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枕上雪 作者:流鸢长凝

字体:[ ]

 
文案
题记:相守是什么?是两个人的日夜不离,还是两颗心的生死相牵?
 
黄沙漫天,不见长安城外柳丝青青
王庭幽暗,不闻楚王府中丝竹声声
青史之中,只要有你,就有我
就算夜阑醒来,枕边只剩月华若雪
宫墙之外,总有姝影如黛,提灯照亮一线前路
宫墙之内,总有雪纱盈盈,独守一世冰心
莫说孱弱双手驱不散西域波谲云诡的风沙
也莫说纤纤独影撑不住王庭重檐
且看
细君虽殁,还有解忧
茫茫前路,冯嫽不弃
相爱难相守,相思更相惜
尽在——《枕上雪》
 
PS:解忧公主与侍女冯嫽是历史上著名的西域双星,对汉朝的西域稳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只可惜,史书中记载最多的还是张骞出使西域,却用了很少笔墨记载解忧公主与冯嫽在西域付出的五十载光阴。这个故事,写的就是解忧与冯嫽的故事,但是小说毕竟是小说,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如果觉得解忧公主嫁了三个乌孙王这个史实无法接受的,请勿入坑。
 
内容标签:异国奇缘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刘解忧,冯嫽 ┃ 配角:常惠,众乌孙王 ┃ 其它:专一
 
