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此生共我饮长风(GL) 作者:苓何

字体:[ ]

 
她,不输男儿,为了复仇,为了赢得天下
冷了一颗心,事事伤人七分自伤三分
她,生在皇家,身不由己
最痛莫过于爱她却要和她相杀
牵扯彼此的线明明断了
但奈何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武侠风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冥砂,圣德灵霄 ┃ 配角:林晚谢,白道襄君,洛澜 ┃ 其它:GL,1V1,武侠,宫廷,战争,寻宝
 
 
☆、01章
 
?  01章
  盛莲大国边境桦城每年的端午节都十分闹热,流经城镇中央的大河上一早就赛起了龙舟,街市上米粽飘香。今年却更比以前任何一年都要热闹,因为盛莲帝君圣德鸢彦最宠爱的冰妃钦点要吃桦城琴阳楼的糯米粽,帝君对冰妃千恩万宠,竟然携了太子、皇后、众妃嫔御驾亲临桦城琴阳楼。
  皇帝的到来对少不更事的孩子们并无特殊意义,一群孩子如常的聚在城郊土堆上嬉闹。
  “你做的银器才最丑!你做的最丑!”一个脏兮兮的男孩坐在地上泪眼汪汪的对身边一群孩子吼叫着。
  孩子们围成一圈,伸脚狠狠踩踏搁在中间的东西。忽然,一个孩子叫了起来:“洪小砂来了,快跑!”
  众人瞬间四散跑开,只剩下那个被欺负的男孩坐在原地。
  片刻后,一个身穿粗布衣裳的女孩跑了过来。又直又长的黑发束在脑后,稚嫩的脸却配了一双不符合年龄的冰冷双眼,高挺鼻梁下一张小嘴因为生气咬得紧紧的。她就是洪小砂。
  “起来,别哭。”洪小砂说。
  男孩止住眼泪,“姐,他们说我做不出好银器,我们全家都做不出……”
  “他们说的话你一字不漏的全听,爹娘说的话怎么没见你这样听过!” 
  男孩瘪了瘪嘴又要哭出来。洪小砂轻叹一声,伸手去拉男孩,“走吧,回家。”
  男孩执拗地站着不肯动,并扭动身体避开洪小砂的手,“姐,他们还说你是恶魔,你杀过人。”
  “小孩子什么都不懂,那是他们的爹娘为了阻止他们和我俩交好胡乱编造的谣言罢了。”洪小砂说得沉重,无可奈何的口吻竟像忘了她也才十二岁似的。
  男孩狐疑地看着洪小砂,满眼不信。杀人这种脏水都乱泼吗?
  “会不会是你们爹娘得罪人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洪小砂循着声音望去,不远处站了一个身着华服,气质出众的女孩,瘦瘦小小的,脸上稚气未脱,最多不过十岁的样子。
  “你叫洪小砂?”女孩歪着头问道。
  “嗯。”洪小砂短短的应了一声算是回答。
  女孩走到洪小砂面前,伸手递出一个圆圈,“这是什么镯子?成色好怪!”
  洪小砂接过看了看,“铜的。”这是爹爹前些天做的,弟弟拿出来玩,正是因此才被同村小孩嘲笑了。不圆不扁的外形,工艺挫陋的花纹,也真是活该被人笑话呢。不过,爹娘本就是村里最普通的首饰工匠,做不出精巧的镯子也在情理之中。
  “这手镯……看起来稍微有点……有点不华丽啊……”女孩说得很慢,想在细心考虑怎么说才不会伤到姐弟俩似的。
  等了好一会儿,洪小砂都未接话,小男孩更是置若罔闻。女孩却并不尴尬,笑笑说道,“我爹爹姓林,娘亲姓萧,我叫林萧。叫你小砂好吗?”
  
