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秋以为妻(GL) 作者:凉缘君

字体:[ ]

 
文案
阮明秋本是医馆大夫之女,无奈祸从天降,为避难落草那清源山寨,既来之则安之,可眼前这位二当家王小魅,你花枝招展的笑什么呀。二当家王小魅看到阮明秋心里就打定主意要得到她,开始了坚定的勾引之路。
“玉佩本是一块,后来不小心被我碰碎,没想到这形状倒也稀奇。打磨之后便是现在这幅模样。”
 
百合文1V1,攻受争夺。
嗯嗯。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恋爱合约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小魅,阮明秋 ┃ 配角:花黎,婳娘 ┃ 其它:双向暗恋
 
 
 第1章
 
    
 
    “是快到那寨子了?”阮明秋感觉自己要散了架,坐着马车摇摇晃晃了三日,才感觉有点了盼头,心里却还是提不起精神,这着些天发生的事情让阮明秋心有余悸,这回过神的功夫,自己的确被送来这清源山寨里。
 
    “小姐,我们在走上半日就到了。”一旁并排坐着的丫鬟趣儿说道,趣儿从小和阮明秋长大,自然也没受过这车马劳顿,坐的浑身不自在,见自家姑娘说话,也知阮明秋难受的紧,赶紧应和起来。
 
    “那就好”阮明秋有气无力地自言自语道。趣儿知道姑娘身子一向不好,这时又乏的很,也不敢胡乱搭话,两人默默的坐在这马车里。
 
    趣儿瞅着自家小姐,觉得像姑娘容貌生的这般好,方圆百里都是出了名的美人,却也更容易招祸,被那安南侯大老爷看上,霸去做妾。想来心里一阵阵的不爽,可又无奈,自家姑娘本就不是大户,朝廷不安稳,阮家世代行医,做到阮老爷这辈虽在官位,但人微言轻,没什么能讲道理的地方去。
 
    半日无话,马车已经到了寨门口,阮明秋被趣儿扶着下了马车,抬头看那寨门,到时有几分威严在那儿,门口站着几个人,望向自己的马车方向,两边也是有穿戴整齐的喽啰把守,往里面看去却是丛山林立,依稀能看到在往上有些屋子,看不清,阮明秋收回目光,定了定神。见那为首的人走来,正欲叫趣儿问话,他们倒是先开口了。
 
    “姑娘可是阮大夫的千金?”说话的人,身材高硕,满脸横肉,没想到说起话来倒是文绉绉的。
 
    “小女子阮明秋,特来投奔大当家。”阮明秋不卑不亢的说道。
 
    “在下王虎,正是这清源寨的三当家,祖爷知道阮姑娘今天到,叫我等出寨相迎,没曾想阮姑娘脚步倒也不慢,我等还没走出这门口,就迎上了阮姑娘。”王虎一阵大笑,觉得完成了重要任务一般,心情好得很,眼看这阮姑娘竟如此美艳,但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自己长这么大除了二当家,就没见过生的如此貌美的女子,二当家一向温柔,但眼前的女子确实骨子里都让人感觉冷冷清清,王虎心里便胡乱猜测大当家接下来的安排。
 
    “阮姑娘里面请,祖爷正在正堂等着呢。”阮明秋也不敢怠慢,随着王虎王山上走去,本来就坐了好几天的马车,腰酸背痛,爬山的这段路看似不远,走起来却相当费劲,阮明秋心里暗暗吐槽,上去便不轻易下山,看着别人健步如飞,自己怕掉队,也不好叫趣儿扶自己走,叫人说三到四,只能迈开大步走去。
 
    “三当家,祖爷是什么样的人?”阮明秋还是忍不住问了。
 
    王虎嘿嘿一笑,“祖爷,就是我们大当家,见了便知道是什么人了。寨子里还有二当家也在,老四自是不在的,他是跑江湖的,个把月也不回来一趟。”王虎不知道祖爷怎么安排,也就买了个关子。阮明秋听得也知道寨子里祖爷肯定说了算,可自己也没问别的王虎倒是说起其他当家的,看来这二当家的也是做了主的人,阮明秋心里想着有点伤春悲秋了,本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现在到感觉要被做压寨夫人。
 
