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碎音(短篇集)作者:俺打的去埃及

字体:[ ]

 
书名:碎音(短篇集)
作者:俺打的去埃及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天作之合 乡村爱情 血族
搜索关键字:主角:你 ┃ 配角:世界 ┃ 其它:短篇☆、序
 
?  序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
  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碰碎的声音
  无缘和北岛半响痛饮,且歌且癫狂。但是今日能与你一起聆听,那些如水晶杯般的梦在坠落熠熠光辉过后的碎音,实在荣幸。
  2013年2月2日深夜
  ?
 
☆、邮件  完
 
?  沈馥妍右手在键盘飞舞着,左手端起桌旁的咖啡轻啜了一口。冷掉的咖啡在胃里晃悠,让人思绪有些恍惚。连续几天来的高强度的工作让人很疲倦,而且那个人也不过才出差几天,自己果真就变成不会自理的孩童了。说起那个人啊,冰冷的电脑屏幕上投影出沈馥妍盈满温暖的酒窝,同时也投射出屏幕外她有些疑虑的目光。
  “这个,邮件?”
  2013年6月11日上午9时,沈馥妍收到了一封没有出处的邮件,大体内容她没有详细翻阅,总之不过一些神棍的内容。手掌撑着纤细的下巴,象征性的滑动鼠标。心里想着诺诺今天回来,该怎么去引诱她呢?随后邮件信手被她当做垃圾处理了。
  得到方诺的噩耗是上午12时的样子,那时沈馥妍才刚刚出总经理室。那个时间,龙魂游戏公司很多人都记得,他们的总经理在接了一个电话后,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在沈馥妍摔在地面上的那一刻,急救室被抢救的方诺也失掉了呼吸,总经理室的电脑诡谲地重启了,那封被删除的邮件,回到了屏幕正中央。黑沉沉地如死寂丧礼一般的大字,扭转时空。
  方诺的葬礼,沈馥妍没有掉一颗眼泪。即便是方奶奶歇斯底里地抓伤了她的脸庞,那时候方奶奶绝望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说,这是冤孽,冤孽啊!多么可怜的老人,沈馥妍想。诺诺的父母在2010年遭遇车祸,而诺诺也是让白发人送黑发人。
  2013年6月20日,沈馥妍把自己反锁在卧室,割腕自杀。沈妈发现时,血染满了整个房间,血腥味活在了空气里,沈妈每呼一口气就是痛,她看见她家妍妍抱着方诺的骨灰撑在墙壁上笑了,妖娆得让人绝望,“妈,你来了……”
  2014年,沈馥妍回公司了,披着一身的肃穆出现在了即将死去的阳光里。同事们战战兢兢地看着没有丝毫生气的她。即便是她的笑,也像来自死人的微笑。后来自然,她看到了那封邮件。她早年看过蝴蝶效应,也知道主人公最后的结局,她很想诺诺,所以她第二天一醒来,发现回到了大四的那一年。诺诺那年大一。
  倾盆大雨,整个世界都被泡在了腐朽里。她记得这一天,跳下床,她哆哆嗦嗦撩开了窗帘,就如当初安排好的那样,诺诺摇摇欲坠地陷在了雨里,在她宿舍楼下。
  2005年的方诺很吃惊在宿舍楼下看见了沈馥妍,被雨势浇得眼睛睁不开,方诺索性捂着双耳紧闭着双眼,“我不会放弃你的!你别来劝我!我看不到我听不到……”,最后方诺哭得直不起身了,“我真的很喜欢你啊,不要叫我别喜欢你好吗……”
  “我也喜欢你呢……”沈馥妍害怕得浑身发抖地,跪下来抱住了方诺的脑袋。“我也喜欢你呢……”
