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东方不败之千年(GL) 作者:东方度

字体:[ ]

 
千年后,捡只缺心小白回家……
 
内容标签:强强 甜文 前世今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不败/东方木白,程斐然 ┃ 配角: ┃ 其它:百合,前世今生
 
 
 
☆、第一章
 
?  “见到你的第一眼,心就像跌进了深深的湖底,如今,我将心留给了你,躯体沉入这百丈冰湖中,此生不复相见……”
  “你的心,在我的胸口跳动不停,我似乎,爱上你了。你我本是情敌,可笑得是我却无法控制对你渐生的爱意。令狐冲回了恒山,我却莫名的只想里留在这冰湖,日日对湖抚琴……而你,东方不败,你到底去了哪里?”
  千年后。
  “哗哗哗”随着一阵水声,一个身着破碎红衣的女子露出水面,未绾未系的墨色及腰长发披散在身后。几滴水挂在女子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女子冰冷的眼眸,淡淡地扫视了一圈,最后,停落在湖岸边那个着装怪异的女子身上。不过片刻,收回目光,双臂张开躺下,仰面浮于水上,毫不在意此时的自己衣衫褴褛躯体/裸/露,而湖岸边的那个女子,视线依旧落在她的身上。
  那着装怪异的女子,看到有人突然从水中冒出来,愣怔在原地,惊慌无措,就那么呆愣愣地隔着水凝望着水中的女子,待看清了那女子的容貌,脑海中只剩下一个词在回荡——出水芙蓉。待那湖中的女子仰面闭眼浮于水面之上,那岸上的女子似乎才回过神来,快速地脱下外衣,只身着一黑色小背心便跳入了冰冷的湖水中,往那湖水中央的女子游去。
  水中的女子,任由她抱住自己,任由她将自己带上了岸。
  程斐然将湖中女子带上岸后,累得直接躺倒在了地上,“呼呼呼”,侧头看了眼身侧的女子,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便先开了口,“我叫程斐然,你叫什么?”
  “我?我叫东方不败。”东方不败闭上双眼,静静享受着太阳照射在身上的温暖,已然忘记有多久没有感受到太阳的温暖了。
  程斐然一听,忙坐起身,看着眼前面容冷峻双眼紧闭的东方不败,“你,你是东方不败?你怎么会是东方不败!”语气中满是怀疑,明显是不相信眼前的女子说的话。这距离笑傲江湖发生的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一千年。东方不败纵然武功高强也没有逆天的本事,怎么可能会活到现在。
  “嗯”东方不败对程斐然那满是怀疑的语气没有多大反应,只轻声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程斐然从二十岁起,就会做一个梦,梦里,她看到自己一袭淡绿衣衫,对着冰湖悠悠抚琴,一片深情地凝视着湖水,似乎这湖水,就是自己心爱之人所化。无始无终的一个梦,只是日复一日地对湖抚琴,琴声舒缓,如山间溪水缓缓流淌,诉说着心中情意。
  五年后,程斐然二十五岁,她终于找到了梦里的那座冰湖。发现这冰湖后,便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这冰湖待上半天,什么都不做,只是安静地站在湖岸边,看着眼前深不见底的湖水。凝望着湖水,总觉得那湖里有什么东西在呼唤她,让她的心砰砰乱跳。而这,是她第三次来冰湖。
  见东方不败不想和自己说话,程斐然便安静地守候在一边。目光从脸庞往下移,精致的锁骨,起伏的胸脯,‘胸脯!女的!东方不败真是女的!’程斐然咽了咽口水,忙收回复杂的目光,将视线投往别处。
