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两珥 作者:蛋挞鲨

字体:[ ]

 
 
想成为你,于是接近你。
___
双向暗恋风
又名 《视jiān久了就歪楼了》
周仰和最大的梦想就是变成喻溪那么女神的人,
没想到最后没变成女神,女神变成了自己人。
高中时期的喻溪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个关系好到各自结婚后还可以一起玩的朋友,
多年之后发现得到的是 关系好到可以结婚的 (伪)朋友
CP:外表女神实则天然萌受X一本正经实则痴汉女攻
中篇/不长/也许跳跃会比较快喔!~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喻溪,周仰和 ┃ 配角:秦亦童,刘竹清,卢媛, ┃ 其它:
 
 
 
☆、【1】
 
?  到下班时间了,周仰和拎着自己的包不急不慢的和同事道别,打算慢慢走回家。
  冬天的松城格外的冷,她刚把手塞进衣服兜里就感觉到手机一阵强烈的震动。是秦亦童的发来的信息。
  【喻大美人回来了你晓得吗?】
  周仰和愣了一下,捧着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哈气氤氲了她的眼镜片,使得面前城市的灯火也朦胧了起来。
  “喻,溪……”周仰和摘下眼镜,念出了这两个字。
  真的好久好久没有说过她的名字了,但是一点也不生疏,好像这分别的七八年里那个人一直在身边一样。不过八年对于一个城市来说,足以改变很多地方了。
  像万湖小区对面的一条街早就被拆迁了,那家名叫“万安”的小超市也早就消失在尘土飞扬的时光里。
  周仰和拿出包里的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现在的面容,头发长了,会化妆了,连没人的时候也是笑着的。和那个人一模一样。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举动在大街上实在奇怪,她朝镜子呵了口气,用力的盖上扔进包里,大步的走回家。
  喻溪回来了也好。她想,没关系的,她们总会见面的。
  她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因为拥挤而贴近,周仰和有点烦躁的在人流中拼命的行走,开始后悔自己因为家近选择走路的决定。
  “终于到家了!”周仰和在单元楼下长舒一口气,在心里谴责了晚高峰人群几十遍的卧槽,就听见有人急急忙忙下楼的声音,还没来得及抬头就听见一声刺耳的尖叫——“啊!!——仰和我跟你说……”
  得,小巫婆今儿来串门了。
  “我说秦亦童你个老巫婆嚷什么嚷到时候……”她一抬头,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变成了满脸的震惊。
  以前周仰和觉得有一天她朝思暮想的对象出现在面前,一定会感动的泪如泉涌,但是现在她却觉得整个人像被冻住了一样,所有的思绪都变成沉默,在楼道昏黄的灯光下显得苍白无力。
  站在一旁的秦亦童觉得现在的周仰和活像个吃白面馒头被噎的不轻的人。她正打算给周仰和来个“爱的抚慰”就被喻溪的动作打断了。
  她只能嘿嘿一笑,放下连手型都摆好的手臂,看着面前这对抱在一起的女人,与其说是拥抱,倒不如是周仰和的被拥抱,她长长的头发落在喻溪的肩头,在喻溪白色的羽绒服映衬下显得格外醒目,喻溪倒是一头利落的短发,笑容不变,还揉了揉周仰和的头。
  一阵安静。
  秦亦童忽然觉得她们两个似乎都成为了彼此,按照对方的样子去变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自己,似乎时光开了一条大大的裂缝,把她们都卷了进去,回到了那个大家都回不去的高中时代。
  “好久不见啦,阿和。”
  周仰和才反应过来,往后退了一步,笑了一下,回了一句好久不见。
  “上楼吧。”
  她自己一个人走在前面。
