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意难猜+番外 作者:光阴小爷

字体:[ ]

 
文案
芫身为酒吧老板,阅人无数,纵横情场已有三四五六年。
 
她以为她这般光凭颜值秒杀万千外貌协会会员,分分钟就能掰弯女子的奇人,会一生挚爱软萌妹子。
直到某一天,她蓦然回首……
 
噫,萝莉呢?软妹呢?
——————
(说白了,其实这就是一个怀揣梦想与爱情,信奉真爱无价,爱情至上,不抛弃,不放弃的真女攻的坎坷的情感历程。虽说过程有些曲折……但结局还是很可以的嘛!HE)
 
 
 
内容标签:年下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芫 ┃ 配角:陈雨 ┃ 其它:
 
 
  第一章
 
  周末清晨的太阳总是有一种神奇地魔力,照得难得可以休息的上班族更加困乏,不愿起床。
  沈芫与其他的上班族不一样,她一如既往地眯着眼睛准时八点回到家,开门,脱鞋,往沙发上一倒。
  “就不能坚持走到自己卧室去?”陈雨听到声响从厨房里探出脑袋问着她的发小。
  “嗯……”沈芫哼哼了两声,调整了个姿势后不再动弹。她也不想随便一躺,可实在无法,昨夜店里又有人借酒装疯欺负女孩子,她于公于私都不能坐视不理,赶鸭子上架演了场英雄救美里的英雄,背部的衣服被划破了,自然也受了伤,但这事不能让一直喜欢对她小题大做的陈雨知道。
  陈雨从厨房里出来,从卧室到书房又到卧室进进出出两个来回后,终于出去上班了。临走前,顺手给沈芫盖上了一条薄毯。
  沈芫沉住呼吸,充分发挥两耳的聪慧确定陈雨没有半路折返,起身去了浴室洗澡。
  她站在莲蓬头下任凭热水哗哗地冲洗着自己疲惫的身躯,头顶的短发被水淋透,软趴趴地贴在额前,她习惯性地伸手挤了把浴盐,直到抹到身上后才想起后腰偏上的位置在和那几个小流氓拉扯时划破了皮。不用多说,反应慢了半拍的后果显而易见,沈芫的伤口被混合后的盐水不留情面地狠狠抚摸了一番,疼得她倒抽凉气,脑海里不由得又浮现出昨晚闹事的那几张脸,总觉得面熟又记不起来。
  昨夜十一点半过后,店里来了四个顶着一脑袋彩毛的小混混,光从走路的姿势能看出已经喝过一场了,一个个醉眼朦胧地跑到吧台又要了不少酒。这样的客人很常见,沈芫也没在意,谁知道她刚要离开现场,就听到有女孩的尖叫声,再转身,那几个小混混已经把两个女生按在一边的雅座上了,女孩除了发出那声尖叫之外没有其他反抗的举动,不过从沈芫的角度看去,两个女孩已经满脸泪水。
  沈芫读书时遇到过类似的遭遇,她知道女孩肯定受到了胁迫,于是不动声色地走到跟前,猛地转身抬起手臂拢过挨在一起的小混混反身一摔,抬脚就踢,出乎意料的是那小混混手里有刀,摔倒前刀刃在她后背划了一下。保安看到沈芫动手,立马跑了过来,但还是有两个爬起来举着刀子要刺她,沈芫护着两个女生侧身连踢。保安赶到时,地上躺着四个缩着身子的小青年,全过程也没费沈芫多少劲,可背后的伤让她里面的衬衫红了好大一块。
  店员帮她简单处理了一下,要用绷带包扎,她对着镜子看了一眼,觉得伤口不大也不深就只让他们挨着贴了几个创可贴。
  盐水浸透创可贴钻进伤口里,疼得沈芫牙齿轻颤,无心分神想东想西,她拧大水流囫囵地冲洗,直到觉得没有盐分了才裹着浴袍出来,肩膀上搭着一条白毛巾,是用来擦头发的,还没来得及走到沙发前又转身走回浴室吹头发,她不喜欢花时间等待头发自然干,虽然它已经很短。
  这是多年来形成的生活习惯。
  三分钟后的,沈芫摇头晃脑地从浴室里出来,漫不经心地换上棉拖,趿拉着去找手机,等待通知栏里任何一个挂着的交友软件发来的消息提示。
  十分钟后,沈芫站在镜子前贴好伤口,手机依旧什么消息都没有。“她可能因为回去的太晚,还没睡醒吧。”沈芫这样安慰自己,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小失落,叹了一口气,窝在沙发上发呆,脑袋里全是昨夜里见到的长头发小女孩的笑脸。
