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夜夜护舒宝 作者:陆央

字体:[ ]

 
 
文案
生活了无生趣的夜莺,下雨天在树下避雨被雷劈中,
穿越到倾欢前世所在的世界,
可是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一个模样,
战国的暗卫能否在这个丧尸横行的世界活下去?
 
算是夜莺的番外篇,不影响单独观看。
特别声明下cp问题,请看书名和主角栏,不要被情节过渡迷惑。
此文明天大结局,新文(穿越之我是李治)全文存稿已写完,明天会更新喜欢作者文的人可以去看看。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末世 古穿今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夜莺,舒晴 ┃ 配角:林月,齐歌,包莉,陆玉洁等。 ┃ 其它:末世,轻松,无异能。
 
 
 
  ☆、倾欢的表妹
 
  夜莺疑惑的看着四周,像是一个屋子,屋内摆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她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在低头看看自己还是原来的衣服,右手里仍旧是冲哥送给自己的倚天剑。
  她记得自己在赶路之时遇到大雨,她跑到一颗大树下避雨,不成想被闪电劈中,本来以为必死无疑的她突然来到这奇怪的地方。
  常年养成的习惯,每次来到陌生之处会先观察情况,她到处东摸摸西看看,来到一个奇怪的东西面前被吓得一怔,看到对面竟然有个与自己年轻时候长相一样的人,她试探的伸出手,里面的人也同样伸出手,她明白过来,此物怕是铜镜吧,如此清晰的铜镜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她随即摸摸自己的脸,看着铜镜中也做着同样动作的她有些迷茫,她离开冲哥独自闯荡已经了,年过四十的她怎地又回到二十岁左右的样子?比她遇见倾欢的时候还年轻一些。
  正当她思考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一个女人打开,夜莺仔细观察这个女人,能有二十三四的样子,不太长的头发披散着(对于夜莺来说,其实女人的头发都过肩了),上身竟不成体统的穿着露出两个手臂的棕色衣服,下身也是比较怪异的黑色紧身长裤与靴子,从侧面看着女人的脸可以看出是个美人,柳月细眉,丹凤眼,挺翘的鼻子,明明没有笑却自然有些上扬的嘴角,妩媚的嘴唇,再加上夜莺一直很在意,却又替对方嫌累赘的胸。
  由于夜莺常年养成的习惯,她的存在感特别低又现在角落,那女人进屋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夜莺,而是在这间屋子里的厨房搜刮完食物走出来才看到她。
  “哟~cosplay啊?”女人看到夜莺惊了一下,发现是个人后才松口气打量下对方的装扮,笑着开口道。
  夜莺身穿春秋战国时期的黑衣长袍,手上拿着剑,有些细长的丹凤眼,棱角分明的鼻子,比一般人薄的嘴唇,微微上挑的细眉衬得整个人英气十足,在那女人眼中看来还真有些古代的女侠风范。
  夜莺没有搭话,她已经把对方当成盗贼,不然为何鬼鬼祟祟的去另一间屋子拿了些东西就要走,而且她也不知道抠死不累是何意思?
  “这是你家?”女人看着对方只是盯着她手上拿的大米不说话,以为这里是对方的家。
  “不是。”夜莺如实答道。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女人疑惑的看着夜莺。
  夜莺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在这里。
  女人正待继续说什么,突然响起砸门的声音,女人快速的跑到门口透过猫眼看过去,看到的是一张有些腐烂的中年男子脸。
  “糟了,是丧尸!”女人说完又快速的走到厨房找能作为武器的东西。
  不过丧尸的力气很大,像这种质量不过关的原装安全门,没多久就破门而入,直奔着夜莺跑去。
  看到似怪物的人冲向自己,夜莺迅速拔剑迎击,一剑刺进怪物的胸口,让她惊讶的是那怪物不仅没有死,还不惧疼痛的向她扑来,她当机立断的拔剑后退,随即又挥出一剑将怪物拦腰斩断,还没待她松口气,那怪物竟然用手向她爬来,无奈只能又提剑削去怪物的双手。
  整个过程看似很长时间,其实半分钟不到,当进厨房的女人终于找到一把剔骨刀的时候,看着没了四肢却仍然坚强的活着的丧尸差点没吐出来,绕是她也杀过几次丧尸,见这血腥的场景也接受不了。
  “没想到小姐你爱好这么独特。”女人脸色苍白,抽搐着嘴角说道。
  “此怪物杀不死,只能断其四肢,不让其走动。”看着女人苍白的脸色以及眼中的些许畏惧,夜莺难道解释道。
  “拜托,你直接把他脑袋砍掉就好了,难道你第一次遇见丧尸吗?”女人听到对方的解释非常哭笑不得,这是拿来的奇葩,就算没遇见过丧尸,难道都没看过电影吗?