  “哦,姓林名萧,林萧。我知道了。”洪小砂留意到这女孩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让她忽然想起了娘亲常说的那句话:“这笑容啊,就像雨后放晴的天空,干净着呢。”
  说话间,原本还在生闷气的小男孩来到了林萧面前,仰着头脆生生的说道:“姐姐,我家里有很多爹爹做的漂亮银器。”
  很多漂亮银器?“漂亮”两个字在林萧心里打转,想到那个丑陋的铜手镯倒是很想见识一下男孩口中的漂亮银器——丑的拿出来玩,漂亮的收在家里吗?她询问的看向洪小砂,“可以去吗?” 
  “欢迎。只是家里非常简陋,要脏了你的靴子。”说话间洪小砂打量了林萧两眼——身上的红色锦缎华服看不出究竟多高贵,但发簪上仅一颗珍珠就拇指一般大。她知道今年桦城端午活动尤其隆重,心道,这女孩怕是哪位王公贵族家的。
  林萧见洪小砂盯着自己头上的饰物发呆,微微一笑,摘下发簪,递向洪小砂,“你喜欢吗?算是见面礼吧。”
  洪小砂后退一步,不接发簪更不说话。看林萧的眼神却冷淡了几分。
  林萧不明就里,只当洪小砂不好意思,劝道:“拿着吧,我家里还有。”
  此话一出,洪小砂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忿忿地说:“我们是很穷,但不会见着别人的财物就想要。”
  “几个小毛孩子为一支发簪挣红了脸,就让老道收下这簪子,为你们卜一卦吧。”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洪小砂和林萧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发簪已经被衣衫褴褛的道士洋洋自得的接过了过去。
  洪小砂心中不甘,想拿回发簪,对老道吼道:“你不能……”
  林萧忽地打断她的话,说:“道长,您卜卦吧,我愿意听,只要说得在理还有赏赐。”
  林萧话音落下,先舒了一口气的却是洪小砂。林萧的作为打消了她心中的不快,看来这女孩并非看不起穷人,只是性格大方,见人就送礼物罢了。
  老道拿出三枚铜钱置于手心,递到离他最近的小男孩面前,男孩还未伸手接住,老道却缩回手,摇摇头说道:“每日测三卦,今日已测一卦,仅余两卦,为你这个小娃娃测岂不是可惜,不妥不妥。”
  林萧见老道唠唠叨叨,笑出声来,伸手接了铜钱,“给我算吧,道长。”她晃了晃手心,将三枚铜钱齐齐掷在地上,老道一看,摸着下巴皱紧眉头,摇头晃脑却不说话。
  林萧不解,急忙问:“道长,这卦象说了些什么?”
  “所谓六爻,是以三个铜钱,双手合扣,共摇六次而成卦。女娃娃你才摇了一次要老道如何解?”
  “这样啊。”林萧吐吐舌头,“马上再扔五次便是了。”说着捡起地上的铜钱准备再投几次。
  “天下之事无不从心而动,心动信息则发。小丫头你只为完成任务而摇卦,就算再摇十次,心中无事又要老道往何方向去看卦?”老道一手捋胡须一手背在身后说道。
  这时,洪小砂忽然站到林萧前面,问老道:“大师能否直接看出我和这位姑娘心中要测之事?你说她摇卦只为完成任务,我看倒不见得,方才她摇第一卦时眉头紧锁必定是心中有着重大疑惑。至于后来急于摇卦不过是期望尽快知道心中所求之事的答案罢了。”
  洪小砂说完,林萧连连点头,不急着掷铜钱,也有要考一考老道的意思。
  老道听后煞有介事地凝视林萧面相一番,道:“你问国事运道。”说完便转向洪小砂,眼神深沉了几分,“你问的也是国事。”
  洪小砂一愣,心中升起这老道是不是逗她们玩耍的疑惑,毕竟十来岁的小孩子哪里懂什么国事家事,今日愿意听这老道胡扯已是不同于平常了。
  “你们啊,无论要算什么,实质都是求问国事……”老道继续幽幽地说。
  洪小砂想起爹爹一直对她说就在这桦城平平淡淡的生活一辈子吧,不要做官不要从商,就安稳学个手艺过日子就够了,于是她才在小小年纪对“前途”有了些许的疑虑。她看看老道,说:“道长,我想算的是前途。”
  “不能乱了顺序啊,先让这个女娃娃算完。”老道说完伸手示意林萧继续摇卦。
