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急诊科(GL) 作者:抖M(下)

字体:[ ]

 
  ☆、第57章 思维转变(一)
 
  杜夏希开着车,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睡成一滩烂泥的人,她的睡相可是不怎么好看,微张着嘴,头也歪了过来,如果转弯时候速度再快一些,她可能就直接倒过来了。
  “喂。”杜夏希叫了一声,这眼看自己都快到家了,西门也没有醒来的迹象,果然最开始答应送她一段路就是个错误。
  如果开到自己家去,搞不好这货又要各种理由让自己送她回去,或者崩点车费什么的。
  杜夏希想了想,还是调转车头,往西门家驶去,还是先把她送回去算了,省的麻烦。虽然杜夏希一夜未眠此刻也是疲惫的要命,但她心里装着事,让她现在去睡倒也睡不着,身体和精神上的矛盾也是够折磨人的。
  平时只要十几分钟的路程,杜夏希却开了半个多小时,一是因为雪天路滑不敢开太快,二是杜夏希怕疲劳驾驶出车祸,速度又放慢了一些。
  到达西门家楼下的时候,杜夏希已经困的有些睁不开眼了,推了推睡的像死猪一样的西门,对方惊醒时还发出吸口水的声音,更是让杜夏希心塞无比。
  “诶?杜医生怎么开到我家来了?不是让我送你回家的嘛~”西门揉了揉眼睛,倒是清醒的很快。
  杜夏希困的有些头疼,懒得和她计较到底是谁送谁的问题,“你快上楼吧,我回去了。”
  但西门并没有马上下车,而是探头过来看杜夏希,那憔悴疲惫的模样看起来不太好,“要不你上来歇会再走吧,别在开车回去路上睡着了。”西门也是发自内心的担心她,这潜在的大金主一定要伺候好。
  杜夏希刚才是因为刚被家属闹过,所以并不觉得困,这一放松下来,倦意席卷而来,眼皮沉的千斤重,如果让她现在趴下,马上就能睡着。
  想了想,杜夏希还是答应了下来,随着西门上楼,经过那阴宅的时候还是会心有余悸,这次西门走在她的身边,保护的非常到位。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来,但杜夏希还是有些拘谨,毕竟是别人家,呆的不够舒服,何况还要借床睡觉,她突然有些后悔起来,她俩并不熟,好像太尴尬了。
  见杜夏希站在屋里有些无措的样子,西门弯腰收拾着床边的书,“呵呵呵,杜医生就当是自己家好了。”
  “当不了,太简陋了。”杜夏希实话实说,然后问出了她上次就没问出来的问题,“你骗了那么多钱,怎么还过的这么惨?”难道她把钱都捐出去了?这好像也不太像她能干出来的事。。。
  “赚了钱当然是要拿来享受的呀~万一哪天人死了钱没花完,那得多怨念!”西门一边说着一边从床底下鼓捣出来一个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支香点在床头的一个铜炉里,“这是安神香,有助于睡眠的。”
  青烟缥缈,淡淡的香气并不刺鼻,反倒有些清新雅致的味道,杜夏希对于睡在别人家,尤其是西门家,仍然还有些不自在。
  西门见她那拘谨的样子,笑了笑,然后就将书摞在一起当做椅子,坐在上面安静的看起了书。
  杜夏希也只是打算小憩一下就回去,于是就像是在医院休息室似的,只是脱了鞋子和外套,合着衣裳躺在了床上,那被子非常的薄,并不保暖,感觉很像是夏天的凉被,“你晚上就盖这个睡觉?”
  听见杜夏希和自己说话,西门这才抬头,笑道,“你要是觉得冷就把外套盖上面,再冷,那就没办法了。”西门耸了耸肩,她每天晚上也是这么挨过去的,习惯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反正冻不死就是了。
  杜夏希一扁嘴,只得无奈的将外套盖在最上面,然后翻身背对着西门,只是休息一会就好,也用不着那么矫情。
  屋子里非常的安静,鼻息间都是那淡淡的香味,连这枕头里被子上全都是那股熏香的味道,并不讨厌,反倒是闻着让人安心。
  就在杜夏希昏昏欲睡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了动静,西门站起身,往床边走来。
  杜夏希觉轻,有些声响就会醒来,她不知西门过来要干什么,心里有些防备,但并没有睁开眼,只是静静等着西门的下一步动作。
  接着就听到了拉链拉开的声音,西门在脱衣服,杜夏希瞬间就警惕起来,这货要干什么?!不会要挤上来同床共枕吧!
  就在杜夏希睁眼想要起身的时候,身上突然多了一些重量,一只袖子从肩头滑落下来刚好搭在了杜夏希的脸颊边,原来西门是将她的外套脱了下来盖在杜夏希身上。
  因为是背对着她,杜夏希此刻睁着眼,看着肩头那并不算厚的衣服,心情有些复杂,虽然也有很多人对自己好,但不知道为什么,西门做这些事,却显得尤其的温暖人心。
  大概是她平时一直是一个混蛋的形象,突然做了些普通的贴心事,就会让人觉得特别的感动吧。
