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阴阳诡师(GL) 作者:莫年少(上)

字体:[ ]

 
 
    《阴阳诡师(GL)》作者:莫年少
 
    【文案】
    不正经文案
    不爱管家事的阴阳师应召回家,却被卷入纷争的……
    腹黑阴阳师和冰山式神一路JQ解惑。还有傲娇基友,忠犬管家,妹控长姐,黑化萝莉以及各方妖魔鬼怪一路作死!
    古风玄幻文,剧情非恐怖向!重申:长篇,角色感情线慢热!”
 
    跳坑须知
    1、本文1V1 HE 不坑不烂尾可以放心跳2、长篇,慢热,第二女主正式出场略晚
    3、谢谢所有砸雷和刷花给评论的客官们!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官流云,龙清寒 ┃ 配角:莫晓风,万俟十三,上官凌雪,上官皓月 ┃ 其它:怪力乱神
 
    第1章 楔子
    
    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冰轮西斜挂在柳梢头。几颗星疏疏朗朗挂在天边,略有几分黯淡之意。
    江城内。
    狻猊香炉里绕着青烟,榻上安卧着一个孩童,年约六七的模样,睡得正酣。焚香之人立在门前,抬头仰望,眸子里一派安然之色。突然,一道亮光倏地闪过,飞星陨落,直朝城外方向坠去。那焚香之人神色顿时一凛,未有片刻犹豫,立时便冲出门去。
    江城外,一道强光坠下,在郊外山间劈空炸响,紧跟着一道瘴气散开,顿时将大片山林遮罩了去。
    那城内焚香的男子飞奔出城,见此情形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枚丹药吞服口中,随后拔剑而出,冲进瘴气之中。黑色的瘴气在山间漫开,四下里更添几分阴沉,那焚香的男子一手执剑,一手捻出一个咒诀闭着眼朝自己眉形处一点,只见一道符文在他眉心处一亮,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那汉子再度睁眼之时,眼中景象已全然不似先前,只见瘴气之中闪出幽幽白光,虽是微弱,在这一片漆黑之中却也极易辨清。
    那汉子见状提剑疾步便朝着那白光奔去,那白光之中乃是一块玄冰,里面似是封了什么东西,但碍于冰层深厚叫人难以看清,但这冰层外散发出的灵力却是至纯之力,那汉子凭着方才点在自己额间的那一道天眼符开了天眼,如今看见这灵力亦是暗暗吃惊,且不知着冰下封的是何物,竟会有如此灵力。
    他暗自思忖着,欲要一探究竟,于是举剑便朝那玄冰劈去。
    只听得当啷一声,剑身折断飞出,在那汉子手上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血口,那汉子顿时大惊失色。他手中宝剑乃是花大价钱以上等精铁锻造而成,十分锋利,伴身数载未有刃乏之时。但今日竟只一剑便折了去,叫他好生心疼。他看着眼前这玄冰更是一阵气结,一怒之下丢去剑柄,一掌便向那玄冰拍去。
    掌心落在玄冰上,鲜血一并滴下,在冰上顿时变成了暗红色,那玄冰上的白光顿时一敛,当即黯淡下来。那汉子见状当下皱眉,欲要撤掌,却陡然发现自己掌心已然被定在了那块玄冰上动弹不得。
    汉子当下大惊,紧跟着便见那玄冰中又泛出红光一片,尽是如血颜色。那汉子只觉自己周身血气开始被那块玄冰疯狂抽去,顺着自己的伤口涌出,他却毫无还手之力。
    红色血光包裹下玄冰开始慢慢融化,冰下渐渐露出一个女子的模样,只是那汉子尚未看清那女子的面容,视野便开始模糊起来,未过多久,那男子只觉双腿一软便径直跪倒了下去。
    寒冰融化,一道白光从中陡然射出,柔和的光晕中女子缓缓睁开眼,剪水双眸分外清亮。她偏过头看着面前倒地的男子略一皱眉,但随即便似是明白过来什么似的,立时蹲下身去探那男子的脉搏,那男子脉息微弱,只剩得一口气在。
    那女子将灵力从他额际灌入,便见那男子缓缓睁开眼,虚着声,断断续续地说道:“劳你……上官……孩子……”
    他气息着实微薄,那女子还未听清他到底说了什么,那男子便已然噎了气。
    那女子将他的尸体放下,站起身来,精致面容上似攀附了些什么东西,凌厉的目光在四下横扫了一圈,顿时变得凌厉。只见她缓步向着瘴气浓郁的山顶走去,不过几个闪身,便至了那瘴气的中心,她翻手作刃,虚空劈出几掌,便将那瘴气层划破,紧跟着一个跃身,凌空踏出几步,朝瘴气最浓郁之处便是一击,灵光射出,将瘴气层冲破,瘴气顿时消散开去。
    那女子站在山顶,一袭白衣,遥望远方点点繁星。
    
