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离安冢梦 作者:十三世子

字体:[ ]

 
 
文案
今生,来世,我寻找你。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安,虚冢 ┃ 配角:奕鸿筠 ┃ 其它:寻找,鬼魍
==================
 
  ☆、轮回
 
  我死了。
  这是莫安睁开眼后所想到的第一句话。
  时间飞快流逝,不知已过了多久,莫安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奈何桥边,看着一个个失了肉体的灵魂不愿抑或开心的饮下孟婆汤,接着走过轮回之路的奈何桥。
  忘川河畔,生长着一大片一大片的暗月幽兰,在无光的地下,洒落一地幽幽蓝光,诡秘而又静逸。
  莫安身旁,是一块有半人高的椭圆形棱石,只是这块石头上刻满了大大小小的名字,数条红线,细细的绑在上面。
  这是三生石。
  传说,将两人的名字刻在上面,来世就可以成为夫妻,永生永世不再分离。
  莫安心动,曾也想过将自己的名字与她的名字一同刻上,却不曾料到,两人的名字早已突兀的烙在三生石上,没错,不是刻上的,而是烙上的,颜色红艳,似烧灼的火焰。
  莫安不懂,不懂是何人所为,亦不知烙上,又有何寓意。
  “这两个名字,一开始就是存在的。”莫安耳畔突然响起一个苍老且干涩的声音。
  莫安疑惑地扭头去看,但见一枯瘦老人,拄着一根灰色人骨拐杖,上面还嵌了一颗死人头骨,正颤颤巍巍的立在她身后。
  这老人莫安认得,她在这里一直等待,每天都能看到这位枯瘦的老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给走向轮回的亡灵盛一碗乌黑的汤。
  不用想也知道,汤,是孟婆汤,而这位老人,必定是孟婆。
  “是么?”莫安伸出右手,轻轻摩挲着三生石上那四个鲜红的烙印,所触之地,皆是一片冰凉,没有突兀的刻痕,也没有刺手的摩擦之感。莫安有些失神,心中的某个地方猛然一恸。
  “等的那个人,是你的爱人吧!”
  莫安点点头,眼神飘忽,透着些许哀伤。
  “她,是我的爱人!”
  “孩子,莫要忘了,这是地府。她若阳寿未尽,恐怕你要等到魂飞魄散。”孟婆好心提醒,这种情况她看得多了,总有一些执着的亡魂不愿投胎转世,只为等待她心心念念的爱人,世上专情才子挺多,可无情浪子亦不少,魂飞魄散的等待,换来的却是那人理所应当的负心。
  失了情,失了念想,失了时间。
  就此化作执念,游荡于忘川河畔。
  莫安突然轻笑一声,只是这笑声中包含了太多苦涩,忘川河水静静流淌,像一面巨大无比的黑色镜子。
  “她……不是人类。”
  这句话只有短短的四个字,殊不知莫安用了多大勇气,才将它从口中幽幽吐出。
  她不是人类,所以她不必等到魂飞魄散。
  孟婆微微愣了一下,随即释然一笑,人类和其他的物种相爱,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为何而死,为何而亡?”似病非病,似故非故。
  莫安怅然远望着隐在黑暗中的地府入口,那里不时有一两个小鬼走出,暗红白纸灯笼洒下一片象征死亡的光,衬出只有地府才有的诡异和阴森。
  这里永远不会有生气。
  “为情而死,为情而亡。”莫安顿了顿,接着缓缓而道:“我们的情为世间所不容,这是我的罪过,无需她承担些什么。因她而死,为她而死,值得。”
  孟婆无奈的摇摇头,世间的情她不懂,她也不想懂,看多了因情而走向轮回的魂魄,只道情堪比堕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轮回之苦。
