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珠圆玉润(穿越篇) 作者:暗影流香(一)

字体:[ ]

 
这是一个双穿的百合文,到底是各自发展一段恋情,还是资源就地整合不再浪费,还有一定的变数……
至于文下的标签,大家就无视了吧,我反正觉得这文是挺尴尬的,各种不沾边不靠谱……实际上女主之一过的就是一个底层的小官生活,既算不上种田,也算不上豪门公候将相,不过和一般先种田后来成为王妃或豪门主妇的比起来,我觉得我这个倒还更种田一点……
好吧,接下来是正式的文案——
这是一个追跑跳飞的双穿百合故事
双,是指两个妹子
穿,是指穿越
百合,是指GL
故事,是一个在有着无数穿越前辈的种种痕迹下的小官生活
追跑跳飞,俗名曰鸡飞狗跳,可实际上咱不喜欢这种生活,真的是被逼的啊——可谓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综合起来,这就是一个各种不合理揉合在一起的架空穿越故事,大家看着就当一乐吧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种田文 江湖恩怨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玉珠,袁润 ┃ 配角:李云燕,莫兰,闻樱,上官柔,其余的男人们 ┃ 其它:架空时代的底层小官生活,种田风,双穿百合
 
 
 
 
☆、第 1 章
 
?  “雷蒙,投降吧,你没机会的!”
  阮玉珠端着一把CF05式9mm轻型冲锋槍对着百米之外的毒贩雷蒙喊话。
  雷蒙是个牛高马大的法国汉子,身高也有一米九了,但全身缩在被他胁持的人质背后,佝偻着却也藏了个严实,让阮玉珠有点不好开枪,只能一手端枪,一手悄悄去拿身后挂着的一颗闪光弹。
  雷蒙躲在人质背后向着阮玉珠开了一枪,虽然没有命中,但仍然高声道:“MISS阮,我们打交道也不是一次了,你每次都功亏一溃,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何必把事做绝。”雷蒙知道阮玉珠是个华裔,所以一直是以中国话与她交流,试图软化她坚定的意志。
  阮玉珠是美籍华裔的国际刑警,但是对自己的原生国家感情一直很深厚,就连用的武器也是中国产的。
  阮玉珠知道雷蒙这是在暗示自己他上头有人,而且在国际刑警组织里面也有线人,在派遣她前来的美国也有身份有地位的内jiān,自己这次不听上峰的指令,独自行动才在泰缅边境堵住了他,真可叹贩毒的利益,竟可以使多年的老干部们都被拖下水——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世间一切法律道德的,又何止是资本家啊!
  阮玉珠只是不答话,端着枪向前,心中也是暗恨自己,如何便这么地不仔细,没看到他车上还有一个人质,如今虽逼得他离了车子没有掩体,却也有个人质挡在自己面前,投鼠忌器。
  而且正因为先前不知有人质,手里拿着这把CF05式冲锋槍就杀过来了,早知如此,还不如用自己背上的那把JS2型7.62毫米高精度狙击步槍在远处狙他呢!
  但现在换枪是不现实的,手上一有动作,就有可能刺激对方,导致人质受伤。
  所以,还是用闪光弹好一点。
  不过,面对这样的凶徒,就算用闪光弹,可能也只有两三秒甚至更短的时间可用,如果距离远了,来不及解决雷蒙,那人质还是会很危险。
  雷蒙其实也很紧张——阮玉珠是国际刑警组织里最精锐的特警之一,这次也是跟随大部队专门调派到这边来缉捕他们几个的,经过几次反复的较量,毒贩子这边也是损失惨重。
  这次他们一行五人,本来想抄小路离境的,结果被阮玉珠一个伏击,当场手就撂倒了四个,只剩他一个,要不是有人质,他也早被干掉了。
  “雷蒙,这里荒山野岭的,反正也没人看见,你别把我逼急了,我便是开枪了,人质保不住,回去最多也就是吃个处份,还是功大于过,你现在投降,我向上给你报告是你给我做的线人,争取免除你的死刑。”阮玉珠诈他,高声喊道——对于这种大毒贩子,她向来是当场击毙的,回去后多半都不是死刑,花点钱多半就能出来,就算不出来,在牢里过的日子也是惬意得很。
  雷蒙也是老手,摇头道:“你别骗我啦,判处什么样的刑罚也不是你能决定的。再说你的手段我也很清楚,现在我好好地能回国,干嘛要去坐牢?你要开枪就开枪,何必说这样的话。”
  阮玉珠无法,但仍然步步逼近,雷蒙高喊让她停步,她只作不闻,让她把枪扔掉,她更是不可能照办——这时候把枪扔掉,只能造成她和人质一起死掉罢了,她可没那么傻。
  雷蒙这边也是同样无法——这边林深草长的,真杀了人质,他可没那个本事逃脱阮玉珠这个精英特警的追杀。就算是开枪打伤这个人质,也同样只能成为自己的累赘,根本起不到威慑阮玉珠这个老牌特种兵的效果。
