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不想被女主炮灰! 作者:共饮否

字体:[ ]

 
  常规女主女配
 
  大概有许多长得漂亮的女孩子都会对另外一个出现在她们生命中的好看女孩有一点嫌弃,苏然就是这样,所以她平时对林伊从来没什么好话,虽然说林伊也不太爱搭理她,但是她就觉得是林伊在处处针对她,小事比如她们穿的衣服撞花纹了、买的笔是同一款,大事比如她没交作业被林伊报给老师了、上课被提问时林伊不告诉她答案是什么。
  其实苏然也不是一开始就看林伊不顺眼的,这种故事的开端一般都是因为主角一是主角二生命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而从来没入过苏然眼的林伊真正开始被苏然关注上正是因为这悲催的头衔。
  苏然自家母上有个年幼时的好友,二人失去联系多年,在今年一次苏妈妈心血来潮去参加苏然家长会时恰巧碰见,以前一向是苏爸爸去参加家长会,苏妈妈从来不管这事儿,这一次苏妈妈的抽风就导致了苏妈妈和林妈妈两人久别相遇,在谈论了这十几年来两人各自的生命历程之后理所当然地聊起了后代,毕竟自己的人生没法再精彩辉煌,对于下一代的寄托总归是很多的。苏妈妈一直以女儿的机灵漂亮骄傲,毕竟苏然很给她省心,成绩也不是很烂好歹还是中等,然而在幼时好友女儿的对比下就不是那么可爱了,看着林妈妈手机上那个长相讨喜的女孩子,听着林妈妈说着林伊有多么的乖巧有多么的好,苏妈妈十几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宝贝女儿不是那么满意了。
  苏然那天晚上都在苏妈妈的“恨铁不成钢,别人家女儿为什么那么棒”的碎碎念中度过,导致她做了一整夜的噩梦,梦里还反复的回响着一句话,在她醒来后完全不记得那句话是什么,也不记得噩梦的内容,但她还是觉得整个人生都似乎灰暗了一点点。
  苏然没吃早饭就出门了,到了教室看着那个坐姿端正一脸正经的学霸,肚子刚好咕噜了一声,于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刁民为何要害朕?掏出手机给她同桌发了条短信让她来上课的路上给自己带个包子,正准备收起手机,想想自己还在长身体,于是又加了一句:“我要一个芝麻馅的一个豆沙包,记得给我买豆浆啊”
  没一会收到了:“^(*?(oo)?)^”
  苏然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等着她的同桌谢榭带着早餐来拯救她空虚的胃,还有她需要吐槽一下她昨晚莫名其妙被折磨一晚上的事,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端端正正坐在位置上看着面前摊开的书本的林伊,心里默念了一句“总有刁民要害朕”便回头继续趴在桌上装死了。
 
