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长离(gl) 作者:狼山玉(下)

字体:[ ]

 
    第61章 嫣红一抹恨情深
    
    “拢翠怡红情最绮,所以这结成的晶玉只有两色,一是翠色,一是红色。”执明轻轻抚摸着那方阴魔玉制的棋盘,颇有感触。
    “孟章神君向来喜欢素一些的颜色,这回怎的会选择送如此张扬的颜色?”那水族侍官听执明说这阴魔玉还有翠色的,心下便更加疑惑,两个大男人,怎么说都不适合用这么艳丽的事物啊!
    “如此张扬的颜色,自然是陵光的东西。”执明淡淡道。
    “是……是陵光神君的?”侍官的舌头打了个结,在空旷感极强的北冥之下,这个疙瘩显得异常明显。连它自己听来也有些窘迫。
    执明唇边闪过一丝促狭之色,然转瞬即逝,面上仍旧一派温润如玉的神色,“原本是陵光的,然而这方棋盘却是孟章在魔界找到的。”
    “……”侍官完全猜不到执明说的那些究竟有什么联系,他心里也明白,孟章神君去了魔界,监兵神君留在岐山自顾不暇,这北冥幽坛是越发清寂了,没人陪自家神君下棋,自家神君自然闲不住拿他来寻开心。于是他只好先问了个及其浅显愚蠢的问题。
    “主人确定这棋盘是陵光神君当年那张吗?”
    “陵光神君当年在岐山与我对弈时用的便是这副棋具。本座不会认错。”
    该问的也问过了,样子也做了。那侍官躬了身,很配合的道:“属下愚钝,还请主人明示。”
    执明这才好脾气的笑笑,一脸温和无害的样子任谁也猜不到他心下早已笑开了花,“你还记得岐山曾被陵光神君找了鲛姬漫过一次么?”
    “自是记得。天界传言那是陵光神君为博美人一笑,从苍海龙宫借来十位鲛姬,于岐山掀起滔天水势,淹死生灵无数。”
    “本座曾经就此事去询问过孟章,他告知当年岐山派去借鲛姬的乃是一名陵光座下的童子,并非陵光本人。而且来借鲛姬之时孟章当时并不在龙宫中,所以没有人敢私自在孟章不知情的情况下出借鲛姬。”
    “这!竟是如此?!”侍官这次的反应倒不是装的,因为关于这件事,众口纷传的情形中并没有提及这两点。
    “更奇的还在后头。”执明故意卖了个关子,先思忖良久落了一目,吃掉了五颗米分玉代表的白子。继而心满意足的道:“当时那仙童返归岐山,恰在路上遇见了十名自称来自苍海龙宫的鲛姬。”
    “那再后头呢?”侍官被勾起了兴趣,迫不及待的问下去。
    但执明却不打算说了,简而言之道:“后头应该就是你听到的那些了。”言落,兀自去思索他的棋局了,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
    那水族侍官知道它今日是没法再从自家神君口中听到其他关于此事的消息了,便伴着沉重的水声缓缓退下,独留下执明神君在那高坛上捻子而行。
    幽幽的青烛光将执明盘坐着的身形拉的老长,拖下高坛的玄色衣摆与这颀长的暗影几乎融为一体。“啪嗒”一声,执明终于落下一目,这一目正落在白子围城的一个关键点上,此次一落,白子龙断,气数尽泄。他薄唇轻勾,广袖拂过棋盘。
    那上面原本还在生死较量的棋局顷刻间消匿无形,方才还是姹紫嫣红满目,如今却只剩一方玉色的战场,等待着下一场厮杀。
    罗城,齐家
    齐焉沉默良久,从腰间解下一枚红线缠绕的玉蛾佩。
    “此玉刻的是飞蛾,是我及笄那年父亲特意为我订制的。他说人之一生,需时刻冷静,方能有不凡功绩。但若情至,需如这飞蛾投灯一般,莫去计较后果,只求无悔此生便是。”齐焉轻轻抚摸着那只玉蛾,廿载红尘路,也唯有吟娥一事,让她做了这投灯的飞蛾。“父亲曾说,这枚玉佩是我将来要送给心仪之人的,过去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既然苏姐姐在,那我便托苏姐姐帮我将这枚玉佩交给吟娥姑娘。”
    言落,她将玉蛾佩恭敬递到了苏方沐面前,然苏方沐有些犹豫。
    “苏姐姐无需多想,我并非是想强迫吟娥姑娘。只是想着吟娥姑娘初次与我相见之时便将她心中所藏之事悉数告知,未曾有丝毫隐瞒。而我却并未告诉她今日所言的真相,枉我齐焉做了三年男子,却还不如吟娥姑娘来的坦荡率直,问心实愧,无脸再去见吟娥姑娘。”齐焉将玉蛾佩往前递了递,“面此玉如同见我本人,若是吟娥姑娘听完真相后愿意接受我…那就请她收下此玉。但若是觉得我小人心思,要与我决绝。那也无需再将这玉佩归还给我。”