  其实雷蒙不知道,现在阮玉珠的心里可比他要焦急多了,因为他手上抓的人质,是自己自小的闺蜜袁润,一起考上了美国的军校当了兵,自己肯吃苦,入了特种兵训练营,她却是耐不得这个苦。两个人一起退伍后,自己转当了刑警,她却去跟人疯,办了个什么侦探社,也不知这次怎么就搅了进来,倒被她觑破了几个毒贩子的花招,得知了他们的行进路线,一边通知了自己,一边又跟了上去。
  阮玉珠只恨袁润这小丫头片子不听自己的话,非要跟过来,结果被当成了人质,若不是心疼她,早一枪过去打伤她的腿,包管雷蒙一时之间失了方寸,再一枪就能结果了他的性命!哪需要在此与其纠缠不休,眼见得对方越走越深,草都长得要比人高了,再这样下去岂不是瞄都瞄不准了!
  ——没办法,只能用闪光弹搏一搏了!
  阮玉珠天生是不服输的倔脾气,绝不可能与罪犯谈条件的,因为人质而放过对方更是不可能的事。
  倒不是说阮玉珠她草菅人命,主要是她潜意识里是把袁润当成是自己的私有物,所以才会下意识地把自己和她两个人的性命都划到了可以冒险的范围内。
  当然了,阮玉珠对这个冒险的度还是有所掌握的,不可能去冒那种九死一生十死无生的险——对于她现在自己想采用的闪光弹封眼,然后再爆起突袭,她还是有几分把握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大胆——要知道袁润再怎么也是个退伍兵,胁持她的人被封了眼,她怎么也会有所行动吧?
  至于袁润同样会被封眼这种可能,就不在阮玉珠的考虑之内了——两个人也是积年的发小了,那是比闺蜜还要闺蜜的闺蜜了,互相间的了解也称得上是了如指掌,阮玉珠相信袁润会对自己用什么招术办法心知肚明的。
  现在的问题是,距离还差着至少五米,要怎么缩短这五米的距离?
  “好吧,雷蒙你嬴了!我把枪都扔给你,你放了她,行吗?”阮玉珠高声道,一边双手举起,拿着自己的枪,示意要扔给他。
  雷蒙也是个jiān猾的,但无论如何想不到自己抓的这个“当地人”,也是个乔装改扮的前女兵,见阮玉珠要把枪扔过来,虽然心底有些疑惑对方怎么会办这种蠢事,但心底还是一喜——大凡作jiān犯科的,心底都有侥幸心理,便是雷蒙此时也是怀着阮玉珠可能是一时脑抽了的想法,便要趁着对方手里没枪,跨出半步来攻击阮玉珠。
  结果刚刚横跨一步,就觉得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一撞,低头一看,却是一枚手/雷似的东西——雷蒙大吃一惊,没想到对方连人质都不管,直接就扔了手/雷过来,但还来不及做第二反应,这枚□□就爆了。
  是的,就是爆了,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爆了——这竟然不是一枚闪光弹,而是一枚真真切切的手/雷。
  结果这一下爆炸,连阮玉珠自己都被卷了进去——她是一扔出这枚“闪光弹”就扑了过去的,哪会想到会出错误,这一下脑海中只闪过了一个念头:糟糕,我拿错了?!
  而在此不远的一个山头上,一个身穿中山装的人正在拿着望远镜向着这边看来,见到爆炸的亮光,再听到轰然声,便挥手让身后跟着的几个随丛前去查看。
  “Mr.Lee,这次做得不错,总算是去了心头一桩事,雷蒙和阮玉珠都死了,一点痕迹也不留。”这个大腹便便的东南亚籍中年人将手中的望远镜递给身后的一个随从,对身边同样在举着望远镜的另一人道。
  “刘先生,阮玉珠可是我的爱将,这下我可是全为了你。”依然不肯放下望远镜的那位Mr.Lee道。
  刘先生笑道:“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不过,那个阮玉珠看起来也是言过其实了,身上的闪光弹被动了手脚也不知道。”
  Mr.Lee听了脸色微变,没有再说什么——让他说什么呢?说阮玉珠太信任自己这个昔日的教官了?还是自己改装手/雷的技巧太好?
  一个小时后,派去查探的人回来,说是阮玉珠身上带的手/雷不止一个,引起连环爆炸,威力惊人,将三人炸得尸骨无存,连块碎肉,布片都找不见了,若不是他们去得快,说不定还要引起森林火灾,估计就是有些小碎肉也被烧化了。
  刘先生听得十分满意,便挥手示意众人撤退。
  一行十来个人从山上下来,也亏得这刘先生大腹便便,居然也是徒步走了过来,看来在这次的贩毒事件中,他干系不小,不亲眼看到结果是决不放心的。
  Mr.Lee神情阴晴不定,跟在他身后——他不像刘先生,看到炸弹炸了,便放下了望远镜,他可是内行中的内行,不到最后一刻,一点也不会放松的。所以他一直关注着那一边的情况,却并未发现有连环爆炸的痕迹,那如何会一枚手/雷就能将三人都炸得连根头发丝都不见??
 
