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家养女魔头 作者:允(下)

字体:[ ]

 
  ☆、第101章
 
  独孤桀骜和欧景年互相瞪视了一会,彼此都意识到一个清晰而又一直被她们所忽略的事实——就算她们已经正式成为了恋人,她们对彼此的了解却依旧少得可怜。
  欧景年知道独孤桀骜父母双亡、从小练武、热爱食物、性格倨傲、记忆力和听力都挺不错,却不知道她父母双亡背后有怎样的故事,练习的是什么样的武功到了什么程度,热爱食物到底是因为爱美食还是爱吃东西这件事还是只是单纯的新城代谢率太大需要大量消耗,性格倨傲到底是在知进退的前提下的一种孤芳自赏还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大,记忆力和听力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培养的、又厉害到了什么程度…独孤桀骜于她简直就像是高等数学的课本,看上去很熟悉,可是追究起细节来,又什么都不知道。
  独孤桀骜知道欧景年有个死缠烂打的官二代前任、父母过世五年、有个副市长叔叔、留过学、在某家不怎么样的单位上班、不爱交际、总是莫名其妙心软,然而一到细节处,独孤桀骜就完全傻眼了:这个前任和欧景年之间到底发生过怎样的故事?欧景年的父母到底是因为什么过世又给欧景年带来了什么影响?那位叔叔和她之间有什么恩怨情仇?为什么现在相处得像陌生人一样?留学学的是什么专业又经历了怎样的生活?单位的同事是什么样的人?这份事业对欧景年来说又意味着什么?不爱交际到底是天性使然还是因为之前遭受的挫折?这心软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片刻的沉默过后,欧景年先开口了:“独孤,衣服你穿上,钱的事我们慢慢讨论,你先回去上班。”
  独孤桀骜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有工作要做,却别扭地不肯穿欧景年给她新买的“情侣装”和高跟鞋,而是披着欧景年的风衣出了门,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叮嘱了欧景年一声:“你那件是我买的,以后我给你钱。”
  欧景年敷衍地嗯了一声,等确定独孤桀骜走了,马上又回到巴巴客。
  杨爱红早已不在,店里多了三三两两的客人,店员们倒还认识欧景年,一看见她进来,收银的那位找错了钱,做咖啡的那位倒错了奶,而从后厨拿糕点出来的那位直接连同蛋糕一道撞在了同事身上。
  欧景年:“…那个,不好意思问一下,之前那位短头发的女士是我朋友,我想问一下,她是被谁带回去的?”重点是,有人报警了吗?
  收银的那位最先镇定下来,望一眼对面的萨瓦迪卡,再看看欧景年:“她的两个保镖把她带走了。”他们本来要报警,却被那两个男人阻止了,其中一个个子高的还特地嘱咐说店里的三个人都是朋友,因为一点小事发生争执,但是事情过后还是会和好的,拜托他们不要闹大,现在看来,这三个女人果然是认识的,幸亏没有报警。
  欧景年听说没有报警,心里安定了一点,谢过店员们,走出店门,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杨爱红的手机。电话居然很快就接通了,杨爱红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带着几分愤恨,同时却不忘了戏谑:“按照肥皂剧的一般套路,你是不是该哭着求我放过独孤桀骜了?所以现在她是男一号我是男二号咯?”
