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犹记君心+番外 作者:酒暖春深

字体:[ ]

 
文案
她是红尘中身如浮萍的女子,她一生颠沛流离全拜她所赐。
 
她是乱世里被人操控的棋子,从来都身不由己。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夙命是全天下最好的杀手,却永远也无法对一个人下手。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她看透世间人情冷暖,却永远也看不穿一个人。
 
新文慢热,简而言之,就是温柔小白变身腹黑御姐攻略高冷面瘫女神的故事,有暖有虐,保持日更,小白很平凡,面瘫很凶残,入坑需谨慎。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恩怨情仇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夙命,桑榆 ┃ 配角:纳兰容楚,沈慕,月婵 ┃ 其它:古风,百合,一往情深。
第1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哎,你听说了么,江南桑家一夜之间被人灭门了,全家上下一百多号人死的干干净净,连个襁褓里的婴儿都没放过”小茶寮里有往来客商歇脚,闲谈之间聊起这桩轰动一时的大案都是面有戚戚。
  谁不知道江南桑家是名噪江南的富户,虽然富可敌国却时常开仓济粮,每逢初一十五桑家都会在街口施粥接济吃不上饭的穷人,大旱洪涝的时候,上万人都在等着桑家的粮食救命,论起桑家谁不竖起大拇指夸一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以富济贫,心怀苍生。
  “可不是嘛,到现在官府都还没破案,你说桑家这样和善的人家也会惹上什么仇家,下如此大的狠手”
  又是一阵唾沫横飞,众人讨论的好不热闹,他们关心的无非是这桩八卦而非桑家死伤的一百一十七口人。
  坐在角落里的青衫客,头带斗笠,看不清面容,从身形可辩是个年轻人,背上斜背着一把古剑,伸出喝茶端起茶盏的手腕纤细白皙,不经意间唇角划出一丝冷笑。
  “小二,结账”夙命放下一锭银子起身,嗓音如珠落玉盘,低沉动听让人辩不清男女。
  “哎……客官,找您钱……”小二追出茶寮,那人已撑伞迈入雨帘里,青衫落拓,越走越远。
  小二摇了摇头,又回了茶寮,“真是怪人……好大手笔,银子都不要”
  
  一路餐风露宿,夙命回到盛京时已是二月初八,正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她却没有心思赏花来不及解鞍下马便被祁王悄悄召进了府邸。
  她单膝跪地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听见自己的声音冷漠的不起一丝波澜:“禀主上,事已成,从此世上再无桑家”
  五皇子纳兰容楚是个俊秀的年轻人,白衣翩然,清贵不凡,他上前一步扶起她,微微托了托,“这次你做的很好,果然没叫本王失望,不枉本王数十年的栽培”
  夙命退后一步,垂下眼睑,神色冰冷而恭敬,“谢王爷夸奖”
  容楚点点头,眼中有赞赏,十年前他将流落街头的夙命带回府里本意是想教习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将来好送进宫里给父皇,也好吹吹枕头风,没想到这个孩子却跪在他面前深深磕头,“夙命不想一生居于深宫,受人所控,殿下想必不缺貌美如花的女子,殿下缺的是……”
  她抬头,年幼的孩子眼神中的杀气也让他为之一震,“杀人的利器”
  如今十年过去,这把刀果然打磨的极好。
  “你先下去休息吧,此次辛苦了”容楚看着她风尘仆仆,挥了挥手,“告诉你手下的兄弟们,朝廷风声正紧,不要露了马脚”
  “是”夙命拱手行礼,又如来时那般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夜色里。
  
