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殿下,手下留情+番外 作者:开水滚馒头(下)

字体:[ ]

 
☆、醒来
 
  沈清晨从一一一的怀里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微亮了,今日她起得有些迟了。
  不知为何,昨夜虽睡得晚了些,但却是一个难得的好觉,仿佛在睡梦里周身都包裹着让人安心的气息。她睡眼朦胧的如过往的每一日般,眷恋的在小驸马温热的肩头蹭了蹭,准备起身。
  “吧唧”,刚刚撑起身子,就有人趁便眨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神采奕奕的亲了她一口,她听到一个可怜兮兮的声音开口说:“清晨,我饿了~!”
  初醒的迷蒙瞬间退去,她脑海中清晰的缭绕着仅剩下方才触在自己脸颊上那温润的触感和熟悉的声音……她呆呆的愣在那里,看着床上一趟便是数月的人有些不敢相信你。
  于是迎着沈清晨骤然瞪大的眼睛,醒了不知多久的一一一活动了一下昨夜被枕的酸麻的肩膀,顺势又支起身子“吧唧”偷亲了茫然发呆的沈清晨另一半脸蛋。
  “怎么,清晨不希望我醒来吗?可明明昨夜清晨还叫的那般深情让我醒来看看清晨的。”
  “嘤嘤嘤……清晨都不爱我了,我还是不要醒过来好了。”
  得,睡得久了,也不知梦里都做了些什么,眼下连装哭都学会了。可此刻小驸马转着一双活力四射的眼睛,温润的小声音虽小却底气十足,再怎么装哭都没有虚弱的样子,看起来要哭的更像是难以置信的看着一一一发呆的沈清晨。 
  眼下她正撑着手臂侧坐在小驸马身侧,墨色的长发柔顺的从白嫩的颈窝垂至胸前,淡黄色刺着金色花纹的里衣轻薄的挂在身上,她低垂着头,眼里有些迷茫的看着周身都缭绕着活力的一一一,近日里消瘦的脸颊泛着粉粉的酡红,紧抿着下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那饱满潋滟的红的都快滴出血了,一一一老实的躺在床上,转着眼珠子左瞧瞧又瞧瞧那散发着莫名情绪侧卧于身旁的沈清晨。两人靠的很近,一一一可以轻易地感受到清晨温热体温混杂着特有的清冷的香气缭绕在自己周身,扫过她的心底,那样似有似无的冷香勾的她想靠近。
  可清晨为何是这般反应呢?若说这般反应是因为自己的突然醒来而感到太惊喜,却也有些牵强,再开心也不至于发怎么久得呆吧,而且完全没有搭理自己。难不成是自己醒的太突然吓到清晨了!?
  不会吧!一一一在心里哀叹一声却也骤然为这个猜想而紧张起来。她小时候听老人说过,人在睡梦中是不能被吓到的,一吓就容易魂魄离体,要不怎么说梦游的人,还有小孩子夜里发梦魇哭闹的时候都不能硬生生叫醒呢!作为一个大好青年她本是不信灵魂一说的,可自从来到这里后,也曾冥思苦想自己怎么就过来了呢?由是才对灵魂一说半信半疑。
  虽然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科学告诉我们不要迷信,但套用在如今的自己身上的确是无法解释的通的,比如说她和清晨的前世今生,那些鲜明的记忆和种种蛛丝马迹,难到是两个人同时发癔症了不成。
  方才清晨的确是初醒,神思该是不甚清明的,莫不是自己突然醒来刺激太大了,真的惊坏了!!!虽说清晨把自己醒来当成如此重要的事还为此惊到了让她心里美滋滋的,但……呜……清晨你还是不要重视我了。方才虽说是初醒但也不是完全处在梦里,清晨该是不严重才是,怎的就这般了呢!?
  思绪飞转,时间却在各有所思的两人间流淌的缓慢,一一一想到此处的时候已是眉峰紧锁,脸色担忧的凝视着沈清晨神色迷茫的眸子。
  那双眼深思不明的眼里尚蕴含着茵茵水汽,许多繁杂的情绪迅速而狡猾的滑过,搭配着那张越发艳红的脸,让一一一抓不到一丝头绪。
  她觉得看清晨的眼睛并非是全然呆滞的,这不像离魂反倒像是在激烈的思考挣扎着什么。可清晨在想些什么?想的脸都越来越红了。自己明明不就在这里吗?清晨竟然抛下刚刚醒过来的自己红着脸想别的事!!!
  一一一觉得自己被打击到了,此刻她很伤心……此刻她再也躺不住了。
  烦闷的扯了扯自己睡得有些松散的里衣,缓缓直起久卧床榻却丝毫没有僵硬质感的腰身,不满的嘟着嘴轻轻地揽住了在金色的晨曦下发呆,美的惊人的沈清晨。
  她本是一直忍耐着扑上去的冲动,等着清晨主动来与自己亲热的,哪知一觉醒来清晨都不爱自己了,呜……
  好在,轻轻被人揽入熟悉的温软怀抱,感受到那人收紧的双臂,沈清晨终于缓缓回过了神。眼前的人是真的,她思念了许久许久,几度失去的人,终于再一次鲜活的回到了自己身边。这一次,再也不会离去……
  她终于张开双臂紧紧回抱住拥着自己的一一一,轻轻将头埋进那人的颈窝。相拥的身体中是那熟悉的紧密的感觉,灼热烫慰到仿佛连心都融化了,她舒服长叹了一声,在那人向来不算宽阔如今更有些嶙峋的肩膀上亲昵的磨蹭着。
