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君临(gl) 作者:草率的作者君

字体:[ ]

 
 
    君临:“我爸妈从小就告诉我要喜欢男孩子,你爸妈没告诉你吗?”
    靳以:“没有。”
    君临:“你知不知道你那样会让爸妈担心的?你这样不行,你不可以喜欢我的啊,我很担心你。我是直女!”
    靳以:“我知道。”
    君临:“但是你下辈子可以投胎当男孩子,但是也要我没问题才行。”
    靳以:“下辈子指不定我还看不上你了。”
    君临:“切~”
    靳以知道,君临就是自己命中的劫。
   
搜索关键字:主角:靳以,君临 ┃ 配角:一元,文璇 ┃ 其它:Ada,秋晴
 
 
    第1章 靳以的少女时代(一)
    
    去大学的前一天,靳以把自己的一头长发剪了。
    活了十九年,她似乎没有真正地反抗过什么,没有争取过什么,也没表明过自己的态度。她忽然就觉得很沮丧,这么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她不知道。她觉得自己用这样随便的态度活着,所以生活也只是不屑地在她的人生上信手画了一道鬼画符。她不知道是生活赋予她的人生太深奥,还是她太过愚钝而不能参悟其中的玄机,总之,就是纠结。她想,她那一头同样十九岁本该乌黑秀美却抽白、干枯泛黄的头发便是太过执着于此,才会虚弱得像被恶毒后妈虐待的孩子。
    在过往几年青涩的时光里,她收过不少的情书。她一直想不明白,像自己这样长相平凡,重度面瘫,有语言交流障碍症且没有存在感的人是如何获得青睐的,但感情从来都是不可理喻的。初中的靳以还是个正常的少女,起码外表看起来勉强算是。小学毕业之后,她被母上逼迫着蓄起了长发,想她能多一丝温婉,然而她却用厚重的刘海隔绝世界的目光。靳以已经竭尽所能地低调了,然而靳以还是成为了X城那所乡镇学校所谓的风云人物。
    靳以是转学生,总是穿着城市校服,这可能让靳以在那所乡镇学校格外显眼,然而那时她却并不自知。靳以成绩优秀,每逢大考过后广播里就会有靳以的名字,总分排名播一遍,各科排名又播一遍,有多少科靳以的名字就会被重复多少次。
    靳以性格内向到近乎自闭,她可以一整天都不发一语。可她这样的性格却被人误以为清高冷傲,不屑与人交往。
    靳以总是会收到很多情书,然而靳以几乎不怎么回信。很多人的名字被靳以遗忘在时光里,有些人的名字还淡淡地写在沙里。
    靳以和小北初一同班,虽然他曲折地要到了靳以的Q,但聊的话题就止于问候吃饭睡觉,直到初一结束的那一天,靳以和他在教室的走廊才真正意义上地聊天了。那时说了什么已然忘记了,但是后来他说,那是他永远无法忘记的美好画面。
    此后,靳以和他不同班,却慢慢熟络起来,照样书信,照样聊Q,有时也约见面。靳以觉得他们之间就是很纯洁的友情,因为他从不像别的男生那样献殷勤。只是靳以说无聊的时候他会给靳以讲笑话,靳以说想看课外书他就帮靳以到处向别人借。但是有一次靳以生日,他给靳以订了一个巨大的蛋糕,还送了靳以一个巨大的毛绒玩具。惊喜是惊喜,但靳以完全没想太多。直到有一次,靳以下自习路过他宿舍的时候(他宿舍就在楼梯口,那时老师、男生、女生都在同一栋宿舍楼),当时是晚上,他宿舍的男生见到靳以就用手电筒照靳以,还在起哄,靳以隐约听到他们说:“看,小北的女朋友来了!”靳以还是装作很淡定地上楼,但是内心却开始有些异样。