 
  第一章.解忧
 
  太初四年,徐州,彭城,山水如画,平静如昔。
  楚王府,经历了那场惊心动魄的七王之乱之后,只剩下了名存实亡的寥落。虽然这代楚王依旧是朝廷封赐,但只能算是一个虚名,靠着每年一千八百六十石俸禄度日,在彭城的日子也算得上康乐,却永远失了实权。
  “解忧……”苍老的楚王坐在空荡荡的王府大堂中,忽地念了一个名字出来,叹了一声,目光悠远地望向了堂外的夜空,“别怪祖父,这是你必须走的路,只有这样,朝廷对我们的猜忌才能少一些……”眸光一沉,埋没了一线不舍,只剩下一片看不清的昏暗。
  天上星罗密布,就好像此刻彭城的灯火,虽然平凡,可两相辉映下,反倒是成了一道说不出的美在哪里的风景。
  彭城秦家酒楼之上,解忧扑在酒楼曲栏上,笑盈盈地瞧着酒楼下往来的客商——她穿了一身广袖粉蝶纹路的曲裾深衣,青丝简单地在脑后绾了个小髻,此刻倚在曲栏畔,倒像是一只粉色蝴蝶浅落栏上,虽算不得惊艳,却让人觉得她秀丽可亲。
  楚王府刘解忧一出生,便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姑娘,没落的楚王府上下,没有一人不觉得她温柔可亲的,他们总想着,日后究竟会是怎样一个有福之人,才能娶到这个人人喜欢的解忧小郡主?
  这想着,念着,女子年华易逝,转眼一过多年,解忧如今已二十岁,可老楚王还是绝口不提她的婚事,就连上门求婚的官宦人家也一一回绝。老楚王这样的举动,让彭城上下不禁各种猜测,要么就是老楚王早准备好了孙女解忧的婚事,要么就是这解忧小郡主身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痼疾。
  不过,那些流言蜚语对解忧而言,不过是拂面的风沙,虽然初时会觉得难受,可风沙过后,终究还是现下一样的天高地阔,又何必在乎那些曾经刮疼她的尘埃?
  “郡主,我们还是回去吧,不然大王发现你又偷跑出来,定要……”解忧身后的小厮连忙劝说解忧,瞧着这天色越来越晚,解忧还是没有回府的意思,小厮只觉得一颗心是越来越忐忑。
  解忧摇摇头,回头轻笑道:“你别怕,祖父没有那么可怕,他其实很和蔼。”说完,解忧微微提起裙角,走到酒案边,拿起果盘上的桃子,仔细擦了擦,笑道,“我可是跟嫽姐姐约好的,今日可是她的生辰,我要给她庆生!”
  “郡主……”小厮还想再劝,只见解忧难得一见地蹙起了眉头,知道再说下去,也是枉然,只好闭了嘴,不再多言。
  要说这解忧口中的嫽姐姐是谁,不得不提这彭城中的名门冯氏,虽然入仕者不多,可人人都算得上有才之人。这位冯嫽便是出自名门冯氏,自小与解忧一起长大,情同姐妹,旁人都说,若是冯嫽身是男儿,与解忧便算是青梅竹马,倒也算得上是一户值得托付终身的好人家。
  解忧瞧见小厮作罢不再劝说,当下莞尔道:“你放心,给嫽姐姐庆生完了,我便回去,有我缠着祖父,他定忙不及怪罪你。”
  小厮苦涩地笑了笑,只好说道:“郡主在这儿先稍带片刻,容小人去楼下瞧瞧冯娘子可来了?”
  “嗯。”解忧点点头,眯眼一笑,低头看着手中的桃子,凑到鼻前,轻轻地闻了闻,自言自语道,“嫽姐姐,我知道你喜欢吃桃子,所以特别给你挑了好几个大个儿的,一会儿看你如何谢我!”嘴角一抿,笑得无邪,更像是三月的春风,暖得让人从心里觉得甜丝丝的。
  “咦?那不是楚王府的小郡主么?”
  酒楼之上,几个邀约饮酒的彭城子弟路经解忧所在的厢房,透过一线门隙,恰恰瞧见了此刻解忧那甜甜的笑,不禁看呆了眼。
  “若能娶她……”当中一个英武少年痴得厉害,喃喃开口,可话还没说完,便被边上的好友摇了摇身子。
  “常惠,就你这愣小子还想娶郡主!”
  “为何不可?”英武少年常惠当下反驳,“莫笑少年白手,说不定他日我能当大将军呢!”
  “哈哈哈,你小子,酒还未喝,便醉了,尽说胡话,走!索性今夜喝倒你,让你在梦中做你的大将军!”
  几个彭城子弟勾肩搭背地拉着常惠拐入了一边的厢房,常惠不舍地回头再瞧了一眼门隙中的解忧,笃定地抿了抿唇,似是打定了什么主意。
  “行行好,行行好,求求你们了……”酒楼之下,忽地响起一个苍老的行乞之声。
  解忧连忙走到窗边,下意识地摸出钱囊,瞧了一眼楼下那个苍老脏污的白发乞丐,当下打定了主意,快步走出了厢房,往酒楼下走去。
  “郡主……”在酒楼门口等候冯嫽的小厮瞧见郡主出现在身后,本想上前问询一二,可又瞧见了解忧手中的钱囊,转头瞧了瞧路上行乞的老丐,便已明白一切——解忧郡主就是这样的姑娘,遇到行乞者,总会出手帮助一二。
  解忧含笑走到老丐面前,留下了今日准备付给酒楼的钱,将钱囊都递给了老丐,“天色已晚,你快买些吃的,找个地方歇息吧。”
