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长离(gl) 作者:狼山玉(上)

字体:[ ]

 
正经文案:
 
身为上古灵兽朱雀,连天帝都要尊她一声“陵光神君”。她镇守南方,深居殿府。
原以为能在她的流光帐中醉个千年梦不醒,却不料小次山上封印被毁,昔年封印的凶兽朱厌召唤四方凶兽重现世间。
为重镇凶兽,她涅槃降下千万劫火,孤身落入凡间等待重生。
当苏方沐问起她名姓时,她呐呐地答了自己的乳名“长离”。
自那一刻起,再记不得洪荒四合,记不得岐山之乱。
似乎面前的这个女子,才是她重生之前,必应的劫数。
表面【恬淡】内心略【腹黑】的御姐和曾经【美艳妖娆】御姐现在【调皮捣蛋】的【熊】萝莉的故事,有神怪有爱情有狗血有刺激!!不怕每天家里着火的朋友皆可来抱走小长离一只~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布衣生活 洪荒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长离(陵光),苏方沐 ┃ 配角:监兵,苏吟娥,执明,朱厌,孟章 
 
 
 
    楔子  皎皎天河酹前生
    
    “长离?”
    远在西方咸池洞府的白虎神君监兵,最近总是千里迢迢跑来岐山神殿探望。不出意料,探望的对象仍然未归。看着以往笙歌曼舞整日整夜的喧闹而如今已然空荡荡的神殿,没来由的让人心烦。脾气暴躁的神君肃起难得挤出一丝温柔的面孔,狠狠拂开冉冉萦绕的香雾,转身腾云直奔天河,旋起一阵疾风抖得一身白袍烈烈作响。
    在天界,天河边的织女总会告诉来往的仙神,只要坐在天河边心思澄明地透过雾云幂帐往下望去,就能从芸芸众生之中找出身处凡俗之时羁绊最深的人。天界最耐不住寂寞的陵光神君,竟在这里静静守了五百年。
    “长离,你究竟什么时候回去。”急急赶来的监兵神君面向天河,负手而立。对着岸边沉默的人甩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不是说好了,以后不要再叫这个名字了。”陵光站起身,阖目说道。
    “岐山不可无主。”监兵振袖怒道:“你自打凡间回来之后,就着魔似得寸步不离这天河边。我不知道五百年前你在凡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南方不可无人镇守,岐山不可一日无主——”
    “你可以把人家绑回去啊。”陵光决定不理她,摆出一脸不怕死的样。
    “你!你别以为我不敢!”监兵大怒,甫一抬手便被人生生按了下去。
    “好了好了,和你开个玩笑罢了,还是这么不禁逗。”陵光笑眯起一双凤眼,打量监兵,“你身为女神,别总是凶巴巴的~~你还不知道吧,他们表面上都敬你。其实啊~~”陵光说着贴近了监兵的耳朵,吹了口气,察觉到对方轻颤,笑意更深,“他们背地里都说你成天打打杀杀,那架势简直能吓跑一队凶兽!”
    “陵光,我是在和你说正经事。”不自在的神君一把推开陵光,正式道。
    “行了行了,你就放心去看你的西方吧。南方那边我成日里注意着的。一有风吹草动我便会赶回去,那是我的责任,我不会懈怠。”陵光装作不经意地抚了抚衣袖,视线又回到了天河里万年不变的皎皎的波光中。
    监兵看了她一眼,本欲出口的话生生转了个头:“能告诉我了吗?”
    陵光闻言一惊,“告诉你什么?”
    “你在凡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监兵缓步到陵光身边,陪她一起坐在岸边,凝望涓长的天河接到天际,无尽蜿蜒。“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这五百年,你表面上一如当年顽劣,其实变了很多。以前的你,锦衣玉食,品好甚高,非梧桐精制的锦榻不栖,非醴泉酿制的玉酿不饮。”抬手遥指天河畔一间略显破败的小屋,“怎会一间茅屋一壶粗茶一住就住了五百年?以前的你,就算身居岐山神殿,日日欢歌,也根本不会关心你守护的地域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五百年未归,却日日关注辖地,一丝一毫的变化都记在心里。”
    陵光没有立刻答话,只是仍旧凝着天河波下,雾云幂帐如一团乱麻,乱糟糟的扎人眼。却有点点星光,虽黯淡却仍然努力地闪烁。如同凡尘中人,脆弱如斯,短暂如斯,却仍然在努力认真地过着他们的人生。“因为这些是她教我的呀,她说的话,我怎么可以忘。”曾有人教会她责任,教会她担当。而那个人,却已经烟消云散。
    监兵啊,你深居洞府,执掌人世杀伐。殊不知我们口中轻飘飘的一句人命薄如纸,是凡尘中人一辈子逃脱不了的噩咒。
    监兵啊,如果我说我想去找她的转世,你会不会同意?
    监兵啊,这五百年我对着天河翻来覆去的想,若是我当年没有玩忽职守,是不是就不必负了她……
    可那样,我也根本,遇不到她。
    作者有话要说:  希望大家喜欢。
    
