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年之痒七年之幸 作者:一片月

字体:[ ]

 
书名:三年之痒七年之幸
作者:一片月
 
邹辰一直期待平淡的生活——拥有杨之颜,厮守不分离。这样的日子久了,连邹辰自己都不想再去拥有什么。
三年之后,平淡的生活下终究埋进裂痕。彼此再小心隐瞒,便如同坚冰开始裂缝,到底猝然裂开,难以为继。
七年之后,再度相逢的邹辰、杨之颜该如何理清过往,又该怎么面对未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之颜;邹辰 ┃ 配角:Lucky;大周;夏瑾;张教授;老梁;姜岩 ┃ 其它:
 
 
 
☆、第 1 章
 
?  已经天黑了,南方的冬天带着湿气的冷风,尽管已经定居三年,还是有点不习惯。我调了下耳机里的音量,取了车——一辆七成新的山地车,服役三年,它还保持着良好的水准,承载着我不断上升的体重,这点上我是十分满意。带着口罩手套,一路晃晃悠悠回家。我脑子里算着冰箱还有什么,晚上来做什么犒劳自己和她,兜里手机叮咚了下,略略打断耳朵里的音乐。
  杨之颜的短信,从铃声我就知道。这个点,应该是她临时有事不回家吃晚饭了。吸吸鼻子,我停止脑海中对晚饭的计划——她都不在家,我一个人做什么。
  她到家的时候,我正在打游戏。好久没有下本,手指略生疏,失误有点多,我自己有点过意不去。耳机里队友的指挥声不停,我压根没注意到她已经回来,正一边手忙脚乱着忙输出,一边急匆匆吼着:“奶啊,快奶我啊!”
  这本有惊无险,好歹是成功了。队长风邪一句话:“老邹好久没上,装备落下不少。法术DPS装备她先挑,记得下周武林大会,你丫别又忘记让我临时凑人!”
    “知道知道!”我讪讪笑了笑,一扭头,小颜已经洗过澡,垂下的黑发还有点滴水,正站在背后看着电脑。
    “给你带了金枪鱼包饭,还热着,要吃么?”她终于低下头看了看我,好看的唇角,晃花了我的眼睛。
  “吃!”不顾风邪还在说什么,我直接关了电脑。
  芥末很足,包饭还是温热着。三年了,这样的晚餐加宵夜吃了无数次,按理说早该腻味了吧?正如现在的生活,总是觉得缺了什么似的。然而感情的开始,就是平淡如水的生活,油盐酱醋充足,却根本没有干柴烈火。我扯了扯嘴角,把最后一点芥末就着包饭一口吞掉,眼泪终究呛了出来,只好抬着头摸茶几上的纸巾。
  “多大的人,还这样。”小颜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抽了纸给我擦了擦眼泪,她的头发已经吹了半干,只有发尾还带湿意。“今天临时开了会,说是过段时间省上领导要来检查,强调上课纪律。我回来的话太晚,就先吃了。”她总会把自己生活安排井井有条,几点吃饭从不打乱。她年纪轻轻,已经是大学里的讲师,若非年纪太年轻,应该早就提副教授吧?
  “芥末太舒服了,我的最爱啊我的最爱。”一边说着不着边的话,一边享受着鼻子间的通透,她却噗嗤笑出来:“火锅也是你的最爱,川菜也是你的最爱,菠萝也是你的最爱,你还爱蛋糕,邹辰同学,你最爱的太多了。”
  客厅的灯是我执意要的黄灯,打在她瓷白的脸上,映射出上等美玉的质感。我终究把心神全都集中在她身上,伸手抱住了她。唇齿间除了食物,多了蜂蜜漱口水的味道。紧了紧双臂,她跌进我怀里,有不满的哼声,却勾住我的脖子。
  在一起三年多,本就没有的激情更是乏陈。三五天一次的例行公事,今日似乎有打破的迹象。我的手不由自主从她腰间往上而去,咬着她下唇,呼呼喘着气。
  “不是昨天才……”她话没完,我有点不耐烦,重新吻了上去,挺直腰背,抱着她往卧室走。恍惚间似乎外面淅沥沥下起冬雨,而我在她唇角脖颈流连忘返,将一切抛之脑后。
  醒来时候,已经八点多。我揉着脑袋,咬牙起来。客厅茶几上放着煎蛋和牛奶,还有颗洗好的苹果。小颜已经上班走了,这就是我们之间差距。她要去学校,开车去也有半个小时车程,每天都是七点四十准时出发。而我九点才上班,骑车晃悠悠二十来分钟到达。于是她出发时,我还在好眠。她都开始讲课,我才眯着眼睛到单位。中午是见不到的,只有晚上才在一起用晚餐。等到了周末,我要么宅在家里,打打游戏弄我的东西,要么到处逛——不是逛街,而是去各种博物馆。小颜偶尔会陪我,但更多时候,在家的时候,我在书房她在卧室,各忙各的。
  其实更爱中式的早饭,可吃了三年,我也习惯了。先填饱叫嚣的肚子,再胡乱洗漱。无意间瞥见自己脖子上暗红的印记,我才省起昨晚发生什么。如胶似漆似乎也只有才来到这个城市时候才有,也曾不分昼夜燕好缠绵,却在彼此都寻到满意工作后,戛然而止,归于彻底平淡,完全不符合网恋出柜又奔现的节奏。有时候回想起当时匆匆忙忙来到畅城的自己,我都觉得恍若隔世了。而现在,对着镜子里明显胖了不止一圈的自己,我却更不知道该怎么对三年前的自己说,你现在做的是你当初想做的事情。
  收拢思绪,抓紧时间洗漱。翻出件领子高点的牛仔衬衫,我抓了抓头发,扛着自行车出了门。因为这一半年发福太过,她要求我上下楼扛着车子锻炼,完全忽略我也同为女子的事实。好在下楼不费劲,住的也不算高,我欣然接受。等一阵风似得赶到单位,大周已经坐着喝茶了。我一瞅自己茶杯,嘿!茶色正当时,抛了个媚眼给他:“嘿嘿,多谢!”然后忙不迭一口气喝完,才砸吧砸吧嘴:“不错嘛,这么好的碧螺春。” 
