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定是我穿越的方式不对+番外 作者:贞天(下)

字体:[ ]

 
☆、第 51 章
 
  
  妖修虽非珍贵物种,但却亦非是想见便能见的。洛云笙抱着白团子在她娘亲留下的云团上守了三天都未见到那妖修的身影。看不到自己爱慕着的娘亲,又没有妖修可以让她来活动筋骨,百无聊赖之下,洛云笙又开始和她怀中的白团子聊起了天。
  
  “团子啊,你说娘亲现在在干什么呢?”洛云笙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默默叹了口气,“虽说慕容公主只请了我来帮忙,我也答应了。可是她怎么就忍心让我一个人在这破地方等着呢。而且连饭都不给送。”
  
  虽然她是仙人,几天不吃也不会死,但是她是吃货,几天不吃东西,又见不到娘亲,她……她会郁卒的啊!
  
  见她忧伤,白团子顺着她的肩膀爬了上去,软乎乎的肉爪子搭在洛云笙的头上,白团子像个小大人一样奶声劝慰道:“云笙娘亲不忧伤,还有霜儿陪着你。”
  
  洛云笙心中触动,抱起白团子就在它的小脸颊上香了两口,“团子你真不愧是我女儿,真是个好团子!”
  
  小白团子撇了撇嘴,“都说了人家叫霜儿。不过娘亲,你想让宫主娘亲过来,为什么不喊她过来呢?”
  
  “喊她过来她就会过来么?”洛云笙瞥了眼她怀中无知的白团子,她娘亲这么傲娇,怎么可能这么容易一喊就过来。她心中憋闷,不由低声喃喃了一句,“我看还不如用迷药将她迷昏,抱过来的容易。”
  
  小白团子一听顿时仓皇起来,拿起小爪子便猛拍向洛云笙的脸颊,“不行,不行!”
  
  “你这小东西,这么关心你宫主娘亲啊。”将白团子挪回怀里,洛云笙蹙眉苦笑,“放心,我不会这么做的。我还要命呢。”
  
  白团子闻声舒了口气,“是呢。你要真这么做了,宫主娘亲一定会生气的。宫主娘亲可是魔神,魔神就算晕了神识也还在的。你要是趁着人家昏迷,做了些什么。宫主娘亲醒来一定会揍你的。”
  
  “……”她看上去有这么猥|琐么?洛云笙默默不语,静了片刻,她突然寻味过来,整个人顿时便怔住了。呃,小白团子方才说了什么?它说魔神就算晕了神识也还在的。这也就是说,她当时把她娘亲迷昏后,做的那些事情,说的那些话语,悉数都被她娘亲知道了?
  
  洛云笙有些不知所措了,可转念一想,当时她娘亲仅是抽了自己一顿,之后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那也就是说——她娘亲默许自己喜欢她了?
  
  洛云笙还沉浸在自己脑补的喜悦当中,她怀中的小白团子却适时拍了拍她,“嗯,娘亲,如今我们只有那一种方法了。唔,让霜儿来试试。”
  
  之后,小白团子便张开小嘴巴嗷嗷得唤起了,“宫主娘亲。”
  
  它连连唤着,唤得洛云笙都有些哑然失笑了,她轻抚着白团子的背脊,方想出声告诉白团子不要再天真的叫下去了,叫破喉咙也不会成功的。可眸子一抬,一抹白色的身影便悄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洛云笙越发得觉得自己真是图样图森破。
  
  她还没出声,她怀中的白团子便扬起小脑袋向她邀起了功,“云笙娘亲,你看,宫主娘亲来了呢。”
  
  洛云笙怔怔望着来人,见洛长宁对她微微一笑,唤着她,“笙儿。”她亦憨笑着回了声,“娘亲。”话语过后,不知是否是因为自己的心事早已被当事人知晓,而有些羞涩不堪,她低下头,眼眸不敢跟来人对视,神色也有了些许的不自在。
  
  怀中的小白团子一跃跃到了洛长宁的怀里,洛长宁将它接在怀里,轻柔地抚着,她向着四周逡巡一番,目光又再度落回到洛云笙身上,“那妖修还未来么?”
  