    第1章  岐山凤居惊异变
    
    一段诡异的乐声从山脚下乍然传出,其声似长笛却少了一分清逸,似朱萧又多了几许尖刻,绵绵转转蜿蜒至天边,再也捕捉不到乐声的尾韵。
    “咚!”“当!”沉闷的声响逐渐传遍了岐山,从凡间山脚一直荡震到了耸入云端的山头,在砌以七宝金玉的岐山神殿中回荡不绝。竖耳细听,便觉惊奇,似乎这沉闷的声响是发自铁索的嗡鸣!
    在神殿中的小仙童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声震裂苍穹的怒吼猛然响起,惊得神殿上下都人心惶惶,小仙童们都四四五五聚在一处,掌心聚气抵挡气流的余震。就在此时,一阵狂笑震天动地传来。
    “哈哈哈哈哈哈……千年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千年了!”来者声音浑厚,合着山谷回声,字字如同九天炸雷落在平地。
    倏然间,林间飞鸟尽散,来者果非人类,只见一身形似猿猴,白首赤足,身披赤铜铁链的凶兽拔山倒树而来。朱雀神君所辖的南方地域百年来未闻战事,而朱雀神君又喜更换仙童,所以殿内仙童皆不知这凶兽为何,只得相互奔走相告,脚下疾的,“砰”地整个身子砸在地上。
    “啊!!有煞来犯!快去禀告神君!”这边努力喊道。
    “啊?!好!!”那边言罢,挥手急忙招来一片祥云,驾云离去。
    “咳咳咳咳咳……”这边的小仙童吃力撑起身子,让自己在外敌面前不那么狼狈。神君说过,他们岐山神殿的仙童输什么都不能输面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千年了……”白首赤足的凶兽仗着身形巨大,并不惧身上禁锢的铁链,甚至已将几道略松的铁链扯断握在手中,狠狠砸向岐山的山壁,“呵呵呵,连岐山都换了样子!啊哈哈哈哈哈!!”赤铜链威力无双,被砸中的山壁上纷纷滚落碎石。
    “你是何人!咳咳咳……”神殿骄傲的小仙童捂住胸口,壮着胆子把身板挺得笔直,“你可知此处乃陵光神君的神殿!”
    “就是就是!竟敢来陵光神君所辖之地犯乱!好大的胆子!”
    “等神君来了,定然将你驱逐,你还不快走!”
    小仙童们纷纷聚在一起,以壮声势。不过这一切在面前庞大的凶兽看来,好比螳臂当车般可笑。
    “吾么?”白首赤足的凶兽略显阴骘地眨了眨眼睛,“吾乃陵光神君旧友!今日前来,找神君叙、旧!”言落,掌中聚起一道旋风,举起了面前的几个小仙童,轻轻一使力,几个小仙童瞬间变化作无数片血肉炸裂开去,一时间血雾飘散,浓浓的血腥味搅浑了神殿浓郁的熏香。“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啊啊啊!!!!!!”
    “救命啊!!!救命啊!!”
    “神君!!神君怎么还没有来!!!!”
    巨大的脚掌踏在地上,每一步就是一阵地动山摇,小仙童们惊慌地四下逃窜。
    “哼,在吾面前也敢口出狂言!”凶兽满意的勾了唇角,拂了拂身上朱红的盔甲,若不是方才那出手阴狠毒辣至极,倒真像极了天界最强壮的战骑。