  “知道好东西,可你不知道吃人嘴软么?”大周从怀里掏出包装精致的信封给我,我哀嚎道:“你不是吧!!!”然而还是老老实实接过来,拆开后,果真是大红的请帖,烫金的字,也烫坏了我的心脏:“大周,你太没人性了!居然结婚!我还没结婚呢!”
  “拉倒吧你,你连个对象儿都没。我都三十了,再不结婚我老娘该怀疑我是个GAY了。我可告诉你啊,红包可别少!不然以后写材料可别找我。”他的东北腔已经带坏了我,说出来的话却让我心里又抖了三抖。GAY?我不就是么?而且还是个女的。我心里合计他要是知道,恐怕得吐出两口老血吧。
  一早上,做完昨天剩余的表格,拿去行政盖章,我合计了下,就说得给上面送原件,等到十一点就溜了。赶着点送了文件,我坐着公交车,看着窗户里倒映的自己——短发,夹克,牛仔裤,运动鞋,其实我跟小颜从外表上看,根本就不搭。以往年节回老家,过去的同学小聚,也都说我还是以前的样子,吊儿郎当。他们不明白我为何放着老家优越的条件人脉不用,费劲心力考到畅城做个小科员。我懒得解释那么多,只说这里适合养身体,也就打马虎眼过去了。只是哪怕年节,也是住的酒店。家?恐怕家里人一直都认为我是变态吧。
  自从那年,小颜到我家来玩之后。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说住我家吧,我床挺大。小颜笑靥如花,直接把行李箱丢给了我。一开始家里多了个这么美丽又懂事的女孩子,爹妈还觉得很开心。尤其小颜语调柔和,带着南方的软糯,更让我妈妈她发现养闺女的真谛。大学最后一个寒假,我们玩得太尽兴。以至于到小颜即将回去的前三天,我忘记应该低调点。
  犹记得那是个将近中午的早晨,我们俩前一晚跑去看晚场电影,回来都差不多十二点多。洗了澡又睡不着,俩人窝在被窝里,摸出笔记本看美剧。北方的冬天,暖气很足。被窝里太暖,不一会儿我身上都出汗了。本来就大大咧咧,我想都没想,就蹬掉了睡裤,把睡衣把拉下来,只穿着贴身的工字背心。眼见小颜似乎也热得很,我劝她:“你也脱了吧。可别热坏了。”
    她很乖觉,默不作声学着我,也只穿着背心和内裤。耳机里的美式标准英语,叨逼叨着案情发展,Agent Dunham姿势霸气正举着枪来回奔走,我的眼光也随着微弱的光线隐进小颜背心的边缘。啪嗒一声,终于断了脑子里紧绷的弦,我凑过去,吻了她挺翘的笔尖。霎那,混乱的呼吸盖过了耳内播放的台词。小颜紧紧闭上的眼睛勾出我莫名的欲望,再凑过去,吻到的是小颜柔软的嘴唇。
  电脑早就被我拖出去丢下床,被子里的我们紧紧抱在一起,生涩的吻不能阻挡对彼此的热情,但终究还是结束于这个迷乱的吻。慢慢入睡前,小颜蹭着我的耳际,喃喃道:“邹辰,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我嗯了一声,心里想的是那最好啦,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铺天盖地的睡意上涌,我睡着了。
  醒来后,小颜还在我怀里睡着。大概是因为太热,被子被我们拉到了腰间。我揉揉眼睛,头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小颜的身体,虽然隔着衣服,那风景的别致还是让我意乱情迷。我吻她,直到她醒来,两人迷失于这样的游戏里,老妈敲门都没听到。
  于是在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出柜的意思时候,我已经出柜了。
  最后一学期的生活费,是边打工边养活了自己。小颜还好,她父母都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我老妈找上门后,她父母抱着不支持不反对的中立态度,处理得理智又漂亮。而我,彻底从养尊处优的生活里被撵了出来,成了落魄之人。小颜想要救济救济我,我没答应。她自己都没赚钱,凭什么让一姑娘养着我?老家毕业后是铁定不能再待着了,一起分析利弊后,我决定我复习,考到畅城。等毕业证的手续全部办完,我就拎着自己的箱子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南方城市。小颜在火车站接到我,怜惜地说:“累坏了吧?”我咧开嘴,把这个小姑娘抱进怀里,掩饰了自己落下的泪。
  她可不是小姑娘么?还小我半岁,胆子却极大。一路上边走边说,原来她从大三开始就在虚拟炒股。等在我家里被发现后,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借了她老爹一笔钱,开始实战。如今这笔钱也还了,才短短几个月时间,小颜就拥有了旁的人可能一年才赚得到的钱。我夸张地大声喊着:“那还等什么?继续啊!”
  “那可不行,时间过了,再进就是赔钱了。不过你可不准再耍什么大女子主义,饿坏了你还不是我心疼?你下巴都尖了。”我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又点了点头,然后才说:“我饿。”火车上待了二十多小时,还是硬座,从来没遭过这么大的罪,可真是滴米未进滴水未喝。小颜也不管这是外边儿,踮着脚凑过来亲了我侧脸,笑着说:“走,回家。”
  畅城的第一顿饭,是她先动手做的。可我看到那黑乎乎的面条时候,忍不住嘴角抽筋,终究还是自己动手,一人一碗面,希律律一起吃完。?
 
