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之女主非主角+番外 作者:妖玄殿

字体:[ ]

 
    文案
    传说猫有九条命,当猫养到九年后它就会长出一条尾巴,每九年长一条,一直会长九条,当有了九条的猫过了九年就会化成人形,这时猫才是真正有了九条命,在中国也叫九命猫妖。猫妖位于鸟山石燕《百鬼夜行》之前篇阴之卷,是相当具有灵气的邪妖,也是在民间被认为最接近与现实的妖怪。
    我爱罗说“我可以杀死任何人,却不愿与她动手。”
    鸣人说“我曾经羡慕别的孩子有完整的家庭,也曾羡慕他们有疼爱自己的父母,可是我最羡慕我爱罗,因为同样是人柱力,他却有这世界上最完美的姐姐。”
    鼬说“我佩服她,因为她可以为了所爱付出一切,我也鄙视她,因为她为了所爱背叛了国家。”
    前世,她是修炼成精的九命猫妖,因为得罪了一个小心眼的神仙,被送入火影的世界,成为了四代风影的长女,从此开启了漫长的弟控道路。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落 ┃ 配角:雏田,我爱罗,木叶十二小强… ┃ 其它:猫妖
 
    ☆、序章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根据剧情需要对原剧情做细微调整,考究党勿扰,谢谢木叶40年,第三次忍界大战爆发。
    木叶43年,三代目风影失踪,四代目风影罗砂上位,此时罗砂夫人加流罗怀有身孕。九月四代目风影前往前线,同年十一月,加流罗生下一女,取名安落。
    正值战争年间,三代目风影刚刚失踪,砂忍村形势紧迫,忍者们纷纷前往前线,加流罗因怀有身孕被留在村内,安落就是在这个情形下出生的。
    忍者秘传记载,安落,女,四代目风影之长女,继承了父亲的红发和母亲的蓝眸。
    安落出生一个星期之后,第一次睁开了眼睛,蓝色的双眸清澈见底,小小的一团被裹在婴儿床内。安落看向站在窗边的母亲,血缘的羁绊在体内缓缓流动。
    安落是只猫,准确的说她的上一世是一只猫,一只修炼成妖的猫,传说中,猫有九命,安落修炼千年化为人形,却不想无意间得罪了一个神,从此流浪人间,最后还是被那个神抓住,送入了这个世界。
    安落是个猫妖,一只修炼成人的猫妖,流浪人间多年,虽然听说过自己现在所在的世界,却也仅仅是听说过,她对自己所在处境丝毫不了解,除了现在在她面前的母亲。
    母亲这个词,对于安落来说非常陌生,她出生时是一只纯种的白猫,从出生起就一直被人饲养,后来无意间结识了主人家院子里的桃花妖,走上了妖修一路,安落从来都没见过自己的母亲,更别说父亲。
    “啊啦”安落的思绪被一道温柔的声音打断,她看着逐渐向自己靠近的加流罗,心底流动着不知名的情绪。
    加流罗走到婴儿床边,将安落抱了起来,拉开自己的衣襟轻声说道“小安落是不是饿了,来喝点奶吧。”
    安落看着自己面前被放大的白皙肌肤,心底似乎流动着暖暖的感觉,她缓缓的将自己的小手按在上面,嘴里充斥的有些微甜的奶水。
    安落是个猫妖,不是人类,活了一千多岁她对前世没有太多的眷恋,野兽的本能让她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世界,也慢慢的开始接受自己的母亲。
    无论是忍者的身份或是猫妖的身份都让安落的身体快速的生长着,以至于当第三年加流罗生下第二个女儿手鞠的时候,安落已经趴在比自己高上一头的婴儿床边,看着里面小小的手鞠。
    小手鞠刚刚被喂了奶,现在正睡得安详,安落摇着自己的衣袖,稳稳的坐在婴儿床边。
    加流罗挽着罗砂的手臂走过来,对身边的丈夫和弟弟笑着说道“看来小安落很喜欢手鞠呢,你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安落酱会是一个很好的姐姐呢。”
    安落看见三人走了进来,不慌不忙的从婴儿床上跳了下来,轻声唤道“父亲,母亲,舅舅。”
    罗砂看着安落幼小的身体做出不符合年纪的成熟,眉头微微皱了皱,因为正是战争年代,罗砂很少在家,聚少离多让他和安落之间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距离感,他甚至能感觉到,面前这个看似乖巧的女儿,对他这个父亲有着很严重的排斥感。
    尽管如此,这并没有影响安落的舅舅夜叉丸对自己的外甥女的喜爱,他笑呵呵的从背包里拿出一套崭新的衣服,弯腰递给安落说道“小安落,看舅舅给你带回来了什么,一套新的衣服哦。”
    白色,是在砂忍村很少出现的颜色,因为常年风沙影响,砂忍村的居民一般都是穿深色衣服,偏偏安落却喜欢白色衣服,夜叉丸从前线赶回来,还不忘给安落带一身新衣,可见夜叉丸对安落的喜爱程度。
    
