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清浅 作者:逐北苑

字体:[ ]

☆﹀╮=========================================================
 ╲╱= 小说TXT下载尽在http://bbs.txtnovel.com---【书香门第】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 ☆〆
 
 
 
书名:清浅
作者:逐北苑
 
贺远征刚入职场。
御姐酷酷的。
贺远征贱贱的。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职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远征 ┃ 配角: ┃ 其它:
 
 
 
☆、1 前话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小试水,,,                        
  “迟叔叔说了,想让你去公司帮个忙。”
  远征和父亲在洗碗的时候,父亲提了一句。
  “呃,那是什么公司?”
  “听说是风度旗下的杂志社。”
  父亲将洗净的碗沥干,有条不紊地扣在通风橱。
  “好吧。”
  父女俩无话可说,干完活贺远征就悠哉悠哉地荡回了房间里,锁上门,带着耳机,百无聊赖地开始玩游戏。
  毕业近一年了,贺远征依旧没找到工作。只能时不时地去连锁餐饮店打上一份短工,空闲时间就在家里打游戏,刷微博。寝室里的几个女生要不通过亲戚朋友找到工作,要不选择继续深造,只有贺远征一个人颓废至今。
  她不是没想过找份正经的工作,干不了几天因为自己这暴脾气受到不少人排挤,好几次经理都亲自来说远征,辞职吧,你一来公司里都乌烟瘴气的。
  贺远征当然受不了这种待遇,卷铺盖走人,老板好心,还给了自己两仨月的工资。
  有时候贺远征会暗地里埋怨,一定是父母离异才酿造了自己浑身上下的毛病,不易轻信人、脾气暴躁、性格古怪,很多人通过外貌辨识自己,误以为自己是个温顺、谦恭、好相处的人,怎知共事了一段时间后,每每被人言及,都会说“哎,那个女的一定是这里有病。”
  随后指指自己的大脑。
  这点贺远征早就习惯了,亦如她习惯从小被人问“你是叫远征吗?这是个男孩子的名字啊!”,她总会酷酷地说,怎么了,女孩子就不能叫远征?
  对啊,女孩子就不能叫远征、建国、爱党了?女孩子就不能上树、捉鸟、岔开大腿坐了?贺远征向来对这种乱贴标签的人没好感,统统都归类为“再不跟这类傻逼说话”文件夹。
  自己智商不低,能考进前几的大学,为什么就这么不受人待见?
  她想不明白,自己过早入学,毕业后还差同级人三四岁的落差感,贺远征真是失望得说不上话,从小就被父母长辈夸赞,被同学排挤奚落,导致她像一只暴躁的小狮子,打不过、骂不过,张嘴就咬,又逗又吓人。
  “贺!远!征!你书包呢?上学不带书包,带脑子来读书了吗!”
  她还记得初中时的年级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教训自己的情景,那会儿父亲刚和母亲离婚,生活过得一塌糊涂,父亲对女儿的学习和生活不管不顾的,每次都是快迟到了贺远征才匆匆忙忙从家里赶去学校,不料刚到校门口就发现书包还落在客厅里。
