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忠犬重生记事(GL)作者:妾名高阳

字体:[ ]

 
 
书名:忠犬重生记事(GL)
作者:妾名高阳
 
顾瑜,对不起。
你从前已说过,来世再不愿认识我。
死在你的手下,我纵然甘之如饴,却违了你的心意。
我今日见了你,已是我的罪过了。又怎敢因我之故,陷你于危急之地呢。
又违了对你的誓言,下次见我时,由你怎样对我好了。
一身血肉,本就是我该还你的。
何晏。
我竟又一次爱上你。
而不同的是我原谅你。
无论你之前做了什么,之后将要做什么,我都原谅你。
我分享你的欢乐,承担你的痛苦。
何晏……我们,是夫妻。
忠犬妹纸重生宠文,大元帅*小偏将
人设:绝对中立·英气妩媚·力能扛鼎·受*守序邪恶·清秀俊俏·武艺平平·攻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重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晏;顾瑜 ┃ 配角:白明耀;刘子玉;慕容昭阳等 ┃ 其它:
 
 
☆、破镜重圆从古有
 
?  花厅。
  何晏趴在屋顶上,轻轻掀起一片瓦,向下看去。
  “谁!”屋内的将军厉声道,一道银光飞向何晏眼前。
  何晏直起身子,脚下轻点下了屋顶,在花厅门口静静立着。她看见对面的将军拎着剑看她,嘴角勾出一抹无所谓的笑。
  “哟,真是欺负我澜国没人了,前几天好歹探探路就走,今儿这是还想住下不成?”
  没错,就是顾瑜。顾瑜,真好。
  何晏笑得温柔无害:“顾瑜……你说可以住下,是真的吗?”
  看见对面的人一脸傻样,似乎根本没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顾瑜反而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这种人,一般都不太好惹。自己刚刚接任将军之位,就被昭国盯上……莫非自己跟昭国天生犯冲?
  是又如何,她顾瑜可是澜国人!想到此处,心里怒火更炽,面上却分毫不显:“如此甚好,良辰美景,就请……”话音未落,她飞快向对方袭去,剑尖直指那人的胸膛。
  何晏不敢反击,只是一味闪躲,怕伤了顾瑜。她武功高出顾瑜甚多,顾瑜剑尖带起的风堪堪划破她的外袍。她一边闪躲,一边朗声说道:“顾瑜,我是何晏,清河大将军何晏。”
  “清河大将军,顾瑜小庙供不了大佛,您还是注,意,身,体。”顾瑜一边说,一边更加凶猛的攻来。本以为何晏会像方才一样轻易躲开,却没想到她陡然停住,利剑贯身,一节明晃晃的剑尖从她的腹部透出来。
  顾瑜拔剑,眼睁睁看着何晏带着腹部的血污倒在地上,深深喘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对她来说,这总是个好事。尤其是对方有可能是何晏的情况下。
  何晏……清河大将军何晏,十四岁从军,二十一岁获封清河将军,二十四岁封侯,授大将军衔,领昭国兵马大元帅之职。今年二十六岁。据传,此人心狠手辣,治军严苛;用兵如神,十二年内,无一败绩,得了个诨号,叫做“不败将军”。若是这人是何晏固然好,擒获对方主帅,这仗一时半会儿定然是打不起来了。可是就凭自己,能拿下何晏?相信这个,好似白日做那黄粱美梦。
  顾瑜甩了甩头,拎着还滴着血的剑,一步一步走到何晏面前,将剑架在何晏颈上:“给我一个你是何晏的证据。”
  何晏看着她笑,掩不住的开心:“我衣服内侧的口袋里,带着我的私印。你拿出来,一看便知。”
  顾瑜将信将疑的伸手,果然摸出来一枚青玉小印。是笔力峭劲的瘦金体:
  何晏。
  她把小印收起来,把剑往前推了一层;何晏颈上已经划出一道血痕。
  “清河大将军,您今天到底为什么来?再不说真话,顾瑜就要得罪了。”
  “你……”何晏不知想到了什么,先是笑得很美,又一副怅恨的模样,话说到一半又停下:“不可以说呢……你若是不喜,只管用刑便是。”