  欧景年没理会她的谑弄,心平气和地问候:“你的伤怎么样,严重吗?”
  杨爱红咬着牙回答:“手刀而已,能严重到哪去。”
  欧景年说:“没事就好,独孤她从小受的教育有点不太一样,出手也没个轻重,实在是抱歉。”
  这回杨爱红没有回答。
  欧景年等了一会,才又说:“我打电话来并不是为了独孤,而是为了我们两。本来早就想跟你说的,但是见面的时候你太激动,独孤她又跑来搅和,所以还是电话里说吧。我们两从五年前就彻彻底底地结束了,我知道你找了小丁他们来看着我,也知道处理我爸妈的后事时你帮了很大的忙。这么些年来,我能安安稳稳地在金市过日子,公司里的人不敢来骚扰我,单位里的人对我客客气气,亲戚、邻居对我的性向不指指点点,你暗中出了不少力。”
  杨爱红停了好一会,才沙哑着嗓子说:“原来你都知道。”
  欧景年在电话这头点了点头:“我知道,也感谢你对我的关照,但是感谢并不是感情,我们的感情五年前就结束了,从今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干。”
  “怎么可能两不相干?!”杨爱红的声音几乎是透过电话吼着出来的,“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是我的初恋…初恋!”她的声音越来越哑,夹杂着不太明显的哭腔,“你还记得那些日子吗?你刚到那边的时候什么都不懂,是我带你一家一家看房子、找住处、买家具,我手把手教会你开车,带你选车子,带你去探索周边的生活设施,我从小到大都没干过活,和你住在一起的时候天天变着花样煮饭给你吃,我这辈子唯一亲手洗过的衣服就是你的内衣内裤!我们一起开车横穿大峡谷,去海边看日落,去阿拉斯加看极光,我们经历过那么多美好的事,现在你说这些都结束了,我们两不相干?!”
  “小红。”欧景年叹了口气,强压住内心的不忍,一字一句地说,“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你口里的美好的事情,也许和我所期待的那些美好的事情全然不同呢?”
  杨爱红的哭声戛然而止。
  欧景年闭着眼,又叹了一声,说:“你这次这么匆忙地过来,是因为知道独孤桀骜住在我家了对吗?你怕我和她发生点什么,所以急匆匆地打电话联系我,听出我的意思不妙,又赶紧过来挽回。你以为我一直都还是放不下的,你以为我一直都在这里,在原地等你,可是你不知道,早在五年前,我和你就已经断了,在你告诉我你要结婚的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要和你分开,之所以流连不去,是因为我这人没什么决断力,你一哭、一闹,我就心软了,忍不住想要再陪陪你,陪你度过新婚最痛苦的那段日子再离开。我陪了你三个月。那已经是我的极限,就算没有我爸妈的事,我也会走的,远离你,远离过去的一切,重新回到我自己的生活轨道。”
  “五年…”杨爱红喃喃地念了一遍,突然又神经质般的大笑起来:“所以说到底,你还是在变着法子求我放过独孤桀骜。”
  欧景年闭了闭眼:“不,我只是想告诉你,没有独孤桀骜,也会有张桀骜,李桀骜,王桀骜出现。夺走你位置的不是独孤,而是你自己,你自己放弃了我,于是我也放弃了你,就是这样,和旁人无关。”
  “呵呵。”杨爱红厉声笑起来,“但是现在你的女朋友,不是张桀骜,李桀骜,王桀骜,而是独、孤、桀、骜。”
 
