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酒医之皇权易主 作者:曲落无痕

字体:[ ]

 
 
书名:酒医之皇权易主
作者:曲落无痕
 
她能画出一幅绝妙的天云之画,却走不出画中的生死。
十年的孤独,十年的思念。是百里晴迁一生的执着,在她的执着里,还有一个人。
药王百里墨与南王弗元清的一战,将是中原与南疆的殊死之战。
国破家亡,生死存亡。她该如何抉择?
几次梦回,都是她清丽的容颜,祥和的眉眼。
最终却成了走不出深渊的魔障!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百里晴迁,柳长歌 ┃ 配角:凤舞子,百里墨,弗元清,凤儿,弗瑾月,弗焯,旷远,楚凌峰,楚念,田罚,田子谦,燕绍,魏明朗,陈婵 ┃ 其它:酒医
 
 
 
☆、第 1 章
 
?  “长歌,你的眉就像水墨画里的祥和之风……”
  “长歌,你就让我喝一点吧,我实在忍不住……”
  “丫头,你就这么想反客为主?”
  “长歌,对不起,我还是来晚了。可我却不知,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一声轻微的喘息回荡在空旷的大殿里,她沉默地望着那冉冉升起的日出。她每天晨起都会望着日出,看着那轮日慢慢的展露头角,然后,称霸天空。
  但是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晴迁。多久了?这样苦苦思念的日子多久了?一个月两个月?或是三个月四个月?不,都不是,已经半年了!
  她和晴迁分开了半年,为什么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感觉晴迁不会回来了。无论她怎么想,怎么念,晴迁都不会回来了!
  在这半年时光里,她又把长歌亭翻新了一遍。种上很多淡雅的兰花。当然,枫树还是留着。等到了秋天,还是会看到漫天的火红。就像生命一样,燃烧在火一般的世界里。充满了思念和激情。
  兰花的香味将这伤情的气息掩盖,长歌梳洗完毕之后按照往常的惯例去看望父皇。虽说父皇是造成她和晴迁分离的直接因素,但终究,她和晴迁还是逃脱不过劫数。
  劫数,变数。这两者,似乎混为了一体。
  因为晴迁,她重视友情,其次,才是爱情。
  长歌走在长廊里,苍白的唇上挂着一丝苦笑。迈进龙隐宫的大门,便听见父皇剧烈的咳嗽声,她心一突,连忙跑进去。
  御医楼的所有御医都在殿外俯跪候旨,听着皇帝一声又一声的剧咳,仿佛每一声都要把肺脏咳出来。陈明哲在内室里为皇帝把脉,时不时的捻动一下插在皇帝背上的银针。
  如往常一般,陈明哲的态度总是那样平淡出奇。就好像手底下的病人不是皇帝,而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在他看来,谁都一样。但是病症,似乎不太寻常。
  柳长歌紧张地问他:“父皇怎么样了?”
  陈明哲平淡地看了长歌一眼,修长的指穿梭在银针之间。瞬间将插在皇帝背上的二十四根银针全部拔掉。皇帝的咳嗽忽然停止,人也跟着陷入昏迷。
  几个太监小心翼翼地将皇帝扶躺下,柳长歌上前,亲自为皇帝盖紧被子。随后吩咐,“好好照顾皇上。”
  “公主放心吧。”太监总管态度恭敬。
  柳长歌看了眼正在收拾医药箱的陈明哲,眉峰轻敛,甩袖走了出去。
  陈明哲挎上医药箱跟了出去,内室与外殿中间相隔两道走廊。见此地无人,陈明哲当即拦住长歌的脚步,跪在她面前。
  柳长歌没有去扶他,因为她知道,他有话要说。一定是关于父皇的病情。能让一向淡定的陈明哲做出这般举动,这说明什么?“陈明哲,父皇的病情,到底如何?”
  陈明哲禀告道:“还望公主恕罪,陛下得的不是寻常病症,而是中了蛊。”
  “蛊?”柳长歌转首思虑,呢喃着问:“什么是蛊?”
  陈明哲知无不言,耐心解释:“蛊是一种剧毒,也是一种活体。它能侵入人的身体,控制人的思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恰当的时候,吸噬人的精气,餐食人的肉体。”
  一般人听到这个解释一定会心惊肉跳魂飞魄散。可是柳长歌似乎平静的厉害。
  陈明哲多多少少有些诧异,不过也只是片刻而已。他说:“陛□□内的蛊恐已深入骨髓,融合血液……”
  “总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本宫要父皇活着!”柳长歌盯着陈明哲,清冷的眼里居然带着一丝杀意。
  陈明哲知道,公主眼里的杀意,心中的杀气,不是对他。而是对下蛊之人,深恶痛绝的愤怒。公主这样,让他心疼……