  顾瑜眼光一沉,看向何晏的腹部伤口处。被利剑穿透,大量失血,偏这位置一时半会儿又死不了人,可真是选了个巧桩儿。这是巧合吗?还是何晏故意……故意乔装个圈套来骗她?可是何苦来着呢?百战百胜的大将军,自己在战场上怕也是不敌,况且刚才利刃入肉的凝滞感并非作假——何晏怎知道不会伤到自己的心脉?只是不管怎样,何晏来这原因,今儿必得问清楚不行。
  “何大将军,去刑房,您自己走成么?”顾瑜似笑非笑的看向何晏。
  “嗯,当然……我这么重,本来也没想让你扶我。”何晏脸色发白,竟然缓缓站了起来,行走之间,和常人一般无二。“哪边……顾瑜,好歹给指一个方向嘛,对了,你家刑房是不是在地下室……我看你这将军府盖得也忒窄,自己住着也不觉得憋屈么。”
  顾瑜气笑了:“这就不劳何将军过问了,您要是能全须全尾的走出去,我等着您派人来给我拆房子。哎哟不巧您说对了,正是在地下室……我这府里地势不太好,刑房稍微冷了点,委屈您且受着。”
  何晏用手挡着,轻轻咳了两声,顺从的照着顾瑜手指的那个方向往下走。顾瑜在身后紧紧跟着。走过一段漆黑的地道,她上前一步,空旷的地底传来悉悉索索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什么沉重的东西被推开了。
  噗嗤一声,眼前的房间被火光照亮。顾瑜点起了桌上的油灯,顺手吹熄了火折子。地底本就阴暗,只有一盏昏黄的油灯照着,更显得阴森恐怖。影影幢幢,何晏只能勉强看清墙上挂的刑具。她正要定睛去看,却被粗暴的拖倒,被迫跪在一个只有人腰高的十字刑架前。
  顾瑜既是决心逼问,又岂会下手轻了。她将何晏的双手手腕紧紧拷在刑架上,用两指宽的铁链束了她的颈部和腰部。她在一旁的墙前踱步,不慌不忙的挑着鞭子。
  顾瑜上刑的本事倒要比武功好不少……何晏想着,展颜一笑。束缚双手的铁环内部,一流儿尖锐的倒刺直扎进皮肤里。束缚颈部的铁链,让她只能死死地靠在冰冷的刑架上,只要呼吸稍微剧烈些,就喘不上气来。她只顾着心悦于顾瑜离了自己,什么都做得这样好,完全忘记了身上无时无刻的疼痛。
  “唔……”何晏不查,突然发出一声闷哼。原来顾瑜已经挑好了鞭子,一鞭抽在何晏的前胸上。知道何晏内力深厚,她挑了特制的刑鞭,牛皮混了银线,一鞭能划出一寸深的血痕。
  “何大将军脸怎么这么红……莫非想到了自己的心上人不成?”顾瑜一边抽一边问。
  何晏含笑道:“是啊,为了她,怎么样都可以。只要她好,怎么样都可以呀。”
  顾瑜突然微微嫉妒起来。不知道什么人,能得这位战功赫赫的大将军温柔相待。一恍惚,手里的鞭子便失了准头,竟是抽在了自己腰侧,留下浅浅一道擦伤。
  “顾瑜,你现在身子不舒服吗?”何晏眉间微皱,担心的问她。“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嗯,要不你先去睡一下,然后再来审我,省得伤到了自己。”
  顾瑜回过神来:“那怎么好意思……我去睡了再回来,估计这儿就剩下一地冷锅冷灶,你何大将军连个人影儿都没啦。”
  何晏苦笑:“顾瑜……还是不信我啊。也对,这样也挺好的。只不过,我……我不会反抗的。莫说伤重,就是平时,就算你没有绑我在这儿……何晏也一样任你处置。”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顾瑜要是不放心的话,也可以直接废了我的腿——挑断脚筋或者干脆打折腿骨……这样,可以安心了么?”
  顾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贴近何晏身前。何晏贪婪的看着顾瑜,鼻间满是顾瑜身上馥郁的玫瑰香气。接着她闷哼一声——顾瑜对着她的腹部伤处,距离这么近的十足十拍了一掌。
  何晏还是笑着,一边笑,一边把头扭向一侧,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终于等到肺里没有什么东西涌上来,她抬头看着顾瑜,眼波滟滟的荡着:“现在放心了么?可以去睡一下了吧。没关系的,这点伤不算什么,你睡醒了,好好吃顿饭再来也来得及。”
  ?
 
