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阴阳诡师(GL) 作者:莫年少(下)

字体:[ ]

 
    上官流云一愣,低头才发现上官皓月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窜到她二人身旁站定,睁着水灵灵的大眼一瞬不瞬地盯着上官流云指尖上的咒蝶。上官流云瞧她这般模样似已站了一段时间,也不知她将方才自己同龙清寒调笑的那些私话偷听了多少去。
    心思恍惚间,只见龙清寒抬手轻轻摸了摸上官皓月的头问:“昨夜出了那么多汗,今日可舒服些了?”
    上官皓月点了点头,柔柔笑道:“服了龙姐姐的药,已经好多了,多谢龙姐姐。”
    “昨夜不是噩梦吗,怎还要吃药?”上官流云听她二人叙话,突然皱了皱眉问。
    “一些清心安魂的药,别担心。”龙清寒淡淡道。
    上官流云听完偏头看了看上官皓月,见她神采奕奕的模样,心说许真是自己太过多疑,便也不再细究,只开口朝上官皓月问:“你不在房里陪着长姐,一个人乱跑出来作甚。”
    “我去帮长姐拿些纸笔,才没有乱跑!”
    “纸笔拿到了?”上官流云挑了挑眉问。
    “还没……”上官皓月吐了吐舌头小声道。
    上官流云听了立刻板起脸来唬她:“那还不快去!”
    上官皓月瘪了瘪嘴,回头朝上官流云做了个鬼脸便一溜烟下了楼。
    “这小鬼灵精,还真是……”上官流云松下脸色来望着上官皓月离去的方向无奈地摇了摇头。指尖轻轻打了个响指,停在指尖的蝴蝶便幻化消失了去。
    “她还只是个孩子。”龙清寒在旁幽幽道。
    “她是被长姐护得太好,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都被家主赶出府,开始捉鬼收妖了。”上官流云轻轻叹了一声。
    上官皓月是上官凌雪护在上官府里的一朵娇花,在上官凌雪身后长大,不谙世事。但正是因为如此,上官流云才越发担心她。
    她二人正说话间,窗外突然飞回一只咒蝶,上官流云伸出手,咒蝶便停在她指尖上,扑腾了几下翅膀便幻化开去,在上官流云手里留下几根毛发。上官流云低头朝客栈的楼下望去,只见玄真子和玄机子刚从后堂回来。
    “那两个道士去了马厩,应是去收拾行装……”上官流云捏了捏落在手里的鬃毛小声对龙清寒说道。
    她话还没说完,街上突然传来一阵梆子声。
    “当——当——当”
    紧跟着便是阵阵地哀嚎恸哭,上官流云心思一凛,拉着龙清寒下楼朝门外看。只见一支长长的队伍自长街的另一头晃了过来。
    那队伍由远及近,道旁的人远远瞧见了也都纷纷避让开来。上官流云定睛一瞧,才发现这竟是一支送葬的队伍。
    一连十几口棺材被人架着,晃晃悠悠抬过客栈门前,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人手里捏着纸钱,慢慢挥洒,铺了一路。队伍里的人穿着缟素,个个脸上挂着死灰,神情哀痛,其中一个人在队伍里幽怨地吹着死笛,送葬亡魂,凄楚哀怨的调子顿叫繁华的长街缄默起来。
    上官流云的目光死死盯着那十几口棺材,心说这送葬的队伍当真怪异,寻常人家送葬通常都只有一口棺材,这队伍里一连竟然抬出十几口来,这要真是一户人家,只怕都快死绝了吧!
    “哎——”
    身后传来一声长叹,上官流云回头,只见昨日夜里的店小二正搭着布头倚在门边,望着那送葬的队伍直摇头。
    上官流云凑上前去,压低声音朝那店小二问:“小二哥,这送葬送的是哪家的人,怎么一下死了这么多?”
