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暮光之城]爱丽丝与凯瑟琳 作者:过期萝莉

字体:[ ]

 
如果身体里突然多出了另一个人的灵魂,你该怎么办?
时年六岁的玛丽?爱丽丝?布兰登在思考了不到三分钟后,对身体里突然多出的小伙伴道:“如果你能替我把那要命的感冒糖浆喝了,那么暂时让你呆在这儿也没什么。”
同样六岁的外来灵魂凯瑟琳?梅森(先前与父母一同遭遇车祸,不知为何灵魂到了爱丽丝的身体里)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从此她们共享所有的快乐、分享每一个秘密、分担每一份难过,一起度过了人生中最纯粹快乐的时光,期间并非没有分歧争执,但互爱包容让她们彼此心灵相通。
PS:本文虽系暮光之城同人,但因为是从爱丽丝还是人类时期开始写的,因而有很多原创剧情,想看原著剧情及吸血鬼狼人的亲们请保持足够的耐心等待,谢谢支持。
 
内容标签:英美剧 因缘邂逅 穿越时空 血族
搜索关键字:主角:爱丽丝,凯瑟琳 ┃ 配角:老汤姆,卡伦一家,詹姆斯等等 ┃ 其它:清水百合,一体双魂,暮光之城
 
 
☆、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
 
?  “玛丽,亲爱的……”布兰登太太柔声唤着自己的大女儿。
  “唔……”熟睡女孩儿嘟囔了一声,并没有醒转。
  看着女儿如同天使一般可爱的睡颜,布兰登太太的心软得就像一汪湖水,但看到她那如苹果一般红彤彤的脸庞时,还是不得不狠了狠心,将女儿给叫醒:“宝贝儿,该起来吃药了。”
  月前,布兰登太太为布兰登先生生下了他们的第二个女儿辛西亚,布兰登先生忙于工作,而布兰登太太则忙于照顾新生儿,两人有意无意间却忽视了大女儿,结果玛丽前两天和小伙伴们玩耍后着了凉,发起了烧来。
  想到这儿,布兰登太太一阵心疼,而玛丽的懂事也让她感到一阵愧疚,可她却不能一直陪在大女儿的身边,毕竟小女儿现在还离不开母亲。
  “哇啊哇啊——”这时,屋内突然想起了一阵婴儿的哭声。
  布兰登太太心下微叹,本来她还想今天和玛丽谈谈心的,现在却只得改天了。她揉了揉大女儿的头发,歉声道:“抱歉,玛丽,我得去看看辛西亚。乖乖把药吃了,我等会儿来看你。”
  说完,布兰登太太爱怜地亲了亲女儿的发顶,便起身离开了。
  看着关上的房门,玛丽心下一阵失落,其实在妈妈第一次叫她时她就已经醒了,只是想跟妈妈多撒会儿娇才赖着不起来。
  扫了一眼放在床头的药片以及止咳糖浆,玛丽可爱的小脸顿时皱成了一团,药片虽然苦,但是和着水一口也就咽下去了,但那据说是“专门针对儿童口味”设计的止咳糖浆却难喝得像□□——粘稠的液体顺着喉咙慢慢滑下,而那噩梦一样的味道能在口腔里足足停留一整天。
  原本玛丽以为这只是伙伴们夸张的说法,但这几天她确实证明了这一点也不夸张。想到要喝糖浆,本来就恹恹的玛丽不禁觉得自己更没精神了。
  抱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的心情,玛丽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最先想到的自然是家里的新成员,她的小妹妹辛西亚。
  六岁早已是懂事的年纪,玛丽清楚的记得辛西亚出生的全过程:从爸爸妈妈得知有了辛西亚的欢喜,接着妈妈的肚子一天天变大,慢慢地妈妈肚子里的辛西亚开始会动了,最后到她一个月前出生——小小的、皮肤红红的、皱皱的,活像个小猴子,玛丽当时很诧异,她怎么长得这么丑,但爸爸说刚出生的孩子都是那样,慢慢就好了,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玛丽渐渐相信了这个说法,同时也松了口气,辛西亚不是一个丑姑娘,虽然就算她是,身为姐姐她也会保护她的,但可爱的妹妹不是更招人疼吗?
