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旧夏gl 作者:楚流景(下)

字体:[ ]

 
☆、第二十六章
 
?  大小姐推开门的时候苏州脸色整个都是惨白的,唇还有点发紫,正捂着心口,一手撑着桌子。对上大小姐高兴的笑容时,她冷淡地转过身,无力地坐下。
  大小姐一惊,脸色一变,忙上前,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姐姐,你说话啊!”
  “我没事。”苏州松开捂着心口的手,嘴角浅笑,“大小姐,你特地来一次,我给你泡杯茶吧。”
  “不了,”虽然很心动那杯苏州泡的茶,但是比起苏州的身体安危,她更希望苏州可以好好休息。“姐姐,你要是不愿意和我去看医生的话,那你躺床上休息休息吧。”
  即使苏州已经极力掩饰了她的不适,但是大小姐这么关心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在隐忍。
  “来,躺好。”把苏州半抱半扶地送到床上躺下。体贴地把靠枕放到她背后,又给她盖上被子,好让她靠得舒服点。
  坐到苏州床边,大小姐才仔细打量着苏州的脸色。看起来好看了不少。
  “你是经常会这样吗?”她关切地询问,看着苏州目光炯炯,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像今天这样?是不是阿四他们没把你照顾好?还是你吃坏了什么东西……”
  听她一连串的发问,苏州目光柔和,虽心口疼痛有所稍缓,但还是不想开口。只是看大小姐这架势,倘若苏州不说出个满意的答案来,她一定会不放心地把她弄到医院去。
  她打断大小姐的话:“大小姐。”
  “嗯?”大小姐眨了眨眼。“怎么了?”
  “我想和你谈谈改剧的事情。”苏州认真地说。
  “先不谈这个,你好好休息,什么事情我们改天再谈好不好?”大小姐哄着苏州,显然对苏州的话题不感兴趣。
  “大小姐,”苏州颇为无奈,她道,“我真的没事,就是刚才不小心磕到桌角了,所有有些疼,现在没事了。”
  大小姐狐疑地盯着她瞧了瞧。
  她大大方方地任她看,唇上的紫色已经消退了,脸上也恢复了不少红润。她嘴角弯了弯,好笑地看着这么紧张的大小姐,感慨万分。
  “好吧。关于越剧改革,这件事目前我们都没有能力。我不是你们这个行当里的人,我虽然对越剧很感兴趣,但是除了你们四季班,我还真没有什么认识的。如果真的要改革,现在时机也太早。发起人要是你的话,当然很好,可是你想,你毕竟受唐杰控制,如果你要改革,唐杰不答应,那也无济于事。”大小姐抬起头,幽幽地叹了口气,“既然要改革,就要有所准备,我们连准备都没有,怎么可能改革呢?”
  要是大小姐大包大揽下来,苏州一定否认这个改革方案。她刚才也是为了转移大小姐的注意力才有这么一说,没想到大小姐真的是有意对越剧的现状进行改变。
  但凡要改变传统,必然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孙文先生多次革命,才能成功,而且孙文先生不是一个人,他身后有多少的仁人志士帮他完成革命这件事。
  越剧不需要革命,但是需要改革。革命是推翻之前所有的,改革是改变现有的形态。相比起革命的全盘否定,改革更需要费心费力。它没有破而后立,而是直接更改原有的,还得保存那部分精粹。显然,这样浩大的工程,苏州一个人,再加上大小姐也没办法做到。
  大小姐考虑很多,这说明大小姐有心要改变越剧现在的局面。如果大小姐没有遇见她,应该会是呆在杜家书房里,品酒煮茶,用着洋墨水写出一些充满诗意的英国诗集,而不是像这样,为她愁眉沉思,苦恼沉重吧。
  “大小姐,这些事情,我会好好想的。你出来这么久了,杜爸应该会担心你的。”苏州态度又变得有些冷淡了。
  这逐客令下得真是让大小姐忍不住吸口气。她气不是气笑不能笑得站起身,走到茶桌上倒了杯热水,拿给苏州。
  苏州接过来,扬起白皙的脖子,像只优雅的天鹅,面上却带着疑惑。
  “姐姐,你就那么巴不得我被关起来吗?”她有些颓丧,忧郁的眉心浅浅皱起,眼睛里的黑色浓郁起来。
  苏州张了张嘴,想解释。却听见大小姐说:“我知道,如果我不是爸的女儿,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你早就不待见我地把我扫地出门了。”
  “大小姐……”
  大小姐蹙眉难过的神情,让苏州眸子一暗,端着的热水滚烫地让她握不住。她又让大小姐受委屈了吗?