    第2章 归家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时光一如白驹过隙。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江城之外,碧草茵茵,蝶恋花间,卉木凄凄,正一派盎然春景。
    官道上只一辆马车缓缓前行,车轱辘吱呦呦转着,行得分外平稳。
    马车内坐着一名少女,看年纪也不过十七八岁模样,唇红齿白,双眸正盯着马车外发呆。
    此时正晌午,春日的暖阳照在人身上熏得人懒懒的。马车内的少女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呵欠。忽听得车外传来一声响亮的娇喝:“临兵列阵斗列皆在前,以吾之名御四方之风,化利刃于吾之手,破——!”
    但见一阵疾风平地而起,风如无形之利刃刷剧破开道旁阻隔的树木,径直向马车劈去。霎时间只听得噼里啪啦一阵混乱的响声,马车在风刀之下顿时散作一片蓝色光点随风散开了去。
    “哼,上官流云,看你往哪儿跑!青龙乙木尊吾令,缚!”一道符咒破空飞来,斜斜扎进一旁的泥土里,青色咒光顿时耀眼射出,春草缠藤破土而出,直向被劈作两半的马车而去。
    蔓生的藤木迅速将马车残骸包裹起来,远远望去宛如两根枯古斜生道间。
    咒光渐渐淡去,一抹红色的身影飘飘而落,莲足轻轻点地,裙袂飞扬。来人是个女子,极为年轻,脸上还带着未脱的稚气。只见她三两步便飞奔至那马车前,看着被藤蔓紧紧包裹住的马车,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上官流云啊,上官流云,终于让我逮到你了吧!”红衣少女双手抱怀对着那马车残骸朗声说道,言语间尽是得意。
    “是吗,莫晓风你就那么肯定这样就算捉到我了?”马车里的传来的说话声虽也有几分少女未脱的稚音,但也十分淡定。
    “哼,你都已经被我的青龙符困在了马车里还敢说没被捉住吗?”莫晓风冷哼道。她自认青龙符咒借的是四象神力,饶是上官流云再有本事也绝对逃不出这青龙符咒的束缚,故而也放心大胆起来。
    “喔?”一声颇为玩味的声音,带着些些许许戏谑的味道。
    “上官流云,你要是有本事就先从里面出来站在我面前再说吧!”莫晓风自是不信上官流云会出的来的,她冷冷斜睨着那马车放肆说道。
    “临兵斗者街阵列在前,朱雀之火,焚烬,急急如律令!”一声厉喝,灼热之气顿生,无名火顿时从马车内蹿了出来,下一瞬间便烈火熊熊。
    火势蔓延极快,不过眨眼功夫,火舌便缠上了那青藤之上,青藤哪里耐得住烈火焚烧,咒力顿时弱下,松开那紧紧缠绕住的马车,向地底钻去。
    “可恶!”但见莫晓风暗暗一咬牙,却不认输,从怀里掏出一张水行符毫不犹豫地朝着那火光闪闪之处砸去,只是符咒飘到半空尚未显效,便知听得一声惊雷炸响,雷光劈下,顿时将那张符纸给劈成了两半,在空中燃起,顷刻间便作了灰烬。
    “临兵斗者阵列皆在前,寻天地之风,结未结之绳,从吾之号令,缚!”
    未及莫晓风反应,一声厉喝,四下里顿时风起。莫晓风只觉一阵无形之力从四面八方压迫而来,紧跟着手脚便被这无形绳索给束缚起来,丝毫动弹不得。
    “现在是谁捉到谁了?”一声轻笑,一个身影从旁边的树上纵身跳下,蹲到莫晓风面前痞痞地笑问道。