  于是,方才那些骤然涌起的繁杂而伤痛的记忆就这样在一一的怀抱中烟消云散了。那些计谋,那些痛楚,那些分离,那些担忧……她突然觉得都将不复存在。
  时光行至此处,她已再也不会知晓未来的一切,可是一一却依然在自己身边。
  一一被源王抓走的时候,登基大典的时候,一一无声无息的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曾那样的担忧她的一一是否再也不会回来了。她曾经深深地怀疑过,是否注定的未来永远无法改变。
  初回这一世的时候,皇兄才刚刚登基,16岁的自己第一次踏入朝堂。可是太后、三王、丞相……一切都是自己早已知晓的一切。她可以为一切做好筹算,可唯独一一,她不敢预料也不敢算计,甚至不敢去见一一。
  要如何做才能既不伤害一一又能改变过往的一切。
  于是她小心翼翼等待着,细细的筹划着,等待着那一日她嫁与一一。
  知晓往昔是尚且年幼的自己最大的优势,可她既不能过分的改变它,也不能顺其自然发展重新走上前一世自己无力挽回的那一步……一切都显得那么容易又艰难。
  后来她如愿嫁与了一一,新婚的那段日子大抵是她人生中经历过的最幸福的一段时光。然后以三王勾结外国引发征战为契机,她早已暗中为太后和三王织了一张网,这一战她以自己换回一一,更要以太后母子的破灭换回她与一一日后的幸福。
  一切都很顺利,虽然艰难可她赌赢了。她以为一切从此都不一样了,可是当她得知一一被抓的时候,她却突然疯狂的害怕了起来。
  这样的事情是她不曾知晓的。上一次,一一出征,得胜后却没有回来,她就如现在一般一个人守着这样一座空空荡荡的寝殿。那她的一一呢?是不是无论她如何做一一都注定要离开。
  后来即便并无打算她却依旧登基为帝,那时一一还在源王的手里,登基大典上她沿着干净到纤尘不染的台阶一步一步向上,接过那沉甸甸的沾染了数不尽鲜血的国印,没有一分即将君临天下的喜悦,混混沌沌的脑海里只剩下迷茫。她突然想到那一日一一就是在这里突然出现挡在自己身前,然后满身是血的倒在了自己的怀里。
  是他们下的杀手,她再不想手中的国印上沾染属于一一的血。于是她骤然回身,不顾一切在庙堂前将三王和太后定了罪。直到源王自尽而死,她才觉得安心,是不是她终于可以救回一一了,是不是一切都还不是太晚……
  看着一一浑身破烂日日躺在床上的时候,她并未曾觉得害怕,许是女医的话让她安心又许是一一安稳的气息然令她坦然。只是看着一一日渐缓慢的恢复她才恍惚觉得心如流水般的平静,就这样日日相伴也很好,她想。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看着一一日渐红润的脸庞她却害怕了起来,这样的一一一每日躺在那里就像熟睡中随时会起来的人一般,可她却愈发害怕的觉得这样的一一其实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不会抱着自己,不会温柔的照顾自己,不会使坏的耍赖撒娇,不会再说爱着自己……
  她不要这般睡着模样的一一,她的一一,她费尽了一切心力却为什么还是没有回来。
  直到此刻,一切思虑都变得多余,她紧紧地贴在小驸马的怀抱里,听着她为自己而变化的体温、慌乱的心跳,一切都安稳了下来。于是她终于知道她的一一回来了,再也不会离开。
  也许她再也不会知晓以后的日子会发生些什么,可只要一一这样陪在自己的身旁,她什么都不怕了……
  于是下一秒,“一一,”她娇嗔了一句,红着脸推开了趁机偷吻自己的某人,湿热的气息仿佛还喷洒在自己的脆弱的脖颈间,带着酥酥麻麻的颤栗,她理了理一一胸前被自己昨夜不小心扯开的衣襟。看着那人不甘愿的嘟起的嘴唇,轻轻吻了上去:“欢迎回来,一一。”
  只是,“我该走了,一一。”她捧着某人瞬间变得不开心的细痩小脸,抵着她的额头不舍得呢喃着。“一一,你要听女医婆婆的话,我很快就会回来。”
  “不!”一一一舍不得说出口就在心里狠狠地回绝道,一边还不舍的把脸从沈清晨手中挣脱出来,狠狠地瞥向一旁,坐生气状。
  “一一~~”奈何一听到沈清晨那声为难又撒娇的呼唤,一早在心底聚集的不开心顷刻间就全散了。
  “好吧!”她虽然恨自己的不争气,此刻只能也沮丧着小脸低垂着头,默认了清晨即将抛下初醒的自己离开的这个事实。
  沈清晨看着眼前这个为自己一声呼唤便妥协的小驸马狠狠地心疼。自己是不是太坏了一些,她们分明才久别重逢,一一该是吃了很多苦,初醒时有很虚弱,正是需要自己的时候,只是一想到朝纲,她犹豫着有些迟疑的开口:“我,不去了!”
  “去吧,清晨!”那人却突然打断她的话抬起头,笑着吻上了她的光裸的额头。
  “清晨,快去吧,我等你回来!”那笑容灿烂的如三月的阳光,温暖而耀眼。
  “恩”,她忐忑的心骤然得到了温暖的抚慰,忍下眼里的泪珠。她缓缓的冲一一一绽开一个绝美的笑容,起身离去了。
  这是第一日,大齐国的新任皇帝陛下,上朝迟到了。果然还是祖上说得好,红颜祸水啊!!!?
 
