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殿下,手下留情+番外 作者:开水滚馒头(上)

字体:[ ]

 
脱线驸马碰上高冷殿下,走到最后,是谁的情深不寿,是谁的慧极必伤。
一个是阳春古镇,一个是华灯街头,同样的繁华,不一样的时空。谁来告诉一一一,她这是到了哪?
月上柳梢,夜却依旧漆黑如墨,说好的洞房花烛却只有新娘独守空房,她想这就是命吧,可她从不服命!
驸马说:“殿下,手下留情。”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一一一,沈清晨 ┃ 配角:皇帝沈言清,皇后武青城,宰相张首府,宰相千金张天佑 ┃ 其它:穿越加重生,搞笑加虐虐,情有独钟,HE
 
 
 
☆、竟然洞房了!
 
?  一一一是个小白领,一一一是个小编辑,一一一其实才刚刚大学毕业。一一一从小满腔热血将来要当作家,大学期间辛辛苦苦码字堪堪进入大神级,可是她瓶颈了!一一一的编辑王姐虽然便面看起来是个御姐,一一一却惊人的发现她内里其实是个老好人。王姐寻思着小姑娘文笔不错又有些独特心思,放不下一一一,就介绍她在手下做了个小编,心想指不定哪天瓶颈期就过了。一一一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姑娘是个急脾气,人家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放在小编身上也是一样的,风风火火的就忙开了,凭着多年混迹网文圈的经验和名号,一一一的编辑之路可谓顺风顺水。今天的一一一格外开心,新进的一批作者成绩斐然,一一一发了小小一笔奖金又恰逢自己过生日,在酒吧和编辑部的同事开心的大闹了一场,喝的烂醉如泥后,跌跌撞撞竟靠自己到了家。这还不算完事,要说洁癖有时候真心要命。一一一虽然不是严重的洁癖症患者,但是却又有不小的精神洁癖,学文写文的的人都容易这样,仔细说来这也不能怪她。这不,不定时抽风的大大咧咧的精神洁癖一一一同学赶巧今天抽风了,冒着着生命危险在浴室里把自己洗的白白嫩嫩,再穿上雪白的浴袍,终于有惊无险的把自己摔向了香软的大床。欸?不对,这床香是香,可怎么这么硬呢!哎呦,一一一的老腰。不过硬规硬,忙了一天的身子跟车碾过似的,又不是豌豆公主还怕床硬,粗心的一一一小编边想边就进入了一场美梦,可午夜梦回间却总有些不对劲呢。
  古时说人生有三喜,这洞房花烛夜可就是头喜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红烛流香,轻纱染帐,装饰华丽的房间里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气质华贵的新娘,明明是大喜的衣裳,穿在她身上却不由的透漏出一股清冷的气息。将军府外面依旧是热闹非凡,正堂里锣鼓敲打声,杯盏相撞声依稀能传入这遥远的将府别园,衬得这喜房里格外安静。端坐在床上的人雕塑般一动不动,她在等一个人,她在等她的驸马,她的“夫君”,她刚刚嫁给“他”,可她早已是“他”的妻。本是大喜的日子,但她知道“他”不会回来。泪就这样从眼角低落了下来,仿佛不堪忍受这样的悲伤,她一把扯下头上的大红喜绸,跌跌撞撞的来到布满精美酒菜的桌前,这是只有大婚新房里才特有的酒宴,精美可口得很,每一道菜,每一个细节都有讲究,当初她未曾在意,现在却一丝一毫都钩得起她的回忆,是怪她的记忆太好还是怪她拥有时没有珍惜。即使为大婚折腾了一天现在也没有一丝的胃口,就这样坐在桌边自斟自饮,眼泪随着一帧帧记忆在脑海里闪过,她似乎模糊了,这样的喜宴,这样的喜房,这样的热闹场景她来过的。可是,“他”还会回来么。