  
  江南临安,初雨未歇。
  浑身脏兮兮的小女孩躲在茶棚后面眼巴巴地望着前面不远处卖包子的铺子,偷偷咽着口水,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已经三天没吃饭了……
  小女孩四下瞅了瞅,街上人潮如织,没有人会去注意一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从前娘说过不能偷别人家的东西,可是……女孩子眼里泛起泪光,女儿真的好饿,也好想你。
  她想起那一夜的漫天火光,以及那双澈若寒星的眼眸,那人挥刀的姿势冷漠无情,她躲在帷幕后瑟瑟发抖,眼睁睁看着血溅三尺,外面火光冲天,桑家所有人都在炼狱中沉沦。
  本来只是小孩子玩闹躲进了帷幕里却成了救命的机会,桑榆捂着嘴巴哭泣,生怕一出声就会成为那人刀下亡魂,她虽然恨桑家逼死她娘却从未想过要让他们死的如此凄惨,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后她才从帷幕里缓缓爬出来。
  趟过满地血水,她摸到照顾她的乳娘跟前,乳娘双目圆睁,满面惊惧,死不瞑目,她哇地一声惊叫起来,泪流满面,爬起来飞奔出了桑家,也跑向她未知的命运。
  
  桑榆闭上眼不敢再想,那之后她几乎夜夜梦魇,又是一阵面香扑鼻而来,她咽了咽口水,当务之急还是先填饱肚子,这么想着人已飞奔过去抓起两个包子就跑。
  身后传来一阵呼喝,有桌椅板凳翻倒之声,小二反应过来急忙抄起棍棒追了上去,“哪来的小叫花子偷吃东西,看老子不打死你!”
  桑榆只顾拼命跑,嗓子眼里有血腥味弥漫上来,到底三天没吃过东西又哪里跑的过成年人,不多一会儿便被人打倒在地。
  她紧紧抱住头,摔倒在泥地里,死死抓住包子,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迎接众人的拳打脚踢棍棒交加。
  “打,给我往死里打,小小年纪不学好,长大了也是祸害!”
  小二骂着,又举起棍子狠狠往桑榆肋间打了几下,桑榆闷哼一声,嘴里的包子一下吐了出来,低低咳起来,泪水顺着脸颊悄无声息地流下。
  “住手,她的包子钱我付了”说话的是个清秀的少年,一身书生气,虽然布衣博冠但是满脸正直。
  小二这才住了手,接过少年递过来的铜板,哼哼了几声,“算你运气好,不然老子非打死你不可”说罢又往她身上啐了一口,“小叫花子!”
  少年温柔地扶起她,“你没事吧?”
  桑榆低着头不说话,手里仍然紧紧抓着剩下的那半个包子,少年看了看,从自己随身的包袱里拿出一个烧饼,面有涩意,“我只有这个了,你吃吧”
  桑榆实在是饿极了,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接过来大口大口地吞吃着,少年面有怜惜,“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桑榆楞了楞,随即摇头,“我没有家……家里人都不在了”
  少年摸了摸她的头,仔细端详着这个孩子,脏兮兮的脸上却有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眸,举止有礼被人打的时候也没有大哭大闹,想必以前也是家教极好的孩子,当今这世道啊……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我家家境并不富裕,母亲一直喜欢女儿,却无缘得之,你愿意跟着我回家吗?”
  桑榆眼眸一亮,随即又暗淡下来,“真的可以么……”
  少年点点头,“当然可以,君子以扶危救困为己任,更何况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若是日后你找到更好的去处,也可以离开”
  桑榆抬头看着这个苍白孱弱的少年,他的眉眼一片坦荡明朗,眼中有显而易见的关心而非这几日见多了的鄙夷不屑厌恶甚至算计。
  桑榆轻轻点了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慢热,不会一上来就写主角一见钟情你侬我侬,重要的是两个人一点一滴认识的心路历程,所以满地打滚求支持求鼓励求评论,每天和读者交流都好开心。。。今天暂时一更,因为比赛穿了一天汉服,腰都要勒断了!!!大冬天的宝宝要上床暖着码字多存点稿子了!么么哒,各位看文的小伙们晚安!
 
