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北辰传/北辰傳[GL] 作者:暴君·汜

字体:[ ]

 
文案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相传,最终殊途的情人泪,会浊成一股怨,跨越轮回,成为后世记忆里的一份缺,凝结成无法抹灭的痣颜。而化解的唯一方法也随着传说者的殒落而失传久已……
 
你若想问,我是如何得知的,这一切嘛就说来话长咯……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胡小汜 ┃ 配角:唐?,紫衣,洛可,田心 ┃ 其它: 
 
 
 
  第001章
 
  楔子
  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相传,最终殊途的情人泪,会浊成一股怨,跨越轮回,成为后世记忆里的一份缺,凝结成无法抹灭的痣颜。而化解的唯一方法也随着传说者的殒落而失传久已……
  你若想问,我是如何得知的,这一切嘛就说来话长咯……
  第001章
  申城第九人民医院皮肤科的治疗室内,气氛因着对话而紧张起来。
  “医生,你一定要替我把这些痣给去掉啊!”在治疗室的病床上,胡小汜坚定又苦涩地说道,“我这么多年来一直被人嘲笑……今天……今天我终于可以做个正常人了!”只见她越说越激动,似乎自己的容貌让她受尽了人间苦楚一般。
  皮肤科的医生到是不温不火的回道,“你别激动,尽量放松,你这样的色素痣祛掉也是会留疤坑的。”
  胡小汜沉吟了一会儿说,“有坑总比有痣强!”说完便故作镇定吸了口气,“来吧!”
  医生看躺在病床上的胡小汜一动不动,身体僵硬得很,温和地说道,“尽量放松。”说完就要开始动手。
  结果胡小汜又是一个颤抖,说道,“医生,到底会留多深的坑啊?”
  “哎,你这人啊……刚才都告诉你了。”医生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说,“我做医生那么多年,第一次见你这样的病人,刚才说了会有几毫米的疤坑,你自己想清楚了!”说完不忘看看墙上的叫号屏幕。
  “我做我做。”终于下定决心的胡小汜不再言语地闭上了眼睛。
  医生也不再迟疑,迅速打完麻药针后就拿起激光设备开始为胡小汜去痣。说起来这个病人也挺有意思,脸上居然长了不多不少七颗色素痣,每一颗的大小位置还都不太一样,偏偏整个连起来又像是,像是北斗七星。噗,也难为她了,长了这么逗逼的几颗星星在脸上,也确实是不容易啊!好吧,看我将你妙手回春……
  良久。
  “好了,你记住了不能碰水啊,按照处方上的医嘱用药!那边是我的微信号,有事可以微信我。你这么特殊的病例,一定要给我们看下恢复后的效果。”
  “谢谢医生。”与刚才的絮叨不同,此刻胡小汜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没有了刚才的活力,她起身拎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治疗室。只留下刚才的医生一个人在室内凌乱,“这人真是,完全判若两人……”顿了顿,叫号器又开始叫号了。
  走廊上,胡小汜行尸走肉般地来到了药房取药,取完药又继续僵尸般站在医院门口打车回家。申城第九人民医院,是业内以整容整形著称的三甲医院,此刻门口的人是络绎不绝……
  好不容易上了车,胡小汜才暗自叹息起来,一、二、三、四、五、六、七,除了爹妈也只有你们跟了我那么久!整整二十四年不离不弃啊,如今一下子祛掉了你们,还真心舍不得!哎!除了爹妈以外,还会有人像你们这般陪伴着我二十四年吗?她苦笑了一下,沉沉窝在了出租车后座里。
  也许是因为过度紧张,到家后的胡小汜疲惫不堪的上床补眠。一夜无梦却又怎么样都不能入睡,很是辛苦,直到天空泛白才失去了意识。不知睡了多久,胡小汜浑身无力,恍惚间,她觉得自己好像是生病了。虽说为了做这手术请了五天的年假,可以不上班,可是爸妈出去短途旅游了,家中也只有她一人,若是病了可就非常麻烦了!她想到这里就头疼不已,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因为颜值低又长了北斗七星一样的痣,平时没少招同事同学们的嫌弃,身边几乎没有朋友,要是这时候自己病了,除了父母一时间也找不到任何人来照顾自己,也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想想小时候,自己不也是拿着一本书在看,不为博览群书,只为排解没有朋友的内心孤苦……又想到了那七颗痣,想着想着便又睡去……
  这一次,她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梦。
  她梦到自己的身体,不,她看到了自己从身体里脱离,然后随着一阵清风飘过了天花板,飞到了窗外的空地上,飘拂得太过用力,目眩神驰让她闭上了眼睛,但依然能感觉到自己在飘,在旋转。偷眼一瞄看到的却是一股光怪陆离的景象,无法形容,又不敢再看,胸口一阵恶心,仿佛就要失去意识一般,意识?等等,意识不都存在于人清醒的时候吗?自己不是在做梦吗?怎么又会在梦里失去意识?还未来得及得到答案,她就失去了最后一丝清醒……
 
