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定是我穿越的方式不对+番外 作者:贞天(上)

字体:[ ]

 
简介
 
洛云笙觉得一定是她穿越的方式不对,不然她怎么会穿成男频文里的炮灰,还不知死活地想要扑倒反派呢?
忠犬年下攻X极品女王受
Ps,其实本文讲的是炮灰女逆袭成功,扑倒反派大boss的励志故事!【大雾】
 
内容标签:边缘恋歌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云笙,洛长宁 ┃ 配角:种马男及他的原攻略对象们 ┃ 其它:穿越,强受弱攻
 
☆、第 1 章
 
  白云飘渺,清风徐徐,柳枝荡荡。树荫下,洛云笙正以手撑额,安然地坐在石凳上浅眠。
  
  “云笙,云笙!”
  
  耳边忽然传来男子的呼唤声,洛云笙的眉头微皱,有些不情愿地睁开眸,然而一抬眼,她便被眼前的景象骇住了。
  
  什么情况?她之前不是坐在树旁看书么?怎么一睁眼,眼前的景象就不对了?一定是她还没有睡醒,在做梦,做梦。
  
  支手托腮,洛云笙又阖上了眸子。可她耳畔的声音却还不间断的传来。
  
  “少宫主,芜茴公子来看您,您怎么又睡上了。”
  
  芜茴公子?这名字听着好熟悉。洛云笙渐渐睁开眸子,回眸一看,正见一个眸色深红,身着金色氅衣的男子淡笑望着她,那男子意气风发,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股张狂气息。
  
  “云笙。”芜茴向前两步,伸手便将洛云笙的柔荑握于手中,“云笙,许久不见,我好想你。”
  
  呃,可是我不想你。尴尬地笑笑,洛云笙硬将手从芜茴掌心抽走。
  
  这一举动赫然刺伤了芜茴公子那脆弱的小心灵,芜茴难以置信地望着洛云笙道:“云笙?为何你今日对我如此冷淡?你是不是病了?”
  
  洛云笙很清楚她没有病,不过眼下的情景却让她宁愿相信自己是在犯病,因为她发觉自己竟穿到了书里,而面前的男子便是她书中的官方cp,一个再留在这里,说不定就会死亡的贵族炮灰男。
  
  扭过头,洛云笙只将一张清冷的侧顔留给芜茴,她希望能用自己的冷漠将男子气回,故而并不言语。
  
  可芜茴却猛然抓住了她的右腕,“云笙,你说是不是你那个疯癫的娘亲对你说了些什么?”
  
  疯癫,芜茴我怎么觉得你在作死?轻蹙了蹙眉,洛云笙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芜茴一把拽了起来,“别怕,云笙,虽然你娘亲贵为离天宫的宫主,修成了魔神,但我芜茴现如今也是罗刹一族的王子了,相信你娘亲也是不敢为难的。走,我这就去向你娘亲提亲,坦白我们之间的关系。”
  
  呃,不要啊!她还不想死呢。
  
  奋力挣脱之间,洛云笙忽然发觉不远处有一众女子盈盈向这方走来,人数虽众,但她的目光却始终放在为首的那名宫装女子上。
  
  白衣胜雪,风姿绰约,远远望去,只见裙袂飘飘,婉若上仙。
  
  “洛长宁……”
  
  洛云笙有一刹那地发愣,可紧随其之,她也清醒过来,随着身边的众人躬身行礼。
  
  洛长宁在洛云笙身前的石凳坐下,这样近的距离,足以让洛云笙发觉那如瀑的发丝中还藏着一道血色华纹,那华纹自左耳后一直蔓延到胸前,有些见识的人,一看那花纹便知晓,这是堕仙纹。有了这堕仙纹相衬,再一看,这女人却带着一种惑人的邪魅感。
  
  洛云笙竟也被这远观若仙,近视妖邪的女人吸引住了。
  
  好特别的女人,不愧是书里的大boss!
  
  洛云笙感叹着,却发觉洛长宁竟也望着自己,四目相对之间,洛云笙即刻败下阵来,她垂着头,很是乖巧地立在一旁。心里不禁嘀咕了一句:气场相差似乎有些悬殊哈。
  
  这时,一直沉默着的芜茴开口说话了,“宫主。”
  
  洛长宁幽幽地望向他,“芜茴公子。”
  
  一见洛长宁如此称呼自己,芜茴心中的恣意更胜,他右手一扬,便将洛云笙的左手握于掌心。
  
  洛云笙神色一诧,还未来得及挣脱,便听芜茴满面得意道:“宫主,芜茴今日前来,是向宫主提亲的。想当年,您与魔尊陛下也是真心相爱,相信您……”
  
  芜茴的话还未说完,一股强劲的气力便将他击了出去,洛云笙手上的力道霎时一松,回过头却发觉芜茴已然仰面躺倒在了地上。红色的血沁在金色的衣服上,瞩目异常。
  
  看样子芜茴他是死了。默默念着,洛云笙转过头,这才发现身边的人早已跪了一地,而她身前的洛长宁也正直勾勾地盯着她。
  
  深邃的眸,冷如寒冰,洛云笙一见,竟也骇得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笙儿。芜茴公子来向本座提亲,你说该不该答应他?”
  
  洛长宁这话说得清闲,但洛云笙听着却不由犯起了难,她清晰的记得,书里芜茴死后不久那个和她同名的洛云笙也就跟着去了,好像也是被洛长宁给虐死了。这么一看,似乎这话回答得不对,自己也就跟那芜茴一样,有来无回,炮灰去了。
  
  见洛云笙低着头,洛长宁又问道:“笙儿,娘亲在问你话。”
  
  咬咬唇,洛云笙硬着头皮答道:“不该。”
  
  “哦?为何?”
  