  贴身的背心已经湿透,还有水在滴,程斐然却觉得燥热不已,怎么都不对劲。一个人在一旁犹豫纠结半晌,才对东方不败说道:“那个,不败,这衣服给你。”将自己的衬衫和风衣递给了东方不败。
  “我和你不熟。”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不要叫我不败”睁开眼,转头看向程斐然,见她将之前还穿在她身上的奇怪衣服递给自己,“这奇怪的衣服,你自己留着。”说完,转回头,又闭上了眼。
  “可,可你的衣服,都破了。”程斐然看了眼东方不败身上那已经碎成红布条的衣服,忙低下头,“你…你走光了。”而且走光得很严重,若她是男子,某个部位早就硬了,就算她是女子,心里也不可遏制地生出了几许燥热和冲动,‘真是妖孽!’
  “那又如何?谁若敢看一眼,我便杀了他。”一句话说得不带有任何温度。在东方不败的眼里,人命不值钱,杀人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程斐然吓得不敢再多言半句,收回手,将衣服摆在了身旁,心里却开始盘算起来,如何确定眼前女子的身份,还有,要不要将她带回家。小背心很快就晒干了,程斐然看着身旁的衣服,略一犹豫,拿起了衬衫,穿上,看着卡其色风衣,心想着把风衣留给东方不败。
  晒够了太阳,东方不败站起身,看着湖水,手抚上自己的胸膛,却未感受到任何心跳声,“没有心,原来也是可以活的。”眼底的痛楚一闪而过,随即化为虚无。
  “你说什么?”东方不败说得太轻,明明只一米之远,程斐然却什么都没有听清,只能再问了一遍。
  “我不是跟你说的。”东方不败远眺了一眼冰湖,转身。
  “你要上哪儿?”程斐然手里抱着衣服,看到东方不败转身离开,忙跟了上去。
  “去找一个人。”说完,突然停住脚步,程斐然措手不及,不小心撞了上去,“对,对不起。”说完连忙后退了两步。
  “你不怕我吗?”东方不败转身,看着低头羞红脸的程斐然,“我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你不怕我杀了你吗?还是说,你跟着我有别的目的?”
  “现……现代社会,杀…杀人是犯法的……”程斐然底气不足地小声答道。
  “现代社会?现在是什么朝代了?”东方不败轻皱了下眉,似乎在冰湖底待了很久很久,心里猜测着,没有个十年大约也该有个五六年了吧。
  “现在这个朝代,就叫现代,距离你那个朝代,过去一千年了,如今是公元两千五百年,你……你曾经生活在公元一千五百年。”程斐然低眉回想了下笑傲江湖发生的年代,才缓缓答道。说完抬起头问道:“所以,你真的是东方不败吗?一千年,你怎么可能活一千年呢?”
  “我没必要骗你。”东方不败转身,冷冷说道:“我不知道我在湖底待了多久。我现在要去恒山,找令狐冲。”说着往山下走去,心里却不相信程斐然说的什么过了一千年了。
  程斐然忙追上东方不败,将风衣披在了她的肩膀上,“你去了恒山,也见不到令狐冲的。”东方不败低头看了眼肩膀上的衣服以及那还放在衣服上的手,抬眸冷冷地看向程斐然,“把你的手和衣服拿开。”
  程斐然听话地缩回了手,衣服却依旧留在东方不败的肩膀上,“衣…衣服给你,现在是秋天,天冷……”话音未落,只见东方不败扬手将衣服抛开了,双眸对上程斐然那略受伤的眼,冷冷说道:“不需要。”想到程斐然说去了恒山也见不到令狐冲,冷然问道:“你知道令狐冲在哪儿吗?带我去找他。”
  程斐然见东方不败丝毫没有意识到她刚刚的行为有多伤人,心隐隐作痛,低头看向那件被东方不败扔在地上的风衣,心真的好受伤,‘明明就是好意,为什么要这样?就算拒绝,也没必要扔衣服啊……’走过去,弯下腰,将风衣捡起,站直身子,拍了拍灰尘,低头愣在了原地,一阵秋风吹过,不禁抖了下身子。
  见程斐然没有回答,东方不败又重复了一遍:“带我去找他。”丝毫不在意抱着衣服在秋风中瑟瑟发抖的程斐然此时脸上的表情有多受伤。
  ?
 
