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捡养单身女汪 作者:Fox胡杨

字体:[ ]

 
 
 
 第1章 回家
 
    
 
    失恋失业都不算什么,只是连着一起失,童钰还是觉得自己忒倒霉了些,且不说给男神告白被拒,只是男神那句“童钰你就不像个喜欢男人的人啊”给刺了个体无完肤,因为她少与别人说话,在男神的眼中只能算是个异类,尽管童钰长得还有几分姿色。
 
    童钰的确少和别人说话,因为她碰上的事都特别怪。比如今天,她早上出门的时候发现怎么也关不上门,来来回回折腾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总算才将门给锁上了。
 
    后来童钰也有打电话给开锁公司让他们找人过来看看,得到的信息却是她家家门没什么问题,童钰摇头,反正这样的事她遇得多了,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莫说早上出来门跟童钰做对了,就是走至半路,鞋子也要跟童钰做对。
 
    高跟鞋的鞋跟陷在了缝中,拔了半天也没拔得出来,童钰彻底觉得自己失败透了,又一阵折腾,到了公司时已经迟到了一个小时了,所以被开除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之后童钰就是收拾了包走出了公司,给男神打了个电话告了次白,被告知你不应该也是同性恋吗,吓得童钰再次搁断了电话。
 
    因为身边接连发生怪事,所以童钰基本上没有什么朋友,就是公司里的同事大多也不乐意与童钰过多接触。
 
    形单影只大概就是用来形容童钰的。
 
    是以在街上走了大半天后肚子饿便是坐下来吃了碗面,看了看自己卡上的数字还是只得摇头。
 
    自从父母离世之后,童钰的生活虽然不像从前那么富裕,可也没有轮到饿肚子的地步。毕竟当初父母在世的时候给童钰留下不少的遗产,还有如今的这幢房子,再怎么着,还饿不死童钰。
 
    面吃到一半,童钰边想着父母边就是觉得眼睛里泛起了酸意,正抹眼泪间就是呛得自己咳了半天,这才拍着胸脯顺了口气过来。
 
    站在童钰肩头的小鬼笑得异常欢乐,附身童钰不久,可是童钰身边的气味正好合了小鬼的胃口,这小鬼已经跟了童钰一天了,从童钰早上出门开始,就一直折腾着童钰,完全没有撒手的意思。
 
    童钰擦了擦嘴,剩下的面也没有心思再吃了,只慢慢悠悠地往家里走。
 
    到了晚上,童钰家外面的那条路就是越发地暗了下来,虽然路边还亮着灯,但却昏暗得很。
 
    这条路上少有人走,因为童钰的父母在世的时候买下来的这个房子还挺大,离城区远,靠近了郊外,人烟稀少。
 
    等童钰回过神来怀中有小东西在挣扎时,她才低头看到手中已经抱起了一只金毛汪,软软的皮毛,在手中的感觉极好。
 
    只是这只金毛一直在呜呜地闹着,极为不情愿要跟童钰走。
 
    蔺简戈在童钰的怀里又是挣又是扎的,偏生童钰不知道人家是嫌弃她那一身的鬼畜味,还以为人家汪汪是被这寒冬冻上了直往她怀里钻。
 
    最后童钰竟是解开自己的大衣,把蔺简戈塞了进去,拉链一拉,蔺简戈翻了个白眼,这下是当真翻不出墙去了。
 
    如此逃不出去,蔺简戈也是静了下来,回头瞪了一眼还粘在童钰肩头有些瑟瑟的小鬼,水灵灵的大眼睛一接触到小鬼,那小鬼就是一颤,眼尾一扫,更是吓得小鬼回不过神来。
 
    可最后小鬼还是作死地粘在童钰的身上,一人一鬼一只汪,都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四周的氛围越来越怪,街边的灯也在不停地闪烁,童钰边走边想着自己被开除的事,全然没有在意,等怀里的蔺简戈龇牙咧嘴地冲着童钰的肩头吠了两声时,童钰才停了下来。
 
    她拍了拍蔺简戈的头:“汪汪别吵,别人都睡了,不能扰民的。”
 
    边说还边顺着蔺简戈的毛,被蔺简戈这样一叫,一直黏在童钰肩头的小鬼这才安分了下来,不敢再有半分造次,明明刚刚想趁着时机正好,多吸两口童钰身上的精气,可是哪里知道一直睁只眼闭只眼的蔺简戈会突然冲着自己叫起来。
 
    别以为小鬼虽小,却是能看出来蔺简戈是身负重伤的,所以小鬼看在蔺简戈不情不愿缩在童钰的怀里还跟着挣扎了几分,才觉得这尊大神是不会阻着自己的。
 
    哪知小鬼刚下口,蔺简戈就是吠了起来,虽然如今的蔺简戈是只小奶狗,可吠声还是响亮,吓得小鬼那一口险些咬在了自己的蹄子上。
 
    最后抬头看到蔺简戈眼里的鄙夷,和大有你敢动老娘就弄死你的架势,最后也只能带着些侥幸,兴许和童钰回去了,能找着机会吃了她的心理,还是大大咧咧地跟着童钰回了家。
 
    见小鬼不再动,蔺简戈这才抬起眼来睇了眼小鬼,眼里的嘲笑看得小鬼心下一怔,立时就有想要逃离此处的心思。
 
    可是它不甘心啊,好不容易碰上个阴气极重,精魂已被其他的鬼魅蚕食得所剩不多的人,只要吸食了童钰这剩下的精魂,它就是可以成妖了啊,哪里还有空和其他小鬼去争食别的精魂。
 
