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装备不在线 作者:林船

字体:[ ]

 
 
机器人发展经历了 代号 辅助→高仿真虚拟角色→器官→意志→未知→MIN 的革命,
因为“沐澄涵”的顺利出生而失去了存在必要的第六代废品十六年后重新定义了价值
——冒充bug,无论现实和虚拟,为那个女孩去战斗吧!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未来架空 游戏网游 随身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湛溪,沐澄涵 ┃ 配角:MAX,舒屿,沐濛 ┃ 其它:系统,机甲,学园
 
 
 
 
☆、实验研究报告
 
?  潮水般的鼓掌与庆祝后,是高跟鞋走近的声音,教授如愿以偿赢得了计划内了爱人惊喜的表情与宾客们惊骇的反应。
  而这场精心准备的生日宴上的主角,打开了快递送来的包地无比严实的包裹,纸箱里的世界暗无天日狭小到压迫地要窒息了的它终于得到了救赎。 
  机器人也会有呼吸么?说出去连它自己都觉得很可笑呢,Doctor  X 说过的,机器人不需要这些妨碍人类进步的多余功能。
  与军事基地一线装甲武器搏斗性能测试的时候的时候它都没有害怕,被装进包裹的那一刻却开始恐惧着希望谁能拉它离开这个鬼地方。
  “Happy birthday!”舒屿的庆祝是一句信号,机器人这才冲破了箱子,摆出了约定的滑稽姿势以逗笑观众们。
  “她跟你长得一样...”漂亮的女人捂住嘴巴,它就这样从那双惊讶的眸子里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样子,也是第一次惊讶教授竟对它寄予了大于想象之中的厚望——它长得跟把自己制造出来的教授Doctor  X也就是舒屿一模一样,“天呐,就连我都分辨不出来!”
  “喜欢吗?”舒屿从背后揽沐濛入怀,俩个女人缠绵在一起,画面却温馨地毫无违和感。她与她耳病厮磨,毫不介意在场各界名流众人的观赏,“你不是常责怪我忙着工作都没有时间陪你吗?以后它就是我,代替我在你身边,直到你把孩子生出来。”
  “少来!”沐濛如一只翩跹的蝶,轻柔地飞离那个怀抱,试探般地伸向机器人的脸,“她能听懂我讲话么?”
  它有些腼腆地伸出手,显得笨拙而僵硬,于是她更加激动了:“舒屿你看,她在向我示好耶!”
  手的温度像电流,就这样把她狠狠地烙印在它的脑海里,程序还没来得及指引它接下来该怎么办,她已经把微笑交付给再度环抱住她的舒屿:“你看,她可比你要乖多了。”
  接下来是另一个环节的节目表演,它跟在她们后面观赏完全程,之前通过握手扫描出来的数据让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姓名:沐濛
  年龄:20
  身份:wer科技大学硕士,沐氏企业千金,Doctor X 机器人公司总经理舒屿之妻等
  沐濛,她竟然是是沐濛,
  她长大了,变得更漂亮了。
  一个路过的女孩抱着洋娃娃蹦跳着走过去,机器人的目光追随着远了,刚好看见落地玻璃窗上残酷的倒影。
  ——一定是因为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才没能认出我。
  不是因为忘记,你怎么可能忘记我。
  这是超越了21世纪人类思考速度发展着的未来,
  科技高速发展,机器也越来越智能化,
  可以是小孩新鲜的玩具,主妇厨房的帮手,军事战斗的武器,
  医生,学生,商人,法官,政客......
  他们乐此不疲地消费着机械化带来的便捷,娱乐,服务......
  应运而生地,舆论中诞出许多甚至可以代替人类的高智能机器,它们被通俗地称之为机器人。
  学术界被誉为天才的教授舒屿,按照她自己的模子穷尽毕生智慧造出来的机器人,拥有和她一样或者说可以稍微不脸红地说甚至优秀于她卓越到过份的智慧。
  拟人度达百分之九十九,完美运行独立思考与新陈代谢技能,外观上与人没人任何区别,其实身体里的装着的都是芯片电线与螺丝。
