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骄(GL)+番外 作者:十点花开(上)

字体:[ ]

 
文案
许天骄是大许朝第一美人,是先帝最疼爱的小公主。
 
可是却也是大许朝最不幸的一个人,嫁了三回,克死两个,第三个还本身就是瘸子。
 
京城人送她外号“克夫毒公主”!
 
直到她遇到了秦路,那个比她还毒,比她还狠的女人。
 
毒公主变身小娇妻,在外无人敢惹,在家尽被欺压。
 
本文又名:
《驸马的小娇妻》
《我和神经病公主的那些事》
《驸马憋说话,吻我!》
关于更新:隔日更到完结。但会偶尔加更。请知悉。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天骄、秦路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秦路刚刚睁开眼,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秦小爷,您醒了吗?”是丫鬟梅音的声音。
  秦路低低“嗯”了一声。
  门被推开,进来一个端着铜盆的女孩。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年纪,圆圆的脸,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起来很是讨喜。她走到床边,习惯性的就把帕子湿了水拧干,递到了秦路面前。
  “秦小爷,您还是自己擦脸吗?”梅音试探性的问道,拿着帕子的手有些抖。
  她还记得,三天前她被公主安排来照顾秦小爷,早上给秦小爷净面的时候,直接被他推开。由于自己没有防备,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地上。她的手腕此刻还有些疼,就是那日早上摔倒时撑地导致的。
  秦路没有理她,左手拿了帕子,直接往脸上擦。
  她右肩受了箭伤,胳膊抬不起,而左腿摔了骨折,人也下不了床。可是她仍然不习惯别人近身,只能自己吃力的擦脸,然后在丫鬟端着的另一个盆里,用青盐漱口。
  等到彻底把自己弄清醒,大冷的天,她额头上已经是细细密密的汗珠了。
  实在是太疼了。
  不过秦路却并没有因为这疼而有过多抱怨,她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一枪打中,小命没保住。这会儿只不过断了腿受了箭伤,比起死亡,这已经好上太多。
  虽然,她不知不觉地,到了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朝代。变成了一个女扮男装的公主府的马车夫,还和别人共用一个身体。
  只是有点可惜,临死之前没有把银行里的存折交给堂妹,那可是当年父母和叔婶留下的血汗钱,早知道自己会英年早逝,应该早点给堂妹的。
  梅音看着面前的秦路。
  她紧紧抿住嘴唇,脸色苍白,丹凤眼微微内敛,人轻轻的发着抖,有点像是在忍住疼痛一般。她这才发现,这秦小爷,虽然单薄了点,但长得还真不错。
  梅音犹豫着要不要上去帮着擦擦汗,可是此刻手腕却又隐隐作痛了,她于是没敢多管闲事,端着铜盆出了房间。
  梅音是当今天骄公主的贴身侍女,而她口中的秦小爷秦路,则是公主府的一个下人。之所以她这个公主侍女来伺候秦小爷,不过是因为三日之前,公主出去游玩遇到刺客,当时虽然侍卫众多,可因为敌人来势汹汹,全部迎敌而去,倒是让公主落了单。也不知道这马车夫秦小爷是怎样鼓足了勇气的,从马车里拉出公主跳了惊马,自己还替公主挡了一箭。
  倒是自己,这个明明有着武功的贴身侍女,却是因为吓傻了,直到惊马带着马车行到悬崖边上才回过神,匆匆跳下了马。
  她被责罚,来伺候秦小爷。
  而秦小爷,包括他的一家人,因为他救了公主,全部鸡犬升天。
  她以前从没将这所谓的秦小爷看在眼里,却没想到,这人却这般的难缠。连伺候着梳洗都不让,且对女人也全无怜惜之心。
  梅音出了房间,脸色就冷了下去。
  早饭也是送到屋里的,一碗鸡汤煮的青菜粥,四个包子两个烧卖,还有一块葱油饼,另外配上几样小菜,这顿早饭在现代,没有五十块钱拿不下来。
  既来之则安之,自从当年父母和叔婶出意外死亡后,秦路便养成了这么个性子。五星级大酒店她住的舒坦,街边的小巷子她也蹲的自然,只要能多抓一个罪犯,让社会多一份安全,她怎么样都可以。
  如今,她应该先养好伤。