  像是那些远去的时光里她独自承担的感情,一走就好多好多年。
  ——————————
  ——
  “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就给我报了三千米。”
  周仰和觉得自己快气炸了,今天班会突然收到运动会号码牌的时候她觉得莫名其妙,还问了问同桌秦亦童,结果对方也是一脸迷茫,然后兴冲冲的捧着她的脸说要给她看面相推测,周仰和只能找体育委员蒋博问个清楚,在走廊发现了他。
  “啊?不是你让刘竹清给你报的吗?”对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挠了挠头有点尴尬的对周仰和说。
  “刘竹清?”周仰和顿时就生气了,但还是对蒋博道了声谢,准备回教室找刘竹清问问。
  结果她才刚转身就撞到了一个人,还没来得及说一声对不起就听见“哐当”一声,低头一看,花盆已经四分五裂,绿色的植物和撒了一地的泥土在乳白的瓷砖上格外醒目。
  周仰和马上道歉,抬头说:“我赔你一盆……”在看到对方面容的时候戛然而止。
  她只要看到喻溪就会僵硬,好像是一种习惯,如同乍一看到一道光,就会伸手去挡。她不知道怎么和她说话,就像有一次喻溪在收银台面前结账语笑晏晏,她手忙脚乱的抽出零钱双手递给她,连回一句“谢谢惠顾”都显结结巴巴,只能目送她脚步轻快的走远。
  “不用赔了吧,我再买一盆就好。”喻溪笑着看着周仰和,她有点不懂面前的女孩子为什么突然沉默,看她半天都没有反应只好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周仰和对喻溪挤了个僵硬的笑容,“不行的,我一定要赔你的,”她握了握拳,“多少钱,我等会拿给你吧。”
  喻溪想了想,“要不这样,反正明天开始就是假期了,你等最后一节课下课和我一起去买一盆吧。”她说话的时候习惯带笑,是那种连眼睛也眯成月牙的笑,让人看了都忍不住快乐起来。周仰和看着她说话时候一张一合的嘴唇,看着她的眼睛,看着临近黄昏的阳光晕黄了她的毛衣,毛茸茸的轮廓显得特别温暖,忍不住说了声好的。
  上课铃忽然响了,走廊忽然就空旷了起来,班主任的脚步声哒哒的传过来,周仰和对喻溪说:“你先去上课吧,我收拾一下。”
  她也没看喻溪的反应,和班主任说了下情况,就去教室拿扫帚准备去清扫。周仰和走进教室目不斜视的走到最后,拿了扫帚便往外走,无视了秦亦童的口型,一板一眼的扫起地来。
  她看着自己的影子忍不住想:我就怎么在学校突然和喻溪说上话了,她笑起来真好看。不过等会下课要和她一起去买文竹,回家是同路的,那她肯定要知道我家在她小区对面了,啊觉得有点丢脸呢。
  至于那三千米,周仰和觉得还是明天再找刘竹清问问清楚吧。
  快放假的时候大家总是迫不及待的想走的,课才上到一半,就可以看到几乎半个班的人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周仰和心不在焉的听着讲台上班主任乏味的念着古文翻译,一边转着笔盯着课本发呆。
  周仰和觉得现在教室安静的可怕,她甚至可以听到秒针走动的声音,在她脑子里无限放大,就等着下课的那一瞬间。
  秦亦童奇怪的用书戳了戳周仰和的胳膊。
  “喂,周仰和你怎么还不收拾东西啊,文言文听个P啊就算有作业是翻译也可以抄抄书嘛。”她看到周仰和明显的惊了一下,觉得自己一定是判断失误了,中规中矩的学生发挡着脸看不见同桌的表情也是超级麻烦吶,她在心里吐槽。
  在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的时候周仰和开始面无表情的收拾东西,她先是把这星期的英语小测折好,一定是非常精确的对折,夹进英语书,然后把语文书数学书依次叠在上面,然后把挂在凳子后面的书包放在大腿上,一丝不苟的把课本放进去,又保持听课的姿势坐好。
  她的这番举动看起来机械无比,看的秦亦童目瞪口呆。