    莫晓风抬起头,挣扎着怒瞪着面前的人,大喊道:“你这又是什么咒,混蛋上官流云,你放开我!”
    上官流云嘴里叼着刚从草地里摘下狗尾巴草,毛茸茸的狗尾巴草头在莫晓风面前上下晃荡。
    “放你?那我不是亏了?你偷袭我,还毁了我的马车,现在打输了一句话就想让我放你?”
    “那……你又想怎样啊……”莫晓风看着面前上下晃动的狗尾巴草就莫名有些心悸。
    “这个嘛……让我好好想想!”上官流云若有所思地说道,手中的狗尾巴草有意无意地往下落了落,正巧不巧地落在莫晓风的脖子上。
    狗尾巴草毛茸茸的草头若有似无地划过莫晓风脖颈间的皮肤,激得莫晓风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扭着身子拼命想要躲过那狗尾巴草的袭击,但是奈何全身上下动弹不得,脖颈间传来的痒意逼得莫晓风快要哭了出来。
    “上官流云!”她大声叫嚷道,声音里依然带着强忍的哭腔。
    “有了,你就把这个铃铛给我当做赔罪好了!”上官流云当然也知道适可而止,她在心底暗笑一声,伸手从莫晓风的腰间拽下一串铃铛来,在莫晓风面前晃了晃,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叮铃铃直响。
    “好好好,给你给你,你快点把我放了!”莫晓风急促道。
    “把你放了可以,但是先说好,你可不许再偷袭我!”上官流云晃了晃手中的狗尾巴草,眯了眯眼,邪笑着说道。
    “不偷袭你!”莫晓风一咬牙狠狠说道。
    “风尽散于四方,急急如律令!”上官流云捻了个咒诀,低声咏唱,一声令下,那无形的风索便顿时松散开去。
    莫晓风从地上爬起,却是头发凌乱,满身尘土,十分狼狈。
    上官流云撤去了莫晓风身上的咒术,又随后捻了个咒诀,一声轻喝,那被莫晓风损毁的马车便立时凭空消失,不见了踪影。
    再看上官流云,从怀中抽出一沓符纸,向空中一洒,紧出跟着中指食指并拢指向那漫天飘飞的符纸,一声低喝,空中的符纸便仿佛有了意识一般粘贴在了一起,不过片刻功夫便黏出了一辆马车的模样。上官流云嘴角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在那符纸马车落地的瞬间轻打了一个响指,符纸马车上顿时闪过一道暗光,抬头再看,已然与普通的马车无甚差别。
    马车缓缓停在上官流云面前,上官流云跃身上车,手指上勾着的铃铛叮叮当当直响。
    莫晓风拍掉身上的尘土,抬头见上官流云上了马车,也毫不犹豫地纵身跳到了马车上。
    “诶?莫晓风,你又想被收拾了吗?”上官流云见她跟上,立时眯起眼来盯着她问道。
    “切,姑奶奶刚才只是一时大意,才不是打不赢你。不过你这马车不错,不如载我一程如何?”莫晓风摸了摸上官流云的马车坐垫说道,虽说是咒术凝成,但却也十分舒适。
    “喔?你我是否顺路都不知道,就让我载你,你就不怕我把你绑去卖了?”上官流云挑了挑眉说道。
    “你去江城,我也去江城,怎么不顺路?咒术我不敢说,但是占星,本姑娘认第二只怕着天下就没人敢认第一!本姑娘此行出门前便算定了一路平安,自是不必担心有违天命。”莫晓风颇为自豪地说道。她咒力不深,但是灵力却丝毫不弱,在观星方面更是天赋异禀,又生于占星闻名的阴阳世家,占星之术早已入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