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宫中有鬼 作者:溪妖

字体:[ ]

 
  文案:
  离京都八百里处有山名曰云洞山,山中隐匿一镇名曰云池镇,其镇多出术士。
  伏婼是在寒食节时离开云池镇,在云洞山脚下祭坛点河灯,一时不察意外晕倒,醒时发现自己居然身处皇宫。
  伏婼没想到真龙天子之居,紫气冲天的地方竟也藏匿着妖邪,而且还不只一只,皇帝老头儿其实你也是妖怪伪装的吧,养了一后宫的鬼怪,真是挺闲情雅致的呀,来来来我们谈谈。
  此文又名《后宫之主总是喜欢吓祭司大人》,又可叫《恶鬼皇后娘娘的追妻之路》“皇后娘娘…阿婼祭司方才说…新进宫的玉贵人长的甚得她心。”
  “哦?是么?叫那个不懂事的玉贵人把那张祸水脸给换了,对了顺便把脸皮送到我这来。”
  阿婼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镜自赏的皇后,“娘娘,你到底要换多少张脸?换脸的时候能不能挑我不在的时候换。你这样,我怕我心脏受不了。”
  “受不了,是因为我太美了么?哦呵呵…”
  “呵呵,你美,你随意,我走了…”
  ps1:本文皇帝是正儿八经的打酱油。
  ps2:本文后宫制度由百度上搜寻而得,经不起考究。背景也是架空的王朝。
  ps3:本文的灵异故事灵感来源于作者所听的民间传说和做的怪梦。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因缘邂逅 恐怖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伏婼 ┃ 配角:众妃嫔,众女官,众宫女,众内侍 ┃ 其它:诡谈、聊斋、神魔
 
☆、此地有妖孽作祟啊,黄桑!
  耳边嘶吼的风声快要震碎她的耳膜之时,忽然世界安静了。随后滴滴答答的水声和清脆的鸟鸣,仿若刚才炼狱般的嘶吼都不存在一般的祥和安静。
  “哟,您醒了呀,醒了就别干躺着了,这小模样还怪吓人的。”
  阿婼的眼睛虽然早已睁开好久,其实还处于魂飞九天的状态,乍一听这尖细干瘪瘪的声音,吓得一个哆嗦,顿时拔地而起,没错,你没看错,就是拔地而起…(请想象小纸人忽然直挺挺起来的模样2333)
  “何方妖孽在此作怪…”阿婼的那一声怒吼,正是中气十足,正气凛然,顿时唬住了那个还带着怀疑脸色的太监。
  “我原见祭司大人您年纪轻轻,还怕是装神弄鬼的江湖骗子,没想到大人还真是一眼就瞧出了这里有妖孽作祟!刚才真是得罪了。”老太监谄媚的笑道,脸上的褶子堆得一层又一层。
  阿婼等回过神之后,发现原来眼前的不是妖怪,而是一个敷粉抹脂的老头子。阿婼盯着老太监的脸看了许久,竟情不自禁的开始数起老太监脸上的褶子。或许是穿了一身惨白的祭司服,阿婼又是一副聚精会神的模样,老太监顿时心里发颤。难道自己被那起子东西给缠上了,被祭司大人看出来了?
  “嗯~,不好不好。”阿婼摇头晃脑的说道。
  老太监一听这话,原本提到嗓子眼的心差点没飞出去,“大人,小人这是哪里不好?可有什么解救之法?”
  阿婼没有什么别的毛病,就是平日里喜欢想东想西,有时候神儿跑远了一时半会还回不来。现在她明显已经陷入冥想之中了,根本就没听见老太监说什么,眼神放空自顾自地喃喃自语,此刻在老太监眼里就是高深莫测的在演算。
  “太多了,数不清,还是少点好。嗯,少点好。”阿婼一边说一边迈着小碎步离开了小殿。留下不明所以的老太监。
  “少点好?什么少点?”老太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的穿着,看着一层又一层的锦衣,还有上面繁复的吉祥云纹,莫非是衣服穿多了,还是衣服上的云纹多了?等老太监想明白后,阿婼已经不见了踪影。老太监拍腿道了一声“坏了!”然后满皇宫去找新来的祭司大人了。
  走了好一会,阿婼才反应过来,诶,这里是哪里?自己不是才奉师傅之命下山祭山神么,怎么一眨眼就到了这里,这是哪里?难道自己遇到了山精妖怪?看着满园精致的玉石子路,还有巧夺天工的假山流水池,阿婼暗道,这妖怪还挺会享受。
  不知是走到了哪里,路上遇到的人还是多了起来。一个个都装着一样的粉色衣裙,模样甚是水灵。
  “祭司大人万福。”
  “嗯,你也福,你也福。”阿婼笑呵呵的看着面前乖巧可爱的小女孩回复道。咦,不对,叫我什么?祭司?还是大人?确定没有搞错性别?本女子虽不是容颜绝世,但好歹也是清丽秀美好么,竟然叫我大人!!!竟然把我认作男人!!!