  夜莺点点头,恍然大悟,她刺穿对方心脏后就以为无法杀死,倒是忘记砍掉头颅试试了。
  “我叫舒晴,你叫什么?”看着变成尸棍的丧尸,舒晴觉得或许可以抱大腿,如今末世来临,跟在有能力之人的身边总比自己一个人安全。
  “你可认识舒福佳?”夜莺记得冲哥说过她也姓舒。
  “舒福佳是我表姐,你认识她?”舒晴闻言诧异的问道。
  “我与她是朋友,我叫夜莺。”她此时才发现,自己也与冲哥一样穿越了,而且还是来到冲哥所说的她的世界,不过冲哥不是说这里没有战争跟和平吗?为何出现如此怪物。
  “我表姐一年前已经死了。”舒晴与舒福佳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如今遇到对方的朋友,她当然得打听一下了。
  “她没死,活的很好,据她所说,我们那里是春秋战国。”夜莺看着有些急切的舒晴,开口解释道。
  “哈?春秋战国?呵呵,这样啊。”
  原来这个夜莺脑子不正常,舒晴有些无语的想道。
  见对方不信,夜莺也没有多言,若不是倾欢行为诡异且说的有理有据,她也不会相信这么荒诞之事。
  “这里不安全,你跟我去我家吧。”舒晴说完就拿起半袋大米往外面走去。
  既然是倾欢的家人,夜莺心里对她多了一些亲近,所以抬步跟着对方往外走去。
  走廊里没有丧尸,也不知道刚才那个从哪里冒出来的,舒晴仔细研究过丧尸,视觉退化听觉却非常敏感,但是身体比较僵硬,遇见丧尸立刻转身逃离就不会被追上,力大无穷,如果被抓住便无力回天了,所以只要是不遇到丧尸群,机警一些,活下来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刚才那是何种怪物?”夜莺随着舒晴回到她家后,疑惑的开口问道。
  “你不会真是穿越来的吧?”身穿古装,拿着锋利的剑再加上刚才对方说那不是她家,又没有见过丧尸,舒晴有点相信夜莺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了。
  “自然,我方才已告知与你。”夜莺点点头说道。
  嘶——看着对方信誓旦旦的眼神加上别扭的说话方式,现在舒晴已经完全相信了。
  “我表姐在那里怎么样?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舒晴想了想,还是先了解一下对方的事。
  “她很好已与雅夫人去塞外生活,我本是齐国君太后的暗卫,后君太后命我保护她。”
  暗卫啊?据说古代暗卫武功都不错的,她真是捡到宝了,不过雅夫人?不会是赵雅吧?想到这里,舒晴开口问道:“那雅夫人可是赵雅?那有叫琴清的吗?”
  “正是,你是如何得知?”夜莺闻言眼中闪过诧异,开口问道。
  “历史上有写啊。”舒晴随意的解释道,如果她说寻秦记的事解释起来太麻烦,随即想起什么又开口说道:“你大概不知道丧尸是什么吧?毕竟表姐离开的时候还没有出现,丧尸就是你口中的那个怪物,一个月前下了一场血雨,被淋到的那些人都变成了那种怪物,只有砍掉脑袋才能杀死,还有不要被咬到或者抓破皮肤,不然也会变成那些东西的。”
  舒晴为其科普起丧尸来,等介绍完,她突然有些羡慕她表姐,不仅没有死还穿越到战国去,虽然战国也不是特别安全,可与丧尸世界相比那里简直就是天堂啊。
  话一直很少的夜莺,听完对方的描述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你要不把衣服换了吧,现在可是夏天。”看着对方虽然轻薄却有好几层的衣服,舒晴说道。
  夜莺闻言看着舒晴不成体统的装扮果断的摇摇头。
  “没事的,我有不露手臂的衣服。”舒晴从对方眼中的嫌弃读懂了对方的心思,所以接着说道。
  听到对方说有保守的衣服,夜莺这才答应下来,入乡随俗她还是懂的。
  经过半小时的折腾,夜莺终于换好衣服,由于她不会穿又不想让舒晴帮她,所以舒晴只能详细的讲解起衣服的穿法,索性她找到一件以前穿过的b码胸衣,不然夜莺就得真空了。
  夜莺换好衣服从厕所走出来,舒晴有些赞叹,冷漠的表情,黑色的女士女士衬衫,同样黑色的牛仔裤,若是再配上一双黑色短靴,已然就是她表姐喜欢的冰山女王类型啊,她很不解为什么多情的表姐只是跟对方做朋友?
  好吧,舒晴还是太年轻,等以后知道对方的真实性格之后,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饿了吗?我去做点吃的。”舒晴说完就走出屋子。
  夜莺也没有继续呆在卧室里,而是来到客厅拿她的剑,连睡觉都抱着剑的她不习惯离剑太远。
  她拔出倚天剑用换下的衣服擦拭起来,也不知这把剑用什么材料打造出来的,削铁如泥,用了二十多年也没有划痕与钝化。
  其实这把剑是无涯用偶然得到的类似铁块的东西请人打造的,也就是玄铁。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的第二篇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求助文章被锁了怎么解锁?还有锁的那两章根本纯洁的很连亲亲都没有,为什么被锁啊?
 