    店小二抬头看了看,见是昨夜里出手阔绰打赏自己的姑娘也不见外,道:“这是商队的丧,那些棺材都夜里出城的商队的。这些商队不依规矩夜里入山,幸运的白日里被人寻见尸骨给送回来安葬。”
    “那其余的呢?”
    “被妖怪拿去填了肚子,也就只能葬些衣冠了。”那小二到底是忌讳这神鬼之事,低低回了一句后便折身回了大堂,一边收拾着桌椅,一边低声叨念:“第六队了,这年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太平得下来……”
    龙清寒站在门前待那送葬的队伍远去,突然回过头来对上官流云耳语道:“这些人死得都有些蹊跷。”
    上官流云沉着脸色压低声音问:“怎么?”
    “常人死后通常到入土的时候三魂七魄才开始消散,但是方才过去的这支队伍里,没有一个棺材有魂魄之气。”
    上官流云顺着她的话猛一回想才发现当真是这么一回事,她心思晃了晃,只怕多半是这山里的妖怪作祟。
    阴阳道上山精野怪谋财害命是常有的事,上官流云见得多了自然不足为奇,可倘若这些妖怪连人的魂魄也都吞掉的话,那就该另当别论了。毕竟人的魂魄都是灵气滋养出来的东西,死后散归天地再成生气,但是倘若有妖魔作祟将人的魂魄都收了去,时日一长,这西荒就真的该成一片荒原,没有半点生气,这绝佳的风水也就破了。
    此间太阳已经开始落山,再过不久就该到宵禁闭城的时候了。
    上官流云回头看了看天色,站在原地思忖了片刻道:“我怕莫晓风收不了这妖怪,式神大人,你牵白夜,我去取东西,咱们现在就出城!”
    她说完转身便大步飞奔上楼,龙清寒依着她的话闪身朝后堂奔去。
    天色渐暗,城外的山道上早已没了过路的行人,空寂的山岭里之偶有几声鸟叫传出。
    莫晓风妖怪没捉到,尸骨倒是寻见了不少。这些人大多皮肤冰凉而且臃肿,头上有着很大的创口,创口周围围着很多腐虫,有的甚至会从尸体的嘴巴和眼洞里爬出来。
    这些人看样子都已经死了好一段时间,只是尸骨被拖到深山的角落里叫人难以寻觅。莫晓风一路见来只感到一阵恶心,心说这妖怪口味真重,什么敲什么地方不好,偏偏只敲脑袋。
    “这些估计就是那些进山商队的尸骨了。”万俟十三蹲下身子踢开尸体旁的火把,在那些尸骸身上翻验了一下。
    “这些人身上都没有别的伤,死的时候眼睛都还没闭上,应该都是一招毙命。这妖怪要么身手极快,要么就极擅偷袭。”
    “万俟师傅,依你看这是个什么妖怪?”莫晓风朝她问道。
    “不好说,这样出手的妖怪我也是头一回见到。”
    万俟十三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色,暗蓝色的夜幕已经缓缓沉了下来,天边开始疏疏朗朗地坠出几颗星。
    “这妖怪喜欢夜间出没,眼下天黑了,应该也快了吧。”万俟十三沉声道。
    “十三,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莫晓风哑着嗓子朝万俟十三问。她面色有些苍白,竟是惊恐交加的模样。
    万俟十三心思一沉,当下屏息静听。只听见山林间阴风阵阵,隐隐间夹杂着婴儿啼哭声。
    这山间怎么会有婴儿?