  吃过早饭,秦路无聊的拿起了一边的书来看,却见是一本说风流书生和大家小姐爱情的话本子,看了两眼就被丢了,这种书,只怕也就原主那种被压抑住性别的女孩子,才会躲在被子里偷偷的看。她早就不把性别当一回事了,哪里能看得下去这种痴痴缠绵。
  正没事可做无聊着,外面匆匆传来了脚步声,接着门被推开,一个大约四旬的妇人走了进来。
  她穿着一件灰扑扑的对襟褙子,头上插了一枝银钗,一身胖乎乎的肉,正是这具身体的母亲,梅氏。
  梅氏一进门就往衣柜那钻,东挑西拣的,找出了件浅石青的长褂,深蓝的腰带,抱着走向床边,催着秦路道:“来小路,快起来,把衣服给换了,就换这件浅石青的长褂,你穿这个好看!”
  秦路得到了原身的记忆,知道那个少女和她一样,性子都冷情,对着母亲梅氏,除了亲情之外还带有一丝怨恨。怨恨梅氏为了自己的地位,为了得到丈夫的欢心,硬生生让女儿从小便女扮男装,毁了这个少女的一辈子。
  三日前的事件,除了想着救人以外,少女秦路也抱了一死的决心。死之前救了公主殿下,想必日后母亲和两个姐姐的日子也不会多难过,可是她,她宁愿死,也不要听母亲的话,去娶公主府管事的小女儿。
  尽管那管事的女儿嫁妆会很丰厚,尽管靠着岳父,她包括出嫁的大姐一家,以及还未说亲的三妹,人生都会变得有所不同。
  可是她不愿意,她的一生已经毁了。她不愿意再去毁掉另一个人。
  秦路努力克制着少女秦路愤怒不甘的情绪,淡然的看向了梅氏,“娘这么急着让我换衣服,莫非是秀芳要来看我?”
  秀芳姓张,是公主府大管事张锐的小女儿。
  梅氏脸上的笑微微凝滞,不过短短的一瞬,就又换上了笑容,“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娘已经想开了,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都请人去和秀芳的娘说了,以后这事就不提了。是公主要来看你,方才公主身边的清音姑娘已经来传了消息了,公主要来,你无论如何也得收拾收拾,对不对?要是冲撞了公主,那可不止是你一个人的事,咱们全家都要被牵连的。”
  秦路还没开口,少女秦路的怨气就压抑着她,脱口便道:“这样不是更好,娘一直讨厌三位姨娘和两位弟弟,若是咱们全家被牵连了,那不正好一家人都去死,也省得娘日日生闷气了!”
  不说秦路被吓坏了,梅氏也被吓坏了。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梅氏的声音低下去,一张脸也白了,眼睛里也顷刻就蓄上了泪。
  秦路感觉到身体里少女秦路的情绪慢慢平缓了下去,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少女情路想要安慰人,秦路便不管了。她和梅氏无亲无故,更是看不上梅氏硬把女儿扮成儿子养大的行径,自然不会去安慰她。
  垂了眼睛盯着前方,秦路悠哉的打起了盹。
  梅氏等了半晌没等到女儿的回复,大着胆子看过去,却见女儿早就转了视线,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出声劝道:“小路,算娘求你了,你就换上衣服吧!要知道,那可是公主啊,若是你能得了她的亲眼,以后你就飞黄腾达了,到时候你爹还不得求着你?还有那三个小贱人和她们的儿子,也一样要舔着脸来求你的!”
  少女秦路没有出声,却在秦路的脑海里嘤嘤哭了起来,秦路一阵心烦,不耐烦的斥责梅氏,“娘莫不是忘记了,我可是女儿身,若是公主看上了我,到时候我该如何做?难不成娘是真的嫌弃女儿活的太久了,恨不得让女儿早点去死?”
  天骄公主前后嫁了三任丈夫,目前的这位丈夫是个不良于行的侯爷。天骄公主不跟侯爷行房,不住侯爷府邸,却在自己的公主府养了面首三千。
  梅氏整个人都被镇住了。
  她,她的的确确忘记小路是女儿身了……若是小路是儿子,救了公主后又得了公主的看重,那不止是秦大宝,便是她要把秦大宝那三个小贱人提脚卖了,秦大宝也不敢放个屁的!
  想到这里,梅氏看床上秦路的目光就有些怨恨。
  秦路是什么身份,察言观色最是厉害,哪里会错过梅氏的目光。她在心底替少女秦路哀叹了一声,彻底扭了头不搭理梅氏了。
作者有话要说:  看过《姨娘》的亲们,请忘掉那文里秦路和许天骄的性格
这一本才是真正的秦路和许天骄
秦路是穿越而来的,和原主少女秦路前期会共用一个身体,到中期少女秦路就会离开了
然后,新文新气象,不要吝惜的用你们的收藏和评论攻击我吧!
 