  ☆、逃亡
 
  舒晴拿着两碗简单的香肠炒饭走出来的时候,夜莺正跪坐在地板上抱着剑一动不动。
  “吃饭吧。”舒晴看着如石像般的人有些无语。
  夜莺闻言点点头起身,由于桌子比较高,所以她学着对方的样子坐在凳子上,拿起碗上的两根小木棒疑惑的看向舒晴,见舒晴右手也拿着这样东西夹着饭吃,她虽然不明白这个地方的人吃饭为何如此麻烦,不过还是学着对方的样子吃起来。
  当舒晴一碗饭见底之后,抬起头看向对面夜莺,对方正费力的那些筷子吃着炒饭,最好笑的是对方碗里的饭才少了三分之一的样子,舒晴勾起嘴角看着面无表情却笨拙的夜莺,她意外的觉得对方有些萌。
  饭后,夜莺被舒晴拉到沙发上坐着,见对方从卧室拿出一个木板状的东西,没一会那东西还发出不大的噪音。
  “此乃何物?”夜莺终究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发问。
  “这是手机,可以千里之外与人通话,手机有收音机功能,电影里不都是断电后用收音机接收信息嘛,所以……”
  夜莺看着滔滔不绝的舒晴有些后悔发问,因为她即使问了,对方的解释她也不一定能听懂。
  等舒晴说了一通后才停下来,不是她话唠而是将近一个月没有说过话了,这一个月里除了丧尸她没有看到一个人,她与父母同住,由于父母看到下雨下楼收衣服被血雨淋到,不久就变成丧尸,她第一次杀的丧尸就是双亲,之后的半个月意志消沉的她几次想自杀,后来都是下不去手,自杀也是需要勇气的。
  回过神来发现夜莺满眼疑惑的看着她,她才反应过来,赶情刚才说了一堆等于对牛弹琴了。
  “总之就是等待类似于官府的人来救我们,不过可能不大。”舒晴简单的总结道。
  夜莺点点头。
  “我家的门虽然比普通的门结实,却也不是绝对安全,我们要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舒晴继续说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