☆、乘赤豹兮从文狸
 
?  “将军!”
  “将军!”
  何晏刷一下睁开眼,正好看见小楼和深巷俩人悄没声从门口顺进来。
  “哎将军您怎么混成这样了……”小楼玩世不恭的声音有点抖。
  “将军,我跟小楼这就带您回去,再不走,子美将军要率兵打来救您啦。”深巷出剑砍向厚重的镣铐。金铁相击爆出火花,破碎的铁链滑了一地,沾了一地的腥。
  小楼手抖了几次才把何晏挪到自己背上,何晏挣了挣眼,懒得说话。她一张脸全没血色,腹部裂开个大口子,血糊糊染了人满背。深巷警惕地瞄着四周,手中的剑不自觉地握得更紧些。
  “快!”谁低声催促。
  几道身影掠过,有谁往夜幕中的府邸扔了什么东西。
  砰的一声,烟雾满天,灰头土脸从花厅逃出来的几个将军抹着脸骂骂咧咧。
  “糟糕!”顾瑜眼角瞥向何晏逃离的方向,低低一笑:“何大将军,下次要再信您的话,可活该我顾瑜被俘而死。”
  何晏在床上躺得都要长毛了。
  “将军?”小楼又进来探病。
  何晏抱着枕头装睡,不理她。
  深巷及时出现,三下五除二把小楼拉走,唤了军医来帮何晏换药。
  何晏眯了眼,由着军医动作。新换的药涂在伤口上清清凉凉的,过不多久,伤口便麻木了,何晏也不去管它。她迷迷糊糊喝下苦涩的汤药,一声不吭像是睡了过去,当然也就装作没听到军医出口的恨意。
  “我白家一百三十四条命,皆拜你所赐。何晏……我要你生不如死。”
  任一波一波冷意划过自个儿身子,何晏听着这音儿,想着这么好听的声音,自个过去怎么就没发现。她何晏虽然不是什么分文不取的好人,却也没干过灭人满门这种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事儿。莫非是哪个被占了城的王公贵族家属不成,报仇得找对人才是啊。
  她知道军医给她喝的抹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左右她又不会死。因为……她是“山鬼”啊。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她的命借怨念所生,一半是肉,一半是灵,普通玩意儿是杀不死她的,顶多能让她有点疼。
  顾瑜还不知道,何晏知道自个儿横竖死不了,一直很想往死里作。可惜一直以来这目标都有点难。身为元帅,需要身先士卒甩开膀子上的时候,估计这国家也灭得差不离了。
  好歹是碰到了点有意思的玩意儿。何晏一边想一边笑。这家伙是不是跟顾瑜有点关系,没关系可以介绍介绍嘛,反正横竖都是想折腾自己,也省得顾瑜还要自己动手,累就算了,还伤了自己。
  一晃十多天过去,何晏的伤一点没好转,就那样不死不活的吊着。日日来探病日日哭天抹泪的何真,由砍桌子升级到砍人了。
  “无令不可私自出战……将军!”俩亲兵追着何真屁股后面求。
  “去他妈的军令!我姐在床上躺了这么久,今儿你们不让我出去剁几个澜国兵,我连你俩一起剁了!”
  哀求无效,白露青松一脸不情愿的全身披挂,喊了两千人跟着将军去挑衅人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