  ☆、第 2 章
 
  梅氏在屋里待了片刻,自觉无趣,便悻悻地想要出门。
  院子里却传来脚步声,且脚步声越来越近,听着像是有几个人一起朝这边走来了。梅氏的心立刻狂跳起来,是公主,是公主过来了。
  “小路……”忍了又忍,梅氏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小路,你,你换下衣服吧?”
  到底是公主殿下啊,身为公主府的下人,衣衫不整的面见公主殿下,这是罪。
  这是有可能牵连全家的罪。
  梅氏看向窗,看向地,看向床上缩在被子里面色苍白的秦路,急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窗未擦,地未扫,屋里没来得及摆上鲜花,没来得及点上熏香,而秦路也是一副乱糟糟的模样,公主不会怪罪吧?
  梅氏看向女儿的目光中含有一抹哀求,秦路正要说话,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梅氏忙收回视线,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奴婢参见公主。”
  许天骄淡淡扫了她一眼,身侧的婢女清音立刻出声道:“起来吧。”
  “谢……谢公主!”梅氏声音发颤,手撑地,慢慢的站了起来。
  “小人参见公主。”秦路微微侧身,低垂着头,面向门口的方向。她身上带伤行动不便,话音刚落,就在少女秦路的情绪推动下再次开口,“小人行动不便不能下地跪拜公主,还请公主恕罪。”
  少女秦路伤势很重,仅仅是一个侧身的动作,秦路就疼的狠狠咬住了牙。早春三月,这个动作保持不到一分钟,居然就察觉到前额后背都起了汗意,秦路再次咬牙,忍住。
  许天骄站在屋子正中央,她个子不高,但床却不矮,尤其秦路个子高,即便是弯腰低头的坐在床上,许天骄也清清楚楚的将秦路的面部表情尽收眼底。
  明明疼的咬牙切齿冷汗直冒,可这马车夫却硬生生忍着。这么别具一格,是想博可怜,让自己主动提出赏赐?
  呵,许天骄轻轻嗤笑一声。
  “无碍。”
  “多谢公主。”秦路沉声说道,动作轻柔的转身,坐正身子后,终于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秦路转身后依然低垂着头。
  古代尊卑森严,少女秦路只是一个下人,自然不能抬头乱看。何况,只从方才那“无碍”两个字里,便可听出这公主多么的骄傲和不可一世,这样的人,万万不可得罪。
  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秦路特别的爱惜生命。而她前世也曾做过一段时间的卧底,适应环境非常快,此刻虽然心里不以为然,但面上却完完全全把自己当成了下人。
  许天骄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马车夫。
  一张脸几乎比女人的还要白,长发束起在头顶插了个木簪,几缕乌黑碎发垂在耳垂,看起来耳朵和侧脸都显得更白了些。嘴唇紧抿,下颔微收,眼睛盯着身上盖着的薄被,眨都不眨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