  对于辛西亚出生的期待,玛丽同样不输给自己的父母,虽然最近偶尔会觉得爸爸妈妈忽略了自己,但这点在十个月的怀孕期间,妈妈就和玛丽沟通过了的。所以,玛丽虽然感到有些失落,但也十分懂事地没有给父母添麻烦。
  可是辛西亚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玛丽很想明天就能带着自己的小妹妹一起玩洋娃娃、一起画画、一起上学……
  想着想着,一阵睡意涌起,玛丽的眼皮渐渐变得越来越沉,终于捱不住又睡了过去。
  “玛丽,玛丽,醒醒……”
  感受到一阵轻微的摇晃,玛丽醒了过来,坐起身揉了揉眼睛,突然低呼一声:“糟了,我忘了吃药!”
  “说什么呢,傻孩子……”布兰登太太甩了甩手中的体温计,笑道,“药不是都好好地吃完了吗。难道是睡糊涂了?来,妈妈给你量一□□温,虽然摸着已经不发烧了,但还是仔细测一下的好。”
  “?”玛丽一边将温度计夹在腋下,一边看向床头柜,果然药片没有了,糖浆也少了一些,杯子里的水更是喝完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
  玛丽确定刚刚自己睡着前都没有吃过药,但是,少了的药以及……玛丽眉头微皱,舔了舔舌头,口腔里确实残存了一些止咳糖浆那恶心的味道。
  『真奇怪……』玛丽心道,难道自己梦游了不成。
  ‘对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在玛丽的耳边响起。
  “什么?”玛丽惊讶地反问道。
  “我很抱歉,宝贝儿,最近都没怎么关心你。”布兰登太太将大女儿抱在了怀里。
  “妈妈……”好久没和妈妈拥抱过了的玛丽沉侵在久违的温暖中,暂时将刚刚的声音抛在了脑后,“没关系,我知道辛西亚还小,她更需要你们。”
  “噢,我的小南瓜。你可真贴心……”布兰登太太狠狠地亲了玛丽两口道,“但这不是我们该忽视你的原因,原谅爸爸妈妈好吗?”
  “我从没怪过你们。”玛丽轻声道。
  “我知道……晚餐还要等一段时间,我给可爱的玛丽宝贝儿做了燕麦牛奶粥。”布兰登太太笑着道,“你可以再躺会儿。”
  “嘿,说过别再叫我宝贝儿了,九月份我就要上学了,我已经长大了!”玛丽抗议道,“还有,我也不爱吃燕麦。”
  “抱歉,甜心。等你病好了,我保证做你爱吃的好吗?”布兰登太太说着,拿出了温度计,看了看道,“烧已经退了,很快你就能好起来了。再躺会儿吧,好了我会叫你的。”
  玛丽重新躺下,背过身去无声地表明自己的抗议,孩子气的行为惹得布兰登太太一阵轻笑。
  ‘Excuse me.(抱歉,打扰一下。)’(萝莉:我不是故意炫英文哦,只是觉得中文表达不出那种感觉。)
  “是谁!”这回玛丽百分之百确定自己没听错。
  ‘嘘!请小声一点,我不是坏人。’
  那个陌生的声音如此说道,而玛丽这次听得更清楚了,这分明是个女孩儿的声音。可玛丽的印象中并没听过这个声音。
  玛丽没有放松警惕,她扫视着自己的卧室去,问道:“你是谁,干嘛藏在我的房间里?你躲在哪儿?快出来!”
  ‘我……我出不来?’女孩儿隐隐带着哭音说道。
  “怎么会,你卡住了吗?”玛丽翻身想自己的床底下看去,因为那个声音离她很近。
  『不在……难道在衣柜里?』
  正当玛丽困惑不解时,女孩儿继续道,这次她明显地抽噎了:
  ‘不,我在……你的身体里。’
  “What?!”玛丽震惊了,“你说什么?”
  “有事吗?玛丽,我听到你在说话。”突然,房门打了开来,布兰登太太探头问道。
  “没……没什么,是我在自言自语。”被吓了一跳的玛丽心虚地转移话题,“有事吗?”
  “晚饭好了,可以出来吃饭了。”布兰登太太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有追究,“爸爸快回来喽。”