  月以高升,即使是这样热闹的天家大婚也该收了喧闹了,外面的酒席散尽,这将军府的别院就更加安静了,她早就遣尽了所有丫鬟小厮,今晚的别院只有她自己。泪水间她已喝尽了桌上的酒,跌跌撞撞的走回床,这是她早已熟悉的屋子,这是她早已熟悉的床,只是没有了那个人似乎一切都陌生的无法再见。“一一,我后悔了,可你还会回来吗?”醉酒加上眼泪让她的视线变得模糊不堪,床上熟悉的位置上似乎出现了一个人。乌黑的发丝,干净雪白的容颜,小巧圆润的鼻子点缀在应是漆黑的眼睛下,只是此刻床上少女的眼睛是闭合的,浓密的睫毛虽长却不是常见的翻卷的,而是直直的吸附在眼睛上,脸颊粉嫩酡红,一看就是喝了酒的缘故,红润的嘴唇在微微张开,仿佛有酒香透体而来。她蜷缩在床上,身上裹了件奇特的白衣,似乎是连体的,又有些厚重,腰间系着两条袋子,隐隐的有些松散开来,随着身子的蜷缩漏出圆润丰满胸~脯~。身上裸~露~的皮肤光滑细腻的仿若婴孩,又安静的仿佛处子。雪白而纤细的身子玲珑~有致,水墨画一般精致的脸庞可爱的让人不~忍~亵~渎~,却又处处透着与其不相称的诱~人~风~情~。此刻她的眼前一片迷蒙,胸腔里的心跳如雷鸣般鼓动,她想仔细凝视床上熟悉的身影却又不敢靠近。但她最终还是贴了上去,凑到床上那人蜷~缩的身子旁仔细凝视着她的脸,泪水大滴大滴的落在身下人的脸庞上,顺着身下人微微开启的红唇滑~入,身下人似乎有些不满,水墨般的眉心皱了皱,红唇微微抿起又放松,她抑制不住的将自己饱满潋滟的红唇压~下,吮干身下人脸上怎么也滑不干的泪,最后印在了身下人细腻水润的嘴唇上。轻轻地摩擦,细细的碾磨,寻到一片唇瓣珍惜的含入口中轻轻地吮~吸,用贝齿细细的啃~噬,小舌也不甘寂寞的轻轻抚弄着充满棱角的唇线,最终灵巧的滑入身下人口中,卷起她的软舌不断地吮吸游动。身下的人似乎终于有了响动,眼皮轻轻颤了颤,最终还是没有睁开,嘴唇却像是不甘被人抚~弄~般,渐渐地开始反击,由轻柔到激~烈,由被动到主动出击,身上人柔软的唇舌都被她吮入口中,缠~绵~的激~烈~的,带着带着罂粟般的诱惑,纠缠着不肯放过彼此。细嫩却灼热的一双小手不知何时游~走在了身~上人的身~体上,不开心般的扯~下~一片片大红的喜服。带着阵阵酥麻的颤栗感不断席卷着身上人的神经,同口舌的袭击一起让她不由得发出一声声嘤~咛~。身下人灼热的吻仿佛要把她的呼吸都吞没一般,身上的喜服也难以抵御身下人的撕~扯~,被片片剥~光~殆~尽~,只剩下赤~裸~的上身和薄薄的孰裤。诱~人~的风光铺面而来,可惜酒醉的身下人未曾有幸一观。灼热手掌抚上她光滑细腻的脊背,顺着脊梁不断画着圈向下游走,点起一片片火焰,她终于不堪重负的跌落了下来,落入身下人的怀抱中。突如其来的重量似乎让那人有些不满,却又无比满意身上多出的柔滑~触感,她并不打算放过身上的人,抬手撕~扯下身上人最后的遮挡扔到床下,翻身压了上去。她的意识不断的迷~离,越来越离他远去,不知何时她已赤~身~裸~体~的翻躺在柔软的被褥中,身上人短暂的离去让她无所适从,冰~冷与空~虚阵阵袭来,下腹却灼热的好似火焰在那里燃烧,她抬起水润迷~蒙~的眼看向身上的人,那人正睁着好看的眉眼愣愣的看着她,视线~灼热的像要在她的身上融开几个洞来,火热的情~愫在两人之间蔓延最后熊熊燃烧,她微微起身,迎向压下的那个人,唇~舌再一次火热的交~缠~起来。身上人扯下早已散`落~不`堪的白衣,身体交~缠~,唇~舌相依。身下人的意识早已模糊不清,那个让她心动的人终于回来了吗?这里是否是她的梦里,如果是的话,请让她永远不要醒来。?
 
