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浅至情深 作者:米闹闹

字体:[ ]

 
 
 
文案
浅:“她对世界有多凉薄,对我就有多温暖,我很多次想,此生多么幸运能遇见她,让我不平凡的人生淡如平凡,细水长流。”
 
秦子双:“对,就是这样。”
 
艾浅:……
 
 
一个情话力max的姐姐,想拥有不!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浅,秦子双 ┃ 配角:张舒容,潘妍西,张文彬,刘浩天 ┃ 其它:最萌年龄差
 
 
 
  第一章 初
 
  乌云拨开月色清冷,凉风习习撩动树影左右晃动。
  光洁的白色鹅卵石整齐地铺在地上,反射着月光。两旁是矮矮的小草,从地里长出还带着泥土香,初冬的天气似乎挂着一层水雾,等待黎明到来冻结成冰。
  艾浅一脚一步地踩着,双手置于灰白色的大衣口袋中,目光没有焦距地看着远方,心事重重地微微蹙眉,又仿佛思绪被堵塞,不自觉地呼了一口,那气从她的肺里出发,到空气里液化,一团白雾,不轻不重地飘散开来,远远望去,竟像是哀怨的一声长叹。
  “不冷吗?”
  不远处不咸不淡地突然飘来这么一句,声音很低,也打断了艾浅的想法。
  她转头朝声音的方向一看,秋千旁的藤椅上正坐着一个人,穿着洁白色的浴袍,双腿交叉放着,长长的头发披肩而放,兴许是澡后还未全干,发尾有些重地吊着。
  她的手边是一瓶酒,和她手里握着的高酒杯正好一对。
  艾浅回神,脱口便道:“子双。”这么一喊,才发觉自己的不礼貌,她硬生生又补了个:“姐。”
  那边恩了声也没太在意这些,倒是从头到脚将她瞧了眼。
  艾浅的房间和花园临近,一开窗户便可以迈出来,方才她也只是想着心事随意一走,屋里有暖气不觉得冷,她只穿了短衣短裤的睡衣套了件外头便出来,可被她这么一看,她才恍悟此刻自己不仅是光着脚,整条腿几乎都暴露在空气中,寒冷的风像是这一刻才吹起,嗖嗖地无缝不入钻进她的肌肤。
  艾浅在口袋中的手握紧,才发觉手心一阵冰凉,脚趾也不自觉地收缩,印在鹅卵石上,搁得微微疼。
  她回了句:“不冷。”
  身体像是要惩罚她的违心,话音刚落就打了个喷嚏。
  她吸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秦子双,只见她的目光已经移开看着远方,她顺着看过去,并没有见着什么特别之处。
  艾浅顿时觉得尴尬起来,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刚才她的那句也不知道到底是关心还是随口一问。
  不知打哪儿来的风从艾浅的身后吹来,她的小碎发因为这个原因飘到了脸上。
  她将手从袋中拿出来,捋了捋头发,也缓解了自己心里的气氛,看着不远处的人问:“今天怎么有空回家?”
  话说出口便觉得不对,她想抽自己。
  这儿是秦子双的家,而艾浅,只不过一个无住所的寄人篱下的孤独人而已,凭什么用那么主人的口吻说话。
  “我是说,你今天怎么会在家?”
  她说完咬住舌头,发觉这个问题并没有变得多么好。
  “想回来就回来了。”秦子双低低回答,唇靠着杯口缓缓小酌,偏头看了艾浅一眼,她双手握在一块头低着,腿因为冷有些发白,甚至微微颤抖,看着她局促的样子摇了摇头,说:“进屋去吧。”
  艾浅像是大赦了一般,有些轻快的语气恩了声,立马转身,可才迈出一步又回头,心里拧了一番还是开口:“子双姐,你也回屋吧,外面怪冷的。”
  -----
  秦子双犹豫了一番还是站了起来,而后便看到了艾浅脸上的欣喜,像是被肯定的孩子,她心里嘲讽,接着见她走向了花园的玻璃门。
  秦子双此前是看到艾浅从窗户上跨出来的,但或许是觉得不自在,不敢原路返回。
  所以她眼睁睁地看着她踩着步子,轻快地,撞上了玻璃门。
  “砰”的一声巨响,她都觉得再多那么一分力,玻璃便会应声而碎。
  艾浅没有回头,扶着门晕了一阵,又立马拉下门把开了门走了进去,也因为这个变故,本离她有点距离的秦子双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两人距离不超过一米。
  接着她听到后方发来的一声嘲笑,“真蠢。”
  艾浅咬住下唇瘪嘴,反手将门关上,朝着房间目不转移地走去,可到半途中她还是停了下来,硬着头皮转身。
  秦子双收拾完酒杯和酒正走出来,不免和她的目光相碰,接着错开,余光见她有些扭捏的样子顿了顿,偏头问:“什么事?”
  艾浅像是受了鼓舞,不自觉地一只脚微微上前,伸出一根手指说:“明天学校开家长会,我妈她……”她停在这儿,绕了个弯道:“老师说,一定要见我家长,所以子双姐,你要是有空的话,能不能……”
  艾浅一点越说越没有底气,看到秦子双微微蹙眉更是没勇气说下去,可还是抱着希望站着,即使这个希望很浅,但她还是咬牙抱着。
  秦子双听后嗤笑一声,反问:“你觉得我很闲?”
  艾浅抿嘴,不敢看她,心里打鼓。
  她怎么会闲,明明一个女流之辈,事情比男人多不算,连职位都似乎要高出很多。
  她才大艾浅7岁而已,就已经一身成就,年纪轻轻常春藤毕业,回国直接进了合资外企公司WL,高管就职,一年内的出差时间要比她学习时间还长。
  “不是,我是说……”
