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紫丘长歌gl+番外 作者:檀盏

字体:[ ]

 
 
 
书名:紫丘长歌gl
作者:檀盏
 
文案
韩芯化成人形想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报恩
可是三百年似乎太久 莲花姐姐仿佛已经忘记了她
思前想后
韩芯觉得还是先死缠烂打待在她身边比较妥当
一道天命将两个人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韩芯原以为还她一个人情便够
却没想到一见白祯“误”终生;
友情提示:
结局:HE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传奇 前世今生 洪荒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芯 ┃ 配角:白祯,司药仙人,云阵等 ┃ 其它:妖精,成仙,神隐,浩劫,仙侠
 
 
 
☆、偷跑下山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第一章,保证日更,么么哒,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下一章,中午十二点左右更新                        
  韩芯瞪大了眼珠子瞅着院子里的日晷,在挪一点点,就一点点,师尊就要去宝狐王那边下棋去了。等师尊一走,哼哼,那个该死的二师兄就要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大喊三声:姑奶奶。
  想到这里,阿芯不由地翘起了嘴角,梨涡里盛满了阴谋诡计。
  “阿芯。”
  老爷子微微眯起眼睛,看也没看趴在门上的韩芯,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为师去百狐山,你陪为师一同去。”
  “啊!”
  韩芯睁大了眼珠子从房间里跳了出来,也顾不上她偷窥师尊的罪名,直接蹦到司药仙人的面前,蛾眉倒蹙地问道:“我?为什么是我!平时不都是大师兄陪您去的吗?”
  司药仙人无奈至极地用眼缝夹着韩芯,一点也拿她没办法。
  “你大师兄前几日被你打断的腿还未痊愈,难不成你要为师背着他去拜见宝狐王么?”
  司药仙人捋了捋葱根似的胡须,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当初在冰焰绝峰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的火种,怎么在点燃心灯变幻成人之后,就变得这么这么粗鲁暴躁呢?
  一点儿也不像个女孩子。
  “那是大师兄对我眉来眼去的晃得我心烦!我一心烦就不能静心修炼。”韩芯见状连忙抱住司药仙人的胳膊使劲地撒了个娇:“师尊,求你了,让我留在子陵宫吧!好嘛好嘛,师尊~”
  司药仙人僵硬地扭过头,扫了眼韩芯立刻黑了脸。
  “好好的上乘仙法你不好好学,尽学这些狐媚妖滟之术!”
  韩芯连忙收起刚刚使用的媚术,乖乖地站在司药仙人的面前,忏悔道:“都是二师兄昨儿拿了本《狐语记》,还骗我说是有助于增强我和狐族的交流能力,没想到我才练了三个时辰就不由自主地这样了。”
  司药仙人气的胡须上翘,瞪了韩芯一盏茶的功夫,才另带了三弟子拂袖而去,临了还留下一句话飘在子陵宫半空,响彻了整整七天七夜,害的韩芯都没睡好觉。
  韩芯等到第八天耳根子清净了,才从房间里出来,轻轻松松就破解了师尊临走时留在子陵宫的结界。
  莲花姐姐,不知道你还在不在冰渊?
  “小师妹!”
  韩芯被来人的声音吓得直起了腰板,愣了一下立刻破口大骂道:“我说二师兄你有病啊,半夜出来吓人!”
  云阵刚从藏经阁挑了几本上好的法术秘籍,一路走一路想该怎么给韩芯赔罪,结果刚到韩芯的院子,就看到她半蹲在院子里的大水缸的后面,撅着屁股,嘴里唧唧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什么,没想到又惹到了人家。
  