  “马上,我换好衣服就来。”
  这顿饭玛丽吃的是心不在焉,一方面她对自己身体里多出了一个人来感到有种未知的恐惧、一方面又有着难以遏制的好奇和探究欲。而她身体里的另一人也一直静静地没有开口,但玛丽总觉得内心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面对自己的父母有谁会这样呢?玛丽因此分辨出这是另一个人的情绪。
  『你在害怕吗?』玛丽试着在心里发问,随即又觉得自己有点傻。
  ‘是的。’但出乎她的意料,那人竟然真的回答了。
  感谢上帝,她现在没在吃东西,否则一定会呛死。但另一方面,玛丽又觉得对方有些可怜,她想换做是自己一定也会害怕的不行。于是她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同情,而且直觉告诉她对方不是个坏人——她还帮自己把止咳糖浆喝了——总之,说不出为什么玛丽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父母。
  ‘谢谢。’身体里的小女孩儿似乎感觉到了玛丽的善意,低声向她道了声谢。
  好不容易熬过了晚饭时间,玛丽找了个借口,很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上帝,我不是故意说谎的,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玛丽在心里默默地说着,布兰登一家居住的小镇民风淳朴,居民都是虔诚的信徒,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玛丽对上帝是十分敬畏的。
  ‘对不起,都是我害的。’女孩儿道歉说。
  “不关你的事,反正我现在也没有别的事可干……唔,不能出声,可别被妈妈听到了。”玛丽先是下意识地开口说话,旋即捂住嘴,改为在心里说话。
  ‘嘿,能听到我吗?’
  ‘能的。’
  ‘嘻嘻,这样在心里说话可真有意思。’
  ‘是挺有趣儿的……’
  一开始的新鲜劲儿,过去后玛丽躺在床上,转了转眼珠,首先发问道:
  ‘我是玛丽,玛丽爱丽丝布兰登,今年六岁,你叫什么?’
  ‘我是凯瑟琳,凯瑟琳梅森,你可以叫我凯特,今年六岁。’
  ‘凯特,你是几月份出生的?’
  ‘哎?那个,九月份。’
  ‘哈哈,我比你大!我的生日在七月份。’
  ‘哦。’
  ‘所以,你是怎么跑到我身体里来的?’
  孩子之间的谈话就是这样,富有跳跃性,有时成年人甚至会跟不上他们的思路。
  ?
 
☆、初次接触
 
?  ‘我……不知道。’凯瑟琳迷茫地道,‘我发现时,就已经在这儿了。’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凯瑟琳听到了玛丽的声音在她的耳边,或者脑海里(随便拉,反正亲爱的小凯特目前最关注的也不是这件事)。
  ‘布兰登太太第一次叫你起床吃药的时候,我当时惊呆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你已经又睡着了。’
  凯瑟琳述说着,却没好意思说在玛丽的那些胡思乱想都被她接收到了——那实在是种奇妙的体验,仿若有什么无形的连接,将当时玛丽的所思所想都传递给了凯瑟琳,而她也不由自主地沉浸在了那些美好的回忆里,因此没有第一时间被玛丽发现。
  ‘然后你就帮我把药吃了?’玛丽立刻兴致勃勃地问道。
  听到这句话,凯瑟琳有些难为情地承认了,虽然她没有什么坏心思,可这件事却是有些违背了父母对她的教导的。因此,她不好意思地嚅声道:“对不起,只是……生了病不按时吃药的话,身体会很不难受的。所以我就……对不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