  柳长歌孤独的走在回去的路上,如此机械般的行走,就像一具没有知觉的行尸走肉。她不允许任何人跟随,也不准冬儿去找莫从寒。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只是走到半路,她忽然觉得心脏好疼。心好疼!“晴迁,你究竟在哪?你是要我等你?还是要我去找你?天涯海角,你究竟在哪?”
  长歌几乎被这铺天盖地的痛楚撞晕,摇摇欲坠的身躯终于在疲惫不堪之中倒下了。父皇生命垂危,你又失去音信。你们究竟让我怎样?
  黄昏了,那暗黄的色彩突破窗棂温暖的映照在她的脸上。长歌感觉有一只小手在抚摸她的脸,她努力地睁开了眼。不期而然地看到融枫正站在矮榻前,小小的身躯因站立不稳而摇摇玉坠。只是他努力地把住榻沿,才不至于栽倒。
  柳长歌浑浑噩噩地脑袋在瞬间清醒,连忙抱住融枫,亲亲他的小脸。融枫的成长很快,她是亲眼看着他一天一天的长大。真的很欣慰。此时此刻,最欣慰的却是另一个人。就是站在门口微笑着观望姐弟两的黎萱。
  夏季很热,但到了夜晚,这花园里却吹起了一阵清凉的风。
  “萱元阁的茶,你好久都没喝过了。”黎萱亲自为长歌煮茶,泡茶,然后斟满茶杯,递到长歌手上。
  只是递茶杯的时候,萱妃有意的碰触长歌的手,如此冰冷的温度,是不是连血液都在悲伤的河流中被侵蚀成冰了呢。
  长歌感受着萱妃的手掌温度,她用她的掌心包裹自己的手,用她的温度来温暖自己。可是,这些都不是长歌想要的。在皇宫里,一个贵妃如此掏心掏肺甚至可以说是情真意切地关爱一个公主。古怪得紧。
  其他嫔妃见到长歌都是敬而远之,唯独黎萱,每天都想法子怎么能接近再接近她。她笑了,一边苦笑一边喝茶,“你这么做,究竟有什么意义啊?”
  黎萱给自己倒上茶,轻轻地浅酌一口,月色映朱唇,愈发娇艳欲滴。她轻叹一声说:“长歌是公主,所有人对你好是应该的。而我,只是这些人中的一个。殿下可不要误会什么。”
  她居然这么说?长歌倒是有点意外。其实黎萱的心思两人都明白,但是身在后宫,却必须要注重行为举止。你能够做到的,就只是隐藏自己的真心。
  这一点黎萱做的比较好,她也曾在暗夜里寂寞的想念长歌。从什么时候起,想要陪伴身边那个人已经从皇帝变成了公主呢?如此乱.lún的感情,她仍然会让自己心安理得。
  “话……姐……”一声小小地柔软地轻唤,让柳长歌的心变成了水。
  八皇子融枫居然口齿不清地叫出了“皇姐”两个字。虽然第一个字皇语法有点偏,但长歌和黎萱仍然是听得真切,感动在心。
  长歌抱着融枫倒在草地上,青葱绿草衬着她洁白如雪的长衫,清风拂柳,发丝飘扬。融枫坐在长歌的身上,一双清澈的眼睛仿佛会说画。说的是微笑,画的是开心。
  长歌捏了捏融枫柔滑的脸蛋,诱哄道:“再叫声皇姐听听。”
  融枫转了转眼珠,忽然咧嘴一乐,“姐……姐……”
  “哈哈!”长歌简直太喜欢这个弟弟了,忍不住坐起来将他揉进怀里。“融枫,你太可爱了。来,再叫声。”
  “姐……话……姐……”
  “叫声母妃……”
  “母……灰……”
  黎萱哭笑不得,什么啊这都是!她连忙押了口茶,对那对忘乎所以的姐弟两嗔道:“融枫,别折腾你皇姐了。自己玩去。”
  柳融枫穿着一件精致华丽的明晃锦服,小锦服不大点,裹着他瘦小的身躯。长歌看护的紧,唯恐一阵夜风把他吹跑。
  而融枫,似乎特别喜欢粘着长歌,就喜欢她的怀抱。
  为什么?在他小小的不成熟的意识里,姐姐的笑那么温柔,亲和。怀抱是那样柔软,舒服。融枫的小手紧紧抓着长歌的衣襟,晃着脑袋在她胸上拱了拱。
  长歌全身一颤,黎萱端着茶杯的举动霎时僵住。
  罪魁祸首融枫却浑然不觉,他这无意间的举动引得长歌面红耳赤,母妃尴尬的要死。就算长歌用手压着他,他仍旧不老实,搂住皇姐的脖子,狠狠地亲了她一口。
  如果这口是亲在长歌的脸上,那倒无妨。可是,他居然亲她的嘴!
  “融枫!”萱妃皱眉呵斥。
  长歌连忙劝道:“好了好了,小孩子无意举动而已,你用的着发火吗?”
  黎萱不是要发火,真的她不是要!儿子居然亲了心上人的嘴,她自己还没亲到呢!这一刻,她真的很羡慕融枫。但,更羡慕的人,却是那个满身雍华,淡然雅致的女子。
  似乎,长歌回宫之后,就没有再提及过有关于百里晴迁的只言片语。她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武林大会结束之后,楚念便回了凌峰堡,将所有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父亲。并坚决表示,她不会与田子谦成亲。
  父亲说这件事他会考虑一下,什么叫考虑一下?她的终身大事,难道她自己无权做主吗?父亲一意孤行,真的有在乎过她的感受吗?
  如果最终父亲仍是反悔的话,那就别怪她,不念父女之情!?
 