    “啊哈哈哈哈大王好厉害!!!大王好厉害!!!!”各种魑魅魍魉如雨后春笋般从地下钻出脑袋,探了探头便钻出丑陋的身子,围着为首那白头红足的凶兽欢呼雀跃。有胆子大的甚至窜到神殿中,也学着凶兽的残忍手段,抓住落单的仙童张口便咬,这些仙童道行浅却纯澈,最适合它们这些妖兽精魅吞噬修炼。
    平日里华丽奢侈的岐山朱雀神殿一时间沦为炼狱血海,挣扎不出。
    正在群妖大闹之时,倏然不知何处山岚遥遥传来一声清亮凤鸣,仅悠悠一声竟挡去了大片凶兽聚起的狂风,守住方圆清宁。行凶的妖怪精魅皆被拂开后狠狠砸落,运气好的砸在地面断筋裂骨之痛自不必说,运气差的滚落山谷,便是粉骨碎身化为血水。
    “啊!!!神君来了!!!”
    “是神君!!!神君回来了!!!”
    仙童们的欢呼之声逐渐盖过了先前虐杀的嘶声,劫后余生的仙童们一个个抬起小脑袋望向神殿中最高的地方——迎凤台。
    绽开离火的赤羽逐渐褪去,一身红衣迎风而舞,懒得理会被风拂乱的发丝,那站在高台上的女子垂着一双狭长上挑的凤目,端的是三分风华,三分倦气,一分傲然。
    “神君你终于回来了!!”喜极而泣的小仙童们一屁股坐在地上,瘫软下来。
    红衣高髻的女子正是这岐山朱雀神殿的主人,镇守南方的陵光神君。她懒懒地睁开凤目,高高扬起下巴,倦倦开口吐一丝媚气,“呵?我道是谁一早扰人清梦,原来是朱厌郎君啊~”
    小仙童们闻言皆面面相觑,怎么都想不到,这白首赤足,形似巨大猿猴的凶兽竟然就是被他们家陵光神君在千年前击败,并用赤铜铁链悬锁镇压于小次山下的上古凶兽朱厌!传说上古凶兽朱厌吼声如猿啼,所经之处必有战乱。所以此次前来岐山,敢情是冲破封印来找他们神君寻仇来了。唉这是今天出门没算早卦,遭劫了啊。
    “怎么?小次山上的封印破了?还是郎君,迫不及待要来见我了呢?”陵光柔了神色,样子似乎真的是凡间女子在温情款款地和自家情郎说话。众小仙童脑中纷纷又开始猜测:莫非这个朱厌当年是因为负了自家神君?导致神君一怒之下把他封印在了小次山上?不对不对,看他们家神君那个样子,怎么也是他们神君负了朱厌才对啊!唉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事真麻烦,看来还是修行不够啊!以后要好好修炼。
    朱厌闻言一抽,镇静答道:“陵光神君,千年未见,别来无恙啊。”说罢,缓缓抬手摊开,赤色的铜链泛着光泽,“败君所赐,这赤铜链在吾锁骨之处烙了千年,神君风华如旧,想来身边不乏仙姬仙侍,断不会想起吾。而吾于小次山下,却是日日都在念着神君呢。”
    “哦?呵呵~”陵光展颜一笑,狭长的凤眸微敛,浓密的睫毛投下扇形阴影略微遮住了眸中点点旖旎水光。在场妖仙都微微一怔,当真是颠倒众生的角色。“想不到朱厌郎君对本尊竟是如此痴情啊~”
    在场也只有朱厌冷下了语调,手骨被捏的咯咯作响,“哼,真是,刻、骨、铭、心!”朱厌神情忽现阴骘之色,大喝一声:“喝!”重拳随话音同落,一块岩石生生被砸成粉末簌簌滑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