    靳以和小北还是保持和以前一样的相处方式,但靳以却开始听到越来越多有关自己和他的声音。其实那时候,靳以一直觉得自己和他只是朋友,事实上他们也从未有过跨越友情这条线的行为。但靳以还是写信去问他了,结果,他说他喜欢靳以。靳以多少是有些惊讶的,但靳以忘记当时靳以是怎么回应他的了。总之,靳以和他在那之后并没有更进一步发展,还是和原来一样,直到初中毕业。
    高中靳以和小北不同校。但是有一个周末,靳以偶遇他们之间的一个共同朋友,不知怎的,她说起她和小北同校,靳以就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手机号让她转交给他(靳以是上高中才有手机的)。后来小北说,他以为他们的缘分就止于初中毕业了,没想到靳以竟然会托人把手机号给他,让他很惊喜,开心了好久,以为靳以也是喜欢他的。靳以是喜欢有他这个朋友,但他们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原来当初是靳以给了他希望给了他错觉。
    再次联系上之后,几乎每逢周末都会约。高中不会谈恋爱,这是靳以给自己的约定,事实上靳以也完全没有恋爱的意识。自初中那次坦白之后,他没有再跟靳以提过这件事,靳以也完全忘记他对靳以是另一种感情。当时只是觉得不排斥这个人,跟他相处很愉快。
    然后直到高二下学期,有一晚小北给靳以发信息正式地表白了,提出交往。说实话,靳以没有任何犹豫,内心的答案很清晰:不可能。当然,靳以拒绝了他。可是为什么,靳以会觉得难过。那晚没睡好,是因为失去一个朋友而难过吧。然后,他再也没联系靳以。靳以曾想过去挽回些什么,然后发现,回不去了。小北要的感情,靳以自知给不了。后来听说他被拒后立刻和倒追他的女生在一起了,也许是意气用事也许是想证明些什么,但是靳以对此心里没有一丝波澜。
    然后靳以现在才明白,真正喜欢的人是没有办法做朋友的。除非感情不再。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是因为真心喜欢,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是因为有趣,可最后和一个人在一起可能仅仅是因为合适。而男女之间也不可能有纯友谊的吧,就算有,那也是建立在至少一方对另一方有好感的基础上,但是因为各种因素不能言明,甘于或迫于退居朋友的位置,至少还可以以朋友的名义对对方好。但心里的小火苗是不熄的,或许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但什么时候是那个合适的时机甚至本人也不清楚。嘴上说只是朋友,内心却无比渴望、纠结。很少有人具有能够承受把窗户纸捅破后的压力的勇气,害怕以任何形式失去心中那个重要的人。知乎大神说,男女之间还是有纯友谊的,越丑越纯。靳以想,可能是自己不够丑(笑)。
    