  第002章
 
  南北朝康正元年五月十三,南皇冼嘉登基大宝,定国号康正,寓意民众康健,朝廷公正。拜太子太傅李洪儒为国师,开启国学恩衍天下读书人。举袁成杰为丞相,清正天听恩惠天下为官者。授权李显扬为三军元帅,恩泽本朝尚武者。属国北帝辰光也派使臣前来朝拜恭贺吾皇冼嘉万岁。一时之间,南朝政治清明,民众祥和,一派太平景象。南皇遂又大赦天下,除十大不赦之罪皆可轻减。
  南国庆州衙门的牢房门外,放出了一波波鸡鸣狗盗的轻罪犯人。人群中不合时宜的走出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引得周围的人犯一阵骚动。
  “嘿,小子,年纪这么小还作女干犯科啊?!哈哈哈哈!”牢头不客气地鄙夷道,“下次别再犯了!”说完他身后的一众牢官也是一齐大声哄笑。
  而少年只是默默忍受着嘲笑,低着头快速走出了牢房大门。他心中感慨,不就是偷了个包子嘛!喵勒个咪的!面对突如其来的自由阳光,少年激动地抬头看了看天,因着阳光强烈的视觉冲击,他的脚步有些虚浮不稳,晕眩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全身,一个踉跄,跌坐在了这牢头胡同口。
  只见此人十三四岁的模样,面黄肌瘦,身材虽不矮小,但却弓肩缩背异常猥琐,不是胡小汜又是何人!只是容貌上却不见了标志性的北斗七星痣。说起来,胡小汜也是一阵疑惑,自己明明躺在了二十一世纪的床上睡着美容养颜觉,却怎么突然出现在这不明不白的地方?而且还平白无故地减了十岁,也不知道是喜是悲!刚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是在做梦,可是每一丝呼吸心跳都那么真实,她掐遍全身上下都是钻心的疼痛,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她这并不是梦!
  可是,这里到底是哪里?她醒来时发现自己穿着叫花子的衣服,浑身脏臭,来到井边打水梳洗,一时之间就傻眼了!这面黄肌瘦性别不明的人是自己?好像是自己。可这细胳膊细腿没发育没胸的人是谁?好像也是自己……这似曾相似的身影倒是像足了自己十三四岁时候的样子,只是脸上的北斗七星痣呢?嗷,是自己刚祛掉了。不对,自己是几天前在二十一世纪的申城医院祛掉的,怎么现在自己又变成了这个模样?丝毫不见任何去痣留下的痕迹,反而就像是自己本就该是如此一般?
  当时她就懵?了,怎么想也想不通,想回到原来的墙角却又找不回去原来的路。街道上来来回回却是古代的场景和人,不是横店影视城?她在街道上转悠了半天,听沿街的商铺传颂着帝王的功德才知道这块神州大地的统治者是南皇冼嘉,现在是康正元年。
  终于死心了,这是一场恶俗的穿越!而且自己是最低配置的穿越!尼玛,自己既不是朝堂上的公主也不是富人家的千金,更不是良民家的少女,只是穿成了一个无亲无故无身份无地位的四无小叫花。穿越剧根本就是骗人的!穿越剧还我命来!
  漫无目的的她来到了不知名的包子铺,闻着香味她就饿了,掏遍全身,也没发现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得离开。饿了几天后,她终于忍不住把手伸向了包子铺的蒸笼,结果嘛就被送进衙门,审办后送进了大牢。虽然里面的伙食很差,但是却能吃上饭,结果天不遂人愿,又被新皇登基给大赦了出来。
  说起来身为异界吃货,光想着吃饱却也不想想失去的是自由啊!也罢也罢,先活下来,再找机会回家!黑洞神马的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打开的。既来之则安之,她努力爬起身来,却又被一阵劲风给撞倒在地。前脚刚走一个猥琐的身影,后脚又紧跟着一个高大健硕的汉子。两次撞击让她几乎抓狂了!
