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遇妖GL 作者:南命羽/顾让/柳自寒

字体:[ ]

 
书名:遇妖gl
作者:顾让
 
文案:
     尽信世间神鬼之说却从未得见的女子巧合之下遇到了初化人形的蛇妖。自此,她的生活中并非只有好人与坏人,更有妖媚如火的狐妖,娴雅温柔的蛇妖,亦有冰冷如霜的仙子。想要找寻她想要的生活,终究寻到她的三世情缘,亦或是,千年独爱一回,生世不予离分。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此文为专一文,不喜勿入。
 
公告:南命羽正式更名为顾让,取之‘顾惜谦让’。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素琴,胭脂 ┃ 配角:凝幻,玉如,哒哒哒 ┃ 其它:一众炮灰,无敌踹飞。
==================
 
☆、逼婚而欲远行
 
  暮秋。
  广琴门后山的竹林深处缭绕着缕缕檀香,清风拂过,吹散了自香炉腾出的朦胧烟雾,一丝丝随意浮动。隔着木桌,有淡雅女子倚着巨石专注于书里的内容。女子着素白婉裙,袖间绣有点点青梅,她束着锦丝腰带,一支精致的玉笛别在腰间,其中的红色吊坠静静的垂贴在她的腰侧,不曾有丝毫晃动。
  青丝披垂,女子的发尾以红绳稍作扎束,余留鬓角的长发垂搭胸前。素颜凝雪,娴雅如兰,女子因着书里的内容莞尔一笑,纤细的指尖轻划过粗糙的纸张,褐眸轻抬,方才觉察已是黄昏,夕阳西下,将竹林盛染大片金耀。轻盈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女子将书合上,直身迎向缓步而来的中年美妇,恭敬的道一声‘娘。’
  ‘琴儿,该回去吃饭了。’美妇接来女子手里的书,淡淡的扫过封面上的毛笔字,一时间无奈顿生:‘若是被你爹瞧见你还在看此类书籍,怕是要生气。’
  ‘娘不说,爹怎么会知道?’
  ‘子不语怪力乱神。琴儿,你爹自小不信鬼神之说,广琴门内更不得出现此等书籍。听娘的话,以后莫要再看。’话虽如此,美妇并未将书撕损,反而将其搁到香炉旁边,回眸道:‘回去吃饭吧,你爹他们还在等。’
  ‘爹不信,我却信得很。’素琴偏执的将书卷握于手中,回首望了眼逐渐沉落的夕阳,直叹时间过的太快,不过将《神鬼传》的内容读了一半儿,转眼便是两个时辰。
  ‘唉,你总和你爹对着干。’
  ‘哪里是对着干?只是喜好不同罢了。娘,我们回去吧,午间吃得少,这会儿当真饿了。’多说无益,素琴向来知晓娘亲对她的疼爱。只是对于鬼神之说,娘亲处于她和爹之间甚感无奈。爹不信鬼神,唯信自己,人定胜天;而她尽信鬼神,更信天命不可违,人算不如天算。
  ‘瞧你,这会儿倒知道饿了。既是饿了,那便快些回去吧。你爹,紫笛和南剑都在等。’紫笛是广琴门新收的小师妹,至于南剑,他在素琴未出生时已经拜师广琴门下,如今替广琴门门主莫华远分担不少门内重担,是诸多门徒中最得门主欣赏信赖之人。
  走进厅堂,摆满饭菜的桌前围坐着等候多时的莫华远等人。见素琴回来,首先起身的却是翩翩风度的南剑:‘师妹,饿了吧?快些坐下吃饭吧。’
  ‘娴蓉,琴儿可是又躲在竹林里看些无用之书?’知女莫若父,莫华远心中清楚素琴的脾性,即便他吩咐门徒将广琴门内所有的含有鬼神之说的书籍烧毁,素琴仍旧会想尽办法再得一本,如往常那般于竹林内醉心默读。
  ‘怎么会呢?老爷已经命人烧毁了所有的无用之书,琴儿如何能再看呢?’娴蓉从容的坐于莫华远身边,言语之中皆是替素琴打掩护:‘方才我去竹林寻琴儿,她正在那里吹笛观落日,悠闲的很。我倒是不知,琴儿的笛艺已经这般精湛,怕是连我都比之不及。’
  ‘娘夸奖了,素琴的笛艺是娘教的,纵是素琴日日苦练,终究和娘的笛艺差了半截。’静坐于紫笛的身边,素琴朝娘亲投以感激的目光,双手平放于腿上,只等莫华远首先动筷,身为小辈的她才可夹菜吃饭。
  ‘自古长江后浪推前浪,素琴的笛艺若真的越过了夫人,我自然是高兴的。至于琴技,素琴同样不可松懈。我广琴门自祖师爷建立以来一直趋于首尊之位,不止素琴,南剑和紫笛也要勤加练习,所谓以乐敌万式,刀剑虽厉,难敌琴笛之势。’
  ‘师傅放心,南剑自当谨记您的教诲。’
  ‘紫笛也是紫笛也是,师傅,可以动筷了吗?师姐都回来了,我好饿。’几人之中,数紫笛年纪最小,她投入广琴门下的年数太少,言行举止颇显稚嫩,倒是大家的开心果。
  ‘老爷,你瞧瞧,都把紫笛饿坏了。’瞧着紫笛嘟起小嘴的模样,娴蓉忍俊不禁。她提筷往莫华远碗中夹了些肉菜,继而笑道:‘吃饭吧。’
  ‘素琴,爹有一事要说。’晚饭进行到一半儿,莫华远将筷子搁在碗边,严肃道:‘一直以来,广琴门门主之位传男不传女。你是我的孩子,怎奈身为女子,爹没办法将门主传于你手。南剑自入门以来一直深得我的喜欢,如今你们都以长大,我想选个吉日让你们成亲。到时候,让南剑继承我广琴门门主之位。’
  ‘老爷?!’
  ‘爹?!’
  ‘师傅?!’
  一语惊四座,所有人都惊异于莫华远的决定,虽然隐隐的有所察觉,但如今听他这般说明,每个人的表情各自不一。南剑自小对素琴多加偏袒,心中对她早已暗埋情愫,而今听师傅这般决定,最开心的当属南剑。至于素琴,她始终敬南剑为师兄兄长,未曾有任何喜欢之意。况且,对于成亲一事,素琴只当是种束缚禁锢。她的心太高,并非南剑可以驾驭的了的。而她亦不愿被任何人拖沓,只想自在的过属于她的生活。而今这般,她说什么都不会同意。
