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倾城之泪(GL) 作者:子洛(上)

字体:[ ]

 
传说中昊天大陆经过万年的起起伏伏,分分合合。神、魔、妖、人在万世的轮回与纷争中,终于达成了一个默认的约定,互不相犯,和平共处。
当自我放逐灵魂千年的魔族之王,被人唤醒了尚未苏醒的灵魂,忘却了前尘往事,却又夹杂着一世的记忆,成为了昊天王朝的“禁忌”。
一夕之间,生活在安宁小村庄的慕容安,惨遭屠村,失去了亲人,只剩下儿时的玩伴丫头与她相依为命。被碧落宫宫主叶倾城收为徒弟,也注定了她们这一生的今生前世的纠缠。
被人认作为“禁忌”的慕容安,从一心只想报仇,为了爱变得痴狂,又为了爱变得满身杀戮,成为了世人眼中另可我负天下,天下人不可负我的冷血妖女,皓月宫教主。在昊天大陆,翻云覆雨,铁血柔情,杀戮无情,却真真切切的成为了可以毁灭昊天大陆的“禁忌”。
千回万转,当所有的尘嚣都将结束时,当慕容安的灵魂终于便的完整,重新成为魔族的王,当无底的深渊的秘密被慕容安所探知,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可以改变,但最终会是什么?倾城之泪,万世的记忆,还有这一路上走来的柔情与依恋。爱与恨,所有的仇恨,到头来终究成空。当这一世只为与你相守成空时,谁又能阻止她,毁天灭地呢?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安,乔若云(丫头),叶倾城,苏雨陌,白静等 ┃ 配角:夜,诗雅,蒋梦雪,冷月等 ┃ 其它:孽恋情深、冷血无情、禁忌之恋、千世情缘、修真问道
 
 
☆、第一章 昊天大陆
 
?  传说中昊天大陆经过万年的起起伏伏,分分合合。神、魔、妖、人在万世的轮回与纷争中,终于达成了一个默认的约定,互不相犯,和平共处。
  如今高高在上的神,住在昊天大陆的最东方神国,这里的人拥有着自高无上的神术,绵延不尽的生命,除非他们自愿放逐自己轮回,否则他们的生命便会永生不灭。昊天大陆其他的种族羡慕其神力,可是又有谁知道神的孤独与寂寞。
  魔,可谓是实力上能与神相抵抗的一族,居住在昊天大陆最北边的暗夜之国,传说这里是万年的黑暗与冰冷,也因为那边挨着那万年不化的冰山之巅,而因此封锁了魔族的出路,没有人可以进去,也没有人可以出来。
  妖,换句话来说便是摒除在神与魔之外具有神力的种族,她们栖息在昊天大陆的各个角落,当他们修炼到一定火候的时候,便可以幻化人形,但是此时他们却要经历最危险也最挑战的时刻——天劫。神不会容许任何人威胁到他们,破坏他们所制定的规矩,所以如果此时的妖渡过了天劫,就会成为神国的一员,只是妖成为神,却是那么的难得。
  人,这个在神与魔眼中最卑微也是最渺小的种族,却在万年之后占据了昊天大陆最多的地方,昊天王朝便是人们所建起的大陆,为了与其他种族对抗,人类用自己的聪明与探索,慢慢的神与魔便不是那么的遥远。逐渐的发展成五大修仙门派,实力足以抵抗神族与魔族。