    第2章 靳以的少女时代(二)
    
    文也同样是转学生,他一米八几的身高更加瞩目,可靳以初三和他同班才知道这个人。他性格很开朗,跟班上的女生都很聊得来,和男生也打成一片。靳以跟他没什么交集,直到有一次课间,他站在课室门口拿着手机往班级里拍,靳以此时端坐在自己的位置肯定是被拍到的了。然后他走到几个女生中间坐下,把照片给她们看。靳以不能容忍自己出现在镜头里,默默走过去,看到照片里确实有自己。他们聊得兴起根本没注意到靳以走近,所以靳以一伸手就拿到了手机,随后松手,啪的一声手机在地上散架了。最后靳以只是撂下一句话:“把有我的照片全部删掉。”转身就走了。
    那时很流行写同学录,大家都是像派传单一样散发出去。靳以收到几十张堆在那里根本不想写,除非主人来催了才动笔,其中也包括文也给的。文也来催过好几次,死缠烂打,靳以不胜其烦随便填了一下敷衍过去。之后文也便频繁地找靳以搭话,上自习时给靳以传纸条,尽管靳以对他爱理不理,他就是像狗皮膏药一般脸比城墙厚。
    晚自习的时候会有同学当值日生,靳以和文也都被老师任命了。靳以在讲台上当值的时候,文也就会在下面故意弄出些动静引起靳以的注意,当靳以看向他,他就朝着靳以挤眉弄眼。文也当值的时候,会故意在那儿发出清喉咙“咳咳”的声音,这时不少人都会从书堆里抬起头看,也包括靳以。但靳以是给他白眼,而他却不识相地对靳以抛媚眼,靳以简直想一拳揍飞他。
    文也家境应该是很优越的,因为他会买零食分给全班,而靳以会得到一大堆,推也推不掉。靳以生日的时候收到了文也的礼物,是某饰品专卖店的产品,而且代言人是SHE,其中Hebe是靳以的女神。后来靳以才知道,文也要她填同学录就是为了得到她的有关信息和喜好。
    靳以是舅舅带着来到这所乡镇中学读书的,而舅舅是这所学校的老师。靳以很多时候会去舅舅那里吃饭,那天靳以拿着收到的礼物就过去了。靳以收到的东西从来都推不掉的,她都放弃挣扎了。舅舅看到靳以拿着的礼物,就问:“又收到男生的礼物了?”
    靳以平时收到很多情书啊礼物啊什么的,舅舅都是收到风的,靳以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好像受到监视一样。
    靳以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舅舅也不咸不淡地问:“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靳以对此早已习惯而且并不在意,所以也毫不隐瞒:“我班的,文也。”
    舅舅愣了一下,似乎有点意外。顿了顿,说:“是他啊。我当过他班主任,他是个好孩子,很有礼貌,很懂事,还是可以交个朋友的。”
    靳以没想到,略感无语。
    舅舅又补充说:“他姐姐跟我是同事,你跟他认识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虽然靳以心里没打算跟他交什么朋友,但也还是点点头应付。
    后来,靳以跟文也只是多说了些话,也没什么特别的。初三毕业的时候,文也给了靳以一封信,大致内容是说:我喜欢你,但我目前不会追求你,也不需要你的回答。我知道你现在还是以学习为主,我们也还不够成熟,所以我们只是当朋友就好了。但我会等你四年,到你上大学的时候,我就会正式追你。我和你约定好了。
    靳以看完心想:谁跟你约定好了。别自作主张。
    靳以的亲戚在S城开学校,几乎整个大家族的人都在那里工作,靳以的暑假一般都是在这里度过的。靳以和文也加了Q,暑假的时候文也天天找靳以聊天,靳以的回复从来都只有“嗯。啊。哦。”靳以的表姐是很八卦的,跑过来看到觉得很无语,就把靳以推开,自己以靳以的身份和文也聊。靳以本来就懒得应付,表姐的出现简直救她于水火。然后“靳以”和文也聊得很欢,靳以本人却走开了。万万没想到的是,文也家就住在隔壁街道,而表姐也把自家地址告诉了文也。而且最莫名其妙的是,也不知道表姐是怎么聊的,竟然聊到替靳以答应高中开学时坐文也家的顺风车去。
    在“靳以”和文也聊完过后几天的一个早上,靳以突然接到了文也的电话,他说:“我快到你家了,你不出大门来接一下我?”
    靳以当时就懵了,“你是说真的吗?你真的来了?!”
    文也:“对啊,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靳以其实很想杀人,对着电话吼了一句:“谁管你啊!”就挂了。
    随后靳以在楼上就看到文也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了,拎了一大堆东西,路过保安大爷扫地大婶都热情问候。然后文也就出现在靳以家门前。靳以妈妈也乐开了花儿,笑眯眯地迎文也进门。
    靳以内心在咆哮:这样的妈正常吗?!我该不会是捡来的吧?我才十六岁!男同学就这样找上门了,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吗?!
    靳以妈招呼文也坐下,和他聊得火热,靳以在一旁神情木然,觉得无奈又尴尬。然后刚刚那个扫地大婶还特地过来,在靳以家门口拄着,意味深长地看了靳以一眼,笑眯眯地跟靳以妈用家乡话说:“这小伙子不错~~”
    靳以擦了擦额边的冷汗,心想,这到底是什么剧情……
    然后靳以大家族里的三姑六婆四叔七舅都排着队儿来看戏,还有一群表兄弟堂姐妹瞄上了文也带来的零食纷纷前来,跟炸开了锅一样。靳以觉得很头痛,没什么事的话,她想先去死一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