  ‘爹,你可以将门主之位传于师兄,我不会有分毫怨言。至于和他成亲,素琴对师兄未曾有半点师兄妹以外的情意,这门婚事,我不应。’
  ‘荒唐!自古以来,儿女婚事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你说不应就不应?!’莫华远面有怒意,对于素琴的不应,他是诧异的。身为他的女儿,素琴从没有如现在这般拒绝他的安排。而今这番话,除了引得莫华远不悦,更让南剑面有伤怀。素琴说的太直白,未曾有半点师兄妹意外的情意,单是这句已经让南剑心凉,加之后面那句我不应,更让他面露尴尬,不知作何表情。
  ‘师傅,既然师妹不肯,那就...’南剑望着素琴,一时矛盾顿生。他想师傅将素琴嫁于他,又不想素琴不开心。没有人会希望喜欢的人难过,纵是心里期待着在一起,也不想彼此成为强扭的瓜,不甜。
  ‘不行!我意已决,三日后是个不错的日子,就那天吧!’身为门主,莫华远自是不愿任何人拒绝他的安排,纵是自己的女儿也是一样。
  起身离座,素琴心有万般不愿也只能化作一句‘爹娘,我吃饱了。’她不愿接受父亲的安排,亦不可能委屈自己。虽然有些仓促,但在莫华远要她和南剑成亲之时,她的心里已有打算。所以不再争执什么,只因去意已决,无需多废口舌。终究是她的爹,要她当着师兄师妹的面儿接二连三的驳他的面子,实在不妥。
  ‘老爷,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先吃饭。’娴蓉按了下莫华远的胳膊,看一眼面无表情的素琴,又瞧一眼低头吃饭不曾吭声的紫笛。只道老爷太过霸道,竟做些要她夹在中间无可奈何的事情。一边是女儿,一边是老爷,两个人唯一相像的地方便是倔强。如今这般,怕是琴儿又多了一分对老爷的埋怨,芥蒂难消。
  ‘唉。’谁的话都可以不听,唯独夫人的话,不能不听。莫华远深深叹息,眼瞧着离座的素琴,沉声道:‘你若是吃饱了,便回屋吧!夫人,南剑,咱们吃饭。’
  素琴坐在床前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裳,听见敲门声,她把系好的包袱用锦被遮盖,开门将娘亲迎了进来:‘娘,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明知故问,想必娘亲定是因了晚饭间的事儿过来找她,否则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找她。这个时候,爹通常会到竹林里静修两个时辰,独自钻研武乐混合的招数。
  ‘娘没什么事,不过是过来和你谈谈心。’娴蓉扫过微鼓的锦被和床侧的枕头,心中大抵有所猜测。她接过素琴倒的茶水,简单的抿了几口,道:‘琴儿,你怕是长这么大都未离开过广琴门吧?’
  闻言,素琴不禁一怔,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是。’
  ‘娘知道,自上次你爹命人将你喜看的那些书籍全部焚烧,你心中便有所责怨。他是你爹,也是广琴门的门主。有时候,你多少也要替他考虑考虑。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以他为尊的日子,不管他的安排是对是错,都是希望你好。’娴蓉抬眸望着素琴欲言又止的模样,起身轻拍她的肩膀:‘你大了,广琴门虽是武林大家,却并非适合你的地方。琴儿,你是我的女儿,如何想法我岂会不知?怕是这次你爹的安排触及你的底线,方才直言拒绝。’
  ‘终究还是娘明白。’
  ‘明白不明白,娘只希望你和你爹的关系像你儿时那般融洽和睦。你大了,总要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虽是女子,娘并不想你同那些养在深闺的小姐一般被金丝笼困着。’娴蓉的声音虽轻,字字句句却充满力度。她细瞧着素琴那张自小便看着长大的再熟悉不过的脸,轻轻抚摸:‘也许,你这次离开,会给你爹一个无声的教训。琴儿,为娘的不能随时伴你左右,好好瞧瞧外面的世界,若是累了乏了,回来就好。’
  作者有话要说:  蛇年新气象,本来这文是想在新年的时候发出去的,只是旧坑没满,所以才耽误到现在。
  这文是当初看新白娘子传奇的时候顿时有所想法的,至于其中内容,和电视剧有所不同,希望新老读者们喜欢。
  重申一次,这文是专一文,虽然有某命在配角里卖萌,但文章里不会出现某命的猥琐脸孔,所以大家还是可以放心看滴。
  好吧,新坑出现,于是...某命回来了,没心没肺的某命回来了。
  这文比原来的文都难写,已经不是几个小时就能码出一章的。可能你们会觉得奇怪,但确实如此,但我会尽量更新。这文,肯定一定是不可能坑的。
  好吧,说了这么多,该进入正题了。求花花求评评求收藏求包养,你们的收藏就是某命的动力。顺便,把人家的专栏一并包养了吧/泥垢!)
  剑三网游新坑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789097
  昂,答应了这个坑完了是NP,所以决定两个专一一起来,穷孩子,赚零花钱。
 
