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骄(GL)+番外 作者:十点花开(下)

字体:[ ]

 
  ☆、第 61 章
 
  许天骄这回是连惊叫都直接省了。
  怔愣的看了秦路片刻,然后动了动手。秦路手按的力气不小,她的动根本就是在原地抓了抓,根本没移开半点距离。可就这抓了一抓,直接抓的秦路轻“嗯”了一声。
  许天骄吓了一跳,待看见秦路双颊也是一片粉红,脸色白皙的比第一回在下人房看到的还要好看时,只觉得心跳都加快了些。第一回见到,她就觉得这个马车夫长得好,现在……虽然她是个女人了,可是她还是长得好。
  她无意识的手又动了一下。
  秦路哼笑出声,“怎么的,不是不稀罕的吗?这瞧着怎么像是摸上瘾了似地。舒服吗?”
  许天骄觉得手底下真是烫手山芋,可明明……吃亏的好像是秦路,怎么她就一点羞耻心也没有呢?真是的,多亏她只是个下人,若是在自己或者玉荣宁安之流的位置,只怕她的名声会比自己的还要响亮。
  “本宫是看你喜欢,所以就赏你的。”她不敢看秦路的眼睛,低着头看着她的胸口,故意装着不屑一顾的口气说道。
  说完话,这眼睛还真就停在秦路的胸口处了。
  入手的感觉……好像也不怎么大啊?
  她又低头看看自己的,领口都被秦路扒拉开了大半,里面风光自己一低头便瞧了个清清楚楚。她觉得自己真的不小,于是干脆另一只手向前,一把扯住秦路的领口,把她的侍卫服用力的往下拉了几下。
  秦路本就微微弓着腰的,许天骄拉她的衣领她也任由着没有反抗,因此许天骄就透过层层遮挡,看到了里面嫩白的皮肤,以及比皮肤更白的白色布料。怪不得摸着感觉不是很大,原来她用白色布条裹住了。
  “不疼吗?”她松了抓领口的手问道。
  “挺疼的。”秦路说道:“可是不得不绑着。”
  许天骄用力捏了一下,“自作自受!”
  秦路吃痛,但却隐隐的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刺激感,她静了呼吸感受了片刻,才笑着对许天骄道:“多谢公主赏赐。”她说着,松开了许天骄的手,倾下/身在许天骄嘴角边亲了一下,“再谢公主赏赐,好了,我走了,有空再来看你。”
  不等许天骄反应过来,秦路直接到了后窗,开了窗户就跳了出去。
  许天骄手脚发软的爬起来,扑到窗口的时候连秦路的影子都瞧不见了。
  她也不知怎地心里便生出一股懊恼,用力的跺了跺脚。听到外面清音的声音时,便语气不善的应了声。
  清音和兰音端着洗漱用品进了屋,看着许天骄站在窗口,清音想到方才听见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公主,您若是累了,便早些洗了,上床歇着吧。”
  许天骄转身,没有点头没有回应,只是向着床走去。待看见床铺乱糟糟一团,犹如有人刚刚在上打过架一般时,她脸色顿时又红又白的。
  这该死的秦路!
  “去外间洗吧。”她说道,忙先一步朝外走去。
  清音不解的看着她的背影,然后又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兰音。兰音也是不解,遂对她点点头,两人跟了出去。
  许天骄在外间洗漱好,便赶清音和兰音出去。
  清音端着铜盆出去了,兰音却留了下来。公主之前在太后娘娘那没有不高兴,出来和慕家小姐说话说的也很融洽,还答应了要帮慕家小姐的忙。这一路也没见着旁人,也没人惹着她,按理不该这番状态的啊。
  “公主,你是不高兴吗?”她干脆直接问许天骄。
  许天骄道:“是啊,我不高兴,你还不赶紧躲开!”