  昊日城,是昊天王朝人们最熟悉的修仙者居住的地方。昊日城名为城,是因为它座落在一个深渊的另一头,普通人对深渊的那边知之甚少。因为除了修仙者能凭自己的法力渡过那深渊,只有每三年经过昊日城对外的考验的修行者,走过那危耸的栈道渡过那看不到尽头的深渊,才能抵达昊日城,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窥探那边的一切。昊日城的修仙者,以剑为媒,修行得道,虽属下成,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从昊日城出来的人,便是高人一等的修仙者了。
  碧落宫,座落与神国的脚下,那里是离神国最近的地方。以心为媒,修仙问道,练习心法,便是碧落宫里修仙者毕生所求,只愿终有一天会像他们的祖师爷一样,飞仙成神。
  阴鬼城,偏于暗夜之国,住在这里的人,有着跟传说中的魔一样的冷血与黑暗,巫术便是这里的人的追求,巫术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甚的可以让人永生不死。
  药仙居,座落在昊天王朝最南处,那里四季如春,居住在这里的人,人人有一手好的医术,传说药仙居的祖先是从昊日城出来的,因为不喜剑的杀气,便一心习医,反而自创了一种心法,已药为媒,修行得道。
  毒楼,这世上有用药救人,以药为媒,当然也有反其道之人。毒楼,不是说这里的人,心肠之狠毒,而是他们用毒很厉害,万物相生相克,已毒为媒,虽狠却是强劲而速效。
  如今统治着这昊天王朝的人便是昊□□第三十四代的皇帝昊子阳,昊氏家族经过一千多年的统治,到昊子阳这一代已经千穿百孔了,不是因为昊家与昊日城和碧落宫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昊天王朝早就改朝换代了。对于居住在昊天王朝的平常百姓们来说,这修仙者是高高在上的,备受尊贵,而所谓的神与魔便只是人们口中的传说而已。世人都想长生不老,可是这又何其的虚无缥缈,所以修仙之人与昊天王朝的统治者也有一个协议,便是不能打扰平凡人的生活,所以这些年来,各自的相处的安好。
  但是对于生活在昊天王朝的修仙者,生活在这一片昊天大陆的种族,他们比普通人,生命更长,所以欲望更多,追求也更多。传说中,如果有人穿越过其他异族如神兽,兽人等居住过的兽之地可以抵达到名为无底洞的深渊,那无底洞下的深渊是没有人知道里面有着什么。可是在昊天大陆却一直流传着,在无底洞最深处,有着无尽的神力,可以毁天灭地,无所不能,成为大陆的主宰。虽然这只是传说,可是却是有着不少的修仙者趋之若鹜,因为就在离无底洞深渊不远的黑森林里,哪里曾杂居过神族与魔族,留下了不少的宝藏。有人曾经尝试过下过无底洞,但是却没有达到洞底,因为无法承受,深渊中一股异常强大的吸引力,但是在这深渊的一些夹层里,却被人发现过有很多可以停留的地方,而在那里有被人发掘的宝物。昊日城的镇山之宝昊日剑便是他们的先祖跳下深渊获得的,虽然当时昊日城的先祖上来的时候,是九死一生,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昊日城的先祖才突破了自身的桎梏,功力大增,而后来才可以飞仙成神。所以无底洞才让修仙者又爱又恨,想靠着对抗深渊独特的吸引力而提升功力,可是又怕被深渊吞噬,因为一去不复返的修仙者却也是不少。
  ?
 