  西门将衣服盖好,自己还双手来回搓了搓,这屋里还真是冷,不知道看起来有些娇气的杜医生能不能受得了,别在自己家冻出个感冒来,那可真是担待不起。
  西门蜷着身子坐在墙边,把下巴搭在了膝盖上,继续看她的书,只有不断的学习才能有钱赚,任何一个行业都是这样的,即使是神棍也不例外,只不过每看上几行字,西门就会偷偷的向着杜夏希瞄上一眼。
  看了一会的书,听见杜夏希的呼吸渐渐平稳悠长,应该是睡着了,于是西门蹑手蹑脚的溜到床的另一边,想去看杜夏希睡着的样子。
  果然如预想的那般,即使是在睡梦中,杜夏希的眉头都是皱着的,不知道是不是做了噩梦。
  西门的指尖轻轻的将那眉心抚平,但很快的又皱了起来。
  嗨!还就不信了!
  西门也来了倔劲,大概是和杜夏希呆的久了,也受到了传染,竟然跟杜夏希的眉心计较起来。
  本来只是打算小憩一会的杜夏希,不知道睡了多久,生生是被冻醒的,手脚有些冰凉。
  一睁眼,眼前竟有东西遮着,吓的杜夏希一抖,抬手一摸,自己额头上竟然被贴了一张黄色的符纸。
  “该死的。。。”杜夏希愤恨的揭了下来,不知道自己睡觉的时候那个混蛋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刚刚睡觉前那一点好感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了一下时间,杜夏希又被吓了一跳,竟然已经下午了,这一觉也是睡了很久。
  环视了屋子一圈,西门早就不见了踪影,应该是出门去了,因为她的外套也一起不见了。
  杜夏希起身整理着衣服穿好鞋,等了一会也不见她回来,打了手机,那边是欠费停机的状态,鼓捣了半天网络信号又不太好,也没办法给她充手机费。
  走到门口,手搭上门把,却想起来上次的经历,她独自一个人的话,可能根本没法离开这栋楼,真是可恶,难道要被困在这里不成。
  就在杜夏希打算再次挑战的时候,门被打开了,进门的刚好是西门,她一手用塑料袋垫着,捏着最后一个小笼包塞进嘴里,看到杜夏希的时候还用力的一梗脖子,将那仅剩的一个包子咽了下去。
  “你醒了啊?怎么,这就要回去了?”西门还咂了砸嘴,舌尖舔过唇角。
  杜夏希本来就饿,看见她竟然连个包子都没留给自己,只顾着自己吃,还真是自私,就气不打一处来,“嗯。”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
  西门抬手抹了抹嘴角,并不在意杜夏希的态度,笑着说道,“那我送你出去。”
  杜夏希看着她唇上的那油迹,还真是心塞,自己怎么会为了一个包子跟别人置气,还真是越活越倒退了。
  西门看着她又是一副被人欠了钱的样子,以为她还在为早晨的事生气,于是好心劝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夏希你只要改一改你的脾气,生活会更好的。不要像对待工作一样的对待生活,生活本就是轻松多彩的,要放松,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对自己好点儿~人呐,开心最重要,凡事顺其自然咯,呵呵呵,人生苦短哪来那么多的担心。你有什么烦心事,跟我说说,让我开心开心~”
  说着说着,西门就护着杜夏希一直到了楼下,又一直跟到了车边。
  杜夏希坐进车里,十分不悦的对西门说道,“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可以吗。”用力关上车门,发动了车子,她怎么就脑抽的总是来被人寻开心。
  “咚咚”车窗被西门敲响,她笑着站在外面,缩着身子看起来很冷的样子。
  杜夏希本不想理她,可看她一直站在那里被风吹着,最终还是摇下了车窗,“干嘛?!”
  “呵呵呵,这个给你,还热着呢~”西门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袋子,原来她刚才另一只手一直揣在兜里,就是为了捧着这一袋的水煎包。
  杜夏希刚接过那袋子,还有些烫手,没等她说话,西门就摆摆手,缩着脖子抱着手臂一颠一颠的快速往回跑去。
  愣愣的看着那远去的背影,杜夏希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态度,又一次误解了她,到现在,杜夏希也理不出自己对西门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了,似乎许多种情绪全都混杂在了一起,竟然会为了一个包子跟她生气。
  手边也没有筷子,杜夏希看着手中热气腾腾的肉包子,真是饿得够呛,也学着西门那样,用手直接托着塑料袋,吃了起来,还生怕周围路过的人会看过来,这模样,还真是有些丢人。
  ...
  ...
  