☆、第 2 章
 
?  感谢一向走运动休闲风格的我,即使已经二十五,混迹在大学里还是这般轻松自在。查了查小颜的课表,我轻车熟路赶着上课前五分钟混进教室。还是坐在我最喜欢的最后一排,旁边的学生还纳闷儿我掏出来的不是课本而是小说,不过大学课堂,都是混日子居多。她无非多看了我几眼,也没什么。铃声响起,小颜踩着五公分的细跟靴子进来,乌黑的长发在发尾卷起好看的弧度,闲闲垂在灰色的针织衫前,毛衣链是块儿雕琢的糖白玉。她目不斜视,打开电脑连接上优盘,开始课程。因为麦克风的缘故,小颜温柔的嗓音有点失真,可这不妨碍当成极美的音乐,做我看小说的背景音。虽然她讲的什么K线大阳线我都十分听不懂,但就是爱死她的声线。看学生的反应,小颜的课应该很受欢迎吧?连着两个课间,都有学生挤满了讲台,问她各式问题。
  最后一堂课还有五分钟时候,我发了条短信给她。讲台轻轻震动了下,小颜面不改色继续讲解着课本,眼睛微微瞟了瞟掩在下面的手机。果然,过了一会儿,她抬头准确看向了我。我拧了下头,跟她问好。可她却若无其事,继续讲了作业要点,卡着时间宣布下课。
  坐在最后的坏处,就是下课后别想着能快速离开。等我好容易晃悠到门口,却看见小颜正跟同事说着什么。我知道这时候凑过去她会很不开心,就自觉往广场去。小颜的车一向在那里停着,这次也不例外。
  站着等了会儿,先是高跟鞋的声音,再是身边的小白嘀嗒一声,我抬起头,小颜挎着包拿着车钥匙正走过来。我先钻进左边,她无奈一笑,自动钻进副驾,把钥匙递给我,声音软软的:“怎么又翘班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