    苏方沐摇头,“若真是那样,这玉佩自是要归还的。哪有私自吞了的道理。”
    齐焉垂眸笑笑,“她若嫌碍眼,直接将这玉佩砸碎了便是。我齐焉此生,只认定吟娥姑娘一人。”
    苏方沐心下一震,终是接过了那玉蛾佩。那玉触手生温,是难得的暖玉。上面还带着齐焉的灼热手温,诉说着主人心中的纠结忐忑。
    “齐姑娘放心,吟娥不会是那般决绝之人。”苏方沐笑着落下了一句,对了齐焉微微颔首行了一个平辈之礼,便告辞离去了。
    长离回到胭脂铺子的时候还是憋着一团气的,这些天苏方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总是对她凶巴巴的。虽然以前也没有温柔到哪里去,但是也没有成天都凶巴巴的呀。
    “长离,你回来了。”弈楸亲切的呼唤长离。自从他们从三危山回来之后,弈楸就因执明下令让他保护长离,住在了苏方沐的家里。还主动的揽过了记账的活,省去了苏方沐不少心力。这样一来,有他负责记账,有吟娥负责拉生意,苏方沐就可以安心调制新的胭脂花米分,还有大把的时间陪着长离,给长离做好吃的点心。所以弈楸的存在丝毫没有引起长离的不满,反而还极受长离的喜欢。
    长离一听是弈楸,连忙高兴的欢呼着跑过去,“弈楸大哥~~”
    弈楸一把接起长离,借着她的冲力将长离举高抱着她原地转了一个圈,长离飞的很高兴很满意,于是抱着弈楸的脸,在上面“吧唧”了一口,还甜甜的喊了一声,“最喜欢弈楸大哥了~~!”
    这声喊得弈楸跟含了蜜似的甜,刚刚亲了他一口的那可是名动天界的陵光神君啊!受宠若惊肯定是有的,但是长离现在这副模样实在让他乐的紧。
    有人欢喜,自然有人不爽。
    苏方沐面无表情的站在铺子大门口,险些摔了齐焉的玉蛾佩。
    长离被弈楸稳稳的放在地上,刚嘟起嘴想让弈楸再抱着她转两个圈,转眼便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苏方沐。“苏方沐!啊你回来啦……”最后一句弱弱的低了下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看见苏方沐会心虚,明明今天没有打碎胭脂也没有弄潮香薰,但就是突如其来的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长离不明白,但是弈楸是明白的。长离曾经很没遮拦的告诉过他一些自己与苏方沐的“秘事”,所以在弈楸眼中,长离就是苏方沐一个人的,苏方沐也是长离一个人的。而他居然在苏方沐面前对长离一点距离都不保持,还与长离有了极为亲密的接触!
    “咳咳,苏姑娘你回来啦。哎呀我今天在厨房给你们弄了点凤梨酥,我去端出来给你们尝尝啊!”言落,大堂里已经连弈楸的影子也找不见了。唉,这种情况,还是走为上策啊。
    长离见始作俑者逃走了,留下她一个人面对阴着脸走入大堂的苏方沐,心里暗骂弈楸不仗义,但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弱弱喊了一声,“苏方沐……”
    “吟娥呢?”苏方沐竟然绕过了长离,只是淡淡的问了吟娥的去处。
    “不知道啊……我刚回来。”长离一双眼睛里面写满了无辜。
    苏方沐上下看了她一眼,“去找。”
    “我跑了一天,腿还疼着呢。”长离委委屈屈的说。
    “那你去把今日我留下的那些香土融了。”苏方沐丝毫没有同情她的意思。
    “今天货重,我手也疼……”长离说着说着,眼里汪出了两汪水。
    苏方沐冷冷的看着她,心里犯堵。好不容易齐家的事终于缓和了不少,她怀着劫后余生的心情迫切的想见一见长离,为了尽快能回到铺子,她还租了一辆马车,催着车夫火急火燎的赶回了铺子。哪成想着,刚和车夫借了钱下了车,一眼就看见长离被弈楸抱着举高高玩。都多大岁数了,还玩这种游戏,幼稚!苏方沐想着刚要步入铺子,就又看到了接下去那了不得的一幕。
    每日在她怀中像雏鸟一般安睡的长离居然在别人脸上亲了一口!是可忍,孰不可忍?但苏方沐还是忍住了胖揍长离的冲动,改为冷暴力。
    长离见苏方沐许久不出声,只好挂着一脸的鼻涕眼泪,可怜兮兮的看着苏方沐,“苏方沐我全身都好疼……”
    “我看见你脑袋疼。”苏方沐丢下这句话,便再也不看长离一眼,兀自上了楼。
    