☆、第 2 章
 
?  心中疑惑,但到底还是相信自己几个心腹的查探结果,也是素知他们乃是精锐的,于是便心中安慰自己——许是离得远,角度加上山风的缘故,让自己看差了。
  这边正在安慰自己,忽然间前方山道上转出一票人来,为首者一身正装,身后跟着数十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一个个子弹上膛,对着自己这边……
  ——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这是Mr.Lee头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于是刹那间种种念头纷至沓来,从自己当年在国际刑警组织第一线屡立功勋屡受表彰,到一步步被腐蚀堕落……一时间他这个身经百战的老牌刑警居然百感交集,全身发抖起来……
  不管是反抗还是逃亡,在这种地型下同样都是作死!唯一的选择只有投降,争取戴罪立功……
  ——好吧,阮玉珠,你还是嬴了,你不愧是我最欣赏的学生……
  李队长长叹一声,把枪扔在了地上,举起了双手……
  而在另一边,阮玉珠被爆炸的气浪冲到空中后,就如同身入云间,飘飘荡荡,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过去了几多时光,头脑中一片空白,等她到回过神来时,却仿佛是从高空中坠落一般,迅速地往下坠去了……
  阮玉珠经常被熟悉的人称作“软妹子”,但实际上她可一点都不软,身手、意志力都是一等一的,只是偏生这次遇上了袁润这个冤家成了人质,才让她一时心慌,连被做了手脚的“闪光弹”握在手里也没发觉,结果中了计。
  那颗□□爆炸时,她却还未反应过来,只当是自己拿错了,直到迷迷糊糊地仿佛在空中村落了许久,才忽然想到了此事,心中一凛——这必定不是自己拿错了,而是有人动了手脚!
  阮玉珠也不是傻瓜,早知国际刑警的队伍里必然有内jiān了,不然凭雷蒙那几块子料,哪能在国际刑警这么严密关注他之后,还能这条线上来来回回十来年不出事!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随身的武器弹药也会被人动手脚,这说明此人能近距离接近自己,那这人会是……
  正想到这里,忽然就觉得那飘飘然的感觉一下就去了,身子如同铅块一般,从高空中向下坠落。
  正惊慌间,便已经后背一实着了地——也就几秒钟的工夫,看来果然不是高空坠落,只是先前那飘飘然的感觉让她产生了错觉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