  沈馥妍多年的疑虑解开了,为什么她当初快刀斩乱麻推拒掉方诺后,还会毫无记忆地就出现在了宿舍楼下,每当她说起这个事情,诺诺总得意地说她是舍不得。沈馥妍明白了,这是命中注定的,那就说她会再次失去诺诺吗?
  妍姐姐答应了她,方诺是很高兴的,并且一向很独立的妍姐姐对她形影不离时,方诺觉得守了这么多年是值得的。可渐渐半年过去,方诺有些吃不消了。妍姐姐太在乎她了,在乎得有些害怕。原谅她这么说。她屡次半夜起来,妍姐姐都在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她的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在外每隔半个小时妍姐姐就会打电话过来。让方诺真正感到害怕的是,她去山区因手机没信号几天没联系妍姐姐,妍姐姐就割腕进了医院。她觉得自己在被压抑着。
  事情还是发生了,沈馥妍找寻到了公园的亭子,她看见了她的诺诺伏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肩膀上痛哭。沈馥妍想到了杀掉诺诺,这样她就不用担心会再次失去诺诺了。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转身踉跄逃走了。方诺追了过去,她担心妍姐姐,她要解释。
  在马路上,方诺推开了沈馥妍,然后被疾驰的卡车撞飞。血流了一地。
  等沈馥妍再次醒来时,已经是2014了,她拼命地找寻那封邮件。凭着那封邮件,她回到了她高三的那一年。那一年,诺诺初二。
  2001年,是她们相识的那一年。那一年诺诺打赌输了,被人推搡去和走廊上走过的第五个人表白,而她,就是那第五个人。只要避免这一次认识就好了,她们不认识,她的诺诺就不用过早的死去。
  “学、学姐……我……那、那个……”14岁的方诺张开双臂拦住沈馥妍,咬唇瞥了瞥躲在草丛中的好友,“我……喜欢……伟大的□□……你呢?”
  沈馥妍见到诺诺的欣喜渐渐被一种名叫恐惧的情感替代,她只知道这件她们相遇过的事,却对相遇的所有内容毫无记忆。这一切是被安排的吗?邮件已经早就安排了她的第二次选择吗?沈馥妍快步离开。
  沈馥妍没想到她的“快步离开”惹得了方诺一次又一次地拦截,她立即接受了一个追求者,是个体育部长。在一次他揪着方诺的衣领如同拎小鸡般地教训后,方诺再也没被好友推搡去搭讪漂亮的学姐了。
  沈馥妍总算松了一口气,只是她忽然觉得这个体育部长眼熟。没多想,沈馥妍疲倦地想,以后可以在远处默默地看着诺诺长大结婚生子真好,只要诺诺不用死。没多久这个男生发现她的秘密。
  就在这个男生醉酒驾车,轧死了方诺后。沈馥妍记起了这个体育部长,那是多年后些许高中同学应邀聚在班主任家,年迈的班主任拿着他们高中毕业照聊他们高中趣事的时候,一位同学讶异提到了照片上的一个男生,说这个人怀疑妻子出轨,把妻子残忍地肢解了,因为家里有点关系,所以没被爆出来。当时她不住地往毕业照上看去,她发现照片上那个男生在对自己眨眼睛。她以为,她是眼花了。
  而这个在没有扭转时候的多年后,残忍肢解自己枕边人的男生,正是体育部长。
  沈馥妍蹲在方诺家的门口,蹲麻了她起身往回走去。她想到了蝴蝶效应,为什么诺诺的悲惨结局总是没被改变,因为出在自己身上。
  第三次,她轻轻一推,杀了年幼的自己。
  可是,沈馥妍没想到的是,在没有她的2010年娱乐报纸上:
  方诺,商场新贵,因破产,父母车祸双亡的打击,跳楼自杀。
  END?
 