  女主女配冲突
 
  苏然吃着同桌谢榭带来的早餐,总算是恢复了一点活力,谢榭看着苏然慢条斯理地吃一口包子喝一口豆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不是坚信妈妈牌早餐是最棒的么,今天是怎么回事?”谢榭是真的很好奇为什么今天苏然让她帮忙带早餐。
  “谢榭,谢谢你的江湖救急。我妈昨晚来给我开家长会了。”苏然吃完最后一口才开口回答。
  “不叫谢榭会死?!你妈妈给你开家长会了,然后呢?”谢榭很不喜欢朋友连名带姓地叫她,这样会让她感觉她生活在所有人都会对她充满感激的世界中。
  “难得我妈觉醒了身为人母的意识,结果第一次给我开家长会就遇上了她失散多年的姐妹,然后姐妹的女儿是个全能妹砸,再然后我就被念叨了一晚上,别提有多恶心了,我害怕会继续昨晚的悲剧,连早餐都没吃就火速滚来学校了。”苏然的白眼翻到快要看不见黑眼仁了。
  “我还以为你妈妈终于发现你胸无大志脑袋空空像傻瓜了,决定不要你再生个算了”谢榭相当的幸灾乐祸。
  两个人声音低低的说着,苏然忽然想起来她没有告诉谢榭,这个罪魁祸首的刁民是谁。“谢榭啊~你和林伊这个刁民关系好吗?”
  “我天天在你眼皮底下,和她关系好不好,你会不知道?”
  “说的也是吼”
  谢榭已经懒得吐槽苏然了,毕竟人艰不拆嘛,就不要让她知道她自己有多蠢了。
  后面的林伊看着前面的她们叽里呱啦不知道说着些什么,有些无奈的轻轻摇了一下头,站了起来走到苏然的旁边,轻轻地敲了一下桌子开口:“作业。”
  苏然心里忽然冒出了点火气来:“你怎么一天到晚就知道收我作业,烦不烦啊,班上那么多人你怎么不去收,偏要天天追在我屁股后面要作业!”
  苏然说的有些激动,声音也有点大,周围的几个同学听到了都往她们两个这边看,眼角撇到这些的苏然更心烦了,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才觉得好受点。
  “别人很自觉。”
  林伊一开口苏然忍不住又想炸毛了,什么叫别人会自觉,有时候她也很自觉的好伐,但是每次还没交这个人就在催啊催的,大写的神烦。
  眼看着苏然又要炸毛了,谢榭赶紧拉了一下苏然的手,示意她别激动,“我会督促她写完作业交给你的,你先收别人的呗?”
  林伊点了点头,就走向了自己的位置,在走出两步时稍微回了一下头似乎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谢榭拉着苏然手腕的手,班上的同学看到林伊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纷纷走了过来交作业,生怕担上不自觉的罪名。
  苏然嘤嘤嘤了两声,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她现在好嫌弃林伊这个人,接过谢榭递过来的作业就开始奋笔疾书,所幸作业并不多,没三分钟就抄完了,谢榭坐在靠里面的位置不方便出去,不用想也知道苏然不会去交作业,就把两个人的作业递给了后桌让他帮忙传给林伊。
  似乎是数学老师势必会秃顶,她们班上的数学老师也是个地中海男人,苏然看着讲台上的男人忽然觉得有点困了,正在这时候谢榭忽然问了一声:“平时也没见你生过气啊,今儿这是咋了?”
  “林伊就是那个要害朕的刁民啊。”苏然凑过去回答谢榭。
  “难怪了,你这跟吃了炸药似的,你最近看的什么小说,刁民来刁民去的,还朕呢,我表示小S冷漠脸。”谢榭往苏然的方向凑了凑,同时降低了声音。
  “微博刷多了而已”苏然觉得谢榭声音有点小,不禁又靠向了谢榭。
  “谢榭!苏然!你们两个凑在一起给对方抓虱子呢还是怎么着!”伴随着数学老师暴怒声音的还有他把手里的直角三角形工具拍在了讲台上发出的巨大声响。
  所有人都被这突然的声音吓了一大跳,随即下意识地都看向了被指名的两个人,苏然和谢榭被那声怒吼吓懵了,还保持着凑得很近的姿势来不及分开就被全班人看了个正着,全班哄堂大笑,笑声似乎有些要停的趋势时不知道谁小声说了一句“谢谢苏然”,笑声又开始大起来,数学老师看笑声一时半会停不下来,数学老师的脸仿佛又黑了几分。
  最后一节课时苏然学乖了,给谢榭递了张纸条,约她去散散步吃烧烤然后再回家,谢榭画了个颜文字笑脸,看到她看见了就把小纸条揉起来放进了抽屉。
  苏然和谢榭吃完烧烤,心满意足的回家,走到门口就听到家里传出的笑声,她打开门第一眼就看到了笑得有点腼腆的林伊,顿时小S的白眼在她心里刷屏了,什么鬼啊妈妈这个人为什么会在我们家啊我不想看到她了啊为什么会这么阴魂不散谁来告诉她!!
  “阿姨好”苏然很自觉地跟林妈妈打了招呼
  “好好好,诶呀这就是你女儿啊,长得真好看”林妈妈看向了苏妈妈,苏妈妈连忙摆摆手表示这是你不舍得嫌弃啦,你们家林伊才是真好看呢,我们家这小崽子一点都比不上你家林伊,然后又回头问苏然今晚为什么回来得这么晚。
  苏然正想回答她,结果林伊就开口了:“她和谢榭去吃烧烤了,谢榭是苏然的同桌阿姨你知道吧?”
  苏妈妈闻言就想说苏然两句,苏然也来不及细想林伊为什么会知道她去吃烧烤了,潜意识认为林伊是看到她和谢榭了,她又生怕她妈妈把她贬的一无是处,忍不住地说她要回房间看书了。
  “那你带小伊去你房间玩吧。”苏妈妈说了一句让苏然感觉五雷轰顶的话,让她和林伊这个刁民在同一空间里独处是想让她发疯吗。
  苏然的房间内,苏然反锁了门,转身看着林伊很是郁闷,她连她的椅子都不想给这个人坐啊,想了想她让林伊站着别动,打开门出去拿了把椅子进来,她把椅子放在林伊面前:“你坐这个。”
  林伊看着放在她面前的椅子,心里不太舒服,但还是坐了下去;苏然看她坐下了,又出来拿了两瓶饮料进来,锁了门递了一瓶给林伊,林伊淡淡的说了一声谢谢。
  苏然很是郁闷,这个人为什么对着她总是一张死人脸,明明刚刚在外面的时候笑得跟像花一样灿烂,心里一阵阵不爽。
 