  大小姐背过身,似乎不愿意让苏州看见她难过的样子。她压抑着声音,有些颤抖。“如果有一天,我不是大小姐了,或者我不是爸的女儿了,你会不会对我更好一些,或者更坏?”
  苏州把杯子搁在床头边的小矮桌,略愧疚地看着大小姐的背影,柔声道:“怎么这么说?不管怎么样,不管你是不是杜爸的女儿,你都是我的妹妹。就算你不是大小姐,我对你都会始终如一。”
  始终如一么?大小姐牵了牵嘴角,不知是难过还是高兴。
  “真的吗?”她转过身看着苏州。
  大小姐的眼神那么明亮,苏州不忍再说什么。她只是笑着点点头,表示确认自己说的话都是真的。
  “好!”大小姐背着手,嘴角忍不住勾起,手指不断地纠结着相互勾结。她脆亮地道,“这话是你说的,要是你反悔怎么办?”
  苏州好笑地看着她雀跃的模样,实在让人也会情不自禁跟着唇角略扬起。她云淡风轻道:“能怎么办?你又不可能不是大小姐。”
  大小姐眉飞色舞,没有多解释。
  后来当大小姐一语成谶,苏州深深怀疑大小姐是不是早就有预谋的。不过看着大小姐高兴的样子,心口也不再疼了,她也不扫兴地和大小姐聊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报社。
  “废物!”赵老板一拍桌子,气得发抖,“废物!废物!你说我养你们这两个废物到底有什么用?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跟一个娘儿们都能跟丢!”
  两个记者,正是之前跟着大小姐的那两人。被训斥得垂头丧气,低着头不敢说话。
  “王凯!你说,你们跟了这么久,就拍到这几张不痛不痒的照片,你是浪费我胶卷,显影液的钱给杜大小姐拍照炫美呢!”赵老板把照片狠狠地扔到其中一个记者身上,怒气冲冲,心头滴血。
  王凯战战兢兢,任照片被丢到头上肩上,站着一动不动不敢辩驳。这社里一共只有三台新式照相机,为了能够拍到大小姐的照片他们俩独自用了一台,这么久了还没能拍到照片,不怪赵老板气成这样。
  “老板,您消消气。听线人说了,杜三爷对杜大小姐已经有很大的意见了,一直拘着杜大小姐不让她出门,我们这次失手,要等下次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赵老板哼了一声,冷冷道:“英国公爵的长子约翰先生和杜大小姐要结婚了,你们难道要等到她结婚再去拍照片吗?那还有个屁用?!”
  “老板,吴会长的意思是让我们拍到照片搞臭杜大小姐和杜三爷的名声,只要那个什么约翰知道杜大小姐是生活不检点的女人,这门婚事也算毁了,届时大使馆和杜三爷的关系也就糊了。可是,如果我们在杜大小姐大婚之后拍到照片,那约翰不就觉得自己是被杜三爷欺骗了吗?这万一约翰先生恼羞成怒,嘿嘿……”王凯挤眉弄眼地说,“您觉得这婚事还会是婚事吗?估计,夫人会变仇人咯。”
  赵老板沉默下来。
  王凯见自己的话起作用了,和另一个人相视一眼,不禁笑起来。再接再厉道:“您看,杜三爷对那小娘们儿看得紧,那么宝贝儿,到时候为了保护杜大小姐,还不得来求您撤掉新闻啊。可您上边有吴会长撑着,他要想撤新闻,怎么着还不得听您的?”