  “因为……”因为我只喜欢女人啊。再说他都死了,我还嫁他作甚?洛云笙自然不敢这么作答,她低垂着头,恭谨答道:“因为笙儿不喜欢他。”
  
  “笙儿不喜欢他?”洛长宁的嘴角漾起一抹玩味的笑,那样出尘的容貌配上这样的笑,足以惑人心。
  
  只可惜洛云笙没有看到。
  
  “不喜欢。”洛云笙低着头,看似不满地撇了撇嘴,“他太笨了。”
  
  “笨?芜茴的聪慧可是魔界负有盛名的。”
  
  那一定是在逗你,一个刚出场就炮灰的人,能有多聪慧?洛云笙对此嗤之以鼻。
  
  下颌忽然传来一阵凉意,洛云笙被迫抬起了眸子,一见洛长宁用一种审视的眼神望着自己,洛云笙就怔忪起来,她讪讪地笑了笑,“娘亲。”
  
  “笙儿似乎和以前不大一样了。”洛长宁的秀眉微皱。
  
  洛云笙的心受了一惊,她有些做贼心虚,“没,没有啊。”
  
  这般尴尬地凝视了近十秒钟,洛长宁终于放过了她,“罢了。也许是许久未见笙儿了。本座倦了,笙儿就帮娘亲安置好芜茴公子吧。”
  
  “是。”洛云笙恭谨地应着,再抬头,洛长宁已经带着宫人渐行渐远了。
  
  总算逃过一劫。捂着胸口舒口气,洛云笙站了起来。她踱步到芜茴的尸首旁,心里却不禁惆怅起来:唉,你这个傻小子,“您与魔尊陛下也是真心相爱”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一看就是没看过《逆天传》。不知道洛长宁就是因为那个渣渣的魔尊陛下才堕仙成魔的么?还敢触这个霉头,你不炮灰谁炮灰?
  
  摇摇头,洛云笙这才发觉自己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圆脸少女,那少女垂着眸子,好不忧伤地看着她道:“少宫主,芜茴公子他……唉,好在您没有乱说话,否则的话……”
  
  否则什么?会死么?洛云笙大概猜到了少女要说些什么,她记得她刚刚就看到书里有这么一句,“自芜茴死后,洛云笙和洛长宁的间隙更胜,面对洛云笙的屡屡忤逆,洛长宁一气之下,情志失控,竟将洛云笙生生虐死”。而这句话之后,洛云笙几乎就没有在书中再出现过。
  
  生生虐死啊……
  
  洛云笙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她现在就是那书中和自己同名同姓的洛云笙,真是命运多舛啊!别人穿越都是穿越主角,为什么她穿越就穿成了一个稍有不慎就可能被亲娘虐死的炮灰呢?
  
  洛云笙满怀惆怅地哀怨着,然而实际上,她却还少看了章节,在文章的最后,种马男质问洛宫主为何心狠到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忍心杀害时,洛宫主凄笑着告诉了他一个秘密。那就是洛云笙虽然是魔尊渊皇的孩子,但却根本就不是她生的。洛云笙的母亲是魔尊的前妻——一个长相同洛长宁有几分接近的平凡仙人。她当年就是看魔尊对自己已故的妻子痴情一片,才对他生出了好感。而谁知,那却也不过是一个幻影罢了。一切都是一个局。
  
  她念着洛云笙从婴孩期便一直唤着自己娘亲,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确实早已将这个别人的孩子,认作了自己的女儿,以至于最终即使动怒屠了渊皇,却也依旧将洛云笙养在了身边。可谁知,那丫头却这般的不知好歹,屡次触怒于她。她成魔后,本就性情大变,失手杀了她也是难免。
  
  只不过,这一切方才穿入书中的洛云笙都不知道,她现在只知道自己方才和心目中的崇拜对象洛宫主见面了,然后还随时可能被对方杀死。对此她感到心情十分的复杂,满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一定是她穿越的方式不对!
  
  “少宫主。”看洛云笙一脸怔愣着没有说话,少女担忧地唤了她一声。
  
  洛云笙也从那深深的怨念中醒来,她记得书中似乎提到过洛云笙身边有个打酱油的婢女叫若舞来着。
  
  “若舞?”试探性地唤了声,一见少女有所反应,洛云笙便吩咐道,“找几个人把芜茴公子安葬了吧。”
  
  “是。”
  
  惋惜地看了芜茴一眼,洛云笙叹口气,带着几分怅然地走了。
  
  ……
  
  为了安全起见,洛云笙在园子里转了转,熟悉了大致环境之后,就找人带她回了寝宫。可这一回到寝宫,洛云笙的身子就不由得颤抖了。
  
  大殿左侧墙上赫然挂着一条嵌着红丝的黑色长鞭。那……那该不会是洛长宁虐她的凶器吧?
  
  身子微颤跌坐在椅上,洛云笙阖眸捏了捏眉心,而恰巧这时处理好事务的若舞走了进来。
  
  “芜茴公子安置好了?”洛云笙抬眸问她。
  
  “少宫主放心,已经安置好了。”若舞的面上突然显出一抹恻然,“唉,宫主这次杀了芜茴公子,魔界又不知会起何纷争呢。”
  
  魔界会起何纷争,看过《逆天传》的洛云笙很清楚,不过那纷争还给过许久呢。犯不着现在就着急,那男主给修成上仙,来魔界历练勾搭一堆妹纸之后,才会引起魔界战争。不知现在那金手指种马男主到什么程度了?
  
  想到此,洛云笙便开口问道:“若舞,你有听说过龙昊天这个人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