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爱上薄幸人(GL) 作者:若沁(下)

字体:[ ]

 
  ☆、第七十五章 温香软玉暖
 
  第七十五章
  在云岫馆里吃喝玩乐一条龙样样能满足客人哪怕最独特的需求。有时候甚至会为了某个客人的喜好聘请专门的厨师专门的服务人员甚至为某个客人专门改变房间的装饰设计风格,不惜代价服务客人的喜好,也因为云岫馆所服务的客人出得起享受这种服务的价格。
  云岫馆的三楼设了咖啡厅和小型私人图书馆,剩下的一百多平方米的空间则设计成为绝伦的办公室。熟悉绝伦性格的人多会觉得她的办公室应当设计得很华丽奢侈美轮美奂才对,走进去才会发现令人意外的是办公室设计得格外明快简洁。
  因为这办公室是贺诗钦亲自找人,亲自挑图纸,亲自监督完成的工程。贺诗钦想借这么个现代感十足的办公室激起柳大小姐“勤奋工作”雄心,可惜的是柳姑娘每次只当这里是过道,真正受她喜爱的地方,是办公室附设的小套房,这是柳姑娘在云岫馆里呆得无聊用来睡美容觉的地方。
  只不过,现在情况有所改变,那职场气息十足的办公室近来开始使用频繁起来。玻璃制的椭圆长会议桌上铺满了色彩缤纷的画纸,最边上堆了各式各样的布料和许多不明材质的物件。会议桌前站了两位女子,此刻正怒气勃勃滴对视。
  何美雅一拍桌子,怒道:“帕丽斯,我说了我圈出来的这些想法不合适,你答应修改的,和没改有两样吗!你到底要不要合作了。再这样不配合错过了发布会的期限我要叫你赔偿损失!”
  柳绝伦也不甘示弱,拧起漂亮的眉毛,美眸染火,语带嗔怒,也一把拍桌子:“我已经做了调整你还不满意,设计师又不是裁缝,作品有生命、生命的好不好,怎么能为了迎合市场需要就乱改。前天,你家鼠鼠在我这里到处乱跑,弄断一尊琉璃凤凰的尾羽,害我那价值几百万的收藏品顿时变成诺大一块断掉尾巴的烂玻璃,我还没叫你赔偿损失咧!”
  何美雅理直气壮地又拍桌子回去,“不好意思,她现在还不是我家的,要赔偿你找傅歆妍去!”
  “好哇你,就为了不赔几百万连亲娘你都不要当了!”两个女人吵架呀,越扯越歪,桌子还拍得噼噼啪啪响。
  “我的柳大小姐哟,你要快点能设计出我没话说的东西来你就是我的亲娘了!”何美雅毕竟是长辈,更是苦出来的人,耍脾气终究比不上绝伦大小姐,只好平息下来拿出修改意见给绝伦看:“这些都是我的建议,你可以不照搬,但是总可以借鉴一下,我改天再来和你讨论。”
  绝伦的性格就是这样,你对她软她对你更软了。于是何美雅走了以后,大小姐虽然嘟着嘴老大不高兴,但是还是安安静静仔细地把何美雅给出的意见给看了一遍。
  这段时间也难为了柳绝伦,正是时值盛夏各种时尚宴会最活跃的时候社交女王却忙得连在宴会上展示自己美丽新装的时间也没有,时常忙碌到深夜,却鲜少再有好命睡到中午再跑去好友何茉忧的花店里享受美食。
  以前鲜少有人给柳绝伦的设计提出意见,何美雅非常欣赏她的作品,可却也会指出她作品中各种缺点。柳绝伦最喜欢在设计中加入许多的混搭,但是何美雅却是最反对她用各种各样“特殊”的材料做为元素加到衣服上——比如蛋壳、草根和玻璃制品等等。
  为了这些,柳绝伦每天和何美雅在办公室里拍桌子,然后再日夜赶工地修改设计。每天累得半死,入睡前绝伦都发誓再也不理何美雅那个吹毛求疵的“中年阿姨”,可是每天睡醒以后就又打扮得美美的开着莲花小跑车去找何美雅继续讨论。
  “华丽的礼服嘛……琉璃怎么就不行了。让我找找看……”绝伦一边自言自语,用钥匙打开办公室的保险箱,再输入密码。她记得在保险箱里收藏了一颗金色的裸钻,应该适合用来做配饰。
  绝伦在保险柜里翻了翻,不经意的却翻到一份会让她触景伤情的东西,是房契。那套她曾经视为归属的房子,她们一起生活的家。
  为着无意中发现了房契,绝伦没有开车回家,而是到了位于大厦顶层的这间房子里来。绝伦用钥匙开门,像是第一次来一样四处参观了一下房间。看来仍有人付费让钟点阿姨每天来打扫维护,房子维持得清洁整齐仿佛在等待主人随时再次回家。