  沈芫是第一次在三次元里见到那个女孩,但是已经网聊了一个多月了,直到昨天才终于约到人。女孩长得不是特别漂亮,有种邻家小妹妹的感觉,很可爱,声音也很温柔,看起来应该很好相处,所以她想试着和女孩处处看,毕竟她也做了半年多的单身狗了。
  之前是怎么分手的来着?
  还记得那天她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ipad看旅游攻略。一年了,她终于给自己挤出三天假期陪女朋友出去游玩,沈芫记得之前女朋友说想去凤凰镇所以她就偷偷订了两张机票,想给她一个惊喜。结果不知怎么就变成了惊吓,女朋友生气地对她大声道:“谁想跟你去那啊!我明明就想去内蒙!你什么都不懂!我们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分手吧。”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分手,说实在话,这是沈芫见过最奇葩的分手理由,更奇葩的是她居然接受了。
  刚分手的那两天沈芫也想不明白,毕竟也在一起一年了,分开的理由竟然奇葩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哪怕就直接说不爱她了呢,也比因为旅游地分手要好得多吧。
  被甩后她整天歪在落地窗前看日出日落星月交辉,搞得陈雨惶惶不可终日,生怕哪一个瞬间沈芫的脑筋会被一只无形的双手打上死结,然后猛撞窗子寻短见或者爬上阳台蹦下去,这年头因为失恋而想不开的比比皆是,不差再搭上沈芫这一个。
  这是陈雨眼里的真相,实际上那些日子沈芫是在思考她和谭笑那么般配,到底是为什么会不欢而散。她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求助陈雨这个旁观者,陈雨答得义正辞严:“磁石都知道异性相吸,不指望你能找个男人至少也找个性格互补的,你找个你的翻版,还想长相厮守?看开点吧,少年。”
  沈芫觉得陈雨给的理由比较合理,便算是找到了标准答案,终于愿意翻页,也终于愿意放过她们家的窗子。
  自那之后沈芫的工作生活算是都回到了轨道,唯一不同的是她在手机里安装了一堆交友APP,积极地开始在网络上选妃。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两个月前让她看到了一张顺眼的萝莉自拍照,虽然陈雨一再强调她照顾不好小萝莉,但她还是一意孤行地倔强着不停寻找各种话题,试图制造和小萝莉拥有很多共同语言的假象。
  几经周折,沈芫发现小萝莉喜欢玩一款网游,自己也跟着装了客户端并且建了个男号陪她一起玩。投其所好,自古以来都是泡妞的一大良计,小萝莉终于和她敞开心扉,开始无话不谈。
  那小萝莉知道沈芫的工作后,又是毫不讳言地问沈芫要了几件装备。
  陈雨又慢慢悠悠地放了一记逆耳忠言,她说:“这丫头不简单,摆明了想套你给她花钱买装备,别跟她玩了,没意思。”
  沈芫不置可否。
  能把那女孩约出来不可忽视的一大原因还是沾了点钱,游戏里又出了限时新装备,沈芫照常送了她一件,女孩才答应。
  几百块钱是不多,几次下来就不一样了,陈雨怎么想怎么觉得这钱花的不该,自然而然地对本来就看不顺眼的小萝莉更加有意见,每当提起她都是叹气摇头。
  沈芫不是不明白陈雨的顾虑,只是觉得没什么所谓,真是那样的话她就当花钱看人品,认清狐狸的真面目。
  陈雨前一个月里没少叹气摇头,沈芫看习惯了也会偶尔和她开开玩笑,类似于“你帮我介绍个?”这样的话更是没少说,陈雨只会更加无语。
  沈芫等的无聊,跑去冰箱摸了瓶牛奶,边喝边编辑消息,一瓶牛奶见底,写写删删终于鼓足勇气发了出去,却只有四个字:你很可爱。
  那小萝莉不知道是不是戳中了沈芫某个奇怪的萌点,昨晚的她就算是咽口水,沈芫都觉得好可爱。
  沈芫发完消息,随手把空牛奶盒扔进垃圾桶里,转身回了卧室,她已经二十九个小时没有睡觉了,真的需要好好补一觉。
  中午十二点半,门铃声响。
  沈芫烦躁地从床上爬起来,晃晃悠悠去开门,陈雨阴沉沉地站着,身上的工作服脏兮兮的,头发也有些松散蓬乱。
