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此曲只应人间有 作者:林船

字体:[ ]

 
 
文案
那腔执念在说:“不择手段攻尽这天下,她才不会再次离开。”
 
初衷是为了美人誓要颠覆江山,为何最后连她也成了利欲的棋子?
 
 
那份畏惧也讲:“一点也不可惜千年的道行,恨的是不知如何才能留给你最美的那个我。”
 
或许是报应,魅惑妖娆一世,待真的去爱,竟然也开始担心人老珠黄但见旧人老。
 
那点任性又吵:“平日最恨朝三暮四,如何也不要做那负心薄幸郎!”
 
但最后还是日久生情拒绝不了那份靠近,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天作之合 前世今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南辞,宋期雪 ┃ 配角:剪簟,烟铃,锦瑟 ┃ 其它:妖怪哪里跑
 
==================
 
☆、引  其一
 
  人间才有的爱情,应该是个很罪恶的东西。
  至少在君南辞看来,不是什么有益身心的好追求。
  比如说她费了好大力气才驯服的龙王,此刻正跪在她面前,因为一个凡人,请求她的惩罚。
  之前也不是没有听过那些牛郎织女嫦娥奔月梁祝西厢的传说,不过那都是美好的。
  可是她这个五大三粗,肌肉发达,四肢简单的徒儿竟然也会犯错那就不可以理解了。
  才闭关了三千年的功夫,共工就跑来跟她告状说,
  有人因为祈福做了蠢事,把未成年的美貌姑娘往龙王司管的那片海域里送。,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崇高理想龙王不惜违背了三界规则扒去了龙鳞,把一个阳寿本尽的祭祀品起死回生了。
  姑娘回了家,却被当作妖魔,在村子里留不下去,再次投了江。
  后来的事情大家也应该可以猜到。
  龙王再次救了姑娘,姑娘从此也缠上了龙王。
  姑娘几度没有淹死,龙王却陷入了爱河。
  人类不可以在水下呼吸,龙宫却建在水下。
  俩人的爱巢建在河岸边,因为姑娘喜欢,龙王把小花园拾掇地世外桃源一般。
  后来有一天,不知道谁路过了这里,吸引了好多游人。
  屠龙的,讨伐的,许愿的...乱七八糟的事情越来越多。
  姑娘家故乡的村民认出了姑娘,眼红她过上了好日子。把事情传地越来越玄乎。
  凡人的寿命是短暂的,甜蜜之中的姑娘总想给龙王留下点什么,于是默默做了一个决定......
  诞下龙子的那一年,违背了自然规律,果不其然遭遇了天谴。
  姑娘难产而死,龙王怒极生悲,天地变色,火山爆发,水流倒转。
  ====================
  君南辞手里抱着那颗五彩琉璃蛋,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没想到你长得那么丑,也能生出这么漂亮的东西。虽是没机会见那姑娘,不过肯定比你好看了太多。”
  沧桑的龙王眼睛里都布满了血丝,无力反驳她的奚落。
  自古以来龙凤方能呈祥,为了强大的后代,龙族在天人的见证下与凤凰缔结合约,才不至于绝迹。
  所以对于天人来说,繁衍后代才是正事,龙族一声不吭地毁了婚约,凰族那边告状告到天庭。
  龙王不惜撞破关口唤出了师傅撑腰。
  “我虽极力保你,但那边还是审判你万界轮回,生生世世与那姑娘不得善终。”君南辞摊开金箔,
  龙王的眼底却重新燃起了光:“我还能再见到她么?!”
  那束光让君南辞百思不得其解,但依旧点了点头:“可都是悲剧呢...比如说这一世,重逢时她已是太后,而你是太监,...天呐,这什么鬼,还有你投胎成猪,她却是嫁不出去的屠夫女的.....”
  托孤的龙王就这样被贬下了凡尘开始了无尽的轮回......
  比料想中的早,
  才三日,宋期雪就破壳了。
  小小的身子软乎乎的,举在手里好像就要融化了般。
  “乖哦...”她想去摸摸她的小脸蛋,摸到鼻子的时候,啼哭不止的婴儿含住了她修长如玉的食指。
  温热的,潮湿的,柔软的小嘴巴,还有轻盈的舌尖,紧紧地包裹住她才能没入半个指节的指尖,吞吐着,吮吸着。
  把那当作降世后唯一的慰藉。
  终于不再躁动了,这成了婴幼儿时期宋期雪的“天然奶嘴”。
  =====================
  二分之一的天人血统,导致许多事情跟人类一样,需要学习。
  君南辞手把手教会了宋期雪写字,说话,走路。
  宋期雪总能将这些发挥到极致,写的字行云流水不比君南辞横七竖八,说话的声音含蓄隽永不比君南辞大大咧咧,走路脚下生风不比君南辞站坐随意。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君南辞开始教宋期雪法术。
  她依旧有着惊人的模仿能力,令君南辞咋舌的速度进步着。
  再后来,宋期雪又稍微长大了一点,让君南辞烦恼的事情来了——泉境里没有合适的衣服给她穿。
  同一件衣服,先是当作包被,能把宋期雪整个包裹住,再反折。
  到后来,当作裙子穿。
  袖子拖叠着飘来飘去显得很松垮。
  君南辞细心地替她挽起来,宋期雪一垂手,又掉了下来。
  这样没有办法啊,谁让君南辞心不灵手不巧。
  但宋期雪乖乖的,也似乎很蛮穿着打了几码的衣服晃来晃去。
  在视线里晃多了,君南辞却发现,已经不能如当初一样专心修炼了。
  总是会追随那个茁壮成长的影子。
  看她捉蜻蜓不慎跌倒在花丛满脸泥土,看她坐在河边涤足延伸到大腿根部的下摆,看她择草药抢到发出细微的咳嗽声,看她安静地发呆自己也跟着发呆......
  有天,替宋期雪洗完澡。
  晶莹的水珠顺着她堪称完美的青丝落下,君南辞耐心替她用布巾擦净了,再裹上大衣。
  发现,已经到了膝盖。
  胸部有了些微的起伏,昔日的婴儿肥褪去,透着水汽的肌肤白里透红,那是造物者不吝创作的珍贵宝物。
  君南辞不知怎得有些不自在,摸了摸宋期雪湿答答的头发道:“期雪,以后要学会自己洗澡了哦!”