  “放屁!”虽然呵斥了王凯,但是还是脸色好了不少。赵老板想了想,“你们俩暂时不要再动她,过阵子再说。”
  “老板英明。”“老板高见。”
  “好了好了。滚回去工作!”赵老板不耐烦地挥挥手。
  杜太太和几个太太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出了庙,没看见大小姐的身影。杜太太找来司机,问道:“如梦人呢?”
  司机恭敬地回道:“太太,大小姐和四儿还没回来呢。”
  “去哪儿了?”杜太太嘀咕道。
  夏太太捏着块帕子,捂嘴笑道:“我瞧着,这该不会是去会情郎去了吧?我说呢,怎么杜小姐不和我们一块去庙里。”
  “瞧瞧你这张嘴!”杜太太笑道,“这胡说八道的。”
  “诶,还别说,是有这个可能。”马太太也笑,“大小姐在英国那么久了,外国人也不都是喜欢交朋友的,哪有那么多扭扭捏捏的。那个大使馆叫什么约翰的,不是如梦的同学吗?我瞧如梦和约翰倒是挺般配的。”
  “就是就是。我们都不是什么老古董,对年轻人谈谈恋爱也不反对啊。如果我儿子能找一个好女孩谈个恋爱,我这是一百个一千个支持啊!”夏太太也是经过高等教育熏陶的人,对年轻人的自由恋爱也不反对。
  “姆妈,说什么呢这么开心?”大小姐笑意盈盈地背着手走过来,阿四手里拿着她的小洋伞。
  杜太太和几个太太一齐笑起来,看得大小姐莫名其妙。
  “好了好了,天不早了,我们上逸仙楼吃饭去?”马太太招呼着。
  “让夏太太请,她这张嘴可不止能说敢说,还好吃呢!”张太太笑了,“逸仙楼包间!”
  一群人又浩浩荡荡地赶往了逸仙楼。
  袁媛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水,手里拿着一包糕点,向邢师妹的房间走去。这家的桂花糕一向是邢师妹很喜欢吃的,她特地排队排了很久才买到。下午的时候她为了给邢师妹一个惊喜,就没告诉邢师妹去了哪里,只说是她要出去很久。
  想到一会儿邢师妹见到这糕点会多么欣喜,袁媛就满满是期待。快步走到邢师妹的门口,笑着准备推门给她一个惊喜,手抵在门上,却突然听见里面传来的笑闹声。
  “我的宝贝儿,以后你要嫁给我,我肯定要给你最好的东西!”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唐经理,你少胡说八道,谁要嫁给你!”
  “你啊。你真不嫁给我吗?唉,宝贝儿,你都是我的人了,你要是不嫁给我,那我就……那我就哭死喽。”
  “那你哭死吧……”
  里面的笑闹声混成一片。
  袁媛茫然地转身走了几步,才发现自己手里空空的。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掌心,空空荡荡的,她的心也跟着空空荡荡的。
  她回头一看,那包桂花糕不知什么时候掉在了邢师妹的门口,落在地上,散开了细碎的粉末。
  她目光渐渐凝滞,落在那包桂花糕上,看了很久很久。
  良久,她才面无表情地走过去,拾起来,拿着它迷茫地走出院子。
  浑浑噩噩地走了不知道多久,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那人一脸刻薄地环着手臂,阴阳怪气地嘲讽她:“哟,这是怎么了这是?丢了魂啊。”
  她散着的目光汇集在一起,把面前这个人的脸完整地还原出来。她定定地望着梁小月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哑巴了你?”梁小月好奇地看着袁媛。
  “有事吗?”袁媛淡淡地问。“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梁小月不高兴了,抓着袁媛不放:“怎么着,看你这个样子好像对我有什么意见?嗯?你那娇滴滴的邢师妹呢?平时跟你形影不离,今儿个怎么没见着她?”
  打量了袁媛一眼,嘲笑道:“该不会是她觉得跟着你没什么前途,投入别人怀抱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