  那些基因带给它的是令人许多人恐慌崇拜与惧怕的存在,当它被制造出来的时候,在军事与政治领域都掀起了不小的议论与波澜。
  不过还好22世纪开始机器人就普及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为人类服务,虽然也有出现过些许反叛躁动事件,但代号“Doctor  X ” 的机器人公司,从来都可以迅速镇压销毁每一次起义,更何况这一代继承人是从小就享誉无数天赋异禀天才到绝无仅有的舒屿。人们已经在机器人带来的便利中对 “Docter X ”这个代号有了盲目的崇拜与信任。他们担心的只是舒屿怎么可以被复制,但很快他们明白了舒屿只是被复制,而不是被控制的道理,就都释怀了。
  相对这些光环逊色的多,同时它其实也只不过是闻名遐迩的教授最得力的助手与送给她的同性妻子沐濛的二十岁生日礼物而已。
  那天之后它加入了这个聚少离多的特别家庭。
  教授温柔地蹲在沐家大小姐的面前,耳朵紧紧贴着那个温润女子的肚皮,在她肚脐的位置画圈,眼底满溢将为人“父”的喜悦:“濛,她长大一定会很像你。"
  病弱的面容苍白地溢满了愁容,捧起了怀中相濡以沫的爱人幸福的脸,商界上叱咤风云的女子此时也不过是一个陷入爱情不可自拔的母亲初学者:“舒屿,对不起,这个决定果然还是太自私了,但是我真的很想要一个孩子,属于我们俩个的孩子,即使我的身体状况......”
  “嗯,没关系的。”教授的手指亲密地抵住她没有血色的唇:“答应我,等澄涵出生,我们就去美国做手术,好么?”
  婉约的淑女听话地点了点头,却在教授看完手表后转身又赶回她实验室的那一秒,朝站在背后的机器人露出了凝重的色彩:“MAX,分娩的成功率有多大?”
  摆出了十根手指,最后还是在她坦诚的目光里收回了七根。
  沐濛整个人身上散发着母性的光辉,伸出手掌盖过它的头顶,很直接地说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到时候你也会在场吧,如果只能保一个的话,留孩子。”
  于是它知道,她的心已经被她占满了,甚至没有留有任何的余地。
  ——即使我变回之前的样子,也再也回不到以前的位置了吧。
  你不是忘记我,只是以前没有喜欢的人。
  五个月以后胎动出现,舒屿把MAX唤过去,通过听诊器,那个小生命的心音如此清晰地撞击着它的耳膜刺激着它的感官。
  那个声音带给它的力量,一如曾经紧握过它的那双手,暖流溢满了它的整个胸腔。
  她忽然好想快点看看这个新成员。
  讽刺的事情发生了,舒屿回公司上班的一个月后,沐濛从楼梯上跌下来,这个孩子真的过早地来到了这个世界。
  “我出事的时候你去了哪里,我真的好恨,为什么不能跟承诺的一样至少怀孕期间寸步不离我的身边!每天就只会搞那些没用的东西,现在你满意了吧……?!”沐濛的肩膀颤抖着,显得异常地虚弱,她没有怪没有尽到保护责任的机器人们,却是把所有怒火推向了最亲爱的人,“舒屿,孩子没了你也无所谓是吧?反正在你眼里,就永远只有那些课题,机械,理论!只有我傻得可怜地为你掏心烧肺,我在你心里,根本不及你那些课题万 分之一吧!”
  舒屿茫然地看着她,竟开始叱责道:“所以一开始我就说不要有这样愚蠢的想法啊!你还不明白吗?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顺产!而且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当初结婚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了,工作永远是我的第一位。现在跟我争论这些有意义吗?”
  “啪!”岳父冲上来,给了舒屿一巴掌。
  辛亏这一巴掌,舒屿冷静了下来。
  病房里静的可怕,直到舒屿的电话响起来。
  “不准接!”沐濛盯着她塞到裤兜里的手,咬牙切齿地命令道。
  舒屿犹豫了一瞬,挂掉了电话。
  就在大家以为这个榆木脑袋终于开窍了的时候,舒屿还是没有顾忌沐濛的受伤:“以前不都好好的么,有MAX照顾你,就算我留下来也只不过是多一个人陪你哭而已,还不如彼此都冷静一下,课题完成以后,我们好好谈谈吧。。。”