  逃课吧,逃课吧,心里的小恶魔碎碎念,扰得贺远征蠢蠢欲动的,不过年龄虽小,可是意识还是很明确的,爸爸这会儿刚受打击,不能让他失望,要好好读书让爸爸开心。
  于是贺远征偷偷摸摸从教室后门溜进去,被巡查的年级主任抓个正着,便有了上述的那一幕。
  从那会儿起,她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别说带书包来上课了,就连去上学她也懒得去了。成天满大街的乱玩,一会儿跟那帮坏孩子你追我赶的,偷小店的零食,撕烂书店里的书,可谓无恶不作,一会儿跟大孩子去机厅打电玩,把那些小大人手里的玩具零食都赢回来,别提多痛快。
  某天,学校的领导找贺爸爸说,你女儿我们管不了了,成天不来上课,可能是上学年龄太小,还没形成学习的意识。别的孩子都十三四岁了,她才刚满十岁,可能被同学欺负不说,从小就吊儿郎当的对孩子以后的发展也不好。
  贺爸爸说领导,再给我家孩子一个机会,这样吧,你给她安排个考试什么的,如果确实不适合上初中,我给她重新转到其他的补习学校去,重读一遍。
  校领导只想把这个调皮鬼送走,心想这么捣蛋哪还有心思读书,于是弄了份毕业班的卷子给她做,哪知她答得八九不离十,干脆急急火火安排她参加中考,为了不影响升学率,学籍挂的是一个偏远郊区的初中,少不更事的贺远征考进(应该是被发配)当地差生首选的学校,领导总算松一口气,心想这也算是咎由自取了。
  早在初中就玩腻了的贺远征,别无可玩了,只好抓起书本看书。老师上课也很敷衍,反正都是不想学习的差生,也没有必要认认真真地去教。贺远征看着看着,自己琢磨出了一点学习的门道,从此以后考试过关斩将,成绩还不错。
  校长无意间发现了这棵好苗子,觉得这是我们学校一次翻身的机会,连忙联系贺爸爸,让她在高三的时候冲刺一把,说不定会一鸣惊人,贺爸爸只是把这事儿跟远征随口一提,没多久贺远征的成绩直线下滑,滑倒了查成绩只能从后往前看的地步。
  “没办法,我女儿太倔了,要是让她觉得学习是种负担,是种强迫,明天她可能就会把书给烧了。这是她的乐趣,真别扭。”贺爸爸给校长陪笑,校长无话可说,头一回看到这么自我的学生,也只好听之任之,看她造化了。
  以贺远征的平时成绩能上个不错的一本,高考那会儿跟吃呛药似的冲到了名列前茅的大学,学校敲锣打鼓的要给贺远征庆贺,顺便给所有差生做个榜样,搞个宣讲会什么的,可是拿到成绩后她就连影儿都没了,连贺爸爸也纳闷好一会儿。
  所幸开学那天她出现了,一本正经地拿着录取书去报道,安排妥当后又跟没事人儿似的回家了。
  总之她就是这么一个遇事不着调的主,压线挑了个爆冷门的专业,横冲直撞总算毕了业,成了一个待业青年。
  也挺好。
  游戏玩得七七八八,贺远征把鼠标一丢,开始刷微博。看了半天也没有好笑的段子,突发奇想搜了一下“风度”,也就是自己即将要去的公司,微博主页有个职员简介链接,一溜下来全都是美男美女,而且都是竞争力比较集中的岗位,想必自己的打杂岗位,没有这么靓丽的人儿在。
  在或多或少有修饰过的相片中,有位美人十分亮眼,和两旁一色儿水灵的美女不同,她身上的气场更强烈,美得更耀眼,丝毫不给自己过目即忘的可能性。贺远征扫了一眼名字,蒋言灵。
  嚯,还是个很有神性的名字呢。
  ?
 