  “郡主,你这……”小厮想要阻止,虽然解忧是楚王孙女,可这每月月钱总归是有限,就这样被解忧送给了老丐,只怕这十天半月再想出来走走,也没有什么月钱可用。
  解忧摇头轻笑,“今日见了嫽姐姐,平日我也没事出来,既然用不上这些钱,不若送给需要的人更好。”说着,解忧又加了一句,“嫽姐姐也喜欢助人,我怎可落在她后面了。”
  小厮的话被梗在了一半,再说下去,只怕要被周围行人以为她冷血,可若是不说,这心里又觉得不痛快。
  老丐感激万分地对着解忧拜了又拜,紧紧攥着钱囊,半天说不出话来。
  解忧又劝了几句,老丐老眼含泪的点点头,紧紧护着钱囊,沿着巷路走远。
  解忧轻轻一叹,本想看着老丐转角看不见了,再回酒楼上,继续等嫽姐姐赴约,却不想那老丐才走到转角处,便窜出几个混混将他给围了起来。
  “郡主!”小厮想要拦住解忧,却不想解忧已先他一步快步朝着老丐走了过去。
  “老要饭的,把钱交出来!”混混劈手便要来夺老乞丐手中的钱囊。
  “大汉天下,你们竟然如此目无王法!”解忧怒声一喝,圆圆的脸蛋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红润。
  “小郡主,人都是求活不求死,我们也是不想饿死,这才……”带头的混混嘿嘿一笑,目光忽地一斜,看准了老乞丐手中的钱囊,迅然下手夺了过来,“快走!”
  “这……被小郡主给看清楚了……”
  “人家可是贵人,哪会记得我们这种苦哈哈!”
  混混们边跑边说,“反正我们抢的是要饭的钱,这种芝麻大小的事,官府更不会管!快跑便是!”
  “你没事吧?”解忧上前扶住了差点摔倒在地的老丐,气红了脸,大声呼道,“你们以为逃了就没事了么?来人!”
  小厮赶紧凑了上来,有些嫌弃地看了看老丐,“郡主,当心脏了衣裳。”
  解忧愕了一下,“你说什么?”
  “郡主勿急,容在下帮你教训那群混混!”在楼上喝酒的几个彭城子弟听到了下面的动静,常惠先几个哥们一步跳下了酒楼,上前对着解忧拱手一拜,还不等解忧开口,便已拔腿追向那群混混。
  “你快回去找几个家将来,今日这事……”
  “郡主啊,若是惊动了大王……”
  “这……”解忧又愣了一下,想了想,急道,“祖父若是怪罪下来,我来担着,你快回去找几个家将来,就说……就说……有人欺负我!”
  “诺……”
  小厮为难地点头,正准备回府,忽地听见有人喊住了他。
  “且慢。”声音虽柔,却隐隐带着一股坦荡的英气,正如冯嫽这个人,虽是女儿身,可那气势,总是让人觉得飒飒凛冽,但若细看她的眉眼,却又会让人觉得,她更像是一只……一只沉静的狐狸,虽媚,却安静。
  此刻的她一袭深紫深衣在身,长长的青丝没有绾起,随着清风微微轻摆,一双狐狸似的眸子沉静若水,只轻轻地一笑,上前道,“郡主,不是说好给我庆生的么?”
  “可是……”解忧还想说什么,可是一瞧见冯嫽那双深邃的眸子,千言万语都说不出来,就连眼底的怒意都渐渐淡去,唯有那两颊上的红晕,不是为何,反倒是愈加红润起来。
  冯嫽抿唇云淡风轻地冷冷一笑,“不该他们的,抢去也无用,迟早会还来。”
  解忧眉心一舒,突然笑得欢喜,“嫽姐姐,你出手了?”
  冯嫽没有回答解忧,只是淡淡一笑,从怀中摸出自己的钱囊,交到老丐手中,沉声道:“福祸无常,说不定今夜你丢了一个,反倒是能得到更多。”
  老乞丐愕了一下,老泪纵横地接过了钱囊,“你们……都是好人……都是好人……”
  “快些回去吧。”冯嫽劝了一声,侧脸突地对上了解忧灼灼的目光,玩味儿地笑了笑,“好人易做,可这酒钱就麻烦了,郡主,如今我两袖清风,可得向你讨赏了。”
  “啊……”解忧回过了神来,连忙低下了头去,不敢再去瞧冯嫽此刻灼灼的眸子。
 
  第二章.冯嫽
 
  “该死!竟然让这群小混混跑了!”常惠在追丢最后一个混混的身影后,挫败地怒吼了一声,他一边剧烈地喘着,一边愧然回头瞧向酒楼的方向,喃喃道,“这回可要让小郡主给笑话了,唉。”
  “走!”忽地,听见一声狠厉的呵斥,常惠寻声瞧去,只见亭长柳允带着几名乡中大汉押着方才那几个跑得没影的小混混从巷陌中走了出来。
  常惠大吃一惊,柳亭长就好像是知道会有这样的事,刻意守在巷陌尽头,把这些小混混给抓了个正着。
  “小子,腿脚虽然利索,可对付这些人,关凭腿脚可还不够!”柳亭长远远地对着常惠一笑,将夺下的钱囊朝着常惠一抛,“虽然人不是你抓的,可这钱囊也算得上是你寻回的,不妨让你替我送回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