☆、爱到倾城时  完
 
?  离心的胳膊搭在走道的扶手上,空无一人,只有风飒飒地吹过。登山登到我为顶时,是不是都这般地怅然若失?早年听过这么个日本古代传统,武士总是在自己最辉煌的时候在樱花树下剖腹自尽。是要浇铸多少鲜血,樱花才能这么凄美。如果在这里死去,是不是可以结束一桩名叫报应的债?
  终于站到重心不稳,向后仰去,却被一只温暖的手托起,没有睁眼,削尖的下巴压在比她自己矮上一截的来人的小脑袋上,感受到着她这一头毛躁的短发,“你,回来了。”
  “嗯。”上官逆水轻轻搂住了离心,“想看你在国内过得怎么样,要是比我幸福我就搅合,要是比我差我就来及时落井下石。”
  离心借力侧身,纤长的手指抚摩着上官逆水的脸庞。阿水的脸谈不上出彩,可就是这一副平凡的脸蛋,让自己的心差点安定下来。上官逆水双手垂着任凭离心的抚摸,抿嘴说着,“可是小离啊,你还是这么的漂亮。”
  离心情动地俯下头,上官逆水却猛地扶住离心,双眼灼灼的看着她。离心以为阿水是害羞,抓住她的手似乎想安定她,在接触她的手后突然神情一僵。上官逆水微笑翻开手背,无名指上有枚戒指。“我要结婚了。”
  离心蜷缩在沙发上,双眼毫无聚焦地盯着笔记本。阿水要结婚了,阿水终于要摆脱自己了。听到冰箱的响动,她望了过去,阿水正在把她储存的即食面往垃圾袋里装,还另外装上阿水她自己刚才买的蔬菜肉类。
  “你没必要,我没时间下厨。”离心看着她说。
  “那你就找个人照顾你啊。”上官逆水扭过头来,微笑看着离心。离心猛地一窒,她努力地看着阿水,想看出个究竟,她发现阿水眼底不再有看她的炙热,没有她两年前离开的绝望气息。离心的回忆被拉远到了两年前。
  两年前,上官逆水跟着导师去省外参加研讨会,离心把上司邀到了家,做了爱。等离心穿好衣服出卧室时,她没想到阿水坐在沙发上。她记得阿水的脸上只有风尘仆仆的劳累,其他神色一概没有。阿水像死了一样,声音也是麻木的,“我在等你办完事,然后告诉你,我要回家了。”阿水那个时候为了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和家族来往了。等阿水僵硬地走后,离心心里有一阵罪恶的轻松感。阿水家族的势力很大,离心的工作能力一直被压着。离心是从大山走出来的孩子,全村省出口粮筹资让她上大学,希望她能回来教职。见识到都市的繁华后,她沦陷了,她不想再回到那个闭塞的原始村落。一咬牙断了与家里所有的联系,她知道她的父母被左邻右舍指着脊梁骨咒骂。可她必须这样,她要闯出个名堂,才能真正帮助乡亲们。可到底瞒不了自己,她穷怕了,她不想被人嘲笑是吉百利不是几百粒,衣服上勾叉品牌的弄混,鱼子酱的不能煮着吃,请人吃饭却没想到如此贵的窘迫。而阿水,她的世界是她无法企及的。阿水十五岁就进入和她一样的大学,功劳拜给她身为大学教授的舅舅舅母从小的悉心培养。她在宿舍里无论什么事都喜欢担着,别人对她发怒她从不动气,舍友也喜欢带着她逛街,就好像有台自动提款机。她大学里不喜欢阿水,她觉得在她身上看到自己所有的缺陷。特别是阿水说她毕业后会去陕西支教三年。而她恰恰背弃了整个村的希望。
  “吃饭了。”上官逆水走过来扶住离心的肩膀,“在想什么呢?”
  离心慵懒地拍了拍上官逆水的手,“在想啊,你好像帅了那么一点点了。”离心可以看到上官逆水爬上眉梢的开心。离心以前总拿上官逆水的长相来取笑,其实上官逆水不过长得一般罢了。可是比照天生丽质的离心,相形见绌就太多了。“不过,还是那么娘。”
  “嗯哼!”上官赌气抽开了手,“祖国这两年,这么多的地沟油苏丹红怎么没开眼把你收去!”
  “因为上帝认为我应该被你毒死啊。”
  夜幕降临,上官逆水还是那个雷打不动的习惯,早睡。等上官逆水睡得迷迷糊糊地时候,离心像以前一样恶作剧地冲过来轻巧地腾起,砸在上官逆水的身上,以前每一次砸得上官逆水内伤大叫的时候,离心就觉得一天的劳累值了。但这一次上官逆水只是闷哼一声,匆忙地走进厕所锁上门,厕所里传来唰唰地水声。离心疑虑走过去,靠在厕所门上,若是离心能走进厕所,她一定会被骇人的情景吓到。
  上官逆水捂住不停喷血的口鼻,浑浊的鲜血从指间渗透,喉咙很痒,她很想咳嗽出来,但会被离心发觉,她忍得额头脖颈上青筋暴起,不停地用水冲刷口鼻。
  “你生气了吗?”离心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哆哆嗦嗦搂住躺在床上背过身的上官逆水。
  “很久以前看情侣因小误会而各安天涯的戏码,总是会感到可惜,有时候还会闷闷不乐好几天。这么些年过去了,已经没有那么多感慨了。是经历的磨砺也罢。”上官缓缓地说着,声音沙哑。
  “只是因为渐渐懂得,所有的分开,不是因小事情而导致的,而是因为有太多的不妥帖太多的不适合……我也终于承认我不适合你,我应该放过我自己,不是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