 
  ☆、第58章 思维转变(二)
 
  杜夏希睡了那几个小时,还真是顶用,现在只觉得神清气爽,呼吸着冷空气,心都逐渐的放空,早晨发生的那些事也算是过去了,只是不知道后来接班的医生处理起来会不会很麻烦。
  车子直接就开到了宠物医院,因为这几天杜夏希每天都会来看上一眼,医生们渐渐的也记得她了。
  小猫点完了滴,被关进了笼子里,杜夏希弯腰站在旁边,手指伸进去摸了摸它的毛,小家伙回头细声细气的叫了一声。
  杜夏希见它比最开始的时候精神多了,舒心的一笑,已经开始计划着它回家以后,要如何安顿了,家里面肯定会因此多了些生气,只是想着,杜夏希的心就雀跃起来。
  听医生说,再有一周左右,就能将它带回家了,杜夏希交完了费用,高兴的打电话给阿琪,想问一下如果养宠物应该制备些什么东西,在小猫回家前全都准备好。
  好友听说杜夏希要养猫,惊的半天都合不拢嘴,“你。。。你怎么想起来养猫了?”
  当初见杜夏希一个人住,还建议她养条狗的,她说完全没兴趣,而且也没有时间照看,也就作罢了。
  杜夏希面对好友的目光,捋了捋头发,自己也讲不清到底是怎样的初衷,“就是看着挺可爱的,在外面流浪怪可怜,就一时兴起。”
  好友看着她的表情,挑起一边的眉毛,总觉得这认识了十几年的人,好像和以前有了些变化,“夏希,你是不是最近认识什么人啦?”看着杜夏希细微变化的眼神,阿琪猜测到。
  “啊?”杜夏希抬头,想了想,“恩,最近是认识了一个人,怎么说呢,算是个坏蛋吧。”
  “坏蛋?!”好友更是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身为正义使者的杜夏希竟然认识了个坏蛋,这事说小也小,但说大也挺大,于是好奇继续问道,“什么样的人?怎么个坏法?”
  “最开始遇到她的时候我以为是碰瓷的,后来又看见她在急诊科骗钱,总之就是个骗子。”杜夏希跟好友讲起了她和西门最初相识的事情,只不过把其中一些有关灵异的部分省略了。
  所以在好友看来,这人怎么可以坏成这样,简直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恶棍,她都想去报警了。
  阿琪愣了好久,不确定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和一个骗子成了朋友?”
  “也。。。也不是,她其实人还可以,没坏透,有挽救的价值。”杜夏希思量了半天,好像除了在那些方面帮了自己,还真没什么能拿出来讲的事迹,“昨天她给我买了一袋包子,还挺好吃的。”
  阿琪眨了眨眼,整个人都不好了,伸手过去摸了摸杜夏希的额头,“你没发烧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