  洛云笙点了点头,“嗯。”
  
  洛长宁发觉出女儿的古怪,她瞥了眼怀中的白团子,见白团子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己怀里,她眼眸微垂,思忖了片刻,便御风而去。
  
  洛云笙看着她又默不作声地离去,她心头一慌,出口方想唤她,身下的云团便随之动了起来,那前行的方向正与她娘亲的相同。洛云笙忐忑微撤,她冲着洛长宁甜甜一笑道:“娘亲,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玖月湖。”
  
  玖月湖?洛云笙的笑意越发的盛了,玖月湖是个什么地方?那不就是增进修为,适宜双修,最适合她与娘亲共泡鸳鸯浴的美好地方嘛!
  
  怀着美好期盼,洛云笙来到了玖月湖。仙气氤氲,观不到湖水的颜色,洛云笙默默望着,忽而发觉脚下一空,着着衣衫,她便坠入到水中。
  
  湖水不深,仅及到她的脖颈,洛云笙挣扎两下便站起了身,她仰起头满是不解地望向洛长宁。洛长宁悬于天上,乌发翩翩裙袂蹁跹,恍若九重天上的神女,高贵得难以触及。洛云笙看不清她的神色,但却感觉她怀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跃了下来。白白一团,正向着洛云笙砸去。
  
  洛云笙连忙张开双手去接,可惜似失了准头,嘭地一声,那白团子砸在了她的身侧,溅起一层涟漪。
  
  洛云笙擦了擦溅到脸上的水,再一回神,小白团子就优哉游哉地以狗刨式在她四周游了起来。
  
  “白团子?”洛云笙讶然。
  
  “云笙娘亲,你也在外面露宿了好几天了,快来用水洗一洗。宫主娘亲说干干净净的女儿她才喜欢。”白团子瞥她一眼,又自顾自地游起来。
  
  “……”这话的意思是嫌弃她在外面吹了三天的冷风,吹得身子都脏了,需要洗一洗净净身子么?可是她想和娘亲洗鸳鸯浴,不想和小白团子洗仙狐浴啊!
  
  昂起头,洛云笙对着居高临下的洛宫主唤道:“娘亲,笙儿记得娘亲前几日曾说这玖月湖灵气充足,可增进修为。”
  
  见洛宫主望向她,洛云笙又道:“娘亲前些日子不是大意受了伤么?笙儿觉得似这般有灵气的湖水,对娘亲的身体应也是大有益处的。”
  
  洛云笙心中小鹿突突的跳着,她满怀期望地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洛宫主。洛宫主飞临到她身前,微低着头看她,“你想让本座也入这湖中?”
  
  洛云笙微笑颔首,是啊,她想让你也入这湖中,同她一起洗白白,恩恩爱啊!
  
  洛长宁的面上也现出一丝浅笑,洛云笙方认为她娘亲这是应允了,她娘亲却又向着远处飞去。
  
  “可惜,本座辰时已在这里沐浴过了。笙儿你便在此同霜儿待上三个时辰,这之后……你也无需回那逝夜山了,先带着霜儿回皇城吧。”
  
  洛云笙诺诺应声,望着天边那抹渐渐飘远的身影,她的心情忽而失落起来。她娘亲的举动似是没有一分对自己动了真心,难不成之前没有杀她,只是觉得她在说胡话,并非是发自真心?那要是真这样的话,她似乎应该再做些什么了。
  
  嘴边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洛云笙开始期待某一天的来临。
  
  时光若流水般匆匆而逝,转眼间便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洛云笙妖修没有守到,倒是每日都在洛宫主的督促之下,带着小白团子来玖月湖沐浴进修。在日日浸泡之下,她发觉自己的修为竟似是一日千里,而她身边的小白团子似乎也长大了一些。这日她浸泡完毕,又抱起小白团子御剑向皇城飞去。
  