  按照常规发展着
 
  苏然对着林伊翻了个白眼让她自便,就坐在椅子上掏出手机开始刷微博,低头刷微博刷的非常开心的她一时没注意到她避之不及的林伊正看着她,看完一个朋友艾特她的有趣小视频笑得前俯后仰的她终于感受到了林伊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
  “你蛇精病啊一直看着我干嘛?”苏然真的觉得林伊这个人全身上下写着’我很怪’三个大字,而且还是从头写到脚的那种。
  林伊没有说话,依然看着她,苏然猛地冒起一身鸡皮疙瘩,正要骂林伊变态时,林伊却移开了视线,往苏然的书架走。苏然很喜欢看书,当然喜欢的不会是教科书,而是一些课外书,中外皆有,苏爸爸苏妈妈还挺支持了,孩子喜欢看书是好事,干脆给她买了个书架放在她的房间,因此苏然书架上的书还是挺可观的。
  林伊站在书架前伸手就要拿下一本书,苏然赶紧站起来冲过去拍下了她的手,因为太着急那一下拍的力气挺大的,啪的一声过后苏然意识到自己的力气,连声对林伊道歉,苏然看着林伊手上被她拍的地方迅速变红,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抬起头看到林伊疼得眼眶都红了,苏然顿时满心满眼都是愧疚。
  “对不起啊,我不喜欢别人没洗手就碰我的东西,我心里会很不舒服,所以刚刚有点着急,真的对不起啊!”苏然赶紧接着道歉,解释清楚,毕竟这次确实是她的错,她打林伊的手心也有点火辣辣,足见她那一下的力道有多重。
  林伊依然沉默着,把被拍红了的手伸到了苏然的面前,一双干净清澈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苏然,苏然被看得很不好意思,加上是她有错在先,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抓上了林伊的手,轻轻揉着林伊的红透了的手背,还低头呼了一口气。
  林伊在苏然对着她的手背呼气的时候脸就稍微红了,温暖的气息过后是带着点潮湿的凉凉的,林伊忽然反手抓住了苏然握着她的手,苏然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你别跟我妈告状啊!”苏然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出了这句幼稚的话,又不是小孩子,告什么状啊,苏然说完就感到一阵尴尬。
  “你再吹口气我就不跟阿姨说”林伊心底觉得很好笑,这人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吗,和小朋友闹矛盾就找家长,即使如此她还是顺着苏然的话说了。
  苏然听到她的话时脸上的表情仿佛是吞了只苍蝇一样的难看,即使如此她还是拉过了林伊的手举到自己面前低下头又吹了口气,大拇指顺势在还红着的地方摩挲了几下。
  “喏可以了吧?”苏然觉得自己耳朵热热的。
  “嗯。”林伊点了点头,抽回了自己的手。
  “那就好”苏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林伊坐回了苏然搬给她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苏然,苏然被她看得很是莫名其妙,感觉更尴尬了,她现在无比希望坐在那里的人是谢榭,这样她根本不会这么压抑,最起码两个人可以打闹说笑。良久她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她想抽自己的话,“要不你去洗个手回来看书?”
  林伊自然不会知道苏然在想什么,但她还真点了点头出去洗手了。
  林伊洗完手回到苏然的房间,举起还湿着的手向苏然表示她洗干净手了,苏然也没想到她真会去洗手,此时看着她举起的手又想起了刚刚自己抓着她的手,感觉自己尴尬到快窒息了,脑海里出现了咆哮教主的“我快窒息了”表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