  ☆、第102章
 
  杨爱红狠狠地挂断了电话,欧景年收好手机,惘然若失地抬头,发现独孤桀骜又出现在了萨瓦迪卡门口,小家伙一发现她望过去就立刻咧着嘴露出一个略带讨好的笑。
  欧景年不由自主地也对她一笑,随意买了几份糕点带过去,递给独孤桀骜,独孤桀骜先是不赞同地摇头:“店里有吃的你又买。”不等欧景年回应,忽然自己就带过了话头:“你饿了么?我让他们准备了几个菜,我们一起吃吧。”
  欧景年:“你不是不想让我打扰你工作?”
  “只是吃个饭而已。”独孤桀骜相当随意地改了口,带欧景年走到二楼最里面的两人座,座位上已经摆了好几样咖喱,都是欧景年以前曾经点过的。
  饭菜之外,桌子上还贴心地放了一盏圆灯,淡蓝色的灯光从桌子上升起,将所有的菜色都烘托得朦胧而美丽,一点也不像独孤桀骜联想中的那东西。
  欧景年太久没经历过这么浪漫的饭局,惊得整个人站在边上,好半天没有动弹。独孤桀骜早已经坐下去,发现欧景年还在呆呆站着,又一弹起来,问欧景年:“不喜欢?”她就说不该要这些东西,可是厨师坚决说这是本店的拿手菜,非要她请“欧老板”搭配着尝尝。
  欧景年摇摇头,看见独孤桀骜挤在边上,微微一笑,走过去替她拉开椅子,右手向边上一摆:“独孤小姐,请坐。”
  独孤桀骜只知道店员们常常替客人拉凳子,以为欧景年是在表示尊重她,满心喜悦地坐下,要吃的时候又忍住,抬头对欧景年说:“欧…景年,我想跟你谈谈。”
  欧景年慢悠悠就座,一边摆放餐巾一边问:“你想谈什么呢?”
  独孤桀骜毫不犹豫地说:“谈练功买药和双修器皿的事。”
  正在喝饭前柠檬水的欧景年差点把水喷出来:“…独孤,你是认真的吗?”
  独孤桀骜被她的不信任惹恼了:“当然是认真的。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是习武之人,目前失去了内力,要是从头练起,实在太过繁难,而且…”独孤桀骜有些伤感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两腿之间,那里目下还在汩汩流血,“总之,我要恢复武功,就必须依靠一些非常之法,这非常之法,耗费当然也非常大,我希望你能帮助我。”
  欧景年觉得,要她相信独孤桀骜是习武之人并不难,中华武术至今并非没有流传,而且独孤桀骜也的确是比常人的力气要大一点、反应要灵敏一点、还懂很多奇奇怪怪的使力小窍门。可是要她相信什么内力、双修之类的东西也就太扯淡了,武术要真有这么神奇,还要科学干什么呢?可是看着独孤桀骜那信誓旦旦的模样,欧景年一时又说不出反驳的话,只好低了头,拿起筷子,对独孤桀骜摆个手势:“先吃饭,吃完再谈。”
  独孤桀骜满脸失望,整个人几乎趴在桌子上,似乎把脸凑到欧景年眼前她就会相信自己的话一样:“你不信我?”
  欧景年敏锐地发现了她话语里的陷阱——独孤小朋友质问的是“你不信我,你的女朋友”,而非就事论事的“你不信‘我是武林高手’这样的中二言论”,前者乃是滔天大罪,后者却只是日常小事。欧景年赶紧机智地摇了摇头以证清白:“不,我信你,如果你想要买,就买吧,需要多少钱,我打给你。”
  独孤桀骜哼了一声,算是放过了她:“你那点钱根本不够,我需要更多。”
  欧景年:“…我账上有632万,应该够买药吧?”就算是癌症,600万也治得好了呀。
  独孤桀骜:“…不够。”她练功需要大量高品相的保元丹,这东西在她那时候一颗就需要数百银两的药材炼制,300年了,那些天然的极品药材只会少不会多,价格也肯定节节升高,欧景年这么点积蓄哪里足够?
  欧景年:“我…一年工资到手大约20万,要是实在不行,就分个期?”为什么她突然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独孤桀骜不会是来骗财的吧?前任骗色现任骗财,她这是什么眼光?不不不,独孤不是这样的人,独孤不是这样的人,独孤不是这样的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然而再怎么自我安慰,欧景年还是决定隐瞒自己保险柜里还有几十万现金的事,万一独孤桀骜真是骗子,她至少要留点生活费。
  独孤桀骜没注意欧景年的表情,她只是略带怜悯地看了欧景年一眼,有点嘲讽地说:“你一年的工钱大概就够我吃一天的药。”
  正在喝水压惊的欧景年这次真的把水喷出来了:“一天20万?!”
  独孤桀骜严肃地点了点头,补充了一句:“当然我估计这样补着,一年半载也差不多神功大成了,那时候就不用了。”保元丹这东西非常玄妙,若是一味多用,倒也不好。
  欧景年无语凝噎:“独孤,我…可能养不起你。”她错了,独孤桀骜肯定不是冲着她的钱来的,她的钱根本连独孤桀骜目标的零头都没到,独孤桀骜看上这么贫穷的她,对她一定是真爱。
  独孤桀骜:“…我没说现在就要,只是先告诉你这个数目,让你有个准备。”
  欧景年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你…是让我去赚这么多钱?这…我可能也会让你失望,就算我把房子卖了,最多也就值个几百万,加起来撑死了一千万…”而且她们两个还要流离失所。
  独孤桀骜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你怎么这么没出息?房子是你爸妈留给你的祖业,怎么能随便卖呢?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来想办法,一起赚钱,你懂吗?赚钱!一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