  “你若轮回,还需饮下一碗孟婆汤,忘却前世的记忆,忘却前世的情。这样才可,重新开始。”
  莫安苦笑,但目光坚定,道:“我们的生命已渗入对方的灵魂,哪怕我忘掉了,我也可以顺着自己的内心,重新塑造有她的记忆。”
  “就如同这三生石上所烙,我们的累世情缘,不都已上天注定了么。”生生世世纠缠在一起,又怎是说忘就能忘掉的。
  孟婆笑笑,深深看了莫安一眼,佝偻着背,无奈离去。走开几步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的顿住脚下的步伐,沉声道:“你还剩一天的时间,一天一过,你便失去了轮回重生的机会,十年之后,你就会魂飞魄散,与世间再无瓜葛。”
  她要等。
  她要继续等。
  都已经等了一年了不是么!
  哪怕就此失去了轮回的机会,她也要等,哪怕要等到魂飞魄散,她还要等。
  她不信,她会让她再等十年。
  她会来的,也许不是现在。
  莫安依旧孤坐在三生石旁,墨色双眸中被一片片幽幽蓝光染满了执念,无人再来打扰她,也无疑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因为像她这样的魂,多的数不清。
  有的魂已呈半透明状态,恐怕离魂飞魄散之时不远了,相比于他们而言,她是幸运的,因为,她会来。
  此时,奈何桥边出现一阵骚动,莫安只是略转了一下身子,一个枯瘦佝偻的身影映入眼帘。
  孟婆面前是一对牵着手的恋人,不,是恋魂,脚下是白瓷碎片,乌黑的汤汁洒了一地,缓缓滴入桥下的忘川河中。
  后面发生的什么莫安不再关心,她只是为这对魂魄感到惋惜,此事一出,他们必定无法再轮回重生,也许,这样就会随了他们的愿,牵手到魂飞魄散。
  这样的结局,无非是最悲哀的,他们失去了永生永世在一起的机会,这也证明,他们的爱未融入对方的骨髓,他们对自己的感情和记忆没有信心。他们惧怕下一世的寻找,因为,他们不会有对方爱的指引。
  这是为对方无畏的牺牲,亦是无谓的牺牲。
  莫安不会这样,因为那人说过,我融于你的身体,保护你,在心中,寻找你。
  她为她失了命,可她的鲜血融在她的身体中,那人,正好好活着。
  在地府之中,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凭靠着感觉,莫安知道,最后一天快要过去了。
  她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容,笑得很开心,很开心。大片的暗月幽兰仿佛是在应和她的笑容一般,洒下的蓝光更盛。
  莫安感觉到,她,正匆匆向她赶来。
  白纸灯笼透出的光映出一个修长的身影,被黑暗包裹着,可是那双烧灼的双瞳仿佛是燃烧的火焰在肆謔着,张狂着。
  不难看出,里面透出的愤怒和急躁。
  终于等到了她,可莫安,却退缩了。
  见到她就好,见到了,就离开吧!
  莫安悄然起身,借着墨色的掩护,快速向桥边移去。
  “她来了?”
  “来了。”
  “不和她说些什么吗?”
  莫安幽幽轻叹一声:“还是,不需要了吧!”
  不需要说些什么吧!
  她怕自己见到她后,再也不想离开。
  孟婆俯身为她盛了一碗乌黑的汤汁,递给她。
  莫安接过,犹豫的看着,迟迟没有喝下。
  “喝了吧,喝了它,你便可以重新来过。”
  莫安深吸一口气,缓缓转身,那抹熟悉的身影已消失不见,莫安有些慌张的四处张望着,想多看她几眼,可那人就像不曾来过,一丝气息都察觉不到。
  莫安将瓷碗递于唇边,苍白的双唇微微张着,乌黑的汤汁就要倾入口中。
  “啪。”
  莫安被突然伸出来的手吓得陡然一惊,手中的瓷碗被毫无预兆的拍碎,汤汁洒了一身。
  “莫安,你……”身后的声音颤抖着,却怎么也掩不住主人本身的愤怒。
  熟悉到骨子里的声音,莫安身体猛然顿住,心脏仿佛跳漏了半拍,呼吸一滞。