  “哦哦哦!你在监视我?是不是?谁让你监视我的?是师尊还是大师兄?你们这些不安好心的,就见不着我好。你们都欺负我,我要去桃花姐姐家,你们这些坏人都要趁着师傅不在,要欺负我!嘤嘤嘤~”
  韩芯一面撕心裂肺的嚎叫,一面偷偷裂开手指缝瞄着云阵的表情,虽然憋笑憋得红了脸,但还是很敬业地继续哭。
  这一招向来有用,二师兄肯定会帮她打掩护的,这样就能够顺顺利利的下山,然后找到莲花姐姐。
  啊呀,韩芯这么一想,又被她的小聪明折服了。
  “师妹,你别哭,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好不好?”
  韩芯撤下双手一张俏生生的小脸,连忙迎上云阵,立刻说道:“我要下山。”
  云阵吓得倒退一步,连忙摆手。
  “不行不行,你没听到师尊留下的话吗?不许下山,不许下山。师尊说现在正值天劫,天神都要进入神隐时期了,咱们子陵宫也要从世间淡去痕迹,万一你赶不回来那岂不是要永远留在凡间了?”
  韩芯双手紧紧地捂住耳朵,二师兄什么都好,就是性子软绵绵的。做事瞻前顾后,又没主见,还这么啰嗦,还不如大师兄!大师兄虽然有点好斗,最起码人家敢爱敢恨。
  韩芯说的是大师兄连着一百年给她送桃花这件事,可是这件事的后遗症就是山下的那只桃花妖看上了日日采花的大师兄,还曾经闹出了一场小小的桃花劫。
  不过也正因如此,大师兄才能勘破情劫,进入下一轮的成仙考验。
  现在,韩芯扬起无辜的小脸,眼泪汪汪地看着云阵。
  “二师兄,我知道你最疼阿芯了。阿芯自从变成人形之后就被师尊关了起来,阿芯还没有见过山下的长在树上的桃花杏花,阿芯好像自己去看看啊!师兄,求你了,你就满足阿芯这个微不足道的小愿望吧。仙界一天,人间一月,我一定会很快回来的,师兄你真的不疼我了吗?你不是说我就像你的亲妹妹一样吗?师兄——”
  韩芯一面说一面哭,眼泪挂在脸上跟不要钱似的,看得云阵心疼。
  “好师妹,我答应你就是了。你别哭了,师尊说你的眼泪是千年难求的心灯灯油,可别浪费了。”说着也触动情肠湿了眼眶,慢慢地将地上的韩芯扶了起来。
  “那师兄你是答应我了么?”
  韩芯可怜巴巴地望着云阵,心里暗想:要是敢说个不,老娘立刻折断你的膀子!
  “那师妹要早点回来呦,正好大师兄在闭关。师傅大概有两三天就回来了,要是被师傅发现了,我可不能保你的!还有,师妹一定不要去冰渊。”
  韩芯一怔,神情一下子变得十分的紧张,抓住云阵的胳膊连忙问道:“冰渊?冰渊怎么了?”
  云阵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冰渊有只莲妖,曾经受到师傅的提点即将登仙,这几日正是她的天劫。师妹你万一不小心受伤了,可怎么办呢?伤了你师尊可不要骂死我了?整个子陵山谁不知道师尊把你捧在手心里呢?所以,师妹你一定要听话,不要只身犯险哟!”
  云阵温柔而又认真的说过一番话,再抬起眼看韩芯的时候,却发现眼前已经空无一人,本来还要继续说的话,噎在喉咙里上不来也下不去,直直地打了三天的嗝才消化。
  “莲花姐姐,你一定要等我。”
  韩芯甩开云阵的啰嗦,直接冲下了山门,到达冰渊的时候已经天亮。
  冰渊百里之内尽是冰川,韩芯记得当初自己还是一只小心灯的时候,就有一朵银莲粲然如月光地绽放在百里冰川之中。
  那时候她还不能化为人形,只能背着师尊让魂魄跑出来四处游玩,那已经是两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不对啊!按理说莲花姐姐应该就在这个位置啊!”韩芯使劲地回想着,然后又往前走了走,不行不行,水火是天敌,不能再走了,再走就要损耗真气了,于是韩芯又乖乖地退了几步。
  忽然,远远的林子里突然传来一阵风吼的声音,韩芯轻轻一跃便站在了树梢,遥遥一望,吓得她差点没掉下去。
  冰渊尽头就无尽的黑森林,滔天的火浪从黑暗里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前面是雪色莲光后面是漫天的火舌,韩芯看得心惊胆战,毫不犹豫地就扑向了跑在前面的女子。
  “莲姐姐,快抓紧我!”
  寒光中的女子警惕地抬起被韩芯抓起的手,视线移到韩芯的身上忽然怔了一下,然后便看到韩芯突然定住了脚步,面前身后烈烈火舌念念有词的释放出一串咒语,将自己和她一起笼罩了起来,紧接着:火焰消失了。
  女子惊愕地看着韩芯。
  韩芯得意洋洋的看着女子。
  “莲姐姐,你还认得我吗?”韩芯抓住女子的双臂,欢喜地贴过来问道。
  哎呀呀,莲姐姐比两百年前还要好看,好出尘脱俗,皮肤也好好,韩芯不由自主地伸手在她袖子底下抹了一把。
  “你干嘛摸我?”女子猛地背过手,盯着韩芯打量了一番才道:“你是只灯妖?”
  “莲姐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阿芯啊?两百年前泷镇发大火,你把我的魂魄护在你在莲花瓣中救了我,你忘记了吗?”韩芯连忙贴上来解释,生怕莲姐姐真的记不起她了。?
 