  回到皇宫之内,迎接她的又是一些贴心的侍女以及满桌的佳肴,她将侍女礼貌请走,便放出小白团子一起大快朵颐。
  
  白团子饱腹后,摸了摸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嘿嘿一笑,一溜烟地缩回到洛云笙的戒指里,“娘亲,好饱。我们去外面溜溜。”
  
  洛云笙含笑点头,抬步便向门外走去。她走着走着,鬼使神差般便走到了洛宫主暂居的阁楼。
  
  她站了片刻,耳边忽而传来一阵琴音。琴音渺渺,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洛云笙蓦地便怔住了,想到她娘亲此时怕是又想到了那些不美好的事情,她也不顾娘亲说的不许她私自打扰的指令,一推门便走了进去。
  
  “娘亲。”她快步走近,伸手轻压在那瘦削的指上,直视着她家娘亲寒若冷星般的眸子,她淡淡一笑,“这般幽怨的琴声不适合您。”
  
  洛长宁眸色一黯,继而自嘲般冷嗤一声。
  
  洛云笙观得心疼,她忙将那双手攒在掌心,见洛长宁皱着眉头望她,她忆起一个月之前在郦城中升出的殷切念头,忽而莞尔一笑,“娘亲,笙儿近些日子同栖梧姐姐学了些舞步。您能抚个欢快的曲子,让笙儿跳给您看么?”
  
  洛长宁淡淡觑她,见她双手握得如此有力,只觉一股暖意顺着指尖流入了心里,她淡淡颔首,算是应了。
  
  洛云笙嫣然一笑,松开双手,便伴着乐声跳了起来。
  
  说是同凤美人学了些舞步,然而实际上这些天她除了同白团子泡澡,就是在逝夜山守着妖修,同凤美人也不过是在回皇城的时候打过几个照面而已,这舞步却是一个都没学成。只不过身为现代穿越者,洛云笙倒还不至于被这点小事难住。她没学过舞步,但是她看过啊!
  
  古典、欧美、日韩,这么多的东西攒和在一起,怎么着她也能应付那段乐曲的时间了。
  
  她应着琴声跳着,琴声雀跃,她的舞步也欢快得很。甩袖、滑步、转身、旋转,洛云笙的舞步中西结合,看得洛长宁倒是有些忍俊不禁。
  
  洛云笙兀自纵情跳着,跳到乐曲渐入尾声之时,她忽而步履轻缓地向洛宫主舞去。身子微倾,洛云笙倾在洛长宁的耳边,伴着结尾泠泠的最后一缕琴音,她轻柔婉转地道出了心底最深的秘密,“宁儿,我喜欢你。”,
  
  宁儿,不是娘亲。这代表她的喜欢不是对娘亲,而是对自己。洛长宁神色微怔,虽然心中早已知晓自己的女儿对自己存有非意,然而此时亲耳听到,还这般暧|昧,她体内最柔软的部位还是禁不住轻轻揪了下。
  
  “是么?”默了片刻,洛长宁又恢复了往常的淡然。
  
  洛云笙颔首,“宁儿,我是真心的。”
  
  看着自家女儿坚定的神色,洛长宁的嘴角忽而泛起一抹妖冶的笑来,“既然如此,你便证明给我看吧。”
  
  证明?这是接受了?洛云笙愕然不语,她心中窃喜,却亦存有一丝忐忑,她总觉得她娘亲没有这么容易就接受自己的。
  
  果然,下一刻,她便看到自家娘亲笑着瞥向了自己的心口,“本座又没瞧过你的心,又怎会知晓你是否是真心的呢。”                        
作者有话要说:唔,表白了呢~
洛云笙:娘亲,我喜欢你。
洛宫主:我知道。
洛云笙(想了想):宁儿,我喜欢你。
洛宫主:好,挖出心来给我看看吧。
小白团子(摸下巴):用挖心来证明爱意,宫主娘亲最近一定是看了童话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