  没有说出口的是,要跟我一起洗也不是没有关系的喔。
  寡言的宋期雪睫毛上还沾着露,敛着星眸忽然调皮地问她:“要是学不会呢?”
  君南辞蹲下来与她平视,面带微笑地说道:“期雪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学不会?”
  “哦...”宋期雪没有预想中的期待,反而有些遗憾地答了一句。
  “嗯!”君南辞开心地扫了扫她的小脑袋,才打算离开,宋期雪却揪住了她的小指不肯放,“讷讷,今天可以不去修炼么?”
  天真的表情让人不忍心拒绝,君南辞只留给她一个侧脸很耐心地摇头:“不可以哦,不修练的话凤凰追过来,我就保护不了你了。”
  “凤凰...是谁?”在这个杳无人烟的地方出生成长,宋期雪还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两个人呢。
  “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君南辞望天,目光有些潋滟,“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栖。。”
  宋期雪打断了这番绵延的回忆,扣住了成年人的手指,自己都不明白在跟什么较劲:“那是期雪漂亮还是凤凰漂亮呢?”
  她想问的好像不是这句话,而君南辞听她这么问却忍俊不禁,手掌撑着膝盖屈膝下蹲与她平视:“小孩子只能说【可爱】,大人才能用【漂亮】来形容呢!”
  ——既然如此,就让我快快长大吧!
  从那天起,这个想法根深蒂固在宋期雪心里驻扎生根发芽...
  可惜还没等到宋期雪长大的那天,追债的人就已经踩着祥云奔赴。
  君南辞折断了笔尖,背在身后的右手再握成拳:“期雪,过来。”
  宋期雪从砚台边起身,带起一波花瓣雨,听见难得主动叫她的君南辞说:“这个人就是之前跟你说过的凤凰。”
  金黄的发髻,火红的锦衣,磅礴的佩饰,确实跟之前说的一样,漂亮地逼人的气场,宋期雪往君南辞背后缩了缩,躲闪着有些惧怕,那人一出口就是与外表大相径庭的恶毒:“她就是龙王跟那个凡人剩下的孽种?”
  “孩子是无辜的...”君南辞咬唇,“期雪还不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情绪,所以...”
  “她遗传了龙族控制气候的异能?”凤凰探究着看着宋期雪,笑地很邪恶,“那就是说,加以修炼她还是可以成为天人的咯。”
  君南辞把宋期雪往身后又推了推:“等她长大会有自己的选择...”
  “这孩子是龙族唯一的血脉!还有的她自己选?”凤凰咬牙切齿,“你当初拒绝我的时候不是义正言辞么?何时又变得这样心慈手软了?!”
  没有商量的余地,凤凰的柳眉拧在一起:“劝你不要再多管闲事了,我只是带她回去给族人一个交代。向你保证,在她成人之前,不会动她。”
  照君南辞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她虽然浮夸,不过说话还是算话的。
  而且现如今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保险起见,你还是得与我签订契约...”
  “君南辞...”凤凰变得有些多愁善感起来,“你何时连我都信不过了......”
  隐藏起被触动的思绪,君南辞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凤凰用了点力气,宋期雪作为依托拽着的绵薄衣裳就只剩下一小块碎片,那朵粉红就这样猝不及防抢走了她融化的纯白飞远了......
  时至今日,回忆起当日的场景,君南辞都总觉得满世界雾霾。
  =============================================
  那个红色的女人一点也不温柔,肆无忌惮地闯入只有两个人的世界,但是夺走了她,总比夺走了她好。
  宋期雪细嫩的手腕被抓地生疼,就这样被扔在了海面上。
  凤凰走近她,挑衅般挑起她的下巴,不知道是夸赞还是讽刺:“是个美人胚子。怪不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君南辞,都被你迷地不惜与我作对。”
  刻意地别开脸,躲避这份轻薄,宋期雪换成了蹲坐的姿势,细弱的声音里带一点委屈:“反正到最后,她还不是把我放开...”
  “这就是君南辞。”宋期雪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正中了靶心,凤凰回忆起往事,很有默契地露出了似曾相识的潋滟表情,“一旦她决定要放弃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转眼又是几千年过去,宋期雪长成了人,可是这个过程里再也没有君南辞。
  已经长出了【漂亮】的范畴,简直是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绝美】。
  可恶的是,这人美到所到之处艳惊万座扰乱修道人的思绪却还不自知。
  最动人的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总能明亮地穿透面前人,投映着你样子的瞳孔里装的满满都是对另一个人的思念。
  那件当年穿过来的白衣此时已经破旧不堪别在房屋琉璃衣柜中间,与现在身上这件纯洁无垢的俩个颜色那般。
  宋期雪修长的手指恍惚碰到上面,靠在门边刚巧看见这一幕的凤凰嗤笑了一声:“看来你也没有多特别呢,或许说我果真没猜错,君南辞还是想明白了天人的规则,觉得还是把你留给我传宗接代比较省事。”
  虽然也不是没有这样想过,但宋期雪依然因为这直白的陈述而停下了游走的手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