☆、认错人了
 
?  “喔,我当然记得,你就是那个傻乎乎的小灯妖。”女子连忙解释,迅速从脑海里搜罗出有用的记忆,笑容浅浅的看着韩芯,慢慢冷静下来。
  韩芯看到女子朝她微微一笑,恍如千万莲花开落,情不自禁地凑近笑道:“我现在就在子陵山上修行,莲姐姐你看我的人形好看吗?本来我一百年前就已经修炼成形了,可是师尊硬是不让我下山。我师尊今天不在,我立刻跑了下来,看到姐姐有难,所以才帮姐姐的。姐姐有没有觉得阿芯长大了,已经不想当初那么胆小没用了?”
  女子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道:“是啊,真的要谢谢你了。”
  韩芯心里虽然得意满足,但是她也有自知之明,就算今天没有自己的帮忙,莲姐姐也一定会渡过火劫的,毕竟莲姐姐的已经是有两千多年道行的千年冰莲妖,而自己要不是靠着师尊的指点,区区九百年的道行,在妖界根本就如同蝼蚁一般。
  不过,听到女神感谢自己,韩芯还是很开心。
  白葭带着韩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周围浓重的血腥味有点刺鼻,白葭长长的衣摆上沾上了一大片焦黑,掺杂着血迹显得狼狈肮脏。
  韩芯跟着白葭走了很久,直到看到一颗粗壮的千年古树才停了下来,韩芯见白葭心事重重的样子,连忙撇开话题笑道:“对了莲姐姐,我的名字叫韩芯,你还叫我阿芯就好啦!”
  女子颇有意味地看了韩芯一眼,目光集中在她子陵宫的腰牌上面定了很久,才回过神,笑盈盈地点头说道:“我叫白葭。”
  韩芯一听到白葭的名字眼神瞬间变亮了,白葭白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莲姐姐人美,名字竟然也这么好听。
  “莲姐姐现在去哪啊?”韩芯嘻嘻地问道。
  白葭避开韩芯的目光,低下头诡异地笑了一下,继而放轻了步子等着韩芯走过来,才停住脚步俯下身低低地说:“阿芯妹妹,你是不是专门下山找姐姐的啊?”
  韩芯连忙点了点头,可不是吗?这两百多年以来她最想见到的人就是莲姐姐了,“莲姐姐,过了今rì你的火劫就过了吧?我师尊说我是万火之源。只要你跟我在一起,火神就发觉不了你的气息了。”
  韩芯小心翼翼地说,一点在子陵宫的无赖气息都没有,就好像在白葭的面前她还是当初那个弱小无辜的小灯妖,而且她也极其享受这种折服在白葭眼底的感觉。
  白葭松了一口气,回过头望了眼四周,地脉下浮动的蛇鼠族已经在伺机而动,仿佛在等待自己被烧焦烤熟的身体成为他们的大餐,远处的雷鸣声轰隆隆地响在子陵山的西南面,白葭望着远远的天雷滚滚,不由地抓紧了韩芯的胳膊。
  “莲姐姐,渡劫的时候为什么不能使用法术啊?”韩芯有些不舒服地抽出胳膊,疑惑地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