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金毛驯化记+番外 作者:宸落(下)

字体:[ ]

 
☆、第 81 章
 
  “我的事,可以等等,先把鸠璃的事解决了吧。”贺黎卿上前一步,伸手抚平她的眉头,“等领养的鸠璃的事解决了,我再慢慢跟你算账。山合企业背后是山合组,就算你和山合社长有了什么协定,也不是好解决的。攘外必先安内,现在我们就一起把小鸠璃领养回来再说别的事。去吧。”
  叶熙宁握住她的手亲了一下,“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好好赎罪的。明天我再去贺氏找你。”贺黎卿抽出自己的手,哼了一声,“记得找人来修门,我可不想晚上和你住在没有门的别墅里。”这话的意思是?叶熙宁嘴角微扬,“那我让人把我的东西搬来?”贺黎卿嗯了一声,把人推出了门。
  “秦芠,你亲自带一队人在这里守着。秦武跟着我就行。”叶熙宁说完之后就走出了别墅,上了车之后,对着驾驶座的秦武道:“走吧。那些老头老太太们也该知道现在的天下是年轻人的了。”
  秦武微微点头就驶向了华夏集团,叶熙宁看着窗外微微眯起眼,华夏组的长老们大多都是顽固守旧的,不像那个出国留学随性的老太婆秦虹。且不说收养鸠璃的事,自己和贺贺的事就算秦虹一人答应了,长老们也一定会极力反对的。秦虹的身体近日越来越差,难保不会有人雀占鸠巢,来个先斩后奏对贺贺下手。忍辱负重了两年,也该一雪前耻了。
  叶熙宁拿出手机发了几条短信之后,闭上眼松了口气,接下来就看他们是要逼自己闯龙潭还是送自己进虎穴了。这边的叶熙宁做好了打算,别墅里的贺黎卿,给秦芠倒了杯水,“当年是你绑架了我,逼她跟你们走了对吗?”
  那段被所有人瞒着的回忆,贺黎卿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这个穿着旗袍用小刀驾着自己的脖子,逼着叶熙宁选择的人。秦芠接过水杯,“不错,是我。只是我们都没想到那么短的时间她就能把林家整的那么惨,还把段家也收入囊中。好像一瞬间变成了猛兽一样,而且被盯上的猎物都被迅速解决,就好像她在很久之前就盯上了他们,只需要致命一击。”
  “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的胃就不好。生病睡着的时候,我就觉得她很乖,像一只小金毛,听话温顺。那时候我就在想脾气这么好的人,到底什么事才能让她从小金毛变成狮子这样的猛兽。”贺黎卿蜷缩在沙发上,捧着水杯,一脸的幸福。“但是,知道答案是我之后,她却一声不吭走了。最开始的时候真的很生气,龙熙和说的隐晦但足够知道你们的强大。冷静下来之后,只能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不去想她。后来慢慢地想念变成了等待的动力,逐渐和她的朋友熟络起来,也渐渐知道了她为我们能安稳过日子做的计划。”
  秦芠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些,却也不好打断,只是安静地听着。贺黎卿喝了一口水,眼神深邃起来,看着秦芠道:“我常在想如果你们在今天要带她走,她的计划是不是能让我们留下她。但是没有如果。在这两年里,我在每一个想念她的夜晚都告诉自己,有些事不能有第二次,没有任何人可以再从我身边带走她,否则就是鱼死网破。秦小姐,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贺总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威胁华夏组吗?”秦芠放下了水杯坐直了身子,贺黎卿听了这话反而笑了起来,也将水杯放在了茶几上,“不是,我是在用你们认定了要做继承人的人,辛苦培养了两年的叶熙宁在威胁华夏组。小金毛脾气虽然好但是却是个死脑筋,甚至可以说是一根筋,认定了就是认死了。她认定的很少,却也足够威胁你们了。我手上没有你们的把柄,你们的情报,有的只有她。” 
  秦芠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她能让叶熙宁如此倾心。一个妖精一样的女人,该温柔时温柔,该霸道时霸道,该轻声细语绝不会大声说话,该呵斥的时候也决不会给你机会反驳,甚至威胁人都能抓住最关键的。“她曾说过,你是她的命,两年间也一直在派人暗中保护你,定期传回你的消息。早晚贺总也会知道华夏组的真实面目,就趁今天由我来告诉你吧。” 
  秦芠和贺黎卿开始谈华夏组,叶熙宁也到了华夏集团的大门口,那里庄萱、方之骐、任无息、董望都已经到了,看到叶熙宁几个人的表情都是似笑非笑,叶熙宁也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走了过去。“好久不见。各位。”
  “这次把我们都叫来,是有什么计划吗?”董望单刀直入,说句实话在场的哪个不因为她当年的不告而别生气的。说回来就回来,还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出现,算是什么事。
  叶熙宁对着他们聚了一躬,“两年前的事,对不起。那样离开实在是不得已,也是为了保护你们。现在,有一件事只有我们合力才能预防。”叶熙宁说完之后也没直起身子,任无息叹了口气,先妥协了,“望,算了吧。回来了不就好了吗?叶少一定有她自己的打算。”
  方之骐和庄萱对视一眼之后,庄萱上前扶起了她,“都是朋友,有什么事就说吧。”叶熙宁看着这四个人,说不感动是假的,从口袋里拿出数据盘递给了庄萱,“我要你们把这个组织研究透了。也许未来有一天这个组织会成为我们的敌人,对贺贺对我所在乎的人动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
 