    第62章 忍对风诉意难平
    
    “这块玉也是那齐姑娘托我交给你的。”苏方沐取出玉蛾佩交到吟娥手上,“齐姑娘还说,你若是愿意接受她,便收下这定情信物,若是不愿接受,便将这块玉摔碎了便是。她此生只认定你一人。”
    吟娥闻言一震,摊开手掌看着手心里那块暖玉,触手温润像极了那人的手。她颔首笑道:“齐姑娘深情,怎好却之。”
    “吟娥……”苏方沐没有料到吟娥居然答应的这么爽快。不过此事一定她心里一块大石便落了地。她握住吟娥的手,“这样也好。齐姑娘心细,又对你有意。想必以后定会好好待你。你有了归宿,我也便放心了。”
    吟娥沉默的感受着苏方沐包裹的暖意,一颗心却越来越沉,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她紧紧闭住了眸子,不让其中的温热顺颊而落。
    仲春时节,即使在夜里,拂面而来的风仍旧是暖融融的,似乎再冷硬的心也能被这风吹拂的柔软。院子里,桃李杏三树争相竞艳,吟娥一身白衣清冷入画,似乎与这春夜缱绻之景格格不入。
    她怀抱着一把自丰城带回的箜篌,找了个石台坐了下来,而后玉指轻舒拨动琴弦,泠泠一曲自二十五弦之中缓缓流出,这一方院落恰似一场幻梦,她将自己囚于这一方幻梦之中,唯愿长睡不愿醒。
    “你在这里干嘛啊?”长离循着琴音探头探脑的走入了院子,见到吟娥一个人坐在石台上拨弄箜篌,吓得叫起来,“你你你不要想不开啊!!”
    一曲中断,吟娥诧异的回过头来,“谁想不开?”
    “你啊!”长离后怕的瞪着凤眸,“你要不是想不开,那一脸想要寻死的表情是要干嘛?”
    吟娥听了长离的话,破天荒的居然没有生气,她淡淡道:“没想到你我互看两厌了这么久。今日却唯有你听出了我曲中之意。”
    “谁听出你曲中之意了。别自我感觉太好。”长离嘴硬道,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这些丝竹弦音格外容易听明白,但是她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和吟娥心有灵犀。她看着吟娥不说话,有些怕刚才的话伤害到了吟娥,看在吟娥心情极度低迷的情况下,同情心泛滥的补了一句,“哎,你没事吧。要嫁人了,不高兴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