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阴缘结 作者:桑鲤(上)

字体:[ ]

 
文案
简而言之,这是段关于悲催女主被豪取强夺逼着嫁入裴家,结果男方婚前死翘翘,又连蒙带骗结了场阴亲,最后没想到却阴差阳错嫁给了一个恶毒女鬼,还被对方寻上门算账的心酸经历。
 
 
天呐,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牡丹亭》里有云:“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若说这生死由天,爱恨却是由人。阴阳不能相绝,唯情亘久相传。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恐怖 阴差阳错 宅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结蔓/纪西舞 ┃ 配角: ┃ 其它:人鬼恋
 
 
第1章 今日不宜出行
 
    春日繁花似锦,绿荫成片。苏州城的河边,零星有几只画舫轻摇,摇曳在一池碧波里,吱呀轻响。岸边茶楼里,不时传来评弹的弦琶声,夹在在吴侬软语中,唱得人心驰荡漾。被昨晚的雨润泽得格外平滑的青石板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细语声伴随在朗朗笑声里,呈现出一片祥和景象。
 
    正是午后,微醺日光铺陈而下,在一片绿意里闪烁。端的是一幅生活闲适之画。
 
    却不幸有人,无奈被老天遗忘了眷顾,倒霉得担下十全九美里的那份不完美。
 
    自医馆匆匆踏步而回的叶结蔓,当被面前突然杀出的两个小厮拦下时,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她第五次生出念头怀疑,今日出门前是不是忘记看黄历,实则不宜出行。
 
    事实上,叶结蔓自晨时出门后右眼皮便一直跳个不停。先是走了没多久,被一旁玩耍的小孩砸中了石头,后来又被路过的马车溅脏了裙袂,到了平大夫的医馆,不曾想平大夫有事外出,刚好闭了门。叶结蔓无法,只得绕远路换了家医馆,药钱却比平大夫收的贵了好几钱。抓好药转身时正巧又撞上了风风火火赶来的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险些跌倒在地上。虽及时扶住了门,却还是扭伤了脚。叶结蔓不舍将钱花在自己身上,咬着牙忍着痛,趔趄着脚步一瘸一拐地准备回去。没想到如今眼看再拐过两个街口就要到家,最后还碰上了这档子事。
 
    叶结蔓在心里飞快地祈祷了下,抬起头来,见自己身前两个小厮都颇为年轻,衣着质地比自己好上不知多少,看起来像是富贵人家的下人,体态也有些微胖,显然吃得不错。她略一踟蹰,语气温婉地开了口道:“两位是……?”
 
    不过今日叶结蔓想来运道也是不好,佛祖自然没能听到她的祈求,只见其中一个稍胖的小厮指了指街旁的酒楼,神色间透着一股子傲慢:“我家少爷想请姑娘赏光一见。”
 
    叶结蔓听了小厮的话,沉了一半的心彻底到了底。她暗暗咬了咬唇,面有难色道:“这……今日实在不便。昨日夜雨一场,我娘染了些风寒。这不,我还赶着回家照料我娘呢,真是对不住你家少爷。”说着,举了举手里的药包示意。
 
    对方显然并不在意叶结蔓的话,随意扫了一眼药包,兀自催促道:“不过是风寒而已,一时半会也出不了什么事。快些,别让我家少爷等急了。”
 
    “我……”
 
    叶结蔓话还未完,另一个小厮已经面有不耐地伸手来推,同时压低了声音打断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家少爷是城西的裴家小公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懂么?”
 
    叶结蔓闻言,本还想向旁人呼救,喉咙里的话一时哽在那里,心底焦急起来,暗忖也不知那裴家公子不在城西好好呆着,怎的跑来了城北?这里的街坊多是些普通百姓,哪里惹得起裴家。
 
    两个小厮可不管她想些什么,半警告半推搡着,叶结蔓还是被人带到了酒楼,直接往二楼走去。
 
    叶结蔓脚伤未好,疼得额际起了层薄汗,心里却惆怅起来。裴家她自然是听说过的,几代都是商人,在苏州城里头做胭脂生意,胭脂坊开遍整个苏州城,家财万贯,名声极大,做出的胭脂也备受小姐夫人们喜爱。这平日里八竿子打不到的人,今日竟让她给撞见了,不是倒霉又是什么?
 
    思忖间,叶结蔓已经被带着到了楼上雅间。小厮脚也不顿,伸手推门而入,口中禀报道:“少爷,人给您带上来了。”
 
    叶结蔓微皱着眉,透过敞开的门扉,抬头去看这个平日只能在零星流言里听闻到的裴家少爷。
 
    身前不远处的男子坐在桌前,身形极瘦,一身华丽锦衣显得有些空荡,脸色透露出几分病弱的虚白,看在叶结蔓眼里,像极了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富贵少爷。只见对方听到声音,回过头来,正对上叶结蔓的目光,随即便露出一个看不出意味的笑容:“姑娘请进。”
 
    声音沉哑,听来倒是有几分礼貌。
 
    叶结蔓抿了抿唇,站在门口一时并没有动作。身旁的小厮见了,眉目一沉,低声呵斥道:“少爷唤你过去呢!”
 