    ☆、第一章 我爱罗出生
    
    木叶46年,勘九郎出生,安落三岁。
    木叶47年,神无昆战役爆发,经过砂忍村上层秘密会议,千代使用附身术让守鹤附身尚在加流罗肚内的第四个婴儿,沙忍村培育一尾人柱力。
    木叶48年,桔梗山战役爆发,风之国大名因为战败议和以后,大幅度缩减村子的投资,转而将任务交给木叶,迫使沙忍村走上精英化培育道路。
    一月十九日,加流罗在之前秘密的送入医院,安落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自己的母亲,野兽的直觉让她感到非常不安。
    这一夜,安落照顾好睡下的手鞠和勘九郎,独自一个人走到了屋外。今夜真的异常的安静,天空中挂着一轮圆月,无云遮挡,那泛着淡蓝色月光的圆盘,似乎静静的俯视着大地,将一切美好与污秽都看在眼底。
    安落吐了口气,再过一段日子,她就可以凝聚猫妖之魂,到时候就可以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在这个动荡的世界,实力才是一切的来源。
    安落在外面静静的站了一会儿,转身准备回房间休息,忽然间,心底传来了一丝波动,安落唰的转过身,目光看向村子的最高处,眼底闪过一道不可置信“母亲!?”
    砂忍村的医疗室内,医疗忍者小心翼翼的托着仅比成年的手大一点的婴儿,缓缓走到站在一旁的红发男子身边,罗砂看着自己的第四个孩子,目光闪烁不定“真小,这样一个早产儿真的没问题吗?”
    “没有办法了”站在罗砂对面的是一位上了岁数的老婆婆,她看着这个刚出生的孩子,声音沙哑带着不可质疑的语气“这已经是第四个,好不容易找到了最合适的人选,小心的把他抚养长大吧。”
    听了她的话,罗砂抿了抿唇,却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自己长女安落冷静的目光,他不忍再看向医疗忍者手中的孩子,快步走到加流罗身边,弯腰轻声问道“你怎么样了,加流罗。”
    加流罗努力的呼吸着空气,冲着罗砂温柔的摇了摇头,撑着虚弱的声音急切的说道“让我看看孩子的脸。”
    医疗忍者连忙将孩子送到了加流罗的枕边,加流罗急切的目光在触及枕边小小的孩子的瞬间温和下来,她的脸上带着说不出的疼惜,有什么晶莹的液体在眼角闪烁。
    加流罗伸手护着婴儿,仿佛是面对一件珍稀的易碎品,动作万分小心“这孩子,真小。”
    加流罗的语气中带些感叹和不易察觉的遗憾,强撑着笑道“比起小安落他们,这孩子出生的时候真是小太多了。”
    医疗忍者犹豫了一下,在罗砂耳边说道“加流罗大人的心率在降低。”
    闻言,罗砂的动作一僵,转身抓住对方的衣领,急切的说道“还不赶快想办法,快救她!”
    似乎没有听到罗砂的声音,加流罗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得沉重,她看着手心里的小儿子,呢喃道“我会一直保护你,我,爱,罗。”
    “母亲!”
    咚!医疗室的房门被人撞开,让里面的人下意识转头看过去,就见安落和夜叉丸出现在医疗室门口,身后正有两名忍者匆忙赶来。
    “安落小姐!”追赶而来的两名忍者喘着粗气赶到安落身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里面的医疗忍者忽然惊呼一声“加流罗大人!”