☆、2 进入公司
 
?  “怎能个成就了姻缘,就死在阎王殿前,由他把那碓来舂,锯来解,磨来挨,放在油锅里去煠。”
  “火烧眉毛,且顾眼下!”
  一大早贺远征背着她的挎包,火急火燎从地铁口出来。社址在市中心的写字裙楼,十字路交错纵横,几百米内竟有十多个地铁口,贺远征绝望地站在路中央,抬头望见几栋摩天大楼,绝望得有如井中蛙。
  身旁穿梭着行色匆匆的路人,连个求助的对象都没有。最近的一栋楼是几千号,和自己要去的几号大楼相去甚远。虽然距离上班的时间还很宽裕,可她不喜欢带着盲目无措干活。
  “喂,你好,我是蒋言灵……对,请讲。”
  贺远征耳朵灵,瞬间就捕捉到从黑色奔驰车上下来的女子的声音。
  蒋言灵……这个名字似曾相识,贺远征歪着脑袋想啊想啊,对么,这不就是风度官博上的美女嘛,说不定给自己引路呢。
  有这个想法后,贺远征大大方方地跟在人家后头,兜兜转转穿过两个街区到了一栋有点历史的大楼前,乍一看还是旋转门,贺远征看对方很快就消失在门里,可面对那一圈一圈无休止转动的自动门,贺远征越看越害怕。
  就像有魔力似的,再多看它转几圈,仿佛就要被吸进去了。不对,自己的身体已经有点微微的前倾了……贺远征的手心开始出汗,额头也细细密密布满了汗珠。
  “你不进来吗?”
  天籁之音,蒋言灵不知何时又从门里转出来了,现在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呢。
  “跟了我这么长一段路,虽然不知道你是干嘛的,难道……你是害怕这个门?”
  听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话,贺远征反应有点滞后,恍惚了好久才意识到她是在跟自己说话,等待大脑的语言区处理完后,自己已经被对方引着从一旁的推拉门进来了。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对方严厉的视线上下打量着自己,眼梢有些许猜疑。
  贺远征低头发现自己的工牌凌乱地挂在胸前,原来她是在怀疑这个?按照以往自己的性子可能直接无视她便上去了,可父亲的嘱咐一直在耳边萦绕着——“再耍性子就失业了。”
  于是她立马换了一个表情。
  “噢!你好你好,我是风度的小杂工,今天第一天上班,找不到路,见谅见谅。”
  她看到蒋言灵紧皱的眉头松开了,心里忙叹了口气。
  “没事,你要是怕旋转门,多走几米就有推拉门。”
  “谢谢蒋姐。”
  蒋言灵剑眉一立,“你又知道我姓蒋?”
  “在官博看到职员简介,肤白貌美,印象深刻。”贺远征打笑着说。
  毕竟还是一脸学生稚气,蒋言灵敌不过她一脸天真,绷着的脸绽开了笑容。
  “贺远征是吧?可惜你不是我带的兵。”
  电梯门叮的一声。
  “走吧,上去你就知道了。”
  贺远征畏畏缩缩地跟着蒋言灵搭电梯,期间一直有意无意地偷瞄她的侧脸。
  她敢说,这是她贺远征见过为数不多排得上号、数一数二的美人了。
  不过见到自己的直属上司那一刻,她算是了悟自己想的没错,像自己这般歪瓜裂枣都在打杂呢,哪还上得了公司的官博啊。
  管事的是个三十上下的男人,身形颀长,不修边幅,头发过肩,杂毛横生,和这个打着时尚旗号的杂志格格不入,贺远征觉得就算是而立之年,在“风度”里干活也要潇洒得有风度,有气度,可一进门就是凄凄惨惨的“山坡羊小尼姑年方二八”,听得贺远征一个哆嗦,整个人都不好了。
  “由他把那碓来舂,锯来解,磨来挨,放在油锅里去煠……”
  贺远征又一个哆嗦。
  “老连,徐芷的活以后就交给这孩子干了,贺远征,新来的。”蒋言灵和那个叫老连的男人交代了几句,拎着包风风火火地上楼了。
  老连摘下油腻腻的大黑框眼镜儿,眯缝着眼看了贺远征老久。
  贺远征被盯得不自在,战战兢兢地说:“连长好……”
  一个口快,又把人给得罪了。
  呸,自己这张嘴……
  老连呵呵笑了两声,说:“难怪你叫远征,远征啊远征……”
  得嘞,刚好应着山坡羊的调子,凄惨指数暴涨。
  “我是新来的,您要是有什么活尽管指使我干。”
  “你先熟悉一下,我去去就来。”
  贺远征看他一溜往洗漱间去了,云里雾里的。只有依稀两三张写字台的开放式办公室里,窗外车水马龙的光景,大厦林立的现代感,好像还不错。和普通写字楼不同的事,风度的这幢写字楼楼内是开放式结构,空间利用率低,但是室内空间特别宽敞。楼下的能看见楼上的,就像复式建筑内部的门厅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