  “公主因为什么事情不高兴?”兰音道:“谁若是惹了你不高兴了,你直接说,奴婢去帮你教训他去。”
  许天骄张嘴就想说秦路,可是看着兰音好奇的眼神,再想想秦路刚才对她的所作所为,她顿时就羞耻的说不出口了。
  “没事,就是突然不高兴了。”她说道,看向兰音,“今儿不需要你值夜了,你也出去。对了,下回和惠再过来,你就禀报本宫,本宫见一见她。”
  “哦——”兰音长长哦了一声,十分了然的样子。
  许天骄蹙起眉,“你这怪声怪调的,什么意思?”
  兰音笑道:“奴婢知道公主为什么不高兴了啊。”
  “为什么?”许天骄问道。
  “因为您想见和惠公主了啊,您自从知道和惠公主所作所为后,便恨不得对她退避三舍。今儿个您突然决定要见她了,定然是和先前您问慕家小姐的话有关。”兰音笑嘻嘻道:“所以您才觉得自己对秦侍卫太在意了,于是就不高兴了。”
  叽叽喳喳说完,她忽然凑到许天骄跟前,小声问道:“公主,你您不会是真的看上秦侍卫了吧?所以想跟和惠公主取取经,看看怎么跟一个女人好好相处,好好相爱?”
  “胡说八道!”许天骄一巴掌拍在了兰音的脑门上,自己却脸烧的滚烫,“出去出去,本宫要休息了!”
  “被戳中了心思就恼羞成怒,唉……”兰音故意哀叹着,在许天骄再次打她之前,快速的跑了出去。
  许天骄看着门口,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滚烫滚烫的脸颊。
  老天爷,我不会真的跟和惠那个混账一样,喜欢上女人了吧?
  不,一定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
  秦路回到住处,崔宇正躺在床上看兵书。因为到了行宫,慕雪住的宫殿门口暂时有太监守着,慕雪便让他回来好好休息一个晚上了。
  见着秦路带着满头满脸的汗水蹿进来,他吓了一跳。
  “你这是去哪儿了?”他嚷嚷道:“这样的天气里,你居然还能热了这么一身汗,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跑步了。”秦路说道,去拿衣服准备去出去洗澡。
  这一路十五天,她一次都没洗过,每次都只是趁着崔宇当值,自己回帐篷匆匆抹了一下的。方才从许天骄那出来,她狠狠去跑了快一个小时,现在浑身都黏黏湿湿的,觉得都要臭了。她不由得想到刚才,被许天骄撩拨的差点不想走了,可却想到自己这么多日没洗澡。为了避免把许天骄熏死,只好赶紧撤了。
  好在许天骄的鼻子不够灵,被她压了那么长时间,居然也没觉察出她身上有什么怪味。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崔宇看着秦路拿了干净的衣服和帕子往外走,坐起来问道:“你干吗去啊?”
  “去洗个澡。”秦路扬扬手里的衣服,说道。
  崔宇道:“外面没咱们洗澡的地儿,你要么打了水进来,在屋里擦一下好了。”
  秦路顿住脚,看了崔宇一刻,心道还真找不到理由让他出去。但是自己又不能当着他的面洗澡……她忙说道:“我出去问问再说吧!”
  崔宇嘟囔了一句,也没放在心上,又垂头看书去了。
  秦路一溜烟的跑出来,去了这小宫殿里的小厨房,里面一个年长的宫女婆子正在烧水,秦路便问她,“嬷嬷,你可知道什么地方可以供我和崔侍卫洗澡的?”
  老宫女在这行宫待了大半辈子了,早先年是对什么人都奉承,就希望能早点回到京城去。可奉承了那么多年,一点儿用也没有。现在她早已经冷了心了,就等着老死在这行宫了,而秦路又是个蓝翎侍卫,她自然更没心思搭理。
  看了秦路一眼,道:“到井里去提水,回你屋去洗!”
  到井里去提水?
  秦路脸皮抽搐,没记错的话,她的生理期快到了。而且这个季节,这个地方,用冷水洗澡只怕男人都扛不住。
  “那等你忙完了,我在你这里烧一下水吧。”她退而求其次的说道。大不了,回头直接想了法子把崔宇赶出去。
  年长的婆子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说了两个字,“不行!”