  阿婼看了看身上穿了这身衣裳,惨白惨白不说,还厚厚沉沉,都把自己的女性特征给遮住了,难怪要被叫做大人了。
  阿婼沉着脸闲逛了一路之后,终于跟着一个漂亮的小太监回了御书房。为什么说是漂亮的小太监呢,其实是这样的:当日阿婼正郁闷的闲逛皇宫,路上遇到不少身穿绿衣的小太监请她回去。可她嫌弃人家颜值不够高,直接忽视人家。最后费了一炷香的时间,小太监才明白,这位祭祀大人眼里面似乎只有漂亮的小宫女。于是就让一个小宫女穿了太监服,去和阿婼交涉。好不容易说明白了,可这位祭祀大人脾气又犯了,说什么坚决不和颜值低的人一起走。没办法,只好让小宫女装成小太监带着阿婼回了御书房。
  “哟,年轻人,听说你就是皇后冥冥之中寻来的术士,这几日在宫里住的可满意?”阿婼看着身穿明黄色绣龙袍身上带着龙气的老头,有些发愣。这是龙袍吧?那这是皇帝?那这不是山精妖怪变出来的幻境?哎哟,自己下一趟山怎么就来了这么了不得的地方?皇后寻的?自己不认识什么皇后啊,也绝对没见过什么皇后。
  “祭司?”
  “啊?什么?”阿婼惊呼。
  “朕说,宫里的一切安排可还和你的心意么?”老头长得慈眉善目,就是眉心若有若无的萦绕着一股黑气。
  “额,挺好的,就是衣服不太好,这么沉,不利于我以后作法呀。” 阿婼见皇帝脸上没有怒气,于是壮着胆子接着说,“嗯,我们术士嘛,讲究衣袂翩翩,衣裳上的织锦要花纹繁复,颜色嘛,要鲜艳夺目,光彩照人。哎,陛下不要以为我是贪图美丽,其实不然,鬼怪嘛最怕的就是大红大紫和华丽的东西了,一见这些就会自惭形秽,然后就容易对付了。”
  皇帝对她的要求没有什么意见,挥挥手就让司衣的宫女去准备衣裳去了。然后看着阿婼一副欲语还休的模样。
  阿婼见状立刻想到以前师傅的教导,若是遇到面色发黑,要说不说犹豫不决的人,不管怎样先要给他下一记重药。于是阿婼也沉着脸,凝重又肯定的说道,“此地有妖孽作祟啊,皇上!此地若没有身负道行的术士镇守,岌岌可危已 !”
  “不错,前两日钦天监推算出,近日有妖孽之患,需往云池镇寻的一名法力高强的术士方可避此劫数。可那云池镇可是常人能去的地方?不过好在上天怜悯我定安王朝…”皇帝说完,定定的看着阿婼。
  阿婼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虽然也是术士吧,虽然也住在云洞山吧,只不过不住在云池镇。老皇帝这话说的没错,就是云洞山一般人也上不去,更别说隐匿在常年浓雾之中神秘兮兮的云池镇了。自己只不过是住在云洞山腰上的半吊子术士,偶然下山祭神,就被误认成云池镇的术士了?这乌龙可大了。
  阿婼没有说话,深深沉思的模样,让皇帝有些忐忑,毕竟吧,他的皇后似乎是趁人家昏迷的时候把人给绑进宫来的。若是这术士不愿待在皇宫,那…
  “皇上放心,我等术士本职就是除魔卫道,斩妖除魔,至于在哪里除都是一样!”