☆、第二章 古老祭祀
 
?  昊天大陆北边的冰山之巅,终日寒冰如雪,在最深处却是有着一座隐秘的宫殿。寒冰所砌成的宫殿,洁白如镜,可是却没有一丝的生气,就如这寒冰一样,冷的让人刺骨。
  宫殿最深处,有一间冰屋,渗透出股股诡异的气息如同寒气一样,渐渐的要弥漫整个宫殿,猩红的血色一闪而过,往里面瞧去。只见里面空荡荡的屋子,在寒冰下,恍如白昼,中间摆放了一张祭台,上面刻着古老的文字。祭台上躺着一个女子,一个沉睡了千年的人。一袭红衣,如鲜血一样刺眼夺目,
  “主人,主人,该醒来了,你沉睡太久了。”祭台前,一袭白衣,眉目如画,一双似水的眼眸中,流转千光柔情的看着躺在祭台上的人。寒光映照下,更显得皮肤的苍白,对着沉睡的人柔声唤道。
  “诗雅很想你,真的很想。”白衣女子伸手想抚摸那沉睡女子的面庞,却又是害怕会另她不开心,看着那祭台上的人。突然白衣女子全身上下气息浮动着,祭台上古老的文字像是在慢慢汇聚着,白衣女子抬起左手,手中竟然出现一颗黑色的珠子,里面似乎还悬浮着像是液体的东西,却又不是。白衣女子右手手指轻滑过她的左手,白皙的皮肤,瞬间鲜血溢出。以神之血为引,利用古老的祭文,加上这千年来她所收集的魔族力量,缓缓的一点一点笼罩在那红衣女子身体周围,渐渐的形成一个红光,而白衣女子的脸色却越来越苍白,身体颤颤巍巍。
  “够了。”一道寒气,打断了这场祭祀,白衣女子体力终于不支,朝着后倒去,却被一个黑衣接住。
  “主人想做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就连她自己也不可以。”令人诧异的是,这个黑影的长相竟然与祭台上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只是她却是一袭黑衣,而在她的眉间却多了几分死寂与忧郁。
  “不可能,这次我一定可以唤醒主人。”挣脱着要离开那黑衣女子怀里大声倔强的说道。
  “谁也不可以阻止我。”那白衣女子本想继续用自己的血,启动仪式却见自己眼前的黑衣女子变得越来越模糊,好像要消失一样,顿时脸上神情一喜,转过身瞧向祭台,只见那沉睡千年的人终究有了反应。
  “主人。”白衣女子身体是虚弱的,却欣喜的靠着祭台,跪着看着将要被自己唤醒的人,语气动容的唤道。
  空气中那寒冷的气息突然变得凝固,让人喘不过气来,压抑的气息,直捣人的心底。躺在祭台的人,双眼突然睁开,只是这双眼眸中的戾气却是让人害怕不已。
  “谁让你们唤醒我,我不要醒,不要痛苦,不要。”那苏醒的女子,狂虐的伸手桎梏着把自己唤醒的白衣女子,眼眸里的鲜红,代表着她的怨怒。
  那窒息的痛苦让白衣女子说不出话,可是脸上却没有一丝的后悔,因为就算死在这个人的手中,她也无怨无悔。可是脖间桎梏突然消失了,那沉睡过来的人,眼眸里的情绪在变幻着,里面的血红渐渐消失,而里面的神情却是变得迷茫而不解。
  “主人,你没事吧,不要吓诗雅。”那自称诗雅的人,瞧见红衣女子的变化,她身上的戾气全然没有了,还有一种感觉,眼前的人似乎不是她想要见的那个人。
  “为何你还在这,为何你还没有消失?”诗雅似乎想到什么,回头看向自己的身后,那黑衣女子也变得清晰,站在那里,对她来说是那么的刺眼,大声叱喝的说道。
  “请问这里是哪里?”就在诗雅情绪激动的时候,突然一个有些畏缩缩的声音问道,似乎还不适应现在的自己的身体,说话都有点不自在。
  “你是谁?为何在主人的身体里?”诗雅听到声音,朝着那红衣女子瞧去,她可以肯定,眼前的人不是“她”。
  “我叫安心,今年二十四岁,xx市xx人,未婚。”安心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自报家门的说道,她明明记得刚才她才和自己的朋友在酒吧喝酒,庆祝她终于敢面对自己了,怎么醒过来之后,竟然发现自己在一个如冰窖一样的地方,瞧见了诗雅觉得这可是她的救命稻草。
  “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何我在这里,还有我要怎么回去啊?”还未等安心把一切都问完,便突然感觉到眼皮一沉,便又昏睡过去了。
  “为何是这样?主人怎么变成这样了?主人会消失吗?”诗雅看着如此陌生的红衣女子,眼神是无助而悲伤的,为何她等了这么久,她还是不愿意醒来。
  “她便是主人,只是还未完全苏醒的主人。”那黑衣女子怜悯的看着诗雅,对着她说道,刚才有一刻她感觉到主人的苏醒了,但就算诗雅用禁忌的祭文想唤醒她,可是当初红衣女子对自己下的封印,怎么会如此的简单,所以她还未真正的苏醒。
  “什么意思?”诗雅沉声对着黑衣女子问道,她知道眼前的女子是她口中主人所造出来的□□——夜,与黑夜融合,如夜一样,无穷无尽的黑暗,是可以与主体心神相通。
  “当年主人选择放逐自己,把自己封印于此。让她的灵魂便四处飘荡,我不知道主人去过什么地方,轮回了几世,但是如今被你召唤回来的灵魂便是主人今世的轮回,等带她解除了自己的所下的封印,便会是真正的主人。”夜对着诗雅解释说道。
  “那如何解开主人的封印?”诗雅连忙问道,这才是她想要知道的。
  “我不知道。”夜摇摇头,虽然她可以与主体心神相通,但是却无法窥探其中。
  “也就是说如果不解开封印,主人便是普通人,连我们都不认识了。”诗雅明白了夜所说的,也知道为何刚才红衣女子会有这样的反应。
  “不,如果这一世主人解不开封印,她便真的会消失了。”夜嘴角牵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一直以来主人封印了自己的力量,放逐了自己的灵魂,魂体分离,其实是一种护体的方式。如今因为你,灵魂已经融合与本体,所以本体会随着灵魂增长融合,根据她如今的灵魂成为另外的主人。”夜继续解释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