    待到童钰到了家,小鬼和蔺简戈双双倒吸了口冷气。
 
    反倒是童钰颓然坐在沙发上,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微微叹了口气。
 
    此时蔺简戈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转了四五圈了,总算是弄明白了为何童钰的身上带了极大了阴气,这一屋子的鬼怪个个都是不好对付的,加上还很多,个个还要争着去吸食童钰的精魂,弄得好像一个充满了阴谋的后宫一般,而童钰就是来临幸他们的皇帝。
 
    蔺简戈想到这里不由得笑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毛,接着在房子里转悠着。
 
    这房子虽是刚修建不过十年,还是个独栋的别墅,想来当初买得不便宜,再看如今童钰过得拮据,大概也都是和这一屋子的鬼怪有关。
 
    这房子是没多大的问题,问题就出在蔺简戈如今所站的这块地皮上,这房子独然一栋建在这有些偏僻的城外,童钰的父母还真是敢买下来。
 
    地皮下面当是一堆白骨,蔺简戈低下头仔细地嗅了嗅,当还是百年前的一次大屠杀,死者个个戾气重,多年来这里也没个人烟,百年之后建了栋房子,在有钱人看来是极好的别墅,可下面的东西却是喜欢极了这样新鲜的人肉味。
 
    难怪童钰家搬过来不久,父母二人相继生病去世了。倒也多亏了童钰的命硬,一直被吸□□魂到如今,还没见她彻底倒下。
 
    蔺简戈在房子中转悠了一圈后才找了个舒适的角落窝了下来。本来一屋子的小鬼们见童钰又带回来了个宠妃,个个眼里都带了怒火,可再一看到童钰怀里的蔺简戈,个个大气都不敢再出。
 
    蔺简戈走到哪里,小鬼们都纷纷退了三步,大有给女王让道的架势。
 
    直到看到蔺简戈没有出手弄死他们,找了个角落窝了下来,大家才慢慢地舒了口气,还有好些个小鬼因为胆子小,一见蔺简戈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忙化了烟溜之大吉了,谁知道这尊大神什么时候心血来潮就是小指一按,弄死它们,得不偿失,走为上策!
 
    再剩下的就是些胆子颇大的了,一见蔺简戈就是睡了下来,没有要动手,再仔细一看,好生生的蔺大女王此刻的脚是有些跛的,再仔细些的,还会发现不仅是脚有些问题,就是蔺简戈的命也都悬,可即便这样,她们也不敢在蔺简戈动手之前先弄死她。
 
    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就是被蔺简戈的爪子一拍,嗝屁了。
 
    童钰窝在沙发上半天,发觉还是有些饿,来到厨房时才发现家里什么也没有了,叹了口气,这才又窝回了沙发上。这样的姿势,还真是和蔺简戈像。
 
    躺着装死装了一会后,童钰这才记起来自己好像是带回了一只金毛的!
 
    忙在大房子里转了两圈,才在沙发的背后找到了蔺简戈,看着蔺简戈蜷着身子缩在沙发角后面,心下就是一软,忙将蔺简戈抱在了怀里。
 
    蔺简戈的身体极暖,抱在怀里更是软软的,入手处的手感极好。童钰抱着蔺简戈就是又缩回了沙发。
 
    蔺简戈抬眼,这丫头还真是有些懒散,再抬眼扫了扫四周,那倒也是,这家里像是没有一个活物一般,又过于空荡。
 
    童钰这模样,像极了没有朋友,单独一个人在这空荡的房子中,大概……还是有些孤单的。
 
    即便不喜欢童钰身上的气味,可是蔺简戈也没有再挣扎,舔了舔受伤的小腿,这才在童钰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个相对舒适的位置。
 
    童钰被软软的毛皮蹭得痒痒的,也顺着蔺简戈的方向看了过去,正巧看到蔺简戈受了伤的小腿。
 
    童钰微微叹了口气,这才小心地将蔺简戈放了下来,噔噔噔跑上了楼。
 
    蔺简戈感觉自己的身边一冷,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发现童钰半提着长裙往楼上跑,四周无数双鬼眼都死死地盯着她。
 
    没来由的,蔺简戈微蹙起了眉头,冲着童钰跑去的方向吠了一声,声音压得低,是那种作势要冲上去撕拼的声音。
 
    小鬼们一听,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了。
 
    童钰倒是回过头来冲着蔺简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太晚了,别闹。”
 
    童钰的声音软软的,像她的人一般。
 
    只是蔺简戈一听,就是翻了个白眼,就童钰家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叫两声还能让别人听到了吗?最多能让这些小鬼们吓上一吓。
 
    蔺简戈也不在意童钰去哪儿,还是蜷在原处小小地打了个呵欠。
 
    待眯起眼睛时,就见童钰抱着个白色的小箱子下了楼,再一仔细看,是个医药箱。
 
    蔺简戈挑眉。
 
    童钰拿出中间的纱布,又不知从哪里找了两根木棍,居然要将蔺简戈的小腿也绑起来。
 
    额前黑线一排。
 
    “我小时候养过一只狗狗,也是断了腿,后来看了兽医,就是这样绑起来的,没过多久就好了。”童钰边说边点头,如证明自己的话一般。
 
    蔺简戈:……你这是兽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