  “好。钦天监推测此次是后宫生妖,正好冥冥之中云池镇给朕送来了一位女术士,果然上天护佑我定安啊。哈哈哈,祭司大人以后就住在后宫之中,帮朕镇守后宫正气。”
  阿婼扯了扯嘴唇,上天若是护佑你定安,就不会派我这么个半吊子术士来了。不过后宫真的会有妖么?皇宫之中不是龙气凌厉,紫气冲天么?许是那钦天监想来找存在感,胡编乱造的吧。观星什么的,师傅都不会,寻常人哪里会这种高等的术法。安抚了自己之后,阿婼开始平静的接受了自己在皇宫做祭司的事了。
  只是师傅,徒儿以后不能给您老晒被子,洗衣服做饭,打水洗脸…等等,想想还真是…暗爽啊…哈哈哈哈,师傅您就自个去过原始人生活吧,哦呵呵呵。
  作者有话要说:  哇啦啦,女同系列恐怖灵异志怪第一弹。
  终于要写自己一直很想写的灵异故事了,好兴奋,啦啦啦,大家喜欢灵异故事吗?
  因为不太擅长写现代,所以第一弹是古代背景的。
  别看女主是术士,可性子挺欢脱哒…
  ☆、烧不尽的佛堂油灯(一)
  从皇帝的御书房出来之后,阿婼就被引着去了自己的住处。住处虽在后宫之中,却不属于东六宫,准确的来说阿婼应该是被安排在一个湖心岛上。
  湖泊的岸边种了一排排烟柳,远远看去似一团团凝聚不散的青雾,烟柳背后是一片无垠的湖水。正是空翠烟霏霏,碧水轻起澜 ,本是一片明朗清新的好景色,可不知为何阿婼心里升起了一股寒意。尤其在看到这么一大片烟柳,如雾不散,更是想到了夜半游离在人间的鬼魂。
  “祭司大人,请。”因为轻舟很小,只容得下两个人。阿婼身边跟着的是第一眼看到的老太监,老太监脸上依旧盛放着一大朵菊花,红红的嘴唇在白脸皮下看起来有些刺眼。
  “祭司大人,这湖泊原先是没有湖心岛的,可不知是哪一日,忽然就冒出了一块小岛。想来许是上天特意为您准备的。大人真是天命之人呀。”
  阿婼没有回话,只是看着远处的湖心岛出神,这片湖和这座岛都让人觉得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怪。好在阿婼比较大条,看不出问题,那就是没问题。于是放下心来欣赏景色。
  “祭司大人,岛虽是新岛,可是娘娘为了让你住的舒服,特意命了南方的匠人来修筑园子给您住。园子里面可谓是处处精致淡雅,秀美玲珑,花木扶疏,曲径通幽 …” 老太监见阿婼沉默不语,于是絮絮叨叨的介绍起了园子的来头。
  “娘娘?哪个娘娘?美吗?”
  “自然是皇后娘娘,您是皇后娘娘请来的,自然是皇后娘娘安排您的一切衣食住行。而且后宫之事都是皇后娘娘住持,旁的妃子也是没有这资格的。皇后娘娘的姿容岂是我们这等奴才可评价的,不过见过皇后娘娘的人都会被那风姿倾倒。”
  “哦?真那么美?那我可以见见这位皇后娘娘么?”
  “明日早晨娘娘必会召见您的。而且以后佛堂祭祀之事全由您掌管,少不得要面见娘娘的。”老太监眼里闪过一丝羡艳,不过在提到佛堂的时候,眼里闪过些许恐惧。
  “佛堂怎么也归我管?我是术士,又不是和尚,哦不对,应该是尼姑。”阿婼怪道。
  老太监神色一肃,轻声道“佛堂本不是由您管的,可是因为佛堂总是闹出怪事,已经有很多年没人打理了。
  再加上佛堂里面住了一位不受宠脾气又古怪的妃子,更是甚少有人去了。原本里面还有三四位宫女伺候着那位妃子,可后来这些宫女一个个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宫里头谣言四起说是佛堂里面有鬼怪吃人,更是没人愿意去服侍这位妃子了。
  但是太后娘娘诚心礼佛,觉着佛家圣地被那邪祟侵扰,乃是不祥之兆,日夜为着佛堂忧心,听说您来了,想让您帮着去邪祟。所以就把佛堂交给您管了。”
  什么!!!这太后也太相信自己了吧!如果这事是真的,能在佛堂里头作怪的邪祟,自己这半吊子怎么可能制得住?!不过转念一想,世上能在佛堂里头作怪的邪祟不多,更不可能在皇宫这等祥瑞之地出现。许是那妃子不想人来打扰,故意装神弄鬼。
  老太监见阿婼面色无惧,不禁心生敬佩,心道真不愧是皇后娘娘看中的术士啊!果然不凡!看样子是信心满满,不将那妖物放在眼里了!自己可以放心的去回皇后娘娘的话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