  “走路不长眼啊!”胡小汜暗骂一句无奈地看着自己血红的膝盖叹息。咦?这,这是?古代的荷包!是钱包?哟西,天助我也!自己终于苦尽甘来了!于是眼明手快地将躺在自己身旁的锦绣荷包一把揣进了自己的怀里,弓起身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走到拐角处,仅容得下两人通过的地方,又被一个锦衣少女拦住了去路,因着两人都走在路中间。说是拦路,倒不如说是两人都不由自主地往着同一边方向让对方通过,结果几次下来也就变相成了互相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此时的胡小汜正巴不得赶紧带着满当当的荷包离开,所以有些焦躁起来,还未开口说话,对方却恶语先至。“好狗不挡道!你快给本姑娘让开!”
  “你,你骂谁是狗?”胡小汜被眼前这个人给激怒了,抬眼看去,对方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身着锦衣,五官精致,面容姣好,若不是那一句恶言,怕也应是一位芊芊娇嫩的富家千金吧!不过这loli此刻正一脸嫌弃,怒目相向。
  “我说的自然便是你!还不让开!”少女又是一句恶言。
  “哼,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偏不让你耐我何?小小年纪恶言相向,毫无教养有辱家门,我替令尊脸红不已!”胡小汜此时已经气愤至极,自己穿过来之后一直倒霉到现在,如今连个小奶娃小loli都欺负到自己头上来了!刚想骂Fuck,shit,却又忍下了,骂人嘛当然要让对方翻白眼才行!于是她沉吟片刻,就拿着在金庸古龙武侠小说里的说辞当作版本整出了这么一句骂人不吐脏字的话来,效果还真不错,愣是把那少女惊在当场。
  少女看着眼前这一身褴褛又臭不可闻的少年,想着刚才与他身份不符的斯文说辞也是不可思议了一番,随后还是想清楚他是在骂自己年纪小没教养!想到这里,手中宝剑出鞘,怒喝,“你骂谁年纪小?!骂谁没有教养?!”看到宝剑出鞘,胡小汜的怒火被吓退了一半,但是却又咽不下这口气,正踌躇间,远处传来一句低沉得喊叫声,“云师妹!”
  片刻间,眼前的少女将宝剑送回鞘后说道,“算你运气好,下次别让本姑娘遇到你!”说完侧过身穿过胡小汜的身边,朝着前方远处的喊声赶去,“师兄我在这!”
  胡小汜拍了拍自己快要崩溃的心脏,她迅速离开了案发现场,心道好险好险,强龙不压地头蛇啊,自己以后还是要韬光养晦,不可太过鲁莽,万一在此地身首异处不是客死他乡了嘛!哎,家里的双亲还等着自己想办法回去尽孝呢!
 
  第003章
 
  坐落在这庆州城里偏北的福荣街应是城中最繁华热闹的地界了,不足百丈的街道上盘据着大大小小的铺面,吃的用的穿的无一不全无一不有。
  异界吃货胡小汜颠揣着一荷包的银两自然先是想到了吃喝,还未踏进这福全楼的门槛,便被门口招呼的跑堂给轰了出来。
  “呸!狗眼看人低!”心中暗骂一句,低头看看自己的装束,也是一阵心塞,也罢,先去换套像样的装备吧!反正这荷包也是有钱人丢的,就当是我劫富济贫了!念及此便沿着这热闹的大街逛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荣记成衣铺的门口。还未进门又考虑到自己的落魄情景,于是又转回到了一个无人的墙角,偷偷摸摸从怀里的荷包取出一块最小的碎银子拿在手中,剩余的银两在荷包里摆放安全,又整了整衣服便重新回到了荣记成衣铺门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