    走了半个时辰,终于到了那正堂门前,阮明秋感觉自己多走一步都不行了,软的和要被风吹动的柳条一般,也不枉费自己的姓了。
 
    “趣儿,扶我过去。”阮明秋也没多歇息,赶紧唤来趣儿扶自己向堂口走去。
 
    阮明秋进堂里一看,屋中间正坐着一个男人,两侧分别坐着二人,后面又各站四人,阮明秋哪里见过这世面,感觉无数双眼睛盯向自己,耳边传来窃窃私语,感觉脸上挂不住了,也不敢去打量这些人,低着头,也不说话,心里紧张只能默默想着,这土匪窝子谁来了都得自己这副样子,哪有不怕的呀。
 
    祖爷看阮明秋不说话,知道是这阵势让她害怕了,“都安静了。”祖爷声音不大,但是屋里马上就安静了。
 
    “阮姑娘莫要拘束,我等都是自家兄弟,平时管教不严,让阮姑娘见笑了。哈哈哈”祖爷先开口,声音铿锵有力,阮明秋听到这话,感觉有点放松了,抬起头看向祖爷,这祖爷年龄不大,穿着深色交领长袍,剑眉星目,长得一表人才,适才自己还在想祖爷是不是也是个大老爷,没曾想竟也是三十左右的青年。
 
    “小女子阮明秋,是家父安排来投奔祖爷。”阮明秋声音不大的说到。
 
    “当年阮大夫救我性命的事儿大家伙都知道,阮大夫是我的救命恩人,此时又遇到困难,我哪能坐视不理,阮姑娘安生的住下,放宽心。那安南侯刘钊就是纸老虎,仗势欺人,若要来寨子寻人,我等定将他打回老家,再也不敢出来。”祖爷一时有点气愤,心里又悲从中来,贪官当道,国将不国矣。
 
    阮明秋听到祖爷这么说,宽慰了不少,虽不知道现在父兄如何,可自己先摆脱一劫,父兄本事同朝为官,安南侯再怎么霸道,也不可能难为官员,等安顿好了,给家里报平安信。难为父兄出此下策,将自己送到这土匪窝子里,也是依仗当年救过祖爷,知道祖爷是知恩图报的好汉。
 
    “不说这了,阮姑娘,来,这是寨里的兄弟,一一见见。”祖爷见阮明秋脸色比刚才释然,忙说道。
 
    “小妹来。”祖爷叫了一声,这时阮明秋才看到周围坐着的人,适才太紧张,周围什么情况都没敢胡乱打量。左手边第一位坐着的以为女子起身,阮明秋看到这位姑娘,她单单站在那里就与人不同,穿的一身青领白底的常服,比自己高出许多,头戴一个白玉步摇,没有其他的装饰,却说不出的感觉,看到眼神温柔蚀骨,嘴边带着笑意,阮明秋脑子里跳出国色天香的词来,不由自主感觉想去亲近,等回过神来马上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明明就是笑里藏刀,温柔刀,刀刀要人命的那种。祖爷在旁边看出端倪,喂喂喂,小妹,干嘛笑的那般风骚,这么人看着呢。
 
    “阮姑娘,这是二当家,也是我小妹。名唤王小魅。”
 
    “明秋见过二当家。”阮明秋作揖,算是拜见过二当家了。二当家王小魅心里不是滋味,看着长相如此出挑的阮明秋,怪不得那刘钊不管不顾的也要娶上这美娇娘。
 
    之后祖爷一一将寨子里重要的介绍了一下,还有寨子的基本情况大概说了一说,既然投奔,肯定是长远了打算,阮明秋仔细听着和记下人和事儿,怕以后闹出笑话。阮明秋见王小魅直勾勾的瞅着自己,像是有话说,估计是女人见女人,本来就带着几分敌意,又都是漂亮女子。
 