    “诶,莫对姑娘无礼,别让人家看了笑话。”男子摆了摆手,又朝叶结蔓抱了抱拳,“在下裴尧旭,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叶结蔓并未回答裴尧旭的问题,只斟酌着应道:“不知裴少爷唤我来所为何事?家中娘亲还等着我取药回去,耽搁不得。”
 
    裴尧旭闻言,低头扫了一眼叶结蔓手里的药,脸上露出恍然的神色:“令堂竟病了么?”
 
    “嗯。”叶结蔓连忙点头,为难道,“今日实在不便,能不能……”
 
    “无碍。”裴尧旭却打断了叶结蔓的话,笑着摇了摇头,“我只占用姑娘一点时间,说完就走,如何?”
 
    叶结蔓闻言,知今日避不过,心里担忧娘亲伤病,只得硬着头皮颔首应了。
 
    “姑娘过来说。”裴尧旭指了指身边座位。
 
    叶结蔓见状,还是拖着趔趄的脚步走过去坐了下来。裴尧旭显然也发现了对方腿脚的不便,出口问道:“姑娘受了伤?”
 
    “只是路上扭了脚,没什么大碍。”叶结蔓不想拖延时间,直接道,“我与裴少爷素未蒙面,不知找我过来想说什么事?”
 
    裴尧旭却不急着应答,只噙着笑道:“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叶结蔓。”叶结蔓犹豫了下,还是轻声应了。
 
    “叶结蔓么……”裴尧旭显然十分满意叶结蔓的名字,低声重复了遍,方笑了笑,赞道,“好名字。不知叶姑娘可有婚嫁?”
 
    听到这个问题,叶结蔓不由脸色微变,半晌,才强装镇定道:“裴公子问这个是何意?”
 
    “我方才在这里喝酒,无意瞧见叶姑娘,心里着实欢喜。若叶姑娘尚未婚嫁,在下便斗胆去向令尊令堂上门求个亲事。”裴尧旭说这些的时候,脸上笑意不褪。
 
    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叶结蔓却是瞬间褪尽唇色,半晌才勉强挤出一丝笑来:“裴公子说笑了。你我不过初见,谈婚嫁未免太过……”
 
    “花开堪折直须折,不是么?”裴尧旭眉毛一挑,平添了几分风流,“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得了缘自然要抓紧。像叶姑娘这般漂亮的人,在下可不多见。娶回去必定羡煞他人。”
 
    “可是裴公子甚至还不了解我……”
 
    “不急,有的是时间。”裴尧旭目光在叶结蔓脸上转了一圈,意味深长道,“我很满意叶姑娘的容貌。”
 
    叶结蔓心里一惊,下意识站起了身,出声想要拒绝:“对不起,裴公子。我知裴家家大业大,实在配不上你……”
 
    “我知今日有些唐突,叶姑娘觉得难以接受也是正常。”裴尧旭缓了声音道,“三日后我会派人去叶姑娘家里提亲,这段时间叶姑娘也好对婚事有个心理准备,如何?”
 
    叶结蔓只觉此事荒唐至极,直觉想要摇头,对方却已经淡淡落了话语:“叶姑娘何时应了,何时再回去罢。”
 
    虽然眼前男子笑容不变,但是叶结蔓也看出了对方的意思。她若不同意,便不用想离开这里了。思及家中娘亲的病,叶结蔓心里焦虑一点点攀上来,一时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就这样僵持着站在那里,也顾不得自己的脚痛。这事情当真来得措手不及,让她没有一点准备,甚至连对方为何想要娶她都不明白。而且以裴家这样的身份,怎么会同意裴少爷娶门不当户不对的自己?想到这,叶结蔓才稍稍宽了心,打算暂时先应了,回头再想办法。
 
    见叶结蔓终于点了头,裴尧旭笑得愈发畅快,心满意足地朝门口的小厮吩咐道:“阿则,你送叶姑娘回去,记得,莫要怠慢未来的少奶奶。”
 
    两个小厮显然也没料到事情转变得这般快,呆了呆,被唤作阿则的才点头应了:“是,少爷。”
 
    见状,叶结蔓连忙道:“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需要的。”裴尧旭话语虽轻,却并不容置疑。
 
    恍恍惚惚里,叶结蔓也不知如何回到的家。她并没有急于将此事告诉爹娘,服侍娘亲用了药躺下,便一个人回了屋子里呆坐起来。说实话,叶结蔓并不是太信裴尧旭说的那些话。裴家是什么人?就算自己有几分姿色,身为裴家少爷,见多识广,身边莺莺燕燕不乏其数,要说把她抢回去都比娶回去来得可能性高。
 
    无论怎么想,这件事就像一个玩笑般让人难以相信。顾及娘亲的病,叶结蔓不想让她操心,打算等她病好些再告知。怎料一连几天,娘的病都是好好坏坏,虚弱得只能吃些粥食。叶结蔓的爹是附近的私塾先生,白日忙着给人教书,便只能让女儿帮着照料。叶结蔓一忙,到后来索性将这桩事给忘了。这么一拖,不小心就拖到了三日后。
 
    三日后,竟然当真迎来了来自裴家浩浩荡荡的提亲队伍。彼时只有叶结蔓和她娘在家,看到陆陆续续被放下的彩礼时,皆有些傻眼。不容她们拒绝,彩礼已经在门口放了一大片。
 
    之后的事,已经不由叶结蔓控制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