  “你……你怎么了?”沈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陈雨的小西装外套里面的白衬衫被浸湿还满是污渍,狼狈得就像电视剧里被正室泼了咖啡或者红酒的三儿,惊得她说话都磕巴了。
  “让开,别挡路!”陈雨气冲冲地伸手拨开站在门口的沈芫,把包随手一扔,直接进了浴室。
  沈芫瞠目结舌地愣在原地,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她和陈雨从幼儿园起就在一块,扒着手指数数,已经认识十九年了。这些年来,她很少看见陈雨生气,更别说对自己吼了。
  沈芫的困意醒了大半,郁闷地坐在沙发上盯着茶几,眨着千斤重的眼皮,眨着眨着来电话了,不过来电铃声不是从她的手机发出来的,而是从被扔在沙发前方的包里。
  她艰难地爬过去摸出手机,手指点着电话图标还没滑到接听的位置对方就挂断了,接着就是一条短信。
  阿辉: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闹成这样。
  简单的一句话,陈雨的反常,联想能力超凡的沈芫已经隐约猜到了些什么。她心里明白,陈雨的事还轮不到她来管,不是她们的关系不够好好,是陈雨处理事情的手段比她好,根本不用她来操心。
  “有需要叫我啊。”沈芫关上卧室门前,又伸着脑袋补了一句:“脏衣服扔洗衣机就行!心情不好的话可以不用洗衣服,等我睡醒了我来就好。”
  沈芫歪在床上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翻看好友动态,看到小萝莉十分钟前发表了一张图片,那是昨晚她喝酒时的偷拍照。她默默点了个赞,刚想发表评论,下面就弹出一条新评:哟!换男朋友了?
  沈芫手指轻滑,想看看小萝莉会怎么回复,结果才分分钟的时间那条评就不见了。沈芫不懂火速删评的原因?除非她是傻子。
  又在床上翻滚了半个多小时,她才重新进入梦乡。
  阳台上,陈雨已经把衣服晾好了。
  沈芫睡梦中感觉有人扑到自己身上,闻到熟悉的沐浴乳香气,翻身顺手一推,把身上的人儿推到里侧。她知道是陈雨又犯别扭了,每次陈雨感觉到不安时都会跑到她这里,从上学时就是。起床铃一响,陈雨就会从床上坐起来,然后面朝她床铺的方向叫她起床,记得有几次沈芫早起上厕所没在宿舍,把陈雨吓得直嚷嚷,不难看出她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
  沈芫天生不喜欢男孩子,从青春期时她就只会对漂亮的女孩子脸红,生来就是朵百合,命中注定,逃不掉。陈雨不是,她是直女,不喜欢女孩子,从小就觉得沈芫很有安全感,但分的很清楚,闺蜜和恋人不一样。
  大三时沈芫终于不负陈雨所望,恋爱了,可惜对方是个女孩,和沈芫还是舍友。那年寒假回家过年,沈芫不知鬼上身还是着了魔,鬼使神差地跟家里人出柜了,年夜饭吃成了断绝饭,她毫无悬念地被赶了出来。还好的是,她早就在兼职打工,两年半来也存了几万块钱,还有从小到大存的一些零用钱和压岁钱,支撑她完成学业没什么问题。只是……以后她只能靠自己了。
  陈雨的爸妈也因为感情问题吵的不可开交,家境同样不错的她本该过得很幸福,可心理极度敏感的妈妈发现爸爸外面有了外遇,一对老夫老妻整天因为这种事闹的不可开交,就连除夕都没能幸免。
  一顿年夜饭两家人都吃的难以下咽,两个难姐难妹相约街头,一起观赏烟花,度过了凄苦寒冷的新春佳节。
  年初三她们二人就收拾好东西回了学校,同时也彻底离开了各自悲伤大于欢乐的家。姐妹俩在爱情的甜蜜滋润下,学业水平没下滑也没进步,平平淡淡完成了学业,也完成了初恋。谁都没有逃过毕业就分手的诅咒,走出学校,挥别爱情。
  沈芫偶尔也会做做梦,幻想一下掰弯陈雨会怎么样,最终都会自己伸手把梦戳破,不为了别的,就为了不想失去一生的朋友这一个理由,她就不能痛下“杀手”。其次,她们早就把对方当成自己的亲人,沈芫觉得掰弯亲姐姐简直是人间大不伦,她可不能干这样的事,又是一原则问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