  那天气得把贺诗钦的物品全部打包扔掉,离开这里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算算时间,也将近两个月了。想必那贺小人也从来没有回来过,绝伦打电话给钟点阿姨问过以后也证实了这点。连那些扔了一地的珠宝都没收起来,当时气起来觉得挺解气的,现在看看,绝伦还真是觉得心疼,嗳哟,很贵的好不好,那些可都是她最喜欢的首饰呀~
  从客厅满地的“玻璃弹珠”里挑出两件最喜欢的戴在身上,绝伦转身打开卧室的门。卧室很黑,设计摆设宁静而温馨,很适合睡觉。
  柳小姐睡觉有个习惯,不喜欢哪怕一点点的光,特别是这大小姐每天睡到中午,那*辣的阳光简直要让她见光死了。贺诗钦为了她,打听了很多地方找窗帘,在咨询了一些设计专业人士以后特地从国外找了最新型的遮光窗帘回来。于是从此以后,只要是有可能供绝伦休息的地方,全部被贺诗钦命人换上了特殊的遮光窗帘,只为了让大小姐能时时刻刻舒舒服服地安寝,不用担心换了地方就会休息不好。
  从某个角度来说,那个坏蛋没良心是没良心,可是还是很疼她的。在一起那么多年,从不曾勉强过她什么,就算是自己身上有些她不喜欢的脾性,她也从不批评她这个批评她那个试图去改变她。相反的,贺诗钦会把一切为她安排得妥妥帖帖,包括宠着她的缺点。她爱玩就宠着她去玩,她不懂商业就安排好人为她去打理,甚至到家里水龙头漏水、日用品用完,到车子坏了要换零件这样的小事情,贺诗钦哪怕远在国外出差,也会抽出时间来为她想办法解决掉。
  哪怕是分手了,你曾经爱的那个人也不是就真的那么一无是处,要不然,你当初是怎么爱上她的,没有甜蜜和快乐又怎么能和她在一起生活那么多年?
  只不过是,分手的人,宁愿无尽地想她的坏,都不敢再去想她的好。就怕想了她的好,自己会更没办法从失去她的失落中走出来。
  或许是那天当众那么不客气地泼了贺诗钦一杯酒,这种无礼又粗鲁的举动彻底地宣泄了她这段时间以来积聚的怒气,她现在能稍微平静地回想那个让她又伤心又痛的人,不再一味地排斥和她有关的一切想法。
  绝伦在想这些的时候,进浴室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再躺在舒适柔软的床上,适宜的温度和埃及棉织物贴身的舒适触感,让她想着想着,一下子就安静地睡着了。
  ※※※※※※※※※※※※※※※※※※※※※※※※※※※※※※※※※※※※※※※※※※
  贺诗钦没想到自己进来以后会看见这样香艳的一幕——大床上熟睡着一位身穿轻薄吊带睡裙的美女。绝伦瀑布般的长发披散在枕上,侧躺着露出大片的美背,睡裙下露出美白的双腿,一条腿放平一条腿半曲起,更显得修长而纤细,小屁股微微撅起也显得非常可爱,短短的睡裙几乎让那隐藏在下面的小内裤若隐若现了。
  她刚在美国参加完航船展会回来,王秘书为她订了酒店,无论多豪华的酒店都让她觉得不舒适,于是在酒店梳洗完以后,她还是决定回到自己的家里来——虽然这里已经没有了温香软玉的女主人。
  没想到一来见到的就是这种穿着清凉又养眼的意外惊喜。
  贺诗钦绕到床的另一边拧开台灯仔细地打量绝伦的睡颜。她以前以为美丽是会让人麻木的,任绝伦再美丽看多了也就觉得平庸,可事实是她错了,绝伦的美丽从不曾让她麻木,要不然她此刻怎么会贪心看着她美丽的容颜,几乎按奈不住自己心的狂跳,和越来越渴求的*。
  许多年前惊见她出众的美丽,再加上人人传说她很难追,再加上她铁齿地说她不可能喜欢她、不可能喜欢女人。她承认,她就是坏心眼,恶劣地非要得到柳绝伦,她也得到了,不算太费劲。然后就像最普通的恋爱一样,热恋,同居,相守。
  柳绝伦很娇气,私下听别的人抱怨她小姐脾气还不小,人人宠着么,人人稀罕她自然不能怪她施展出骄纵高傲的女王脾气。可是绝伦对她却总是温柔体贴的,偶有小脾气也总是很收敛,柔媚娇爱地待她,是个能令人满意的美丽尤物。
  直到时间久了,她就不能仅仅只对“美丽”满足。她觉得这样的美丽空洞,她觉得绝伦平庸。