    “咱们过去看看。”她说完,余光瞥见身旁的人身子不由自主地颤了颤。
    “小姐害怕?”万俟十三回头朝莫晓风问。
    “我……我才没有,本小姐巴不得它快点出来,让它领教领教本小姐的厉害!”莫晓风从皮囊里摸出符咒攥在手中,故意扬声说道。
    她这看似威风的动作落到旁人眼里倒像是自己在给自己壮胆一般。不过莫晓风向来便是这样的性子,万俟十三自然也不会拆穿她,只走到她身旁低声道:“小姐若是怕,就抓紧我。”
    说完大着步子向前,刚迈出一步手就被人紧紧捉住。
    万俟十三弯着嘴角轻轻笑了笑,反手将莫晓风的手牵得紧紧的,领着她朝山林深处走去。
    
    第65章 寻妖【下】
    
    俗话说阎王好送,小鬼难缠,还没上阴路就碰上这么多晦气的事,对莫晓风而言还是头一遭。婴孩通灵,幼童见鬼,在这只有尸体的坟场荒山听到婴儿啼哭,大凶。
    莫晓风后悔出门之前没有给自己算上一卦,否则是吉是凶她心底都好歹会有个底气。不像现在,只能紧紧攥着万俟十三的手,任由她牵着自己走。
    虽然,万俟十三的手很暖。
    她跟在万俟十三身后,在山间行了一段路后,万俟十三突然停住了脚步。莫晓风心思一凛,只听得万俟十三用指尖点住她的唇,低声道:“嘘,别出声,有人来了。”
    莫晓风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腰身就被人紧紧圈住。万俟十三抱着她纵身跃上一棵大树,紧跟着便有脚步声远远传来。
    声音是山道的入口处传来,莫晓风抱着树干站在树上,远远便瞧见又星星点点的火光,来人举着火把,在山林里穿行,一边走一边颤抖着声喊:“大哥,二哥,四子你们在哪里啊!”
    莫晓风听见那人的叫喊声,心想这人多半不知道是哪个商队的,不顾宵禁闯进山来,在这山里走散了。眼下已经入了夜,这人要是再这么胡乱找下去,定然也会被那妖怪给吃了。这山里枉送的性命够多了,断不能再添一条。
    她心思及此,松开手一个纵身便跳了下去,万俟十三见状大惊,赶忙也追着她跳下。
    “小姐,那妖怪——”
    “管它什么妖怪,先救人要紧,本小姐害怕收服不了一只妖吗!”莫晓风壮着胆子一路朝那火把的方向奔去。
    万俟十三紧紧跟在她身后,屏住呼吸,凝神静气,将五感通透放到最大的程度,她眼下在意的不是那个举着火把的人,而是那婴儿的夜啼声,自己分明是循着那哭声追去的,但为什么半道之上那婴儿的哭声却乍然消失了。而且那个突然亮起的火把和叫喊声,似乎都来得太过蹊跷。
    莫晓风的脚步越来越快,离火光也越来越近。突然那人手中的火把蓦地灭了下来,莫晓风心头一惊,暗道该不会那人已经遭了妖怪,背脊不由得冒出一股莫名的森寒来。
    虽然她常走在阴阳道上,夜视的功夫不错,没了火光也能看出事物的大致轮廓,但是到底是白日里走过了尸骨堆,到了夜里回想起来仍旧觉得心慌。
    她透过树丛的缝隙远远的看到前方站立着的黑影,是个魁梧的成年男人的身形,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甚至垂了不少碎布条下来,发丝散乱地披在肩后,背对着莫晓风仍旧大声喊着:“大哥,二哥,四子你们在哪里啊!”
    莫晓风长舒了一口气心说还好还有声儿,没死。她扯着嗓子远远地朝那人喊:“喂,别叫了!你小心人找到来把妖怪喊来了。”
    那人似是没有听到莫晓风的话,又扯着嗓子再叫了一遍:“大哥,二哥,四子你们在哪里啊!”
    莫晓风暗啐一口步子又大了几分,那人没有听到声音,沉默了片刻,开始缓缓转身,他转身的样子很吃力,似是在用力拖着什么东西。那人一边转一边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同时发出那种极为尖细的婴儿哭闹声。
    莫晓风心底猛然打了个突,后脊蓦地一凉,汗毛直立。
    紧跟着那男人又开始喊叫起来:““大哥,二哥,四子你们在哪里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