    “阮姑娘长得这般如花似玉,不如祖爷收了做压寨夫人。”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大家哄堂大笑,阮明秋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犯嘀咕了,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抬头看到祖爷,祖爷一副风清云谈,丝毫没有收到玩笑话的影响,阮明秋知道以往肯定也不少有这类玩笑话,也就不放在心上了。王小魅却听到心里去了,看着秋姑娘盯着自己哥看,忍不住说道。
 
    “哥哥要是喜欢,不妨纳下聘礼,正大光明的娶进寨子。”兄弟们一听二当家也这么说,又一阵哄笑,祖爷笑了笑,摆了摆手,也不说话,像是默认一般。趣儿这时有点站不住了,觉得自家姑娘受了侮辱,早就知道这土匪窝子里没有好话。
 
    “小姐。”低声叫了叫阮明秋,阮明秋知道趣儿的意思,摇摇头,意思我也没办法,许是这里就是这样,别当真。
 
    “先安排阮姑娘安顿下,休息几日,带着熟悉熟悉寨子。”祖爷见阮明秋有点无措,开口说道。
 
    “就住在二当家院子里吧,小妹想事情想的细,照顾的周到,我也放心。”祖爷继续说道“有什么需要的,阮姑娘尽管提,别客气,我们都是粗人,说话直,考虑不到的地方别介怀。”
 
    “明秋感谢祖爷和二当家,以后还得叨扰”阮明秋作揖,轻声说道。
 
    “哪里话。”祖爷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二当家,带阮姑娘回去休息。”
 
 第2章
 
    
 
    看着王小魅带着她的丫鬟吉祥在前面走,阮明秋也不做声的在后面跟着,今天就走路了,把前几年没走的时间都走了回来,阮明秋感觉自己累得要断气了,又不能被二当家看扁,硬是跟上二当家的脚步。一路无话,走到了住的院子里。
 
    阮明秋进了院子就喜欢上了这里,以前阮家虽然为官,但也是小门小户,哪有这么大的院子给自己。这里不光是大,茂密葱茏的桃树、柳树、白玉兰树沿着小路错落有致地站成两排,翠绿的柳叶则在顶端逐渐合围,形成了一个圆拱形的“屋顶”,浓烈的阳光和夏末炙人的热气就这样被隔绝在外了,阮明秋想象着每年初春,这满院子里桃花展蕊,热情洋溢。自己的东面的屋子离王小魅的主屋不算远,阮明秋没想到的是土匪窝子里也别有洞天,竟有这么好光景的地方,单看院子,就知道主人细心打理,对王小魅起了心思,这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阮明秋身子乏的紧,也无暇再去参观院子里的景色,让趣儿扶着进了自己屋子,主仆两人进屋,当下心头震了一下,屋里早就是布置好了,摆设竟与自己的闺房有几分相似,用的器具都是新新的,品质也是好的,尤其那软榻,不看就不是寻常之物,自己平时身子不爽时就喜欢在软榻上小憩。阮明秋没想到自己有如此待遇,回想起祖爷还有二当家,又有几分不解,之前父亲确实对此兄妹有救命之恩,可从何得知自己的闺房布置,还知道自己一些喜好。趣儿也觉得奇怪。
 
    “这东屋小姐肯定住的惯,祖爷也是有心人。”趣儿心里觉得祖爷肯定对自家小姐不一样,又一细想,自家小姐长得美艳,哪个男子能不动凡心。
 
    “休要胡说,我的心思你还不知道,除了那人,我必是谁也不嫁。”阮明秋习惯性的摸了摸胸口带着的半块儿美玉。
 
    王小魅心里可终于如愿了,她终于来了,适才在堂口里见着差点失了神,没想到9年不见,那时的小丫头越长越是一副好皮囊,想来心里就美得很。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在寻阮明秋,哥哥终于见自己费心费神的胡乱寻,心有不忍,告诉了她的情况。王小魅还正准备找个借口上门见见心里思念多年的一心人,更没想到出了这欺市霸女的勾当,还将这可人儿送到了自己的院子里,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王小魅见着了心就落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