  可是,或许她还是犯了错误。她看到的那些面,绝不仅仅是绝伦的全部。
  说来也确实是可笑。她竟然是到了分手以后,亲手结束以为的“错误”以后,才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绝伦有爱心,小姐脾气是大了点可是心却是很软的;严格来说绝伦算得多才多艺的人,虽然最擅长的是干富家女不事生产的事情但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别说她那套将人哄得团团转的功夫;甚至不是她以为的没啥想法只会败家发嗲的人,分手以后她表现出来的那些真脾性,还有那冷淡矜傲的气质都深深地吸引人。
  嗯哼,还有那天那股子敢当众泼她酒的豪气。
  那杯酒可真够让人惊愕的了。贺诗钦从小被人当祖宗供着还怕不够,哪有人敢这样折她的面子,贺小祖宗一辈子也没受过这种对待。当时惊得满头满脸的红酒滴,会馆的经理急急忙忙招呼人送她去客房梳洗,一路上她都呆愣愣的被人领着走,会馆里华丽丽的几十号人全部看见她狼狈落魄的样子了,要多丢脸有多丢脸。
  柳绝伦的家教极好,以至于她都没想过绝伦竟然会有如此泼辣的一面,真是开眼界!
  贺诗钦随手脱了衣服躺在绝伦身边,床垫略凹下去,绝伦自然地朝凹下去的方向翻滚,恰巧偎依进贺诗钦的怀里。轻薄宽松的绸布料显然不能将□全部遮掩,动作间挺翘饱满的胸房和其上红润的色彩半遮半掩地落入了旁人的眼中。
  而那个旁人,正目不转睛地看。不看白不看,某祖宗本来就不是什么吃素的好人,没当场扒拉开来看个仔细就不错咧。
  绝伦美丽的脸上此刻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来,贺诗钦黏在她胸上的目光被吸引回来。绝伦绝伦,美丽绝伦,真的是美,果真只有像绝伦这样的人才不会羞怯于叫这个名字。在梦里也笑得那么开心,八成是梦到那天泼她红酒吧!
  贺诗钦咂咂嘴想,恐怕柳姑娘泼了一杯泼够,在梦里梦见多泼她几杯才算开心。
  不过……侵占佳人美梦的……也有可能是那个人……
  会是那个人吗,绝伦把对自己的维护,对自己的讨好,对自己的娇柔悉数转移到她身上的那个人。绝伦是否梦中有她,为她而笑……贺诗钦第一次感觉到这种,因为想象某件可能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而导致心里闷闷地绞痛体验,她以前才不会用这种没有事实依据的想象来折磨自己呢。
  虽然告诉自己这很傻,却又忍不住想,绝伦真的这么快就能忘记她,开始下一段感情了吗?
  贺诗钦的视线一直从绝伦的额头巡视遍她的脸庞,最后停在微微轻启的,莹润柔软的红唇上。
  想忘记她?这么容易就要忘记她了?
  贺诗钦像一只猎豹迈着慵懒步伐、带着不怀好意的表情接近闯入自己领地中的猎物,轻轻俯□,亲吻住绝伦的唇,留下她的味道。
  唔,或许应该每一寸都留下她的味道……柳绝伦,无论你是别人哪门子的“女朋友”,定教你记得的,只有我的味道!
  作者有话要说://(tot)//乌龙若今天又小宇宙爆发咧爆发咧
  一回来就辛辛苦苦让洗衣机给洗的衣服啊
  好不容易洗好呐,停下码字,去洗衣机里拿衣服
  结果一打开洗衣机,随手就拎起洗衣机旁边的洗衣粉
  然后就华丽丽滴往里面倒了╯﹏╰
  小猫我洗个衣服容易么我,打滚
  求撒花求分分求虎摸~(内个,小猫说的是背面pp以上≥﹏≤)
 
  ☆、第七十六章 色鬼迷心窍
 
  或许是因为重新回到这间充满和那个人之间的回忆的房子,绝伦一晚上都在做梦。梦到贺小人,梦见她的时候她正在被一只豹子追着跑,看她那一身脏兮兮又害怕的样子哟,把柳绝伦逗得乐不可支。可是没过多久,她又梦见那只豹子竟然又追起她来,不一会就把她抓起来了,她动也动不了,躲也躲不掉,被挠得全身痒痒的,甚至都能感觉到热热的温度一直贴在身上……一晚上纷乱的梦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