干嘛去了,来不了就别答应人家啊,小言都走了还打电话来有什么用。”
  “苏歌来不了肯定有她自己的原因,你还没搞清楚状况能不能不要随便指责她。”夏里不满沐清音把什么都怪在阮苏歌身上,语气也变得不是很好,本来她就觉得苏歌不应该来。
  沐清音听她这口气也有点烦了,“我怎么就没搞清楚状况了,说话不算话的人不是她吗?就算有原因不能打电话说一下吗?”
  “你没听到她声音都哑了吗?来不了可能是身体不舒服。再说了她要是不想来大可不必浪费心思向小攸要门票,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总站在午言那边看问题?”
  “说我总站在小言这边,你自己不还是一样什么都站在软糖那面?你有朋友我就没有了吗?”
  ……
  停!谁要听你们两个吵架……阮苏歌被她们你一句我一句弄得头更疼了,心里一烦直接把手机往床上一扔,爱吵吵去吧。
  “怎么还难受呢,昨晚是喝了多少啊?”阮妈本来还想幸灾乐祸一下,结果看到宝贝女儿扔了手机就痛苦地坐那里揉着脑袋,也顾不得别的心疼地走上前来问。
  “没喝多少,就是吹了点儿风。”
  “有点儿烫,”阮妈一听吹了风,手搭在她额头上试了试体温,又让她张开嘴看了看,“扁桃体也有点红肿了,左边那个抽屉里有消炎药,自己拿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
  阮苏歌按着干疼的喉咙点点头。
  吃了药,喝了一大杯的热水,又在阮妈威逼利诱之下喝了半小碗粥,终于才觉得稍稍舒服了点儿。
  身上舒服了,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从床上找到手机准备给午言和小攸分别发条短信。
  午言的那条就解释了一下失约的原因,然后表示了一下歉意,也许是因为已经下定决心要放手了,倒也没有多么纠结。
  可是小攸就让她为难了,也不知道过了一晚她气消了没有,万一撞枪口上了怎么办?
  犹豫了半天,问坐在身边看电视的妈妈,“妈,你说道歉怎么才能显得真诚一点儿啊?”
  “你又招惹哪家姑娘了?”阮妈虽然表面在看电视,实际上一直在偷偷瞟着她的手机,当然看到了她给午言发的短信,也就知道她要道歉的不是午言,但又想不到还有谁能让她这么纠结,下意识地问。
  阮苏歌:“……”这话说的她就像个花花公子似的。
  “就是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十四是从一个小妹妹手里买的嘛,后来我也跟那小妹妹成了很好的朋友。今天上午午言姐在会展中心那儿有个活动,你应该也知道了,不然你也不能来……我之前没买票,但又答应了午言姐会去看她,昨天晚上就问了那小妹妹能不能把她的票转让给我,然后不知怎么的就惹她不高兴了。”
  阮苏歌长话短说。
  阮妈点了点头,大致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听她一口一个“小妹妹”的又问,“那小姑娘多大啊?”
  多大,阮苏歌拧起眉毛想了想,她读大二的时候是十九岁,小攸应该也差不多吧。
  “比我小两三岁吧。”
  “那也不小,”阮妈若有所思地盯着女儿的脸看了一会儿,神情变得担忧起来,“苏歌,听你这么说我怎么觉得那小姑娘好像是喜欢你啊?”
  怎么可能……阮苏歌扯了扯嘴角,这真是她听过最雷人最没有根据的推测了。
  “妈,虽然我很高兴你把我说得那么有魅力,但是那小妹妹绝对对我没那个意思。”
  阮苏歌说得很认真。阮妈自己想了想,也觉得女儿除了脸好看了点儿之外,又懒又笨还又软弱没用,是没啥能让人看上的地方,于是也就放了心。
  “不管怎样,既然惹人家小姑娘不高兴了就赶紧哄吧。”
  问题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哄啊,阮苏歌双手托腮长长的叹了口气,女人最麻烦了,年龄越小越麻烦。
  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阮妈在心里直骂女儿没用,白瞎了自己的优良基因,但看她眉头紧锁的苦恼样子还是给她出主意。
  “这样,你晚上把她约到家里来,老妈亲自下厨做一桌子好吃的,你好好给人家道个歉,把不愉快的都说开了。”
  “我试试吧。”
  阮苏歌想了想拿起手机。
  ?
 
☆、和
 
?  小攸收到阮苏歌的短信的时候正在图书馆复习下一门考试,没等看内容,看到她的名字就先皱了眉。
  [昨晚的事对不起啊,我不应该跟你提钱的,想想太伤感情了,回来之后我深刻的反思了自己,觉得一定得跟你好好认识一下错误。这样吧,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咱们约一下?]
  呵呵,阿姨我们不约!
  小攸的气还没消,加上从阮苏歌这条短信里也没看出什么诚意来,沉着脸把手机放一边继续看书。
  只是书上的字还没看进去几个就又忍不住拿起了手机。
  算了,以她那个情商能表现到这个地步已经不错了,还是先原谅她吧,不然得被她叨叨叨烦死。
  [去哪?]
  回复过去。
  [来我家吧,你说个时间我去接你。]
  阮苏歌几乎是秒回。
  [嗯,五点半吧,来我学校。]
  [好的。]
  “干嘛啊?”
  下午五点,阮苏歌刚拿了车钥匙出门打算去接小攸,夏里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你在家吗?午言临走的时候给了清音一个盒子,要她转交给你。”
  这么重要的事干嘛不早说,阮苏歌在心里怨她,想到中午沐清音那顿阴阳怪气也明白了。算了,看在午言姐的盒子的面上,不跟她们计较了。
  “我现在要出门,你们在哪我等会儿自己过去拿吧。”
  “嗯,我们现在在你母校这边。”
  我的母校,阮苏歌嘴角一抽,这两个人还真会挑地方,X大跟理工大正好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存心让她多跑路的吧?
  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去接小攸,至于夏里跟沐清音就让她们多等会儿吧。
  “妈,你晚点儿再做吧,我还要去朋友那边拿点东西,估计得一个小时以后才能回来。”又打电话给已经出门买菜去了的阮妈,告诉她不用着急准备晚饭。
  “知道了,路上注意安全。”
  “嗯。”
  这么一折腾,加上路上又堵车,阮苏歌到小攸学校的时候已经五点五十,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二十分钟。
  “不好意思啊,实在太堵了。”
  小攸在寝室楼下足足冻了半个小时,手脚都麻木了,听到她的道歉翻个白眼过去。要不是冻得都说不出话来了,真想回她一句她炸毛时的口头禅,尼玛尼玛尼玛!
  阮苏歌也觉得过意不去,赔着笑脸请她上车,不过因为小攸那个白眼气氛倒是不怎么尴尬了。
  “你上午去了吗?”在车上暖和过来后,小攸问阮苏歌。
  “没有,睡过头了。”
  小攸:“……”
  真是活该追不到女神系列。
  “对了,你什么时候放假啊?”阮苏歌听不到她内心的吐槽,趁着等红灯转过脸来问。
  “十号。”
  “还挺早的,要出去玩吗?”
  “打算去哈尔滨。”
  “哈尔滨啊,”阮苏歌摸着下巴想了想,“冬天去那里看雪是挺好的,你跟朋友一起吗?”
  “还没想好,朋友不一定有时间,而且我爸妈也不一定能同意。”小攸捏着包带闷闷地说。
  每一次想要旅行都会遇到各种阻力,不是资金不够就是父母觉得不安全,再不然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人一起。
  “尽量跟父母争取吧,趁着读书的时候多出去走走挺好的,等工作了就没那么多时间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