  这破行宫,怎么一个烧火的婆子都这么牛气?秦路正想着要不要教训教训她,就听见一个姑娘清脆的声音传了来,“嬷嬷,你把锅里的水先打给秦侍卫用吧。”
  秦路看过去,见是慕雪身边的大丫鬟翠青。
  “翠青姑娘,多谢了。”秦路对她抱拳说道。
  翠青忙后退一步避开秦路的礼,“秦侍卫不必客气,一路上您辛苦护着我们小姐,这点是我应该做的。”
  年长的婆子可不干了,大声道:“这水可是烧给慕家大小姐沐浴用的!”
  “大小姐去伺候皇上了,我们小姐是大小姐的亲妹妹,难不成还用不动你?”翠青可不怕这个老婆子,这种人向来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这些年她可是见多了。她冷哼道:“便是你再不把我家的两位小姐看在眼里,那天骄公主你总该知道吧?这位可是天骄公主昔日的侍卫,你也敢不给他备水吗?”
  天骄公主?
  那个杀人如踩死蚂蚁一般简单的女魔头啊!
  年长的婆子满脸的恼怒顷刻间全部消失了,笑容满面的看着秦路,道:“秦侍卫您稍等,奴婢这就给您打水。您是说要个沐浴的房间是吧,您稍等,奴婢打了水就带您过去。就您一个人用,保管又干净又安静。”
  秦路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自己现在的表情了,这演技,在现代那妥妥的老戏骨啊。只不过,没想到她前脚刚欺负完许天骄,这后脚就来仗着许天骄的面子欺负别人了。
  “辛苦你了。”她对年长的婆子说道,又再次跟翠青道谢。
  翠青对着年长的婆子敢出声训斥,可对着秦路却犹如一只小白兔了,“秦侍卫您千万别客气,您先忙着吧,奴婢先回去了。”走了两步才想起来她到这儿来的目的,回身对那年轻的婆子说道,“嬷嬷,待会儿记得再烧一锅水,我们小姐也要沐浴。”
  年长的婆子再也不敢怠慢任何一个,忙对着翠青点头下了保证。
  秦路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随后又在这偏殿转了一圈,见没什么异样,便转回住处打算休息了。当然,这个晚上偏殿里只有慕雪一个主子在,慕雨此刻正睡在显宗帝的床上。
  次日秦路用过早饭,便和崔宇一起送慕雪去了草原上。
  今儿不仅主子们要狩猎,也同时是他们这些侍卫们表现的最佳时机。到时候侍卫中会有好几场比赛,且都是在显宗帝眼皮子底下比的。不管表现的好坏,显宗帝都会看见,如果她可以一举夺得第一,那么这一次她就能正式入了显宗帝的眼了。
  虽然她现在恨不得好好收拾一顿显宗帝,可是现实残酷,她必须得去讨好他。秦路拿起当年做卧底的精神,将自己的精神状态调整到最好,一路送了慕雪过去太后娘娘那边,便和崔宇一起去了侍卫们的所在地,跟于远行先报告了一番。
  于远行想用这两个人,自然的也希望今儿的比赛两人能有一个不错的成绩。因此他俩来了,于远行便拉了他们坐下,快速的给他们讲了今儿的几场比赛。
  少不掉的骑射,他讲了不少要领和技巧给崔宇听,下命令让他务必拿到前三。
  至于秦路,他要求的是秦路要猎到最猛的猎物。不是最多,而是最猛。若是仅仅猎的多,但只是兔子山鸡之类,那太没意思,赢了也不够出众。但猎到最猛的猎物,哪怕只猎到一只,那也相当出众了。
  于远行让秦路直接入草原森林最深处,狼和虎,必须要猎其一。
  秦路简直要怀疑于远行是不是想让她死在这儿了,不过就算于远行真的有坏心也无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了得到显宗帝的注意和重视,这回来秋猎她原本就是抱了极大的勇气的。且这一路以及在训练营的训练,还有在现代所学的那些,秦路相信,不管是狼还是虎,她都有能力去试一试。哪怕不能成功杀了这些东西,她一定也能顺利逃开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