 
 
 
 
第2章 桑家有女初长成
元和十年,齐国盛京。
  乌云蔽月,夜色深重,这是京城最繁华的朱雀街,北巷红墙黛瓦,家家门前石狮子耀武扬威,所居皆是京城达官显贵。
  “嘎吱——”一声轻响,宁国侯府的后门悄悄打开,身着褚色短打的小厮探出头来四下瞅了瞅,见无人这才挥了挥手,身后出来四人抬着木板,上面用白布遮着。
  北巷地理位置极好,坐北朝南,护城河就在不远处潺潺流过,宁国侯府更好占据了其中最好的位置,后门不远处便是护城河,绿树成荫,鸟语花香。
  一行人抬着木板匆匆往河边赶去,褚衣短打的小厮跟在后面四下探查着,神色警惕。
  “这女子进府才三月,生的也是如花似玉,你说咱们这世子也忒不知怜香惜玉了,若是我……嘿嘿”
  白布揭开是个年轻的女子,只是面色惨白,颈间一圈淤痕,已是死去多时了。
  褚衣短打的小厮拍了说话人一巴掌,“少废话,世子的事是你们能言语的,还不快把人解决了,被人看见咱们几个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是是是,小的知错”那人止不住的点头哈腰,和几个人合力将女尸从板子上抬下来,都是年轻力壮的汉子,轻而易举地就将女尸抬到了河边,褚衣小厮看了看又捡起几块大石头用绳子捆扎好绑在女尸身上,几个人一扬手,溅起一阵水花,一条人命从此消失在世间,只发出一声闷响。
  此时天地间俱静,唯有宁国侯府灯火通明,宁国侯宁远年过半百,略微有些发福却仍然面庞白净,颌下长须不怒自威,自有一番雍容气度。
  此时他眉头紧锁,满脸怒气,一拳砸在手边的桌子上,桌上茶盏都跳了几跳。
  “都是你生的这个好儿子,不学无术也就罢了,还偏偏荒yín好色,这下可好,弄出人命来了,本侯明天就拿他去府衙认罪,免得人家找上门来戳我脊梁骨!”
  宁国侯夫人坐在下首抹泪,一听这话哭的更加厉害,“不就是死了个小妾么……也值得你动这么大的肝火……你要拿儿子去抵罪不如先要了我这条命!”
  宁远眉头跳了跳,更加怒不可遏,“都是你惯的!什么小妾,那也是良家女子三媒六聘抬进门来的,你的儿子是儿子别人家的就不是?若是让言官参本侯个治家不力,纵子行凶,本侯这官还做不做了?!我看咱们宁家迟早败在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身上!”
  参本侯一本还算小事,就怕五皇子一党大作文章,那才是真正的麻烦……宁远想到此,更加烦闷,皇上眼看着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太子与五皇子已势如水火,明争暗斗朝堂之上江湖之中斗的不可开交,这个节骨眼上可千万不能出什么问题啊……
  “侯爷,已经妥了”褚衣小厮进来,恭恭敬敬抱拳道。
  “可有人看见?”宁远压下怒气,揉了揉眉头。
  “天色昏暗,小人十分谨慎,四下查探过并无人看见”
  “那就好,你先下去吧”
  “是,侯爷”
  宁远这才稍稍有些放心,转头看见夫人还在抹泪,又是一阵烦躁,“这几日把你那个败家儿子给本侯看紧了,哪也不许去!”
  “是……侯爷,可是要不要再给泽儿纳一房小妾……”
  “住嘴!你看看京城现在还有哪家愿意把女儿嫁入侯府!”不提此事倒罢,提起此事他就怒从心来,自从翔儿成年后便先后娶了三次正妃,每一次都是半年左右便暴毙而亡,他还在奇怪究竟是怎么回事,直到有次无意中发现翔儿行那房中术时对人百般虐待,他才明白究竟为何,可怜他们母子二人合起伙来瞒了他那么久!
  “侯爷……泽儿已年过二十五了,咱们侯府一脉单传,妾身也是不想眼睁睁看着侯爷断了香火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