  林萧每次扔在地上铜钱的正反面,老道都用树枝在地上记上一笔,分别是一点、两点、一圈、一叉。洪小砂和林萧看得认真,这些图形究竟代表了什么却不甚明了。
  最终,六次结果摆在地上,老道煞有介事的推算半响,对林萧道:“此卦在景门,主虚假之事。”
  “虚假之事?什么意思?”
  “女娃娃,刚才我就说了你想算的是国事,看看当今国事运道你就该明白这一卦的意思。不过,万事讲究一个‘变’,究竟结果如何既是天意又是人意,国正天心顺,官清民自安嘛,老道也万万不敢妄下定论。”
  林萧不想承认她确实默默想着国家社稷的运势扔下的铜钱,但一国之大,怎么可能几枚铜钱就看出门道,正想问些更详细的,老道却说话了:“你问的是别人的事,但其中仍可看出你自己的前程,可想知道?”
  “你说说看。” 
  “虎临旺官持世,贵人武职。”
  “武职?”林萧不解,仰头看向老道。依她的身份,未来早是定局,但武职绝对不在爹娘的计划之中。
  老道嘴角扬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仿佛在说“天机不可泄露”。拾起地上的铜钱递给洪小砂。“该你了。”洪小砂从那双脏兮兮的手中接过铜钱,闭目心道:不要乱想,不要乱想,放空,定能问到所求之事。
  半响,结果出来,老道一脸凝重地看着洪小砂,一字一顿地说:“独旺官星,立功建业,父母爻不在旺地,而官星独旺,或日月作官星生世,虎临世动,临鬼动而生合世爻者,主立功成名。”老道拍拍手中的铜钱放回衣袋中,“小娃娃们,以后都不得了啊。”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眨眼功夫竟然消失在街市中。
  洪小砂仍愣在原地,握着衣角的手紧了紧——卦象和爹娘的期望大相径庭。
  忽然,道士消失的街市传来一片嘈杂的喧闹,紧接着,洪小砂身边的男孩尖声喊道:“爹!娘!”
  不远处原本热闹非凡的街市竟然变成了一片火海,漫天都是哭喊和火焰噼里啪啦混成一片的声音。循着男孩的眼光看过去,一对夫妇倒在血泊之中,灰色的布衣已经染成了朱红色。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林萧慌张地问,这样的场面她第一次见到。
  洪小砂苍白的脸被远处的火焰映红,她根本没听见林萧的话,抬腿就要向火场跑去,才奔出几步,脚步不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摇摇晃晃还未站稳忽闻身后一声清啸,扭头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弟弟已经软塌塌的倒在了地上,再一声清啸响起,她眼前也是一黑,呼吸渐渐困难,头疼欲裂,身体一软便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此时,林萧的处境也完全相同,昏倒前她轻轻地叫出了一声:“洪小砂……”
  【未完待续】
  ?
 
☆、02章
 
?  02章
  洪小砂醒转后,见自己躺在一片昏暗中,身体几乎冻僵了。半响,适应了黑暗,环顾四周,此时身处的是一个不算宽敞的柴房。
  她感觉腿上竟然靠着一个人,不敢乱动,黑暗中也辨认不出究竟是谁,难道是一同关押的什么人?
  忽然,那人动了动,把身子更深的往洪小砂怀里钻。大概也觉得冷吧。
  洪小砂正想推开,猛地想起昏迷前在一起的林萧。难道是她?如此想着,伸手摸了摸搁在腿上的头,很快触到一枚簪子,一摸就摸到了硕大的珍珠。洪小砂确定这人是林萧后摇了摇她,“林萧,起来。”
  林萧轻哼一声,昏昏沉沉没有醒来。洪小砂见状没继续叫她,而是轻轻的将她移到旁边草堆上自己起身去找出路。
  洪小砂摸索着找了一圈,竟然没有找到出去的门,她不死心的继续四处摸索,但这个房间犹如一口枯井,四面都是坚固的墙壁,只有头顶隐约透进丝丝亮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