☆、第 82 章
 
?  庄萱接过数据盘点了点头,“你放心,你不在的时候贺贺对你交代的事可是盯得紧。”叶熙宁点了点头,秦武走到她身边轻声道:“老夫人刚乘直升机到了。”叶熙宁挑了挑眉,“她不好好在国外养病,到这里来干什么。”
  “不好意思,找时间再聚,我请客。有些事要立刻去处理一下。”话音一落,叶熙宁就进了华夏集团。董望拉开车门,对着任无息、庄萱和方之骐道,“走吧,去公馆看看她要我们查的是什么。”
  方之骐嗤笑一声,道:“还真是嘴硬心软。”董望看着方之骐哼了一声,“这里哪个不是心甘情愿帮她的?说得再难听,她都是我们人生转折的重要因素。没有她,至少没有今天的我和你不是吗?”方之骐不再反驳,上了车率先离开,紧接着三人也驱车离开。
  叶熙宁走进了会议室,看着坐在主座的秦虹,“没想到这件事把您都惊动了。”秦虹看着叶熙宁表情严峻,“你还知道把我惊动了?去劫山合组的山合鸠璃,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还没同意你就行动了?你是华夏组的继承人,不是当家人!”
  “对不起。但是,我是为了确保华夏族在A洲的影响力而做的决定。山合会一直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趁这次山合会内乱,如果我能领养山合鸠璃,那么在不久的未来,山合会也会是我们的朋友。这一举动看似貌似,实际会有很大的预期收益。”叶熙宁不紧不慢地叙述了那些早就编好的理由。
  坐在椅子上的一位长老,咳嗽了一声,道:“领养?你把人家劫了她能答应你领养?再者,就算她答应,你这么做山合会和华夏组必然会有一场战争,你考虑过吗?!” 
  “您在政界混了这么久,每次做冒险决定的时候一定都有保障吧?”叶熙宁反问了一句之后,嗤笑道:“那么,当初被你们劫走的我,你们考虑过我在被培养成功之后会成为你们的敌人吗?那个时候你们考虑过后果吗?”
  “你!”那位长老气得脸色铁青,秦虹皱着眉喝到:“够了!华夏组逐渐面世,熙宁也出现在公众面前。华夏组是不会承认劫走山合鸠璃的行动的。行动既然已经进行了,以后发生的所有事都会由你一人承担。你有这个觉悟了吧?”
  秦虹站起身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了许多的叶熙宁,两个人的脸上都看不出情绪,最后叶熙宁低下了头,“是。我闯下的祸,我会自行承担,接下来对山合鸠璃的领养以及山合会那边都会由我私人出面解决,和华夏组无关。”
  “很好。”秦虹点了点头,看向在座的长老们,“这样解决,还有问题吗?”场上是鸦雀无声,秦虹哼了一声,“那就这样散了吧。熙宁,你跟我去办公室好好谈谈。”叶熙宁低着头等她离开了会议室才跟了上去。这个老太婆看上去是帮那些老顽固实际上却是在帮自己呢。
  叶熙宁走进办公室之后,秦武看着老太太的眼色就出去了。叶熙宁站在沙发边微低着头,“抬起来吧,反正也不是真心的,何必表现的那么尊重我。”秦虹先开了口,叶熙宁微微一愣。秦虹很照顾她,甚至有时候让自己觉得奶奶还没有去世就在自己身边。
  “真心的。我对你的尊重。”叶熙宁抬起头,坐在了她身边,替她倒了茶,“这两年,谢谢你的照顾。刚才也是。”秦虹侧过身子面对叶熙宁,“事出紧急,我也是知道了就赶过来了。鸠璃那孩子和你挺像的,可以培养,我相信你。更何况当奶奶的哪有不帮自己孙女的。话又说回来,这次回来我还想着,什么时候你把我的孙媳妇带来跟我见一见?” 
  孙媳妇?多好的称呼。叶熙宁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这样感性,因为一句话而红了眼眶,“她在家里,老夫人在Z国打算久住吗?”秦虹看着叶熙宁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我没有子女,真的是把你当自己的孙女看的,既然到了孙女的故乡,当然是住在孙女家里。最后一段路还是想和家人在一起,就怕孙媳妇不待见。毕竟当年...”
  “没有的事。也许到华夏组不是我自愿,但是对您的孝顺是真心的,偶尔真的觉得您是我的奶奶呢。”叶熙宁将水杯递了上去,秦虹摇了摇头,“回家吧。早一点见到,也早能早一点化了隔阂。”
  叶熙宁点了点头将水杯放在了茶几上,“哪有什么隔阂,只是有些事还没解释清楚。”叶熙宁扶着秦虹站起身,又扶着她到了停车场,上车之后,叶熙宁给贺黎卿打了电话。“贺贺,是我。”
  那头的贺黎卿从秦芠口中知晓了这两年间叶熙宁的辛苦,也知晓了华夏组的势力,更知晓了叶熙宁的苦楚,听到她温柔的声音险些落泪,“嗯。”叶熙宁微微皱眉,“怎么了?”贺黎卿深吸了一口气,道:“没什么,你那边解决了?回来了吗?”
  “嗯,老夫人这段时间住在家里,可以吗?”老夫人?贺黎卿微微皱眉,“是华夏组的那位老夫人吗?”不用想也知道是她和秦芠聊了些什么,“贺贺,秦奶奶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两年她对我很照顾。” 
  贺黎卿有些不满地哼了一声,“自己挑的候选人当然要照顾。我知道了,门也有人来修过了,我会准备好客房的,早点回来。”听她的语气松动,叶熙宁嗯了一声,“已经在回来路上了。那就这样。”
  ?
 