☆、第 2 章
 
?  越接近后山,他的心,就越发的疼痛。也许这种疼痛已经突破了岁月的约束,变得与世隔绝。可依然,影响着他的情绪,腐蚀他的肉体,折磨他的灵魂。
  楚凌峰停下脚步,颤抖的按着心口。抬眼望了望凌峰山,光线摄入眼眸,深邃无波的眸底映着一片剔透的晶莹。
  魏明朗轻声一叹,上前扶住楚凌峰,劝道:“堡主,要不今天就别进去了。”
  “不行!”楚凌峰态度坚决,撩起袍子继续登峰。
  要说他为什么这么坚决,就连凌峰堡上下所有人,都无法猜透这凌峰山上究竟藏着什么。只有魏明西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凌峰山上的禁地里,埋藏着楚凌峰的挚爱。
  冰封即将融化,可当那些冷水真的滴入地面的时候,却又瞬时凝冰。这个冰洞与无情宫后山的冰洞有异曲同工之处。只不过,这里是凌峰禁地,凌峰堡的地盘。既称为禁地,那里面必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至于是什么秘密,那就只有楚凌峰才知道了。
  按照往常惯例,每月初十,楚凌峰都会登上凌峰山,进入禁地。一待便是两个时辰。
  魏明西亲自守候在禁地门口,他背后并不是山洞,而是一个岩石巨门。可能门后面会有山洞,但他没有进去过,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何模样。他虽未亲眼见过,但他却对里面的秘密,了如指掌。
  楚念今天穿了一件很素雅的绿裙,其实她以前很不喜欢绿色。但不知为何,最近却觉得绿色不那么讨厌了。明眸若水,温雅如画。她的气质永远这般,她的微笑依然温暖如春。
  魏明西几乎看痴了,他喜欢看到她天真烂漫的笑容,还有那眼神里的温暖。可是此刻,念儿来到禁地,应该不单单是来叫他下棋吧。
  “一会陪我下棋。”楚念话落,对魏明西微微一笑,然后提起裙子绕过他,目的当然是进禁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