  “我不需要!我需要的是你!一个跟你一样的机器人,根本就代替不了!这个道理都不明白,其实你才是所谓的机器人吧,爱上你这种没有感情的家伙,真是让我痛心!”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或许是真的愤怒过头了,沐濛抄起了床头柜的茶杯,狠狠地砸向毅然转身的舒屿。
  淋漓的鲜血伴随着凌厉的玻璃破碎声染红了舒屿白色的衬衫,一屋子探视的亲朋好友都愣住了。
  舒屿的身影只是顿了顿,接着她裤兜里的手机又很不会看气氛地孜孜不倦响了起来。
  “喂?嗯,就来。”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舒屿边接电话边快速离开了房间。
  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走得绝决。
  “这个舒屿,真是名不虚传啊。”门口看热闹的谁感叹了一句,“从事业上来讲她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感情反而上木讷的很,可怜了沐家大小姐那么好一个姑娘,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人...找虐。”
  “咳咳。”以免那些话被沐濛听到,同样站在门口的MAX很刻意地咳嗽了几下。
  多事的人乍一看还以为舒屿回来了,吓得鸟兽状散开。
  MAX提着水果进去,沐濛捂着脸,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呜咽着。
  隔壁开水间一个小女孩被开水烫到了,哭着说好疼
  奶奶不断地说,都是热水器的错,欺负我们家囡囡,打死它!
  很快小女孩的哭泣变成了明朗的笑声。
  沐濛还是攥着她的衣领,像有掉不完的眼泪。
  机器人很笨拙,不知道这样是不是能让她开心一点,试着跟那个奶奶一样,将矛头指向了伤害她的匕首:“舒屿那个人太不行了...”
  沐濛听到那个名字,跟之前很多次她们吵架一样,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怪她,是我无理取闹,没有保住我们的孩子。”
  “不要再帮她说话了,要不是她整天都不在家,你也不会自己去爬楼梯拿壁架上的书。”每次她都会给舒屿找无数借口,这一次都不能例外。
  “她有叮嘱过过我不要乱动,家里也有保姆,是我太不小心了,把她的话当作耳边风,还总是故意气她...”爱的如此卑微的沐濛,恐怕也只有MAX见过无数次,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她这次好像真的生气了...我不该砸她,她出了好多血,就那样出去了....”
  通常沐濛这样“反省”了之后,在渣教授下次回来的时候,都会主动忘记之前的不愉快,重归于好。
  但这次,说抱歉的怎么都不应该是沐濛这边。
  虽然很多人都有这个想法,但还是阻止不了陷入爱情里面的女人犯贱。
  舒屿半个月以后才回来,才出院的沐濛做了一桌的饭,贤良淑德秀外慧中。
  舟车劳顿的疲惫,导致舒屿只是随意地尝了几口就去浴室洗澡了。
  沐濛脸上堆砌的笑容消失,刷着碟子喋喋不休:“怎么办,她好像都不怎么理我的...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舒屿生起气来很可怕的...”
  泪珠落下来,跌到洗碗池里,沐濛又笑了:“我怎么哭了,最近真的像个怨妇一样...”
  “MAX。”洗完澡的舒屿从浴室出来,擦着黑色的长发叫它名字,“沐濛的身体不好,以后这些事不要让她自己干了。”
  “是。”纵然对这个人有千万意见,但她也是将它制造出来的主人。
  它才接过沐濛手里的盘子,呆滞的沐濛,眼底还含着泪花,就这样被舒屿牵进了卧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