☆、粥!!!
 
?  眼见着沈清晨穿着令人眼前一亮的明黄色朝服出去了,刚刚还神采奕奕两样放光的望着沈清晨更衣的一一一一头栽倒在了柔软的床铺上。许是歇的久了,攒了一身的精力无处发泄,她抱着被子喃喃自语的在床上翻滚了两圈,觉得自己亏大发了。肚子好饿,没吃到清晨不说,还把人给送走了。虽说是自己通情达理不想清晨为难,但是,她们一别数月,方才才算真正的见了一面却又立刻分开,她心里虽不埋怨,却也不乐意的紧。
  “咕……”肚子也在这个时候跟着瞎捣乱。好吧,一一一无力地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子寥作安抚,现在连折腾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还是乖乖等清晨回来吧……
  “扣扣扣……”一阵敲门声,天还没怎么亮呢是谁大清早的就来敲门了。反正不会是清晨。床离房门好远,她肚子饿了,她没有力气,她不要应声!一一一死气沉沉的趴在床铺上,哀怨的盯着作响的房门一动不动。眼下除了清晨回来她不要见任何人。
  “驸马,老身进来了。”可人家根本无需她应声,轻轻一推沈清晨走后便未再锁上的房门,进来了。
  “驸马,老身知道你醒了,殿……陛下临上朝前特嘱咐老身来照看驸马。”
  “呃……”一一一眼见着房门被一寸一寸的推开,沉睡了许久的脑子疯狂的转了起来。这人说话的声音好熟悉,她该是在公主府里听过,清晨临走时好像叫自己听什么女医婆婆的话,不会就是这个人吧。所以她是那个女医!!!她看着从越开越大的门缝里迈进来的人的那张脸,心里骤然抽搐起来,这不是府里那个一本正经的当着她和清晨的面说不要纵欲过的的女医吗!!!天呐……难道自己昏睡的时日都是她在照顾自己吗!
  不对,眼下最重要的可不是这个,眼见着门越开越大,拄着拐棍的女医已经完全站了进来且一步一步离自己越来越近,她惊恐的扫了一眼自己大剌剌趴在床上的身体,还有刚被清晨整理好又被自己折腾得半开的里衣,瞳孔骤然缩紧。时间紧迫,她也顾不得其它了,直直的从床上蹦了起来,还不忘捂着胸口,一溜烟钻进被子里去了。那动作叫一个麻利,捂得叫一个严实。看的女医直点头,看驸马的这股精神劲身子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