  缓缓转过身去,莫安的眼眶已泛了红。
  等了一年的恋人此时正完好无损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面前,莫安还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那双烧灼的双瞳,深深刺痛了莫安的心。
  “虚……冢……”
  莫安的声音颤抖着,有些微弱,期待却又带着慌张。
  女子的赤色双瞳定定看着首部低垂的莫安,眼睛红的能滴出血来,双拳紧握,却又因愤怒而不断抖动。
  莫安承受着自头顶上传来的巨大压力,虽已相思入骨,可还是缺少面对她的勇气。
  “抬起头来。”不知过了多久,虚冢兀自轻叹一声,强硬的命令着。
  莫安听话的抬起头,双眸如星辰般在黑暗中明亮的闪烁着,却又似在刻意的逃避着。
  虚冢怅然,就是这双干净纯洁的眼眸轻易地俘获了自己的心,又使自己在其中迅速沉沦。当一个人融入自己的血肉中后,又竭尽全力奋力分离开来,这是一种怎样刻骨铭心的痛,心和躯体被生生撕裂,使人都有了求死的渴望。
  可是,她不能,她的身体里,流着她的血。
  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了吗?!
  莫安,你走了,徒留我一人,空守余生,又有何意义!
  没有你,于我而言,时时刻刻都是煎熬。
  虚冢内心的情感毫无保留的暴露在莫安眼前,夹杂的痛苦像一根尖针,深深刺痛了莫安的心。
  可是,她怎么不为自己想一想呢?她走了,于自己而言,又何尝不是时时刻刻都是煎熬。
  更何况,自己还是人类!
  “莫安,为什么……”虚冢失去了刚才的强硬,语气软了下来,双瞳也渐渐恢复了正常的黑色。明知道理由,可还是想让那人亲口说出来。
  虚冢定定锁着那双清澈的眼眸,晶亮的墨色中,泛起了一层蒙蒙雾气。
  “虚冢,你有没有替我想过?”莫安几乎是哭喊出来,埋藏在心中的苦衷瞬间爆发。
  虚冢那张绝色容颜明显一怔。
  “你死了,我该怎么办?别忘了,你是鬼魍,而我是人类。我死了,我还可以轮回转世,你若死了,我去哪里寻你?”不可名状的恐惧将莫安埋没,双臂无力的垂下,眼泪也不争气的滴到冰冷的地面上。这一句话像是花光了莫安的全身力气。
  “莫安……”虚冢看着在自己面前无声落泪的人儿,喃喃一声,声音缥缈虚无,像来自遥远的天外,充满了对恋人的眷恋和歉疚。
  莫安无助的样子犹如一把利剑,划碎了虚冢的心。
  “对不起,莫安。”虚冢轻搂过莫安,莫安顺势将头靠在虚冢令人心安的肩膀上。虚冢感受到怀中冰冷的魂魄在轻微的颤抖,一股怜惜的痛楚涌上心头,手臂的力道不由得增加了几分,想要把这份单薄揉进自己温暖的身体里。
  虚冢腾出右臂在空中虚晃出一弯弧线,张开右掌,一枚通体透明的椭圆形玉佩静静躺在其中,散发着微微寒光。
  虚冢仔细的为莫安戴好,这时的玉,却发生了令人惊讶的变化。
  寒玉里面,凭空多了一滴似血朱砂,红的妖艳。而玉的形状,也渐渐化成了一只小巧逼真的鸟的形状。
  虚冢轻笑道:“莫安,凤玉还你,务必要好生戴着,切不可再次随便摘下。凰玉,我也会好生保留着,等着它们重生。”说着,虚冢从怀中拿出一枚一模一样的玉,只是凤凰所朝的方向却是完全相反的。
  虚冢在莫安苦涩的目光中将两枚玉毫无缝隙的紧密贴合在一起,里面的朱砂像活了一般,延伸出多条红色丝线,在玉里四处游走着,又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两声清晰的鸣叫声从玉中发出,两片赤焰般的残影飞腾而出,消散于空中,却留下淡淡微红。
  最终,两枚玉中的红线在残影的指引下彼此绕在一起,仿若一同生长,一同消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