☆、第 83 章
 
?  虽然有百般不愿意,但叶熙宁叫了一声奶奶的人,再怎么不愿意也不能让熙宁难做,所以见到秦虹的时候,贺黎卿是把礼数做足了的。“秦奶奶对吗?熙宁跟我说过,客房也收拾过了,现在带您过去吗?” 
  “贺贺对吗?熙宁一直挂念着你,百闻不如一见。她的眼光就跟追求她的人一样很凶呢。”追求她的人?贺黎卿侧眸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叶熙宁,“我送您去客房吧。”秦虹握着她的手,点头,“走吧,我也有些话想跟你说。”
  叶熙宁刚要跟上去,贺黎卿就回过了头,“收拾一下厨房,晚饭之后都没人收拾。”叶熙宁看了一眼餐桌上原封不动的菜,叹了口气,“知道了。”秦芠在一边憋着笑,叶熙宁回过头语气不善,“要笑就笑出来。回去吧,这边下面的人看着就好。你累倒了我的左膀右臂就没了。” 
  “是。”秦芠应下出了门,这样其乐融融的家庭场面,真的是很好。秦芠离开后,叶熙宁就开始收拾餐桌了,心里却还是有些担心贺黎卿那边的情况,思前想后,还是放下了手里的活,轻手轻脚上了楼。
  站在客房门前,靠着门皱着眉偷听的叶熙宁觉得自己很幼稚。“这些年,每个月都有人送你的消息给熙宁,照片也好,报告也好,看着送来的消息,她就会不由自主笑得很开心。”坐在床上的秦虹,像是在回忆往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