  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看到这样的状况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帮小崽子连续读了半个月好不容戏熬到最后一天哪有心思读书。又继续放开嗓念她的课文:“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
  松城二中一临近小长假总是喜欢上连课,少则九天多则半月,好像那放假的三天也巴不得用上课翻倍挣回来一样,每每上连课几乎整个年段都是死气沉沉的,只有在最后一天才把这么多天的兴奋一起放出来。
  离下课还有一分钟,坐在最后的男生已经把后门开了,金属撞击墙壁的声音一下子点燃了寂静无声的教室,后排已经有人偷偷溜走了,班主任刚喊出那位男生的姓就被下课铃打断了,她只能把一股气势吞进肚子里,拿着课本转身就走出了教室,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也淹没在嘈杂的人声里。
  周仰和在下课铃刚响就迅速的站起来,椅子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声响,她拍了拍同桌秦亦童的肩膀,迅速的吐了两个字就飞速的向外面走去。
  还在核对书本数目的秦亦童之看到周仰和甩着漆黑的短发大步向前的背影,“哎哟,还说什么‘走了’学什么女神呀今天这么急肯定有约咯……”
  正要走的刘竹清听到秦亦童这么说转过头来,“你说周仰和最后一节课在外面扫什么呢,感觉她比平常更奇怪了哈哈。”
  秦亦童白了她一眼,“你这么说老周我可是会生气的。”说完看也不看刘竹清,转身就走。
  刘竹清冲着秦亦童的背影翻了个白眼,从抽屉拿出小镜子照了会才放下,也背上书包走了。
  和周仰和班的班主任老杨比,三班的严老头完全对得起他的姓,就算要放小长假上课也是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周仰和只能在喻溪班门口等她,教室的窗玻璃的透明的,为了防止学生上课玩手机,也方便年段长巡查,还有人定时清理,干净的不得了。上课的时候周仰和每每看到有老师路过,就觉得这个玻璃装的对学生来说简直痛不欲生。
  但现在也好,可以光明正大的看看里面的人。
  她在三班教室走廊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遍,里面的严老头还兴致高昂的在黑板上演示数学的大题,台下的学生则自顾自的干自己的,只有几个在记笔记。还没到高三,所以这些文科生反倒一点也不急,慢悠悠的好像高三是下个世纪的事情。
  喻溪就是认认真真记笔记的人。
  她的长发遮住了面孔,穿着一件普通的呢大衣,坐的笔直,简简单单的与其他人区别出来。
  周仰和一下子想到她回忆里的喻溪。
  从小时候到现在这么大的喻溪,不变的长发,夏天最热的时候也不见她扎起来,偶尔下楼买饮料,也是披着。她羡慕她的长发,羡慕她四季都穿的得体的衣服,羡慕她远别于同龄人的优秀。
  如果我有一天也可以这样就好了,周仰和想。
  但是她一直留不长她的头发,总会变的奇奇怪怪的碍事,比如帮老爸搬货的时候回被铁丝勾到,给理发店当头模会被修的莫名其妙,小时候看电视看的太投入结果马尾被弟弟一刀子剪掉了。
  好像连老天都不给她安安心心的留一个长发。
  也许是她在三班门口站了很久,里面的人注意到他,甚至坐窗户边的男生还像她招了招手,引起一阵哄笑。
  周仰和觉得很尴尬,便往旁边站了站,墙壁可以挡住她。
  “哎呀我去老头太麻烦了,这么一道破题目也要磨叽这么久!”“对啊太TM烦了我还和别的班越好打球的呢!”几个男生从三班的门口骂咧咧的走出来,丝毫不在乎被他们的严老头听到。路过周仰和身边还“哟”了一声。
  周仰和更不自在了。
  “抱歉抱歉,我们班拖课,让你等这么久不好意思啦——”喻溪也走了出来,看到周仰和就说了一大句话。
  “没事。”
  “那我们去万湖南路那边买文竹吧。”喻溪说话总是习惯带笑,特别容易刷好感度,“我那盆就是那家店买的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