  艾浅的话还没说完,秦子双不耐烦的口气打断了她。
  “麻烦。”
  艾浅退后一步,搓着手中的睡衣布料,小声道:“我只是问问,你如果没空的话……”
  秦子双再次打断她,而此刻她的手已经到了房间门把,漫不经心道:“什么时间?”
  艾浅怔,立马笑着回答:“明天下午三点。”
  “砰。”
  随之的是她的关门声,大声地甚至让艾浅怀疑她到底说的时间听进去了没有。
  重新回到床上的艾浅拿起床边的闹钟看了一眼,已经是凌晨一点。
  自从一个月前住到这个屋子,就经常失眠,或者噩梦,她不是认床的人,但却无法在这个环境下睡着。
  也许是太清冷了,也许是其他,但这个屋子给她的压迫感一直存在,就像是秦子双这个人,整个屋子透出的气息就是灰暗的冷色调,一旦静下来便能可怕地将人无形窒息以致身亡。
  艾浅在想,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成为这么一丝不苟的一个人,仿佛没有漏洞,没有弱点。
  想着困意渐渐袭上心头,她不再精神,抱着家里带来的小熊便睡着了。
  ------
  日头正旺,却没有一丝温暖的迹象,秋天过后,树木掉落了大半叶子,原本的簇拥显得有些苍凉,风吹过甚至能从缝隙里看到凄楚感。
  艾浅站在校门口有些焦急,背着书包东张西望。
  按理来说,若是她分析得对,昨晚那段糟糕的对话,结果是秦子双答应了才是,而她也相信她是个守信的人。
  可现在已经是两点五十了,没有她的一点影子。
  艾浅没有她的任何联系方式,有些无能为力。
  她左右走了几圈,终于在分针落到52分时,一辆车进入了她的视线。
  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也多,她也没见过秦子双车的样子,可她就是觉得,这迎面而来的一定是她,就像她觉得昨晚她开口,她就一定能答应一般。
  艾浅笑,真是自以为是的感觉。
  前方驶来的车其实一点也不特别,她不懂车,但却能看出高贵的气息。
  终究是被她猜对了,黑色的车后门打开,接着便看到了秦子双,或许是刚从公司过来,一身黑西衣白衬衫,马尾高高扎起,气场强得让艾浅有两秒的质疑。
  她双手拉着书包袋子,小步上前语气有些催促,指着手表道:“子双姐,快迟到了。”
  每个月的周五下午,高三的课程都会空出一节课来开家长会,面上说是和家长们沟通孩子的情况,可实际就是一场告状会。
  艾浅的家长已经缺席了一整个学期,所以高三下的第一次家长会前,班主任特意找了她,让她的家长务必今天要到,有什么比孩子的学习成长更重要的。
  开家长会时,学生可以在现场,也可以不在,但大多数学生选择逃亡,因为他们不会傻到让班主任和自己的父母轮番批评。
  艾浅不同,她是一定要在的。
  她一点也不指望秦子双能在这儿认真听了什么,说是家长会,艾浅自己才是自己的家长,请她帮忙,无非走个过场。
  果然现在她坐在身边,就已经是心不在焉地拿着手机,虚靠着墙。艾浅偷瞄了一眼,横竖曲线她看不懂,想必是工作相关的东西。
  她瘪嘴趴着闭上眼,突然听到了班主任在上头说到她的名字。
  艾浅正襟危坐。
  “艾浅同学,家长呢?”
  艾浅立马站了起来,指了指身边的秦子双。
  班主任抬头看了几眼,有些疑惑但还是让她坐下,一字一字道:“你的毛病有点多,家长会结束了面谈。”
  艾浅心里咯噔,立马坐了下来,微微偏头看了眼身边的人,她的大拇指正在手机上滑动,接着又跳出了一个页面,她点开。
  艾浅心想要不要将老师刚才说的话告诉她,却听她问:“还有多久结束?”
  她估算了一番,“大概15分钟。”
  秦子双淡淡恩一声,没有抬头,手里还在动作,不走心问:“面谈要多久?”
  面谈这种事艾浅没有经验,只好瞎说了个数字:“二十分钟吧。”
  秦子双听后不回话,突然霍地站了起来,险些将艾浅吓得往后仰。幸好这是在最后一桌的角落,没让人注意。
  接着她便看到秦子双拿着手机从后门走了出去。
  她打了个电话,虽然声音很低,但艾浅大概能听到一些内容。
  “推迟半小时。”
  “麻烦的小孩,没办法。”
  “不要紧的事,你们再确定一下方案。”
  艾浅吞吞口水,觉得十分难熬。
 
  第二章 家长
 
  A市中学专门设有一栋房子,圆柱形的正坐落在学校中央,为十中的标志性建筑,也是提供老师们办公的用处,共六层。
  二楼是高三的办公处,因为地势低,临楼挨得比较近,正面又有两颗大树,所以一日之内,就只有正午的几小时才能晒着太阳,平时都开着灯,可仍旧是黑压压阴森森的,倒是和高三的气氛相衬,让人喘不过气来。
  艾浅背着书包正站在二楼班主任处的门口,像是罚站的孩子一般靠着墙。
  她搓搓手,顺便活动活动脚,站的太久已经有些麻木。
  看了眼手表,秦子双已然进去有四十分钟了,而她焦急的不是自己情况多糟糕能让老师说了这么多话,而是这么长的时间已经超出了秦子双的预算范围。
  她会不会生气?
  肯定会的吧。
  想到她说自己麻烦的那个口气的冷冷的表情,艾浅不禁打了个寒颤。
  “还是要好好管教的,作为家长不能因为忙就放任不管……”
  门突然被打开,班主任赵老师熟悉的语气响起,听着像是责备,但却轻缓了许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