☆、第二章
 
?  “我不知道令狐冲在哪里。”程斐然抬眸看向东方不败,胸口处的疼意蔓延至全身,让她动弹不得只能站在原地。
  “那你刚才为何信誓旦旦地说去了恒山也见不到令狐冲?”东方不败缓步走向程斐然,抬手伸出五指掐住程斐然的脖子,眸中闪现杀机,“你是任盈盈的人?还是那自诩名门正派的人?”不管是谁的人,都非死不可!
  砰砰乱跳的心在东方不败掐住她脖子的那一刻,忽然就平静下来了,程斐然皱了下眉头,直视东方不败的双眼,缓缓说道:“一千年了,任盈盈死了,令狐冲死了,那些名门正派的人也全不存在了。”全死了,你又如何能在恒山见到令狐冲?
  东方不败眼中的杀机,程斐然看得真切,“想杀我就动手吧。”说完闭上双眼,等着东方不败扭断她的脖子。‘只怪我运气不好,在这里遇到了你,还多管闲事地把你救上了岸。’
  ‘真的是过了一千年?’看着程斐然那一脸等死的表情,东方不败收回手,“我不杀你,你别跟着我了。”说完转身往山下走去。
  程斐然睁开眼,看着渐渐远去的东方不败,愣在原地,一时回不过神,‘不是说杀人不眨眼吗?就这样放过我了?’刚刚说得大义凛然,一副不怕死的样子,但额头上的冷汗还是出卖了程斐然的内心。
  东方不败的身影已全然消失不见,程斐然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风衣,犹豫着要不要跟着东方不败,转念想到,这下山的路就只有一条,自己走这条路,也不算是跟着她了吧。
  做了几个深呼吸,小跑着追了上去。下山的路走了大半,程斐然仍旧是没看见东方不败的身影,不禁开始怀疑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自己的幻觉。能听到山中风啸声,时起的鸟鸣声,溪水的潺潺声,就是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也没有看到红色衣服的身影。
  “不……不会是遇到鬼了吧。”程斐然缩了缩脖子,“不对,现在大白天的,怎么可能会有鬼!”程斐然拍了拍胸膛安慰自己,心才安了片刻,忽然又升起了另一个恐怖的念头——刚刚的红衣女子,说什么是东方不败,实际上不会是条鲤鱼精吧!这念头一起,大脑便不可控制地胡思乱想起来。程斐然抱紧手中的风衣,加快步伐往山下走去。
  一抹醒目的红色,停留在自己白色座驾旁,程斐然一到山脚下,便看到了站在小车旁边的东方不败。
  听到程斐然的脚步声,东方不败转头看向她,从出水后就一直冷然的双眸,此刻竟然会有别样的情绪。东方不败抬手敲了敲程斐然的车,不解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像个笼子,底下还有四个车轮,“是囚车?”这材质似乎是铁,只是怎么会是白色的呢,难道是用颜料涂的?但是,为什么没有看到马?而且这路,既不是泥路,也不是石路。
  看着东方不败那满眼好奇的模样,还像个小孩子似得敲了敲她的车,程斐然轻笑出声,“这是车,但不是囚车。”刚刚下山的路上还一心担忧害怕自己遇到了鲤鱼精,此刻却全然忘记了心中的恐惧。
  程斐然快步走到东方不败的身边,伸手到风衣兜里摸索了片刻,摸出了一把钥匙,对着车轻轻一按,便听到了两声滴滴声,随即车便启动了。
  东方不败吓得收回了手,面上却依旧是一副冷峻表情,不着痕迹地往程斐然身边挪了两步,“此物有何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东方不败还是问了出来。
  “你将衣服穿上,我就告诉你。”程斐然将衣服递给了东方不败,微微一笑。
  东方不败低头看了眼程斐然手中的衣物,沉吟片刻,才缓缓说道:“这衣服,很丑。”见程斐然依旧伸着手,东方不败又说道:“我喜欢红色的衣服。”言下之意,就是不穿程斐然手中那跟泥土一个颜色的衣服。
  “你这样出去,会引起轰动的。”程斐然走上前,将衣服一扬,披在了东方不败的身上。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东方不败抬手摸了摸身上的衣服,抬眸看着一尺之隔的程斐然,冷冷说道:“这衣服,真的很丑”。程斐然见东方不败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将她的衣服扬手扔掉,只是嫌弃地说了一句,莞尔一笑道:“上车,我带你回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