    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安落怔怔的站在门口,目光盯着床上的加流罗,整个人仿佛是被石化的雕塑一动不动,她看着身边的舅舅忽然哭着扑到母亲身上,一直不苟言笑的父亲居然流下两行清泪,医疗室内的医疗忍者们慌手慌脚的做着最后的努力。
    加流罗死了,那个笑得明媚的女人,一直都温柔似水的女人,那个疼爱她的母亲死了。
    安落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的破碎声,她有些不敢置信的向后退了一步,她是猫妖,所有人都说,妖是不懂人类的情感的,可是谁能告诉她,那种从灵魂深处传来的痛楚是什么。
    “呃啊…”安落一把按住自己的嘴,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那里冒出来,灵魂深处传来一阵灼热,安落痛苦的弯下来身子。
    “安落小姐!”追来的忍者看到安落这副模样,忍不住开口询问,安落一把推开身边的人冲了出去。
    所有人都以为安落是受不了母亲的去世而逃离,事实上,只有安落自己知道,她的妖魂——觉醒了。
    安落一路冲出村子,速度之快让村子里的任何忍者都没能阻拦,从丧妻之痛中回过神来的四代目风影得到安落离开村子的消息,连忙派人寻找,却不想安落失踪了整整三天。
    安落再一次出现在罗砂面前的时候,罗砂和村子里的长老们正在开会,会议的内容正是如何处置作为人柱力的婴儿,而正是这个时候,会议室所有的窗户被强风吹得哐哐作响,下一秒,安落便出现在会议室之内。
    “安落?”罗砂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出现的女儿,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他最看不懂的孩子,失踪三天之后,安落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却让罗砂感觉到更加的陌生。
    四岁的安落静静在站在会议室中,她穿着那件夜叉丸送她的白色新装,在这漫天风沙的砂忍村,衣服上却没有一丝污迹。
    所有人都被安落的忽然出现打断了思绪,门外的守卫没有一丝动静,他们实在想象不到安落是如何出现在会议室内的。
    正在大家都被忽然出现的安落震惊住的时候,安落忽然缓缓抬起了右手,只见一缕金黄色的沙子从她的袖子里流出,缓缓爬向一旁婴儿床内的婴儿。
    “砂,砂金!”众人再次被这一幕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一个五岁的女童,还没有接受查克拉的提炼训练,却已经拥有了父亲控制砂金的能力。
    安落小心翼翼的用砂金将婴儿床内的婴儿托到自己身边,她伸手看着这个睡得不安稳的婴儿,目光宛如加流罗一般温柔,她忽然开口问道“舅舅,这个孩子取名了吗?”
    忽然被点到,夜叉丸莫名的打了个冷战,他连忙回道“取了,叫我爱罗。”
    我爱罗,我爱罗,安落将这个名字在嘴里反复的念叨了几遍,她抬头扫视了一圈在座的所有人,眼中的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安落!”罗砂终于回过神,提起了作为父亲和风影的威严,训斥道“谁让你闯进这里的,无礼!”
    安落仿佛没有听到罗砂的声音,她抬手轻轻安抚着我爱罗,感受着我爱罗体内的另一个生命体,安落的声音在会议室内冷冰冰的响起“你们,将守鹤放进了他的体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