☆、小驸马的美梦
 
?  一一一很不开心,明天就是周末,好不容易熬过了月底,她终于不用再加班了。她本想借着酒力在她香软的大床上睡到日上三竿,可床板怎么突然变硬了,尤其是枕头咯的她生疼,她只好离开硬的跟石头一样的枕头缩到床铺上。“哼!大不了不枕了,明天再打这个不听话的枕头屁屁”,很显然一一一已经喝傻了。醉酒的人,本来很容易入睡,可是到底是谁在她睡意正浓时打扰她了!
  一一一生气了,脸上突然多了莫名的湿滑感,是下雨了吗?屋里竟然会下雨!她要找老天爷理论。这还不够,雨刚下一小会儿,就有篇片温软的云团在她的脸上游移,将雨水一点一点吸走,最后竟然来到了她的嘴唇上。嘴唇在温软的云团覆盖下,被轻柔的擦拭着,渐渐变得灼热起来,一一一觉得很舒服,她决定原谅下雨的老天爷了。
  渐渐地云团变得不再像云团了,它们变得异常的灼热与绵软,对面似乎有一个山洞,山洞里一条小蛇探出,钻进她的口中,与她纠缠纠缠着,热切的想要将她吞入肚中,却又似乎夹杂着丝丝爱念与温柔。这似乎像一个吻,一一一突然这么想,虽然她从未与人做过接吻这种事,但她就是这么觉得。
  突如其来的的想法让一一一想睁开双眼去验证,可惜挣扎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云团和小蛇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反而纠缠的更加紧密了,口中的液体被对面的山洞丝丝剥离,她又渴又气,当她一一一好欺负不成。小舌突然反客为主,与对方香软柔滑的小蛇纠缠起来,一一一大力的吮吸着对方的小蛇和云朵,夺取对方刚刚吸取的津~液。小蛇和云端柔香软柔滑,让她恨不得吞进肚里。被成功挤压出来的液体很甜很甜,一一一控制不住的用牙齿轻轻噬咬挤压着对方,想要压榨出更多的香甜的津~液。
  一一一突然觉得很空荡很燥~热,双手无意识的环抱下,触到了一具温~热的躯体,她很满意这样的触感,在她还未明白的欲~望与好奇的驱使下,双手在这具温软上游走了起来。随着唇~舌与对方的纠缠,身体似乎也变得滚烫起来,她迫切的想要把对方碾压~揉碎,吞入腹中。
  一一一一点都不满意双手接触到的布料,她大力的撕扯着,用衣料的寸寸剥落来缓解她的燥热。她终于将那些繁琐的布料统统扯净,双手也如愿以偿的抚上了那具柔滑的身躯,那里的肌肤细如凝脂,仿佛一不小心就会从掌间溜走,温软细腻的触感令她舒服的想叹慰出声,奈何唇舌被堵,她只好更加卖力的在敌人那里攻城略地。双手不自觉得加大了力气,沿着脊背揉搓着下滑,逐渐来到对方挺翘的臀部,她很想触摸那处挺~翘,很想知道那里的触感,很想大力的揉捏挤压那片浑圆,欲望驱使她将再次接触到布料愤怒的撕碎,他终于如愿触摸到了那片细滑,却突然珍惜的不敢用力,怕毁坏了这具柔嫩的身~躯。
  一直悬浮在身上的娇躯在她的碰触下突然□□了一声跌落进她的怀抱,她能感受到对方的身体似乎柔软灼热的不可思议,饱满的胸脯在她身上微微的起伏。她终于受不住这样的摩擦,睁开双眼,一个翻身,将对方置于身下。
  对于第二章馒头很抱歉~以下是晋江新规定,看得人心惶惶,馒头只能把锁章整改一下:此章节有所省略,非在骗人,请诸位原谅!鞠躬!更多精彩请看后续内容~~~谢谢支持!
  近日,我网站再次接到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通知,有个别作品涉嫌违反《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的相关条款,有超尺度的□□描写,因此网站被管理部门处以罚款及警告的行政处理。关于文章内容创作时的尺度问题,作为站方,我们多次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宣讲、强调,为避免尺度超限,要求作者不得写含有“脖子以下的亲热描写”。但很多作者还是对内容尺度要求不够重视,抱有侥幸心理,导致网站屡次出现被相关部门查出存在违规文章内容被给予处理的情况。
  故此,为给作者以警醒,经网站研究决定,凡在我网站发表的内容(包括文章、评论、帖子等一切用户上传的文字),如因发布者所发表的内容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被相关管理部门查处的,网站将:1、网站发布全站公告,以儆效尤;2、如被相关管理部门处以罚款的,罚款由所涉内容的发布者承担,我网站不再垫付。
  请各位作者在创作时不要再抱有侥幸心理,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及网站的内容尺度管理规定执行,并尽快对已发表的文章或其他内容进行自查自纠,以免被处罚。尤其是v文作者,由于相关管理部门要求在进行处罚时需要提供作品收入,如收入超过¥10000元,罚款为收入的5-10倍,情况极为严重的还可能承担刑事责任,请各位作者谨记! 
  是不是超级可怕(?ó﹏ò?),吓哭~?
 
☆、纵使相逢应不识
 
?  今儿该是个好天气,这不一大早太阳就穿破了层层阻隔,透过层层纱帐照到了一一一的后脑勺上。有太阳暖烘烘的照在身上,一一一浑身都懒洋洋的,舒服的在她又香又软的大床上蹭了蹭。她昨晚做了一个有趣的梦,她竟然梦见她跑到了古代,一间好似洞房一样的房间里,一睁眼身下就有一个不着cunlv的女人,而她,而她竟然没经住诱惑和人家做了那种事了。这真是一个荒唐的梦,想她一一一虽然已经大学毕业,事业小有所成,但她的确还从未与人谈过恋爱!原因不为其他,她就是没办法喜欢上任何人,也对这种事情毫无兴趣,只是每天沉湎于小说里,好好一个漂亮可人的姑娘,硬是被人叫成了性~冷淡,一一一磨牙。话又说回来,这样的一一一竟然会做春~梦!春~梦也就算了,可以用生理原因解释,可她梦里的对象和她同为女人,而她还是那个…攻……!难道……难道她内里其实喜欢女人,所以这么多年才……可她也从未对女人产生过异样情愫啊!梦里的女人似乎是特别的,无关于她的美,她还记得自己在梦里有多%%,甚至毫不怜惜的@@@ta一次又一次,那股疯狂那般绝望,仿佛根本不是她自己一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