 
☆、赶路而遇美人
 
  烛光摇曳,素琴从未如现在这般仔细的看着娘亲的脸。若非仔细,她不会注意,一向雍容华美的娘亲的鬓角竟多出几丝银发。原来,容貌依旧,岁月却已悄悄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娘,你既然都知道,素琴也不瞒你。我对大师兄并无丝毫倾慕之情,他并非适合我的人,我亦不可能因了爹的安排委屈自己。我知爹娘对我疼爱有加,如今女儿早不是当年只因摔倒便放声哭闹的小丫头。我希望,娘能好生劝劝爹,广琴门内喜欢师兄的大有人在,何须找一个对他无情之人?’
  ‘傻丫头,你爹所以要你嫁于南剑,不就是因为他是你爹中意的门主人选吗?若是他日南剑与她人成亲,你爹怕你遭受排挤。’
  ‘广琴门是爹的,与我无关。素琴唯一在意的只有爹娘,其它权位名利皆是外物。我不是不懂爹的心思,只是我想走自己的路,与广琴门毫无牵连。’素琴从锦被下取出系好的包袱,既然娘亲已经知晓她的想法,再隐瞒便显得矫情:‘娘,素琴不想瞒你,我打算今夜离开。’
  ‘银两都带足了吗?换洗衣物可是够用?’娴蓉对素琴的打算并未显得仓惶,一如常态的拍拍她的手,生怕疼爱的女儿所带银两不足,行路拮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